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暗访广州“模特兼职”:报名1分钟就录用,未工作先交上万元

subtitle
南方都市报 2021-04-19 15:2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应聘兼职模特,先交几千元费用?这种套路又突然“兴盛”起来。近期,南都“记者帮”收到多位市民投诉线索,表示自己到公司面试当模特,被要求先交2000、4000、6000或者上万元的费用,一般名义是模卡费、写真费。交了钱,工作人员安排其到另外一处地址拍摄写真。拍完后,公司很久才安排一次工作,酬劳很低。

经南都记者调查了解,上述广州市民所投诉的公司大多分布在天河,多属繁华地段,交通位置便利,其中有几个地址毗邻高校。上当者均为年轻人,有的刚工作,有的是在校大学生。她们在网络招聘平台或者兼职群看到招聘信息,投了简历后立刻被邀请参加面试。面试中被游说交钱,如果钱不够便被怂恿使用花呗等信贷。

面试:不准人陪同,拍个照就谈交钱

今年4月,琪琪(化名)在微信群看到一则兼职招聘信息,职位是试衣模特。通过联系,对方很快主动加微信沟通,让她提供身高、体重、年龄、所在地信息。简单交流之后,对方就同意琪琪到天河客运站附近一写字楼参加面试。

记者看到,所谓“面试邀请单”不过是微信笔记,里面列明面试地点和交通指引。此外,特别注明:公司实行实名面试,须携带身份证;不要携带陪同。面试当天,琪琪看到面试地点有点简陋,“估计是临时租的”,没有公司的招牌,所以不清楚公司名字。

琪琪收到的面试邀请。

面试前,应聘者被要求填写一张“艺员登记表”,内容包括姓名、籍贯、学历、婚姻状况、身份证、微博、微信、电话、紧急联系人以及身高、体重、腿长、肤色、发色等项。这些选项包含太多隐私信息。南都记者留意到,登记表标注中英双语,但英语错误百出。

琪琪形容,面试过程其实相当简单,“只是走个流程”,工作人员要求面试者把平时拍的照片拿出来看看,又让面试者当场摆一下拍照姿势。之后就进入“正题”——交钱。“她那种说辞,会让人一步一步相信”,琪琪形容。当时说要拍写真,一般最少3套,4800元。因为现钱不够,琪琪还尝试开花呗,却不成功。工作人员得知,把琪琪手机拿过去试了好几次,又怂恿她开其他平台的信贷。“万幸的是,这些都没开通”,琪琪后来告诉记者。

拍摄委托确认书。

承诺:工资丰厚,最高时薪1500元

面试人员表示,应聘的模特工作是和淘宝商家对接接单,拍摄衣服、包包、香水、鞋子之类的卖家秀,承诺工资200-1500一小时。琪琪后来回想,“她提的工资待遇这么丰厚,当时有点被洗脑了,正常理智情况都知道没那好事。”就这样,琪琪交了一部分钱,直接扫码,对方并没有开发票和收据。交钱后,公司和她签了一份协议,还按了指纹。但协议只有一份,由公司保留。

随后,她被安排到另一个地址去拍写真,该处也没有公司名字。拍摄写真的地方加重了琪琪的疑惑,让她更加感觉不靠谱:这里的衣服丑,化妆品廉价,员工态度敷衍。琪琪回忆,当天她还遇到好几个人过来面试,其中多数是女生,还有一个男生。

掉坑:公司名高度隐秘,频频有人上当

不仅仅是琪琪,记者采访发现,也有其他人近期遭遇模特兼职先交钱的套路。珂珂(化名)同样在天河被“坑”了写真拍摄费。不同的是,面试珂珂的为另一家公司,在岗顶天娱广场。珂珂在网络兼职平台“兼职猫”APP找兼职,看到一家天河区的模特兼职广告,应聘后几分钟就显示被录用。经过联系,对方简单问问就直接邀约去天娱广场面试。邀请函也是类似的模板,并称“不接待陪同”。

面试当天,一位女性面试官兼“经纪人”和珂珂聊了几句,就开始夸她有气质、身材可以,接着说这个工作“有前期投入”,最低得花8800元拍摄个人写真,给客户需要用到。在其劝说下,珂珂当场交了钱。因为是网上转账,她只有转账记录。

交钱之后,这位经纪人给了一个“拍摄单”,安排应聘者到体育西路的维多利广场写字楼拍摄。南都记者留意到,这份拍摄单(拍摄委托确认书)上并未显示经纪公司名字,也未显示拍摄机构名字。确认书称,如需公司委托第三方摄影机构拍摄,委托人需自行承担场地租用、形象设计、造型、服装、摄影冲印、制作费用,合计8800元;此外,公司“确保委托方在合作期内,委托人获得公司的活动通告业务及获得酬劳的机会”,若未提供上述机会,公司赔偿相关费用。

招聘人员给珂珂提供的工作信息。

据记者了解,应聘者并不知道自己参与拍摄的照片会投放到什么平台,有些人拍完写真后只接两三单就再没有活动通告。几名应聘者向记者反映,她们后来发觉,这些所谓经纪公司都没有名字,问经纪人,经纪人回避不回应;应聘者交钱都没有发票,甚至没有收据;感觉自己掉进一个坑,却很无力,类似公司存在不少,每天都有年轻人上当。

暗访:报名不到1分钟被选中

4月,南都记者以求职者身份到“兼职猫”平台应聘。该平台关于模特兼职的招聘信息随处可见,其中有些标明200元左右/小时。多个招聘特别提示“日结”“无需经验”“无经验可做”。记者报名应聘一家“时尚棚拍街拍模特无需经验”的兼职工作。记者发现,页面显示工作地点在广州天河,公司机构却显示是杭州某公司。

该招聘表示工作内容主要是进行室内、棚拍、外拍等拍摄,服装以休闲、时尚、婚纱为主。新人一小时200元,做熟悉后可加到300-800元,薪酬当天结算;公司为“直招,不需要押金、培训费等”。

南都记者填写了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学历、所在城市、联系电话信息后,并未编辑简历,发送了报名申请。不到一分钟,记者收到短信称已被选中,同时有人添加记者微信。微信名为“MR摄影部”的女子询问记者是否对其公司服装平面模特职位有意向。之后,她让记者报身高体重,询问平时穿衣风格,简单沟通几句,就邀请记者去面试。面试地点和珂珂的相同。

4月上旬,南都记者到天娱广场东塔17楼1702进行面试。该地址门口没有公司招牌,室内也未见悬挂营业执照。前台查看了邀请函后,就让记者在旁边填写“艺员登记表”。

“艺员登记表”。

记者发现,现场也有其他来应聘的人。该档口包括前台人员、“面试官”总计有五六人。填完表之后,“面试官”就让记者到单独的房间面试。一名男子让记者简单介绍基本情况、工作经历后,便询问记者此前是否了解过兼职模特工作、是否有拍照习惯,提出可否查看手机相册里的个人照片。

当记者回答平时自拍较少时,该男子紧接着说,接单客户会根据个人写真来挑选模特,“如果你没有资料的话,这一块是需要自己准备的。”该男子解释,个人写真集由摄影人员在专业的摄影场地定制,共8800元,费用由面试者承担。公司先期可以推荐摄影对接,拍摄费由公司代收,以便帮忙约场地,“就在附近,同意等下就可以去拍。”

1702室内场景。

合同:“兼职不需要签”

“(应聘成功后)接单拍摄怎么算钱?”记者询问。“一般拍摄一场是1个小时,最少有200到1000元”,面试过程中,该男子向记者保证肯定有单接,“有模特一天能有四、五个单!”

接单与哪些平台合作呢?对于这一问题,该男子未正面回复,“你到时给我资料,我帮你接单就行了。”此外,该男子称因是招兼职所以无需签订合同。整个面试过程中,男子亦没有透露公司名称。

南都记者在上述地址另一次面试时,面试官为一年轻女性。她表示,“你是兼职,公司没有限制你时间,不需要签合同。”据她介绍,和公司合作的平台包括电商平台、批发市场、商家商场等,“他们需要模特进行服装展示,我们就提供拍摄机会”。没有签合同,拍摄工作如何得到保障?对此疑问,面试官称,“公司有安排你就拍,没有安排就不用拍,还需要什么保障呢?”

招聘:另有企业被冒用名义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应聘者意识到自己“掉进陷阱”后,有些人选择闷声吃亏,有些则试图维护自己的权益,最终被全部退款的并不多,更多的只是退掉一部分。

至于天娱广场1702面试招聘地点,南都记者从石牌派出所获悉,该处公司有营业执照,公司名称为梵睿娱乐文化传媒(广州)有限公司。经南都记者查询,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洁祥,公司成立日期是2021年3月中旬,至今不过一个月。

记者面试前曾向对方了解公司的名字,她表示是“广州七封印”。南都记者查询到,广州只有一家名为“广州七封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不在天娱广场。记者向广州七封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了解情况,工作人员称,他们根本没有在天娱广场招聘,对方完全是冒用“七封印”的名义;针对此事,公司会调查了解。

4月15日,广州七封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相关人士告诉南都记者,针对天娱广场1702冒充他们名义进行模特招聘一事,已经向公安机关报警。

有公司表示,自己被天娱广场1702冒用名义招聘,现已报警。

律师:对类似套路要提高警惕

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廖建勋认为,此种兼职套路,表面上看似乎是正规的民事行为,实际上涉事公司可能涉嫌诈骗或民事欺诈。类似公司故意诱导年轻应聘者先交钱,主要是为了赚取前期费用,后面再安排报酬很低的工作。

廖建勋告诉南都记者,应聘者一旦发现自己上当受骗,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若该公司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应聘者钱财,报案人数较多,公安机关会研判相关线索,可能会以诈骗案立案。应聘者还可以保留证据,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公司解除合同、退回款项。

对于应聘兼职,廖律师建议,年轻人在面试前要多上网搜索公司情况和相关案例,提高警惕;应聘时,双方最好签订合同、协议,按照合同约定权利与义务;一旦发觉受骗,不要自认倒霉,注意保留证据,向有关部门投诉反映,及时维护合法权益。

警方:不要被“时薪高”等字眼蒙蔽

据媒体报道,去年南京警方就成功捣毁一个以招聘兼职模特为名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9名。经查,“模卡”骗局是一条自线上到线下、精心设计的连环诈骗链,嫌疑人的诈骗过程通常是以下“四部曲”。

第一步,在网上招募“键盘手”,发布招聘兼职模特信息或主动联系发布模特应聘信息的被害人,以工作轻松、薪水丰厚为诱惑,引导被害人到公司面试。

第二步,吹嘘公司实力和人脉,出示伪造的委托书和资质材料,以博取信任。当合作谈成时,提出需要“模卡”,表示公司可提供拍摄服务,费用在数千到一万元不等。

第三步,拍摄时,再向受害人收取299到499元不等的化妆费,还要求受害人支付拍摄时的道具费用,小到一个眼睫毛、一片乳贴,都要支付远高于市场价格的金额。

第四步,让受害人回家等消息,同时以各种方式稳住受害人,待“时机成熟”时,人去楼空。

在诈骗过程中,如有人提出质疑,嫌疑人会谎称接到了拍摄广告,实际上受害人代言的商品是嫌疑人自己购买的衣服、手表等道具,支付的拍摄费也是受害人之前缴纳费用的一小部分。

警方提醒,广大市民在求职时,不要被所谓的“时薪高”、“工作轻松”等字眼蒙蔽,面对诱惑时要保持理智,三思而行,反复核实招聘方的相关信息。一旦遇到要求求职者先交费或变相交费的,一定要提高警惕。当意识到陷入招工骗局时,要第一时间报警求助。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马辉 张思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6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