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京冬奥会志愿者首个申请人:多次服务奥运,展示中国志愿者风采

subtitle
新京报 2021-04-19 09:50

2019年12月5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赛会志愿者全球招募启动,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的高级工程师王雷成为冬奥会赛会志愿者的首个申请人。

2008年北京奥运会、残奥会期间,王雷作为残奥会主新闻中心新闻宣传助理志愿者,为各国媒体记者服务;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王雷在劳拉滑雪中心担任摄影助理志愿者,与其他20位来自中国的志愿者一起为索契冬奥会服务;2018年平昌冬残奥会期间,王雷在江陵速度滑冰馆担任礼宾志愿者。

已经做了十多年志愿服务,并多次参与奥运会的经历,让王雷对奥运和志愿精神有自己的情怀。“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我第一次参与志愿服务,那时赶上了全民参与奥运的热潮。我仿佛着了迷,每一次参加奥运志愿服务,就像是一个个人生的里程碑。通过服务奥运、助力冬奥,不仅实现了自我价值,还向世界传递了中国声音,展示了中国志愿者的风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8年2月,平昌冬奥会期间,王雷在速度滑冰馆。受访者供图

■对话

北京冬奥会赛会志愿者首个申请人王雷:

志愿者的微笑是中国最好名片

北京冬奥会赛会志愿者首个申请人王雷也是“2022年北京冬奥宣讲团”的首批宣讲员。近日,他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讲述了为奥运做志愿服务的故事。

“服务中感受着祖国强大带来的自豪感”

新京报:你最早参与奥运志愿服务是在什么时候?

王雷:我的志愿道路得从2008年的北京残奥会说起了。中华民族实现了百年奥运梦,正在上大学的我特别希望能够参与,为奥运、为国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200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跟大学老师聊天的过程中得知奥运会还有志愿者,还能以这样的方式去参与奥运会。于是,就在网上提交申请,可是一直没有音讯。

2007年,我到中国科学院上研究生,再一次提交了奥运志愿者的申请,通过笔试和面试之后,终于拿到了志愿者的录取通知书。北京残奥会在2008年9月举行,我那时是北京残奥会主新闻中心新闻宣传助理志愿者。我的工作就是在主新闻中心大厅的“中国之窗”展馆,向世界各国的朋友们讲解中国的历史文化。

在志愿服务的过程中,每一天我都深切地感受着祖国强大带给我的自豪感,也感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友好。所有的一切都让我为之着迷。特别是那一句“志愿者的微笑是北京最好的名片”,像烙印一样刻在我的心里,让我认准了志愿服务的道路,我渴望还有这样的机会。

新京报:你还参与了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的志愿者工作,出国参与志愿服务,有什么经历吗?

王雷:2014年2月,第22届冬奥会在俄罗斯索契举行。很幸运,我成功申请到滑雪中心的摄影助理志愿者岗位,成为来自全世界22000名志愿者中的一员。

不过,刚一到索契,我就蒙了。从机场到志愿者村的时候,我不但下错了车站,还把背包落在了大巴上。我的护照和签证、志愿者邀请函等贵重物品都在包里呢,就在我急得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是两个外国志愿者热情地帮我找回了背包。

新京报:在索契,你主要负责什么工作?有什么故事吗?

王雷:我的本职工作是服务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记者们,可是每天都要忙到很晚。有一天,滑雪比赛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有个摄影师急匆匆地跑过来说,他的三脚架落在赛场了。看到他焦急的眼神,我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初到索契时背包遗失时的场景,于是立即安慰他别着急,并告诉他,我会陪他去找。

与夏季奥运会不同,冬奥会场馆的工作间和赛场很多时候并不在一起,甚至有时候间隔还很远。从我们的工作间到滑雪场,就需要走15分钟的雪山。而且就是到了滑雪场,大晚上的要找个小小的三脚架,基本上也是“大海捞针”。能不能找到,我不知道,但是哪怕只有一丁点儿希望,我也要帮助他。

在零下15℃的低温里,我们顶着刺骨的寒风,靠着满地的白雪和手电筒发出的微弱亮光寻找着。一个小时后,当发现那个三脚架的时候,我激动得快要跳起来了。摄影师更是兴奋地握住我的手,连声说着China。

北京冬奥会宣讲团成员王雷。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供图

在索契拉横幅助力北京申办冬奥会

新京报:你是在俄罗斯第一时间得到中国要申办第24届冬奥会的消息的,听说你们还在索契举行了签名活动?

王雷:是的。在索契冬奥会期间,中国政府正式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北京和张家口将申请承办第24届冬季奥运会。作为冬奥会志愿者的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就想着为申办冬奥会做点贡献。我们商量后,就在索契奥林匹克公园,拉开了写着“志愿服务索契冬奥会 助力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签名横幅。

坦率地讲,在此之前我们很忐忑,真担心没人会理我们。可当我们展开横幅,向世界大声宣告这是表达对中国申办2022年冬奥会祝福和支持的时候,各种肤色的人们一下子就围了上来,人们纷纷在横幅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其中有一个来自英国的志愿者,在横幅上用中文写下“中国加油”的时候,还问我加“油”的“油”字三点水是在左边还是右边。还有一位脸上画着俄罗斯国旗的大叔,签完名后拉着我不停地追问:这个横幅会放在哪里?北京申奥成功后他一定要来北京看比赛,还要再跟这个横幅合影。

新京报:你是“2022年北京冬奥宣讲团”的首批宣讲员,第一个申请北京冬奥会志愿者的人,还记得报名申请北京冬奥会赛会志愿者的时候吗?

王雷:索契冬奥会后,2018年我又参加了平昌冬残奥会的志愿服务,我在江陵速度滑冰馆担任礼宾志愿者。记得申冬奥代表团凯旋的那天,我们去机场迎接。在等待中,作为志愿者代表,我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志愿者,经历了2014年索契冬奥会,我深深地感受到作为中国青年、作为中国青年志愿者的光荣与骄傲。我坚信志愿者的微笑是北京、也是中国最好的名片,也是中国强大的象征。

赛会志愿者招募启动后,我早早就准备好各种资料,在电脑前一气呵成,顺利完成了志愿者申请报名流程。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开始为冬奥会做准备。服务奥运,助力冬奥,不仅是为一个十多天的运动会做出自己的努力和贡献,更重要的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传递奥林匹克精神和志愿服务精神。

新京报记者 吴为

编辑 白爽 校对 刘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