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80后广漂:高中辍学成为大区销售,陪客户喝出肝癌晚期,骗保自救

subtitle
人生红绿灯 2021-04-19 19:42

【人生红绿灯】系网易新闻网易号与【富恒科媒】联合出品,内容独家发布在网易号平台,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我们家的新房子

1

我叫宋升,80后,出生在湖北荆门的一个小乡村,由于高考失利,18岁南下广州打工。当时雄心壮志,一心想要凭着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第一次面试的经历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

当时我在招聘网站上看到一个公司招聘快消品销售员,我为了这个面试早早地起床,赶了2个小时公交终于到了这个公司,在前台登记完信息后,我被安排在一个房间等面试官。

不一会儿,一个年约40岁左右的女子进来了,她扫了我一眼,坐在了我的对面。

“你之前有经验吗?”

“没有”

“没经验你面什么?我们很忙的。”

“没经验我可以学阿!我相信我可以胜任的!”还没等我说完,她就打断了我的话语。

“我们公司不要新手,抱歉。”说完,她就走了,我她的面色好像结了一层霜。

“工资多少我都愿意!请给我一个机会!”

她没有理我,头也没回,就走出了房间,那份简历就这样遗弃在我面前。

从进来到出去,不到10分钟,我也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她好像很不愿意跟我多说一句话。

经历过这件事后,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残酷,同时也让我知道,我有多么不堪。

后面我又面试了几家公司,人家看我没学历没经验,都说“人招到了”。

我的第一份工作,有点戏剧性。

那天,我在楼下的小卖部买东西,看到小卖部货架上丢着一张业务员的名片,大概是跑业务留下的。

“老板,这名片你还要吗?不要就给我吧”我当时问小卖部的老板。

“不要了,你想要就拿去吧。”小卖部老板跟我说道。

我就拿走了那张名片,然后直接给这个公司打电话。

图:改变我命运的小卖部

2

接电话的销售经理听到我问公司是否招聘业务员时,明显有些意外,最终还是让我过去面试。后来,我顺利被录取,他也成了我的老大。

后来,我们部门老大对我说,“做业务员的,就是要主动推销自己的产品,包括自己本人。你当时突然给公司电话问要不要招人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很有做业务的潜质。”

经过两个多月的新手适应期,我的业绩是月月高升,每两三个月就有一次是销售冠军。但是,代价就是每晚陪客户拼酒、唱K,经常三更半夜才回家。有一次半夜回家,回来的路上实在醉得不行,便在路边的一个长椅上睡着了,结果第二天醒来,发现裤兜被人割开,钱包被偷了。

2010年2月左右,原来的销售老大成了公司的华南区总监,我接替了他的位子,成了广州的销售经理,升了职,晚上陪客户拼酒的工作并没有变少,有时候反而变本加厉。有时候,为了工作,酒一定要喝,我一喝完,就找借口跑洗手间,用手把它抠出来,出来后继续喝,有时候,一个晚上要跑四五次洗手间。

那一年我24岁,那一年,是我在公司的第4年,那时候的我月入过万。

2012年10月份的时候,一次陪客户喝酒,酒过半寻,我察觉身体有些异样,于是就想着少喝一些。但客户却不依不饶,说不喝就不给他面子。

“阿升,如果你感觉跟我喝不下去,那我就先走了。”

“陈总,您别这么说,我刚刚是开个玩笑!您别当真!”

第二天,我起床发现面色白得吓人,气色就像大病一场。吃早餐喝牛奶的时候,胃疼得直在地上翻滚。于是就请假去看医生。

医生听了我的讲述,直接让我去做胃镜,结果诊断出来:胃出血。

“你不能再喝酒了,这样透支身体,等年纪大了有你好受的。”医生说。

“医生,我也不想弄成这样子。”

“你是有酒瘾?”医生奇怪地看着我。

“不是酒瘾,是工作。”

“为了工作不是值得。”医生一边给我开药,一边对我说让我“注意饮食”。

上一次医院,折腾了一个多月,这个病才算消停。也是因为这次,落下了一个反酸的病根。

病一好,我就恢复了平时的通宵喝酒应酬的生活。

不是我不要命,是怕工作不要我。

图:团餐和老大喝酒,其他人都走了,我们还在喝

在公司的销售经理当中,只有我的学历是最低的,我之所以现在还能勉强在这个位子上坐下来。一来是华南区总监(我老大)一直在关照,二来,是我这边业绩一直不错,下面的业务员有时候完成不了任务,我就会搭把手和他一起追业绩。下面的业务员业务达标了,拿到绩效奖励了,我的任务才能完成。

这就是我停不了喝酒应酬的原因,以前是为了我一个人的业绩喝酒,现在是为了整个市场的业绩喝酒。

2013年6月份,公司下发了一个“金蛋”计划,鼓励零售端多压货进货,我当时陪下面的业务员走市场,她当时是开在钟兴路的一家超市的店员。趁着业务员去找经理压货,我自己跑过去和她聊天。

“美女,你好,我们公司的业务员……”我指了指她身边的堆头说,“这几天都有过来维护终端吧。”我装作了解下属的工作样子。

图:我逗她的时候拍的照片

“我有时是有看到他来,不过我不是经常在这个区域,所以也说不准。”她回答。

女孩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有点婴儿肥,不过在我眼里看起来很可爱。

接下来的聊天,竟然被我顺利地要了她的电话和QQ。然后,我就准备追她,可还没开始,这段恋情就剧终了。

因为她当时已经有男朋友了。

我经常在QQ和她聊天,知道她已经名花有主了,也就淡了追求她的念头,只能以普通朋友的身份继续来往。

有一天,她突然半夜给我发QQ,我点开一看:

“升哥,在吗?我妈发病了,急需要钱,升哥你这边有的话借我七千块。我月底发工资了先还你三千,剩下的逐月还。”

我当时想都没想,立马就给她转了七千。

11月份的时候,她和她男友闹翻了,凌晨打电话让我陪她喝酒——原来她男友出轨,被她发现了。

到了2014年春节过后,我们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那年7月,我们就决定结婚,我当年28岁,她24岁。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有了自己单干的念头。

3

我深知自己学历的短板,职业上是没办法再往上升了,不再寻求改变,只会温水煮青蛙一样,坐等着后来赶上的大学生把我一脚踢下去。我在广州这个饮料市场打滚了六年多,人脉和资源也积累了差不多了,看了看银行的十几二十万的存款。我们小霞各自回去找亲戚朋友七凑八凑,加上贷款凑齐了四十多万,注册了一个食品饮料批发公司,租了个档口做酒水批发。

图:自己给自己干,再苦再累也值得

由于是轻车熟路,加上资源人脉一起发动,我的公司很快就在广州站稳了市场,每个月除掉各种开支,也有三四万盈利,多的那个月,整整赚了八万多块。

当然了,喝酒应酬也是没得跑的。

2015年9月,我们的宝宝出生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生活也进入正轨。

2020年的疫情也影响到了我们的生意,但是还没有到了关门的地步,只是赚少了,我以为我们幸福的生活会一直继续下去,直到老天给我开了个玩笑。我内心早就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了,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早来。

那是9月份的一天,我感觉到右上腹部竟然隐隐作痛,除了右上腹部间歇性的发疼之外,偶尔还会有乏力的症状。

“莫非是天天操心,肾虚了?34岁的盛年男子,一米七多的健壮身材,怎么可能肾虚?”

当时的心态是完全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接受自己会得病。

10月国庆节放假,我就带着老婆和孩子回家了。

顺便找了家里的老中医 ,让他帮我看看能不能调理一下。

“小升,你身体这个症状应该是肝脏出了问题,我这里检查不出来,你快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吧!”医生陈伯说道。

“陈伯,有这么严重吗?您不会是跟我开玩笑的吧?”

“别贫嘴,快去,最好立刻就去!”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紧张了,这个时候,我就隐隐觉得有些不祥的预感,那一夜,我整个晚上都睡不着。

“万一真的是很严重的病,我该怎么办?一家老小怎么办?”我整个晚上都在思考怎么办。

第二天,我用我弟弟的身份证去镇上医院检查。之所以要去镇医院,主要在于镇医院对身份的确认不严格。结果还真的被我混弄过去了,以我弟弟的名义登记了病例,至于为什么要用我弟弟的身份证,接下来我会解释。

隔天,我去医院拿检查报告,结果显示我是肝癌晚期。

“你这个病,最好是马上入院。”医生是六十出头的老头子,干瘦的模样,他这样告诉我说。

“是在这里入院吗?”我当时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我们这里设施和药品都不齐全,你还是去市医院,不过,最好是去广州、深圳那些大医院。”他建议说。

图:命运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我那天装作没事回家,带着妻子和小孩子回到了广州。

一回到广州,我马上找保险公司买了两份重疾保险:一份保额是45万;另一份是65万。合约上说得很清楚:如果确定是恶性肿瘤,保险公司将一次性赔偿100%的的保额。

我为什么要用我弟弟的身份证去镇医院看病?是为了以防万一,这样他们就查不出我的诊断记录。

因为我之前带的人里面有干过保险的,时不时的听他说起过保险的一些细节,说保险公司在接受你的投保之前,会去查你的看病记录。自己也没想到身体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就想着赶紧亡羊补牢。

我知道我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可是,一个被医生宣告死刑的人,还会在乎违不违法的事情?我死没关系,可是妻子和儿子未来还需要生活的,家庭的存款不过三十多万,一旦我发病,这个钱肯定会拿去治病,你们说,等花光了积蓄,我又两眼一闭去了,他们要怎么办?我年迈的父母怎么办?我还没结婚的弟弟怎么办?

4

2020年12月中旬,我的身体越来越差,不过我是忍着不去医院,原因很简单:万一你刚签了保险合约就发病,保险公司一定会千方百计找借口不理赔。

今年年初,毫不知情的老婆还在和我协商买房的事情。也就那个时候,我右上腹部突然疼到呕吐,脸色发白,冷汗直下。老婆被吓坏了,赶紧送我去医院检查。医生经过一番问诊,B超,组织切片等诊断后,最后被确定是肝癌晚期。这个结果是当时我们夫妻在场的时候,医生给我们宣告的。

老婆听到后直接懵了,而我则反应平淡,我安慰她,“还年轻,死不了。”我故作轻松地对她说,她没有笑,她是实在笑不出来了,只是按照程序走,帮我办理了入院手续。

住院的几个月,我的体重开始严重下降,起码瘦了几十斤,对着镜子,都可以清晰地看见肋骨和骨骼的轮廓。

“你现在肝硬化很严重,而且血凝系统和白蛋白水平都比较低,强硬手术以后会很难愈合,因而建议你进行保守治疗,如果你的肝功能严重恶化,建议你进行肝移植手术进行治疗。”医生说。

“医生,听您的!”老婆说。

“先给你们一个采用免疫药(阿替利珠单抗)加上靶向药(贝伐珠单抗)共同治疗的方案,这个方案目前治疗的不错,不过费用很高,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他说道。

“花多少钱都没关系,只要能只好。”老婆说。我在一旁看着她,她的眼里不知何时已经含着泪水了。

随即我被安排住院,同时我也把买了保险的事跟老婆说,也一并报了保险。

在住院接受治疗的日子里,可以说是生不如死。我这么长的时间从未能够像常人一样躺着或卧着睡觉,一直都是翻来覆去,夜里人家都睡下了,而我们病房的人却都是辗转反侧,彻夜难安。

有的人扛不住,医生就给他打“安定”。我觉得这个会上瘾,就始终没有让医生给我打。我不想自己成为“瘾君子”,我也不想我哪天不在的时候是“吸毒”走的。

说实话,肝癌实在太痛苦了。如果白天发病,饭都吃不好,吃什么吐什么。如果上厕所,必须要人搀扶着。每当夜深人静,那种痛苦深入骨髓,实在痛得受不了,就会狂躁的锤墙,用力的捏床上的钢管。

意志力差的人甚至会极端自残。

图:发病的时候生不如死

老婆为了照顾我,整天在病房忙前忙后,小孩子也给了爸妈带,家里的店档口也把我弟弟叫过来帮忙。由于我弟弟没什么经验,说话做事上也不是特别老到,我们那个饮料批发公司的生意也越来越差,本来就是一个夫妻店,这样一来,生意也做不成了。

自从住院开始,每天都在往外面拿钱,一个月下来,治疗费竟然花了大10万,赚钱比吃屎都难,但钱却不经花,想着后面如果真的要做肝移植,哪里去弄那么多钱。

自从我得了这个病,一家人都没安生过,连2020年的除夕我都是在医院过的。

今年3月初的时候,家里的存款没多少了。保险公司理赔的事情老婆也没跟我说,我就想着问问她保险赔付的进度怎么样了,她说“保险公司的人看到我们等待期刚过就得病,说我们是带病投保,说是要调查,调查结束没问题才能理赔。”

“让他们去查吧。”我胸有成竹地说,这种事情早就预料到了。我心想“违规归违规,你没有证据就必须要赔我。我都快死的人了,我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伦理道德。”

只是苦了我的老婆,这几个月彻夜操劳,她比我还累,感觉像是老了十岁。

我一想到遥遥无期的治疗和存款的减少,心里不由得发怵。

“小霞,我感觉我现在恢复的不错,在医院待着我都呆腻了,我也想回去看看档口,顺便帮个忙啥的。”

“没事儿,其他的你不用操心,咱们就好好的治病就成。”

见她如此的执拗,我就坦白了。

“小霞,我是真的不想这么生不如死了,我也活够了,我是真的想回家。”

“宋升,你给我闭嘴!你要是在给我要死要活的,我带着孩子直接在你面前从窗户跳下去!”

“我一个月治病的钱,都够他读大学的了。”我有气无力地说,“你跟着我也没享几天福,别到时候因为这病,最后人没了,钱也没了,不值当啊,这些钱给你们娘俩过日子,不比浪费在医院强?”

老婆突然开始哭起来,我没精力安慰她了,说完这句话,就躺在床上直喘气。

5

在我坚持下,3月中旬我终于回家。

图:好久没有在家里吃饭了

其实这个时候,我知道存款已经花的差不多了,但是我不知道在我住院的时候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我们公司代理的某个牌子的饮料,一直是我们的利润的来源,今年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我的病情,说我“没有市场营销和地推能力”决定不再跟我续签代理权,给另外一家公司签走了。

老婆为了让我安心治病,就没有告诉,当我知道这个情况的时候,心里又憋屈,又胸闷,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发呆。

4月1日的时候,保险公司给了我正式的答复,说我“涉嫌恶意投保,有骗保的嫌疑,并保留起诉我的权力”不予理赔,我决定起诉保险公司。

将死之人还有什么脸面一说,我就是死薅也要把你薅一层皮下来。

起诉它不仅仅是因为我要活着,还因为我想尽自己最后的能力让她们母子、让我爸妈的生活能好一些。

那样,哪怕是死,我也就瞑目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白云_NN5172
210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