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退休教授深夜在家看到儿时玩伴,次日才知道他们早已死去多时

subtitle
小历闲话 2021-04-19 19:43

很多天,张教授早上醒来,觉得昨晚有人来他家了,他们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后来张教授迷迷糊糊睡着了,当他醒来时,人们消失了,但是他们昨晚喝的吃的剩下的酒和食物还在桌子上,两双筷子更是证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是怎么进来的?是张教授没关门还是听到有人敲门张教授开了?他不记得了,好像有人敲门,但他不记得自己打开过。他们喝完酒后一定很晚了,客人去哪里了?他完全不记得了。

张教授于1977年从农村考上大学,当时他重新参加了高考,之后考上了研究生,留在学校教书。他考上大学就结婚了,有一子一女。工作后,他把妻子和孩子从农村搬到了城市。后来两人都出国读博士。毕业后,他留在了国外,他的妻子先出国外照顾儿子的孩子,然后去照顾女儿的孩子。最后死在了国外,张教授带回了一个黑匣子。

张教授70岁退休,白天,他看书,逛校园,买菜,做饭。到了晚上,时间慢慢过去了,后来他喝酒打发时间。他不想兴师动众做饭。通常会拿一根黄瓜,在冰箱里放一盘煮花生,然后放一盘醋泡黑豆,他边看电视边吃边喝,直到喝醉,他关了灯,上床睡觉了。

持续了一年多,一天早上,当他醒来时,张教授突然想起昨晚有一个客人来和他喝酒聊天,后来,他每天晚上都这样,客人既陌生又熟悉,因为他们几十年没见面了。说他们很熟悉,因为他们都是张教授童年时的玩伴,二黑住在张教授的隔壁,当时一群玩伴都是十多岁,七八岁不到。二黑的父亲在县中学当厨师,村里的其他孩子吃不了馒头,但二黑经常拿着白面馒头炫耀。他们哄着二黑回家偷馒头,二黑忍不住哄他,他们从家里偷了馒头,分开吃,因为这个原因,二黑被父亲打了。三伙子和马根都是张教授的同学,他们先在自己村上小学,然后一起去县城读中学,住在学校。夏天,中午放学后,他们经常约在一个地方洗澡。洗完澡后,他们感到肚子饿,紧贴着背。太阳有毒,晒得他们头皮疼,路过跃进塔,有卖瓜的,有的躲起来偷瓜,一个一个,然后一边嚼一边上学。他们可以节省一顿午餐,晚上吃一顿好饭。张教授中学毕业回到村里时,小村是第一个来找他的,小村没上县中学,他在公社读的中学刚毕业,小村说我们去捡粪吧。如果把粪收集起来交给制作组,就可以换工作点了。张教授和小村每天早起,背上一个簸箕收集粪便。他们从村里走到村外,路边,河边,太田沟,人粪,猪粪,狗粪,想存一定的量,就送生产队。通过量表后,他们会记住这个数字,成为工作点。

第一个来看张教授的人是肖村,在恢复高考的那一年,肖村也参加了高考,但是失败了。张教授上大学后,小村每年都会找张教授要复习资料,几年后,他没有参加考试,最后放弃了。张教授:那个县人多地少,全县农村人口人均土地半亩以上,种庄稼都不够,更别说卖粮赚钱了。小村说他在大棚种菜,但是收入比以前多了,每天都能吃到新鲜的蔬菜,小村喝了口酒,夹了片黄瓜,他说黄瓜不知道放了多久,在市场被摸过很多次,在家里这样的黄瓜给我我都不要。

像约好的,之后鲍尔、三火子、马根、二黑、小火、武丹一个个来了。当他们来的时候,他们和张教授坐在一起喝酒,回忆他们童年的趣闻,并告诉我他们现在的生活,然而第二天醒来,他们一个个消失了,张教授不知道他们是真来了还是在做梦,张教授仔细回忆,他们喝酒聊天的情景历历在目,但他们是怎么进来的,怎么走的,走的时候,他头疼,想不出个所以然。

大学毕业后不久,张教授的父母相继去世,老婆孩子进城后,他几十年都没有回去过,但是张教授有一个弟弟,比张教授小十几岁,他仍然在乡下的家乡,张教授打电话给他的弟弟,张教授问小村,他弟弟说小村早死了,张教授问及、三火子、马根、二黑、小火、五丹。他弟弟说,你觉得他们怎么样?他们的骨头都烂了。张教授听弟弟说,虽然国家提倡火葬,但人们还是习惯土葬。人死了,就悄悄偷偷埋了。

听了哥哥的话,张教授惊呆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张教授决定天黑前把门插上,他想看看家里会不会有人,他们是怎么进来的,晚上张教授一坐下,就有人敲门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8赞

8旬退休教授为贫困生捐70万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