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陈独秀之女陈子美:身绑酱油桶漂泊10小时到香港,93岁在美国离世

subtitle
陕西旅行笔记 2021-04-19 18:08

布莱克说过“命运并非机遇,而是一种选择;我们不该期待命运的安排,必须凭自己的努力创造命运。”

很多人终其一生只不过是命运的努力,命运让他好时他便风风光光,命运真要冒犯他时他却倒地不起了。

不过还有很多人不肯服从命运的安排,虽然命运已经决定了大部分的条件,但在这些条件之外,总是还有一条荆棘丛生的羊肠小道。只是因为曲折困苦,所以很少人会选择走这条路,大部分人毫无疑问地选择了命运选择的“康庄大道”。

可是有人就是不想让命运主宰自己的人生,于是不管这条路有多艰难险阻,困难重重,他们也要闯过去。

这世上许许多多的路就是这样被人走出来的,世界上绝不可能只有一条路,如何走出自己的路,不仅需要莫大的勇气还需要智慧与吃苦耐劳的精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独秀次女

提到陈独秀这个名字,相信大部分人都知道,可是他的子女应该没有多少人了解。

陈独秀的次女陈子美,性格和父亲最像,都是很倔强很倔强不肯认输的人,可能因为性格像,陈独秀很喜欢这个女儿。

但也正是因为像,父女两都太要强偏执,所以父女间经常也会争吵,结果是谁也无法说服谁,只能各种按照各种的想法来做。

陈子美是陈独秀的第二任妻子高君曼所生,因为父亲忙于革命工作,陈子美很少见到父亲,后来高君曼与陈独秀的婚姻破裂后,高君曼就带着儿女来到南京过着困苦的日子。孤儿寡母又身处战乱,因为物质匮乏导致物价高涨,生活过得异常艰难。

高君曼去世后,只剩下陈子美和她弟弟相依为命,日子比过去更加艰难了。

虽然母亲在世的时候,陈子美学会了发电报和一些妇产科技术,可是依然不能支持姐弟两人的生活。

在无助与绝望中,陈子美找到了一个自己认为可以依靠的人,这个就是她的第一任丈夫,一个大她十岁叫张国祥的银行职员。

本来以为有人为自己遮风挡雨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张国祥已经有了妻子,知道真相后,倔强的陈子美不肯苟且,坚决要求离婚,张国祥无奈与原配离婚。

可是离婚后,两人在往后的日子里感情渐渐破裂,最终还是离了婚,陈子美带着自己的儿女又回到了南京,过上了以前母亲带着自己和弟弟的日子。

可是不同以往的是,现在陈子美扮演的是母亲的角色,她早已经不是那个依偎在父亲和母亲怀里的小女孩子了。当初她要与张国祥结婚的时候,陈独秀就坚决反对,因为阅人无数他觉得张国祥不是什么良人。

可是陈子美是什么人,最像他的女儿,性格自然也跟他一样霸道倔强,自己选中的人,怎么能让别人否定,哪怕是自己的父亲。

于是父女两就吵起来了,最后不欢而散。虽然父亲最后可能是对的,但是无论如何陈子美都不会放弃自己的主张,也会为自己的选择而负责,她和父亲一样,不肯听从命运与时代的安排,一定要把剩下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偷渡奇迹

后来因为实在穷苦陈子美不得已丢下与第一任丈夫的孩子,回到了上海,利用自己早年在职校学习的妇产科技术在一家医院当护士,靠着自己精湛的技术总算把生活支持起来了。

她的第二次婚姻是与一个叫李焕照的推土车司机,但是这段婚姻也没能让她满意,生了两个儿子后她再次离婚。

离婚后她带着两个儿子来到广州,那时候新中国成立,本来以为可以过上几天安稳日子,可是谁曾想自己会因为父亲早年的右倾主义而担惊受怕。

因为害怕被被别人发现自己是陈独秀的女儿,她平时说话办事都小心翼翼,十分谨慎。

可是纸包不住火,最终她的身份还是透露了,陈子美因为这个原因被游街示众并关押在看守所,受到非人对待的陈子美心有不甘,她想逃离这个地方。

经过仔细考虑,她想出了从那时还很偏僻的深圳附近大鹏湾游到香港的办法,那时候她已经不再年轻,但是为了自由和正常的生活,她顾不上那么多了。

在看守所的日子里,她拼命练习游泳,水再冰也无所谓。1970年9月的那天晚上,出来后她带着儿子来到岸边,她用酱油桶绑在自己和儿子的身上,当她游了10多个小时终于到达香港的时候,那些看到她的人都惊呆了。

美国过世

陈子美到了香港后,为了赚钱进了一家纱厂干活。香港的经济比那时的深圳繁华许多,找工作也容易些,但竞争压力也大。

虽然纱厂的活很累,但是凭借着吃苦耐劳的精神和百折不挠的意志,陈子美坚持了下来,渐渐地在香港终于站稳了脚跟。可是好景不长,因为偷渡客越来越多,香港政府决定对这些偷渡客进行遣返。

陈子美很是发愁,最后决定去美国。来到美国后,陈子美利用自己高超的妇科技术和一如既往地吃苦耐劳精神,还有自己在香港积攒的积蓄开了一家华人医院,受到了许多华人的广大欢迎。

她用开医院的积蓄买下了一间公寓,准备在这里安度余生,可是万万没想到,晚年她因年迈多病,住进了纽约的一家医院。

在住院期间,有人拿走了她公寓里的所有积蓄,这让她的晚年生活一下子变得举步维艰。虽然她没有明确说明是谁拿走了她的钱,但是护理人员从她口中的“我没有这个儿子”以及她儿子自她住院以来就消失不见,从来没有来看过她的种种迹象表明,应该是她的儿子拿走了她的钱。

令人心寒的事莫过如此,陈子美当年带着偷渡的孩子,如今却做出这么狠心的事,信任之人的突然背叛令人唏嘘不已。因为积蓄都没有了,可她还有高昂的医药费和房屋管理费,这让躺在病床上的陈子美毫无办法。

被逼无奈,她向媒体寻求帮助。媒体报道之后,惊动一时,陈独秀的次女居然远渡重洋,晚景如此凄凉。

她以前不敢提起父亲名字,现在却是父亲救了她,中国外交部没有忘记她的父亲为国家做出的贡献,于是帮助陈子美还清了高昂的费用。

陈子美对于祖国的帮助表示非常感谢,在2004年的纽约皇后区圣约翰医院,93岁的陈子美离开了人世。

她离开的时候没有谁来准备后事,遗体在医院停放了一个多月也没有人来认领和处理。陈子美的一生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小结:

命运是我们半个行动的主宰,但是它留下其余一半或者几乎一半归我们支配。

命运对我们并无所谓利害,它只供给我们利害的原料和种子,任那比它强的灵魂随意变转和应用,因为灵魂才是自己幸与不幸的惟一主宰。

在灰暗的日子中,不要让冷酷的命运窃喜;命运既然来凌辱我们,我们就应该用处之泰然的态度予以报复。

陈子美做到了最大限度地把握命运,虽然结果也许不尽如人意,但是敢于对抗命运的勇气和坚定的反抗信念,这是很多人都避之不及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