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年少不懂闰土,读懂已是书中人

subtitle
倾城繁浅尽 2021-04-19 14:28

初次认识闰土这个人物,是在小学五年级一篇名为《少年闰土》的课文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时候,不知道鲁迅是何许人也,也不知道这篇课文只是节选部分内容。只是对“闰土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那猹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这一个片段感到十分好笑,并且印象深刻。

现在重读《少年闰土》的原文《故乡》,感受颇深。

鲁迅与闰土二十多年没见面,一见面鲁迅心里有很多的话想对他说,却不知怎么的,怎么也说不出来,而闰土却用恭敬的态度称呼他为老爷。

鲁迅意识到他们之间已经建立起一层可悲的厚障壁,想要打破这堵墙只能寄希望于后代了。这时候的闰土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活泼可爱的少年,而他也不再是那个家世显赫的少爷了。

年少时不谙世事,不看家庭出身、社会地位,只要志趣相投,就能结交成朋友,而长大以后很多人结交朋友考虑的是对方是否能够为我所用,将友情与利益挂钩在一起。

你应该有过这种经历:小时候很要好的朋友,往往长大后就渐行渐远了。

我们痛心疾首,责怪时间和距离冲淡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殊不知真正冲淡我们关系的不是时间,也不是距离,而是生活圈子和三观。

小时候的我们心思单纯,能接触到的人有限,于是我们成为了好朋友,等到长大,接触到更多的人,见识到更多的事物以后,没有共同语言,也没有相同的三观的话,我们的关系就会慢慢疏远,直至完全隔绝到陌生人的地步。

就如你的人生规划是大学毕业后就找工作,而你的男朋友或女朋友的人生规划是继续深造,如果你不认同他/她的人生规划的话,你们就会产生分歧,而分歧的最坏结果就是分道扬镳,各走各路。

读小学时,我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上学放学一块回家。后来,上初中,他去外地读书,我们还保持联系,直到他上高中之后,我们的联系开始减少,最后他考上省内的985院校,大学期间还出国留学,成为我不可望其项背的人。他身上那耀眼的光芒四射,让自卑的我不敢轻举妄动,以至于我们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彻底失去了联系。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还可以访问他的空间,不会出现“申请访问”的扎心字眼。

倘若他出现在我面前,我大概也会像闰土一般毕恭毕敬地称呼他,不直呼其名,而是先道一声:“学霸,好久不见。”

学历、家庭条件等诸多因素,让我我们没有了共同的语言,也没有一致的三观,注定最终会形同陌路。有时候,想过问下他最近怎样,但几经犹豫,还是删掉原本准备发给他的话。没准自己久违的问候对于对方来说是一种打扰,而这种打扰所产生的聊天必然是一些拘束的客套话。

经过现实的打磨后,我觉得我们不必去埋怨对方把自己遗忘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既然无法与之同行,就互相拥抱,道一声:“珍重再见。”然后将过去的美好记忆遗留在心里,这便是最美好的结局了。

有些人注定只能成为生命中的过客,但他会教点东西给你,然后转身离开,不带走一丝云彩。

正是这些匆匆过客,才会让我们不断成长,最终成为最强大的自己,拥抱更美好的人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