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深大前校长章必功:中国教育最大的弊端,是把学校分成三六九等

subtitle
嘉绣旅说 2021-04-19 17:26

2007年的时候,深圳某银行在招聘的时候规定只要“958”或者“211”大学毕业的学生,但是这个银行的招聘规定却惹恼了当时的深圳大学校长章必功。

原因在于有一位深圳大学毕业的学生在面试这家银行的时候,看到了银行的招聘规定,知道自己学历不足从而感到不堪,为此这位毕业生就写了一封信给母校的校长章必功。

这位毕业生原意只是想向校长抱怨一下银行招聘条件的苛刻,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章必功一怒之下将深圳大学存在这家银行的全部存款都取出来了!

这也使得章必功在当年被称为“最牛校长,”但这件事反映出来的是章必功对这种学校等级制度的不满。

在章必功看来,他最讨厌的数字就是“958”和“211”,原因就在于章必功认为人为地将学校划分成为了三六九等,是中国教育的弊端所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真本事才重要

在章必功的观念中,一所大学的学生不应该被社会以学校地位来评论,而是要看学生所掌握的真本事。

这也是章必功反感中国教育这种“一刀切”的原因之一,因为将不同大学院校以综合实力为准进行分割,来形成三六九等不同级别,对于不同地域的学生来说其实是不公平的。

一个学生能够在学业上取得多大的成就仅仅依靠自己的天赋是十分勉强的,其中还要得到来自家庭和学校的各类资源支持方能成才。

例如作为“958”和“211”的高等学府,在教育部分发的各类教育经费和学术资源之间,自然更容易比其它双非大学获得更多。

长此以往,“958”和“211”高等学府和其它双非大学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而双非大学则可能会因为资源的缺失导致人才流失越来越严重。

学生在这一种情况下自然更向往高等学府,并以能够考入高等学府为荣,这也使得在社会上形成了一种唯学历论。

因此在章必功任职深圳大学校长的期间,就对深圳大学的人事制度和各类教学方式进行改革,力求从深圳大学走出去的学生能够更具有活跃性的思维能力和动手能力。

这也是深圳大学不同于其他院校的一大特点,在校长章必功的理念当中,大学学子不能在社会上被一纸学历局限住了,能够在大学中学习到真本事才是最重要的。

大学最主要的是育人

在我们国家的教育方式中,从小学开始直至高中,学习的最终目标都是为了能够在高考的时刻成功考入心仪的大学。

这种以高分为唯一标准的教育方式可以使得我们的学生获得更强大的解题思路和背诵记忆,但却并没有专门的一种方式去告诉学生们如何成为一个对社会更有用的人。

所以在章必功看来,大学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在这里了,大学除了给学生们各类专业知识以外,也要有一种“育人”的功能。

大学既不是社会上以职业技能为主的培训机构,也不是从事生产任务的流水线工厂,一切都应该以有利于学生获得成长的角度来进行考量和改革。

在章必功担任深圳大学校长的时候,他就针对中国教育这种现象评论道:一本二本、国家重点、958、211等,像这样的划分,会进一步抑制住地方上的非重点大学。

是的,我们国家的大学院校从数量来看是十分多的,但是因为地域之间经济和城市职能间的不同,导致很多内陆的大学尽管拥有不错的综合实力,但却会因为知名度不够导致学生生源的不足,进一步造成大学教育资源的整体流失。

集中力量办大事固然有可取的一面,可以让我们的一些重点大学更快成为国际上的教育名片,但从我们国家整体的大学教育水平来看,这样岂不是顾头而不顾尾吗?

这种人为划分出来的等级制度,也会进一步削弱大学所附有的“育人”职能,当大家都一门心思地考取高分进入名校,以求得在社会上有一纸更好的入职门槛,大学所带给学生的只有更加功利的负面作用。

失去屏障不是坏事

也是因为大学中存在着三六九等,教育资源的流向很大程度上会向着重点大学去,这也使得这一些被国家眷顾的重点大学会拥有一层人为的屏障。

但是章必功认为,这一种属于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实在不适合套用在中国大学的教育方式上,人为将大学划分为不同等级的制度实际上也划分出了属于重点的圈子和不属于重点的圈子。

有实力的重点大学,如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本身就不怕这种等级划分,但是一些大学只因为身处地区不同,却被划分为重点的就显得综合实力不够了。

一旦这一些大学失去了人为的保护屏障,那么它与原本就有实力的重点大学相比,以及和非重点但是有实力的大学相比,自然就会感到担忧了。

但是对于我们国家整体的大学教育水平来说,失去这一些人为设置的保护屏障并不是一件坏事,失去屏障可以倒逼学校去探寻更多的教育职能,而不是一味的制造焦虑。

所以章必功的言论也不是什么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大学所起到的职能应该是从培养社会人才出发,以学生为重点,为立足点才是一所大学所能起到的最大作用。

而我们也要看到中西部内陆地区的大学,如果中国大学中没有这一些人为设置的屏障,那么对于这些内陆大学来说,会不会得到更为优质的教育资源和学生来源呢?

小结

作为深圳大学的校长,章必功是这样认为也是这样做的。在他的领导下,深圳大学的教育方式的确不同于其他大学,这也使得深圳大学成为了中国大学等级划分中的一朵“奇葩。”

但对于中国整体的大学教育来说,我们更希望能够出现像章必功这样的大学校长,为中国的教育制度探寻出更不一样的教学方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