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澳媒:澳大利亚政府正讨论介入“台海冲突”

subtitle
观察者网 2021-04-19 14:13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随着紧张局势升级,堪培拉为台湾冲突做准备”,《澳大利亚金融评论》4月16以此为题刊文,称澳政府内部已经“急剧升级(sharply escalated)”其准备工作,以应对可能在台海地区出现的军事行动。

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针对美国和中国可能在台湾问题上爆发冲突的最坏情况,澳政府可能会出动军事力量配合美国行动,他们正在讨论要在多大范围和程度上投入协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报道截图

一名澳国防官员向《澳大利亚金融评论》透露,潜在的“台海冲突”对澳政府而言非常棘手,澳大利亚投入的军事力量取决于政府想要做出的军事影响,“(澳方)已经对此这一问题和其他突发事件做出大量考虑。”

另一名前国防部官员则提到,澳政府对《太平洋安全条约》(ANZUS,又称《澳新美安全条约》)是否适用于针对台湾的军事攻击还有疑问。

这名前官员还称,一旦冲突发生,澳军方的选项包括调派防空驱逐舰,与美国航空母舰打击群一起行动,并出动柯林斯级潜艇牵制中国海军。但由于中国海军对澳军舰构成威胁,此举可能性较低。相较之下,澳大利亚更有可能为美军提供“空中掩护”,例如出动海上侦查机、空中加油机、“楔尾”预警机和“超级大黄蜂”战斗机等,配合美军在关岛、菲律宾甚至日本基地的行动。

尽管“脑补”了一番澳大利亚如何参与“台海冲突”,不过《澳大利亚金融评论》又称,消息人士和学者都表示,发生军事冲突可能性不大,澳大利亚是希望向北京“发出信号”,即不会容忍中国大陆“入侵台湾”。

报道援引堪培拉一名外交消息人士的话说,目前澳大利亚方面正进行大量的“情景规划”,其目的是为了表明澳方不会对此视而不见。

这并非澳大利亚舆论近期首次炒作所谓“台海冲突”,而早在半个月前,美国方面就开始渲染澳大利亚将介入其中。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4月1日发布的一场播客节目中,美国驻澳大利亚使馆临时代办迈克尔·戈德曼(Michael Goldman)透露,美国正与澳大利亚进行所谓的“战略规划”,考虑对可能发生的“台海冲突”采取联合应对措施。

戈德曼当时并未表明,拜登政府是否希望澳大利亚在台海发生冲突时部署人员。彭博社则指出,尽管澳大利亚经常为自己在过去一个世纪中参与美国主导的每一场重大冲突而欢呼,但它从未承诺自己会参加可能发生的“台海冲突”,而美国自己也没有在“保卫台湾不受中国大陆侵略”的问题上给出斩钉截铁的保证。

4月12日,澳大利亚前国防部长派恩(Christopher Pyne)在一场演讲上鼓吹“印太地区10年内或开战”,澳大利亚会被卷入,并宣称“台湾可能就是下一个引爆点”。

此番言论被澳媒、台媒广泛报道后,澳国防军总司令安格斯·坎贝尔(Angus Campbell)15日在出席印度瑞辛纳对话会时试图为此“降温”,声称因台湾问题爆发战争将产生“灾难性影响”,澳大利亚坚持认为要继续推动和平对话。

在被问及有关“美澳正计划应对台湾地区等一系列军事突发事件”时,坎贝尔回应说,所有的军队都进行了“各式各样的计划”,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建立防务关系,理解其他国家的利益和世界观,“既能减少冲突的可能性,必要时也能提高应对冲突的效率”。

澳国防军总司令安格斯·坎贝尔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提到,在当天同一论坛上,印度和日本军方负责人被问及,作为“四方安全对话(Quad)”机制的成员,他们是否正在集体计划在台湾问题上对抗中国。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

上月底,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大校,在被问及“美军官员称‘印太地区’最担忧的事是中国大陆武力接管台湾”一事时曾表示,中华民族必然实现伟大复兴,海峡两岸必然实现完全统一。外部势力“以台制华”,“台独”势力“以武谋独”,都是走不通的死路。中方坚决反对美方渲染所谓“中国军事威胁”。美方应摒弃零和思维,客观、理性看待中国发展和国防建设,多做有利于中美互信和地区和平稳定的事情。

延伸阅读

美国在“模拟台海之战”中击败中国?美媒:代价不小 还作弊了

4月9日《防务新闻》报道,去年秋天,美国空军在一场大规模模拟演习中击退了中国大陆对中国台湾的进攻。演习想定中美军依靠无人机作为传感器网,利用先进的第六代战斗机进入高度威胁的战场,并且引入了运输机投放制导弹药托盘和其他一些尚未出现在现代战场上的新技术。


C-17试验投掷托盘弹药

但在演习中,美国空军发现自己是要付出代价的。在大量人员伤亡和装备损失之后,美军将解放军限制在一个地区,从而阻止了其行动。

美媒承认,演习中所模拟的美国空军,今天还不存在,也不是美军的发展方向。虽然演习中纳入了B-52轰炸机和F-35战斗机,并且发挥了作用,但演习中采用的许多关键技术还没有投入生产,甚至没有开发计划。

与过去两年举行的类似演习相比,这场演习的结果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但还是导致了灾难性的损失。美国空军在演习中的表现让人们更清楚地看到,如果它想要在一场潜在的战争中击败中国,未来十年将需要什么样的飞机、无人机、网络和其他武器系统的组合。其中一些项目可能会影响2023财年的预算审议。

美国空军负责战略、整合和需求的副参谋长克林特·希诺特中将2021年3月在接受《防务新闻》采访时说,中国的“迭代如此之快,这迫使美军改变。如果美军能改变,就能赢。”

在美国空军官员讨论这场机密演习的结果之后不久,美国空军公布了2022年财政预算——这是拜登新政府提出的第一个军费案。

而在2018年和2019年举行的类似演习中,美国空军惨败。

2018年的演习想定发生在南海,内容更加简单。美国空军在那里部署了一支与当今形态相似的部队,但在极短的时间内输掉了演习。2019年的演习中,想定战场设为中国台湾省。美国空军测试了两组不同的飞机搭配,不但在战区内作战,还实施了防区外攻击。虽然演习结果还是美国空军失败,但军官们相信自己已经在接近于找到最佳的能力组合。

上述发现帮助了美国空军在2020年演习中设定部署,空军作战集成能力小组花两周时间完成了这项工作。

希诺特回忆说,一个突破性的时刻发生在演习启动之时。当负责指挥模拟解放军的“红队”军官观察战场时,他最初拒绝发兵。


解放军轰六遭到台湾F-16监视

但是美国空军还是要把演习进行下去,于是红方指挥官发起了进攻。

在这场演习中,美国空军做出了几个基本假设,即美军及其合作伙伴将成功克服某些财政和技术挑战。

例如,美军假设自己能够实施联合全域指挥控制概念,这将使部队能够在传感器和射手之间相互发送数据,而目前尚不能做到这一点。这意味着美国空军假设自己部署了先进的战斗管理系统,该系统可以和海军“匹配”和陆军“项目融合”工作在同一类网络和通信技术下。

此外,演习中假设中国台湾省已经增加了防务开支,购买了无人机和电子战装备,以及M1A2坦克和F-16V战斗机,并升级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

演习中假设美国空军还与一支部队使用目前预算计划中没有的技术。

此外,演习假定美国空军采取措施,对其部署模式和指挥控制结构进行了分解,对太平洋地区的偏远机场进行了改造——加固和延长跑道以及预先安置维修设备和燃料——以便部队在战争期间能够部署到这些地点,而不是主要的作战基地。这种方法被空军称为“敏捷作战”

“我们试图把自己设计成一个抵抗力很强的目标。举个例子,演习中的任何机场都没有超过50%的容量,所以即使失去了整个机场,也不会失去整个部队。”希诺特说。


部署在日本的美国空军F-15

最后,美国空军假设陆、海、空三军不是独立指挥的,而是各自建立了5~30人组成的小型指挥控制小组。小组成员能够观看作战空间,并直接使用便携式技术——如手持平板电脑——指挥部队。

希诺特说:“我们跳过了传统的指挥体系,这意味着永远不会在战斗中被击倒。解放军可以把珍珠港抹掉。事实上,红方几乎每次都能做到。但他们不能摧毁美军所有的指挥和控制元素。”

演习的结果是美国取得了胜利,美国空军阻止了解放军的行动。但美国与中国这样的大国之间,任何战争都有可能给两国带来灾难。

由于保密要求,希诺特拒绝透露伤亡的确切数字,但表示空军遭受的损失“数量级”低于2018年演习。

美军计划将演习结果提交给国会,希望在即将进行的预算讨论中获得议员们对空军艰难决定的支持。美国空军参谋长布朗已经表示,可能会取消很多计划,退役传统飞机,寻求革命性的技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637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