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婚姻情感故事|一只袜子引发的“战争”

subtitle
雨落秋荷 2021-04-19 08: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天我是第一次吼他滚。

老赵也是第一次夜不归宿。

造成这种支离破碎局面的“元凶”竟然是一只袜子。

有人会吐槽袜子不背这个锅。可有时候争执就是因为芝麻小事一触即发。

起初老赵为图省事把脏衣服都扔进了洗衣机,我晒衣服时发现,内衣又混一起洗了,这就忍了。可我在一团衣服里拽出一只黑色短袜。

我的脸顿时绷不住了,同居2年,在这个出租屋里,洗衣机已经被迫“吃”了上百只臭袜子。袜子和内衣单独洗,这句话说的我嘴皮子都要磨破了。

我捏着袜子走到他跟前,抖了抖,老赵正侧躺在沙发上,单手拿着手机刷视频,电视机里循环播放着洗脑的广告。

他瞄了一眼袜子,笑嘻嘻地摸了摸头说:“哎呀,真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啊,抱歉抱歉,没注意到这只黑老鼠。”

我叹了口气,跟他再三强调单独洗的重要性,卫生隐患,以及对生活细节的把控。

老赵的态度还算端正,回应着嗯嗯好的,知道了,一定注意。老生常谈的问题,他早就习以为常,拿出手机接着刷视频,估计是视频太搞笑了,没忍住噗的笑出声。

我瞬间原地爆炸。

我把袜子砸在他的脸上,开始义正言辞地落数他的“斑斑劣迹”,从袜子发散开来,什么鞋子乱丢,上厕所不放马桶圈,刮胡子不干净,不洗脚就爬床等等,越说越难听,把他从头到脚批的一无是处。

我自爆的同时,也点燃了矛盾升级的导火索,老赵开始反击我穷讲究,斤斤计较,吹毛求疵。

他的语速太快,我一时间跟不上,不甘心地瞪着他嘴巴一张一合,跟激起千层巨浪似的毫不留情地把我这朵小浪花吞噬。

我自知骂人的语言匮乏,实在想不出什么恶毒话反抗,趁他喘息片刻,憋足了气狠狠吼了他一声:“滚!”

老赵怔了一下,拿着手机就摔门而去。

我气在头上,反锁了门,心想滚了休想回来,在外面好好反思一下吧。等平静下来后,觉得自己太过幼稚,还是把锁打开。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把手机开启响铃,每每传来叮咚声,内心都掀起一阵波澜,慢悠悠地抓起手机,不是他的消息,又失落地放下。

半夜,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我打开通讯录盯着熟悉的号码,手指在号码上空悬停了好久,最后碍于面子还是没有按下。

我打通了闺蜜的电话,她被我吵醒语气满是幽怨,我跟她诉苦。

闺蜜听完没好气地说:“他袜子混着洗,那你提前把衣服分类好了。他没脑子,你也没脑子啊。那你当初怎么就看上他了,完全一个钢铁直男嘛。”

我想起和老赵刚在一起的日子,我们准备在家吃火锅,准备好食材后,我说要是有水果就好了。老赵问我想吃什么,他下楼去买顺便买点饮料。我随口说了一句,荔枝。

然后他出去了,等了好一会还没回来,我看着逐渐冷却的火锅汤底,心也凉凉,一个多小时后他终于出现在门口,拎着荔枝和饮料,开玩笑说,臣来晚了。便把东西放下,一屁股坐沙发上,打开电风扇对着自己吹,嘴里说着让他歇一会。

原来楼下水果店的荔枝他闻着不新鲜,于是跑了三条街终于找到一家新鲜的。一骑红尘,妃子未笑,我嗔怪他耽误时间,楼下没有就算了,还跑来跑去。

真是个憨憨。

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我们两个人就像现实版的没头脑和不高兴。他的脑子好像只有一条直路,而我忘了装上“笑”这个配置。

当初喜欢上他的憨劲,却是如今想方设法让他去掉的特质。

那个跑了三条街为我买荔枝的男人,也是那个生活习惯邋里邋遢的男人。

我以为可以试图改变他,发现根本不行,反而变本加厉。

所以只是袜子的错吗?我问自己。

这一晚,老赵没回来。我也彻夜未眠。

好不容易熬到天空眯成一条线,我爬起来给自己多上几层粉,遮住了黑眼圈。做完后看时间还早,想着打扫卫生,拿起拖把后又什么都不想干了,扔下拖把,躺床上“挺尸”。

耳边慢慢从万籁俱寂到车水马龙,过了很久,当听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时,我跳下床,紧绷的心一下子松弛下来。

还好他回来了。

他拎了个塑料袋走进来,可以看出他也没睡好,一脸憔悴。

把东西放在桌上后问我:“饿了吗?吃早饭没。”

我心里一暖,又装作若无其事地问了一句:“昨晚干嘛去了。”

老赵淡然地说:“和朋友吃了个饭。”

“男的女的。”我脱口而出。

他说:“女的。”

我突然有点晕眩,强烈的失重感让我不得不紧靠身后的椅子,好像一个溺水濒临死亡的可怜人,凭着最后一丝意识抓着一根树枝。

我努力压制自己的痛苦和怒火,问他:“你们睡一起了?”

他笑的乐不可支:“什么呀,跟你开个玩笑呢,男的,你认识,肖强,我昨天也是睡在他那的,你可以问他。”

肖强是他哥们。

老赵啊老赵,我们还在吵架呢,你不想办法解决,竟然丢下我和别人吃饭,你知道我一个人有多害怕,多难过吗,恭喜你又成功刷新了没头脑记录的下限。我一下子发泄出来,失声痛哭。

老赵慌了,紧紧抱着我,不停地为刚才的玩笑道歉,为昨天的事道歉。

大哭了一场后,痛快多了,心里也清朗了很多。跟他说:“我饿了。”

老赵急忙打开塑料袋,里面奶黄包、米粥、油条各有一份。

真是个憨憨,我擦干了眼泪,狠狠咬了口奶黄包。

那天后我重新思考了他的生活习惯,我决定不再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去改变老赵,更不会把自己的意愿和意志强加于他。

就像闺蜜说的,他袜子混着洗,那我就提前把衣服分类好呗,多大点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