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俄伊三国联手,会成为美国霸权最大的阻碍吗?

subtitle
趣史录 2021-04-19 13:43

美国著名地缘战略理论家、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他的著作《大棋局》里对美国提出了“警告”,要谨防中俄或者伊朗结成大联盟,这种联盟会对美国的霸权造成最大的潜在威胁。布热津斯基的预言在2021年里似乎马上就要变为现实。

近日,中国和伊朗签订了长达25年的“中伊25年全面合作计划”。

不仅如此,俄罗斯也开始向伊朗发出友好信号,欲意加强同伊朗的合作。4月13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伊朗展开了访问,期间同伊朗总统鲁哈尼、伊朗外长扎里夫就地区局势、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进行了会晤。

中俄伊三方的频繁互动和不断深入的合作,也让美国当局深感不安,这不得不让人怀疑,美国是否正在陷入“布热津斯基陷阱”里?美国的霸权又将会受到中俄伊“大联盟”的何种威胁?或者,换言之,中俄伊三国联手,会成为美国霸权的最大阻碍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来自北方的军事威胁

对于美国而言,俄罗斯的军事威胁一直是美国人的心头大患。

首先是俄罗斯对北约的威胁。尽管在美国的帮助下,北约东扩计划取得了令人惊叹的进展,但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半岛问题上表现出的强硬,还是让北约深感不安。

位于欧洲大陆交通要道上的乌克兰,是俄罗斯抵御北约的重要屏障,同时也是牵制北约的重要前哨站,而克里米亚半岛又是乌克兰的战略要地,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半岛问题上的强硬态度,恰好说明了俄罗斯对于北约的态度。

且不同于东欧小国,俄罗斯是敢于在外交中动用军事力量的国家,1999年6月11日,科索沃战争期间,在扎瓦尔金将军的指挥下,200名精锐的空降兵抢在英军到来前占领了普里什蒂纳机场,已经让北约深感恐慌。

俄罗斯对北约的威胁,其实也是对美国的威胁。北约在欧洲的利益,同时也是美国在欧洲的利益,作为资本主义国家的带头大哥,如果俄罗斯在边境加大军事部署,势必会影响到欧洲的政治局势,也会耗费更多的北约的防御力量。

使得原本经济形势不好的欧洲各国因为军费开支而雪上加霜,同时也会使得美国必须耗费更多的精力去应付俄罗斯的威胁,使其无法兼顾在太平洋、印度洋及中东等地区的军事部署及军事行动。

二是俄罗斯的核力量威胁。俄罗斯的核威慑力一直是保障其对抗美国的底气。

苏联解体后,遗留下来的90%的核力量都集中在了俄罗斯手里,近年来,俄罗斯的“三位一体”核打击能力也在不断趋于完善,陆基核力量方面,俄罗斯方面持有可实战的核弹头数量为1136个,实际部署核弹头数量为810个。

其中R-36M2撒旦导弹的最大射程达到了惊人的16000公里,可一次性携带10枚核弹头,被称为世界上体积及威力最大的现役导弹。

同时,R-36M2在应对美国国家导弹防御体系中有着重要的作用,它携带的10个多弹头及诱饵,能耗光防御系统的防御弹头,使得整个防御系统陷入瘫痪。

俄罗斯的核威慑力,对美国而言就像绊脚石一般,会阻碍美国对远东地区、东欧地区的势力扩张,一旦发生美俄的对峙,势必会对美国国内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尽管俄军的武器装备先进程度远远比不上美军,但核威慑力的力量足以让美国不敢轻举妄动,从这一点上来看,美国在接近俄罗斯领土区域的军事行动,还是有所忌惮的,毕竟稍有不慎就很有可能引发“核战争”。

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冲突中,美国人并未给予乌克兰直接的军事支援,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事件也让美国的“霸主”声望有所下降。

二、来自中东的石油威胁

美国对伊朗有着更为复杂的情感。在经历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美国和伊朗的关系渐行渐远,特别是在美国谋杀苏莱曼尼后,美伊对立也上升到了全新的高度。

伊朗对美国最大的威胁在于石油资源。一方面,在美伊蜜月期,美国的石油进口大部分都来自伊朗,也正是由于伊朗对美国源源不断的石油输出,才保障了美国工业体系的蓬勃发展。

可以那么说,在20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美伊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是美国霸权保障体系当中的重要一环。但伊朗伊斯兰革命的成功,使得美国失去了对伊朗的控制,加上伊朗政府支持民众占领美国驻伊朗大使馆的行为,致使美伊两国走向了分裂。

失去了伊朗的支援,美国对于石油的进口,就会受到持续攀升的国际油价的影响。随着国际油价的不断上涨,美国资本市场的繁荣受到进一步冲击,油价的上涨也使得企业盈利受到影响,这对于美国运输业、制造业的压力持续增大。

资本市场的繁荣受到冲击,也进一步激化了政治层面的矛盾,特朗普原本引以为傲的繁荣资本市场政策,在油价的影响下萎靡不振,直接影响到了特朗普的连任,进而间接引发了特朗普支持者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和拜登支持者发生冲突。

另一方面,伊朗对石油—美元体系的冲击。

据英媒报道,“中伊25年全面合作计划”中,伊朗有计划的使用人民币来结算石油交易,这就意味着伊朗的去美元化达到了一个巅峰,尽管这个消息并未得到官方的正式承认,但伊朗近期的种种举动已经足以给这个“小道消息”背书。

石油—美元体系,是美国影响世界经济的重要手段,也是维系美国世界霸主地位的重要保障之一。

在石油—美元体系中,购买石油必须要用美元来结算,这一要求就确保了各国必须要使用美元来作为外汇储备,同时,中东国家出口石油赚取的美元在满足国内建设之外,还必须要投资美国国债,这就确保了美元最终回流美国国内。

这就是石油美元环流,石油美元环流的形成,使得美国在国际贸易体系中赚取了大量的利益,但是这里有一个特点条件,便是美元回流国内的步骤里,需要的是中东国家的配合。然而,就目前来看,伊朗的去美元化使得石油美元环流受到了破坏。

石油美元遭受破坏,也让美元体系失去了原有的“垄断地位”,实际上,不仅是伊朗,据统计,当前最少有53个国家在努力的“去美元化”,毕竟在美元时代,美元的超发趋势必然会引起全球的通货膨胀,从而导致各国持有的美元资产缩水,为美国刺激本国经济买单。

伊朗手中持有的是资源,而资源又是决定经济的基础,在高度工业化的今天,谁掌握了石油资源就掌握了世界命脉。

美国出于控制石油资源的动机,不断的制裁伊朗,希望能给伊朗造成压力的同时,迫使伊朗当局放弃同美国的对立,同时也希望打击伊朗经济的同时,激发民众对伊朗当局的不满,从而引发“政变”,推选听话的傀儡政府上台。

但伊朗在强硬回击的同时,也不忘加强和其他国家的联系与合作,在这样的背景下,中东地区的局势,也必然会出现新的变化。

三、来自东方的警告

亚太地区是美国的核心利益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在亚太地区建立了以华盛顿为中心的双边同盟网络,亚洲的双边同盟网络在经济和安全上都高度依赖美国。

这里面最典型的就是东亚的日本、韩国以及台湾地区,东南亚的菲律宾、泰国,双边同盟网络的建立,使得美国在亚洲拥有了高度配合的同盟体系,为美国提供了多个稳定的资本市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美国所建立的亚洲体系的核心是平衡,这个平衡的支点在华盛顿,也就是说,美国希望通过自己的军事和经济手段,来实现对亚洲的控制,当有国家超过这种所谓的平衡时,就会触发美国的警报。

中国的崛起就正好拉响了美国的警报。从奥巴马时期提出的重返亚太战略开始,美国人的焦虑就一直未曾消停,在美国人看来,似乎中国的崛起就必然会预示着美国的衰败。来自东方巨龙的觉醒,使得美国人的危机感空前高涨。

首先是在经济层面上的冲击。随着人民币的国际化,人民币在国际油气市场的影响力也在不断增加,虽然和美元相比仍有差距,但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或者准备开始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这就大大提高了人民币在国际油气市场的影响力。

目前,俄罗斯和伊朗已经为绕开美元结算采取了一定措施,据资料显示,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成交量表现强劲,上期所的数据表明,人民币在原油期货市场的功能性发挥理想,其定价已经凸显出一定的独立性。

俄罗斯和伊朗两国,作为资源出口大国,积极向人民币结算靠拢,实际上也是在给国际原油市场提供一个更优质的选择。因此,人民币影响力的逐步上升,也确实动摇了美元体系在亚洲的影响力,从这点上来看,美国的经济受到冲击将会无法避免。

其次,是商品市场的冲击。特朗普上任后,立志于打造繁荣的美国资本市场,意图通过刺激消费来振兴美国市场活力,但大量发行的美元又在进一步刺激美国的通货膨胀。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美国资本市场整体陷入了低迷。

根据近期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21年3月期间,美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相比于2月上涨了0.6%,和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2.6%,同比增速超过1.7%,消费者价格膨胀也就意味着美元购买力的下降,在3月间,美元的购买力相比2月下滑了0.5%。

在这些数据显示中,美元的购买力正在持续下滑。而相对于美国的困境,同样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中国消费市场,在疫情之后重新获得了新生。目前,为了应对外部需求明显回落与不足,中国政府大力实施的扩大内需战略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

在4月16日的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宣布,2021年第一季度消费市场快速恢复,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105221亿元,同比增长33.9%。

从数据上看,消费市场延续了2020年的恢复趋势,在疫情期间的线上消费继续呈现快速增长的同时,线下消费也得到了快速恢复,在春节及清明假期期间,旅游业也重回“春天”。

中国消费市场的恢复,也使得各国对中国投资的信心大为增强,也有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愿意加入到中国搭建的经济建设平台之中。这也同时冲击了美国在亚洲地区的经济领导地位,削弱了美国的区域经济影响力。

四、三国合作“抗美”的新思路

随着中俄伊三方合作模式的初步形成,已经对美国在全球的霸主地位提出了挑战。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美国的霸主地位也势必会随着多元化格局的进一步发展而逐步瓦解。

中俄伊的联盟也是对美国霸主王位的一场“围堵”,俄罗斯在军事上形成与美国的对峙,伊朗从资源上瓦解石油美元体系,中国在经济上对美国形成压迫,中俄伊的三国联手,分别针对的是美国的三大“命门:军事,资源以及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中曾指出,中俄伊的“反霸”联盟,之所以形成,并非出自意识形态上的结盟,而是出自对美国不满的相互补充。

正所谓同仇敌忾,中俄伊三方都是在美国霸权主义下的“受害者”,在美国的制裁和逼迫下,三方极容易为了生存和发展而选择站在一起。

实际上,中俄伊三方的合作与联合,正是由于美国奉行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所引发的必然结果,在军事和经济上对假想敌的打压也就促使了假想敌们的抱团。

尽管,国与国之间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但就当前形势来看,中俄伊三国联手抵御美国的新“同盟”已经初见规模和成效,相信在新的三国合作模式下,世界格局也终将会出现一种新的发展趋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