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登州路三百年(二):岛城的时光见证者

subtitle
喜马拉雅青岛 2021-04-19 14:26

三百年多前,青岛村至杨家村有一条崎岖小路,可一直通往即墨县城。在两百多年的岁月里,这条小路历经明清两代,好像无论岁月如何变化,它就像是大江里的巨石,岿然不动,看大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条路,就是登州路的前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891年,这条崎岖小道迎来了命运的转折。当年,清政府决定在胶澳设防,青岛也由此建置。清政府调派登洲镇总兵章高元在青岛村旁设立总兵衙门,并修筑四条可通行骡马车的官道,登州路便是其中的一条。

六年后,命运的车轮再次转动。1897年,德国派兵侵占了胶澳。第二年,登州路被整修成可以通行汽车的马路,被命名为“米勒上尉街”,成为市中心通往台东镇的主干道。在登州路两侧,一条条小路开始修建,像是一棵树的根,在泥土里蔓延开来。

如果说,登州路的东段是青岛这座城市啤酒文化的滥觞,那么登州路的南段则连接着岛城的文脉。

登州路南端毗邻百年海大,一路之上有三十九中、育贤中学、青岛医学院分校、青岛盲校等众多学校,文风浓厚。短短的一段路曾有惠文书店、宝业书店、新知书店、新竹书店、经济书店以及多家琴行,而曾经的海大教职工宿舍更给登州路涂上了一笔文艺色彩。

其实,在东部城区成为尚未崛起之前,登州路的南端连同附近的兴安路、大学路、黄县路、红岛路一起,是青岛市文艺爱好者的聚集地之一。上世纪30年代,著名文学翻译家、诗人孙大雨先生应梁实秋之邀,在山东大学外文系任教。那时,孙大雨先生就住在登州路。另外,著名文学家老舍先生刚到青岛居住在登州路10号甲的一所洋式平房里,后来,因为觉得房间太暗,才搬到别处。

时至今日,人们仍可以在这附近找到文艺气息浓郁的咖啡馆,杂货店、民宿。人们时常也能看到,有人背着乐器、画板、相机在登州路遮天的梧桐树下行走。

而登州路的中段,更是随着这座城市的起起伏伏而历经修建、拆除、重建,也有许多建筑带着他们各自的故事,消失在历史的浪潮里。

比如,登州路与泰山路路口是一个急转弯,急转弯所环抱的青岛大学医学院体育场,曾经是毛奇炮台的所在地。1915年,日本人将炮台建成公园,命名为若鹤公园。公园内绿树成荫,有凉亭、小溪、石桌、石椅等设施。北洋政府收回青岛后,定名为第二公园,当时寓居青岛的文人墨客经常来结伴来这里消暑纳凉。后来由于战争破坏,时局动荡,第二公园从此消失。后来,这里开始才重新开辟为体育场。而体育场对面的青大医学院松山校区,曾经是日本第三寻常小学,后来历经波折,先后成为山东大学、青岛医学院的校舍。

登州路52号,曾是青岛市保安司令部,后来成了青岛丝织厂的后门,如今这里成为青岛天幕城6号门。如果说,登州路是青岛这座城市的历史见证者,那么天幕城就是这座城市的历史纪念馆。走进天幕城,人们会看到胶澳总督府、亨利王子饭店、青岛市民大礼堂、胶澳帝国法院、花石楼等20多处青岛著名历史建筑的微缩景观,在天幕城内游走,好似走进了一段浓缩的青岛历史。

建筑是一座城市凝固的历史,道路更是这座城市历史的载体。如今的登州路犹如一位历经波折的中年人,步履沉稳的走在时光里,在他身上,人们可以感受到青岛这座城市的烟火气息,也能发现到青岛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