打开

美国画家去世前画了一条线卖7.4亿,专家:他花了24年的时间

subtitle
安远故事铺 2021-04-19 19: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cantoⅡ》

巴尼特.纽曼,抽象派代表画家,也是这一流派的开创者之一,他的画,可以卖出1.057亿美元的价钱,折合人民币7.4亿,足见其影响深远。

如果你看到他的作品,就会惊讶的发现,原来只是一根线,可他是如何用简单的线条,创造出新的艺术表达形式,跻身世界最贵的一百幅画的作家行列?

要知道,在他所处的时代,抽象派还没有形成系统,新事物的盛行往往不会一蹴而就,在这样的辉煌之前,他经历了漫长的对抗时间,试图用自己的图像改变世界,这是这位大艺术家认为自己要做的事情,万幸的是,他做到了。

《Who's Afraid of Red, Yellow and Blue II》

天才的创作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纽曼出生于美国纽约,他的成长轨迹不是那种天才式的经历,而是一个人在自己热爱的事情上,不断尝试摸索前行,坚持不懈下的成长。在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展现出了对艺术的浓厚兴趣,高中时期的纽曼,经常逃课去参加画展,并加入''艺术学生联盟'',正式开始他的绘画之路。

青年时代的纽曼,早就开始了创作,但是由于作品还不够成熟,他最终将自己的多数作品亲手毁掉了。但凡艺术家,对作品总是有些偏执的坚持,追求极致,精益求精,因为始终达不到心中理想,他不断的创作,不断的毁灭,然而却迟迟没有突破。

怀着对艺术的热爱,纽曼决定暂时放下绘画,转而从事自然科学研究,为抽象表现主义撰写艺术评论,组织展览等。

巴尼特.纽曼

尽管离开了自己热爱的绘画,他还是无法离开对抽象艺术的研究,就在这样的工作中,他找到了自己的风格,从作品《Onement》开始,他的风格越来越突出。关于他的这幅作品,他是这样说的:''我意识到这里有些名堂,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

坎坷的经历,更加容易创造出非凡的作品

事实上,纽曼在大学的时候,主修的是法学,同时辅修了绘画课程。他在完成学业之后,先是在父亲的服装厂上班。1929年,纽约股市大崩盘,纽曼父亲的服装厂也深受经济危机的影响,无法继续运转。

因此,他选择了转行,从事过多种工作,代课教师、剧团经理、建筑绘图员、作家和评论家等等,令人费解的是,热心文化艺术的纽曼,还在1933年,提名参加过一次纽约市长的竞选。

《黑火我》

丰富的人生经历给他的创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一个文艺青年,为了生活奔波,他甚至考了三次绘画教师资格。用现在的话说,这位艺术家似乎也是毕业即失业,不断的遭受生活的毒打,也是一个''社会打工人''的真实写照了。

穷困潦倒的纽曼,此时的作品并没有展现出日后的''吸金''能力,压根不受文化界的欣赏,不断地打工,时常面临失业的困境。这位未来的艺术大师,在妻子的支持下才得以维持生计和创作。他的第一幅作品《Onement》就是送给他妻子的,乱世佳人,不离不弃,相伴相守。

甚至在他离世之后,他的妻子成立了巴尼特.基金,旨在保护爱人的作品并将它们流传下去,她相信总有一天,人们会欣赏这些艺术,爱人难得,知己更难求,纽曼在世时虽然没能看到自己的作品大受欢迎的盛况,但是他是幸运的,有一个欣赏他的人常伴左右。

《OnementⅢ》

一个艺术家的挣扎

除了他本人的生活经历比较坎坷外,他所处的时代也为他提供了创作的灵感.。身处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他对于生活和生命的思考都在不断的催化着他的思想和心灵,也许谁都不能确切的知道一个艺术家,在创造时是处于什么样的心境和心理,但是他作为战争中的一份子,作为一个犹太人,他的民族遭遇了毁灭式的屠杀。

生命在战争中变得很轻,战斗出现在哪里,哪里就变成人间地狱,热武器随时可以把绿园变成焦土,夺走一个鲜活的生命再是容易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祈求安稳的生活,让心灵处在一个安宁的状态是艰难的,尤其是一个敏感的、有思想的人。

所以很多艺术家都会在战争中改变自己的想法,纽曼也不例外。他本人开始质疑西方的某些文化,他觉得是这种追求科学的文化导致了战争,他不能认同西方的一些主流的价值观,彷佛承认就意味着默认暴行,可他身处于这种环境中,无力改变,所以他痛苦不堪。

《活动六》

当时的纽曼,极力想要从以欧洲为主流的绘画传统中,脱离出来,但矛盾的是,他又没法避免自己在文化上,深受西方风气的影响。他最后决定向前追溯,带着新的反思重新审视创世纪和宇宙原初的命题,因此他获得了之后的成就——那根价值7.4亿的线。

一条''线''经过千锤百炼,也可以不普通

你可能要说,只是一条线而已,没什么特别之处。其实不然,纽曼的作品虽然只是简单的线条,但从作品内容上来看,确实是单薄的,线条有什么欣赏的?

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纽曼作品中的线条颜色经过不同色彩的混合,呈现出别样的美感。纹理层次清晰,选择用简单的线条来分割大块的色彩,给人以无限的想象空间。

《无题Ⅱ》

他的多数作品都是在大片的色块下,画一两根垂直的线,纽曼自己把这种拉链式的线条认作是自己的符号,它充当他的超验的自我,是一种崇高的多重性。

他为这种多重的可能性着迷,呆坐在家中几个星期,花在推敲那根线的位置上,少一点多一点所表达的情绪差别,大概只有他本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微妙,就是这种执拗的钻研,才成就了一种新的抽象主义的表达形式,让线条变得有意义。

色彩和线条,简单,纯净和重复的背后,凝结的是艺术家为了一根线与色彩的关系,还有所处位置而付出的无数探究和思考。现在,这根线已经价值7.4亿,谁还能说这只是一根普通的线呢?

价值7.4亿的《安娜之光》

优秀的艺术家就是在某一个方面能够达到极致的人,越是简单的东西想要卓越就越是艰难。要走向极致,就不可能完全跟着别人的脚步走。有专家说:“一个人想要成为某个行业的大佬,需要十年的时间,而纽曼在画''一条线''这件事情上,可是花了24年的时间。”

而世界上诸如此类的艺术家数不胜数,他们大都沉迷于于艺术,展现出于世界格格不入的状态,不耽于享乐,为了艺术燃烧自己的生命和热情,精神世界的满足远远大于对物质世界的追求。把在坎坷的经历中萌生出的情感释放于自己的作品中,创造出真正打动人心的作品。

但同时,他们也承受着不被世人理解的痛苦和孤独负重前行,所以说真正的艺术是有生命力的,因为作品就是创作者思想的血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