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激荡四百年:刘骏继位刘劭土崩瓦解,台城告破元凶相继被诛

subtitle
沉映香 2021-04-19 08:0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文是长篇系列文章《激荡四百年》的第360篇

元嘉三十年(公元453年)四月二十一,柳元景秘密出兵,来到新亭,紧靠山麓筑起营垒。

新归降的人都劝柳元景火速进攻,柳元景道:“不然。情理顺达不一定可以依靠,共同作恶的人也可以一起渡过难关。如果我们草率进攻,没有防备,一旦失败,反而会激发贼人的野心。”

柳元景的营垒还没有建好时,刘劭的部下龙骧将军詹叔儿窥视到了他军中的情况,劝说刘劭出兵迎战,刘劭没有答应。

四月二十二,刘劭派萧斌率领步军前去迎战,又命褚湛之统领水兵,与鲁秀、王罗汉、刘简之率领精兵共计上万人,一起进攻新亭,刘劭亲自登上朱雀门督战。

柳元景命令军中将士道:“战鼓擂得过多,声势容易衰退,呐喊助威太久,力量容易枯竭。你们只管竭尽全力,只听我的鼓声进攻。”

刘劭的将士贪图重赏,全都殊死作战。柳元景虽然水路、陆路都被敌人围困,但手下的将士却斗志高昂,越战越勇,他麾下的勇士,全部派出去投入战斗,左右只留下数人传达号令。

当刘劭军队马上就要大获全胜时,鲁秀突然击鼓撤退,将士们立即停止作战。柳元景趁机打开营垒大门,战鼓齐鸣,乘胜进攻,刘劭军队霎时崩溃败退,掉到秦淮河里淹死的人不计其数。

刘劭重新率领剩下的将士,亲自前来攻打柳元景的营垒,柳元景率兵再次大破之,杀死杀伤士卒超过前次,刘劭手下的将士们争先恐后地投身死马涧,涧水溢出河道。

刘劭亲手诛杀后退逃命的士卒,可还是阻止不了。最终,刘简之战死,萧斌身受重伤,刘劭仅仅免于一死,逃回宫内。

这时,鲁秀、褚湛之和檀和之等人已经南下投奔声讨刘劭的军队。

四月二十四,武陵王刘骏抵达江宁。第二天,刘义恭单枪匹马投奔刘骏,刘劭将他留在建康的十二个儿子全部杀死。

置儿子们的生死于不顾也要投奔讨伐义军,刘义恭以如此决绝的方式宣告了刘劭的必败。

走投无路的刘劭用皇帝车辇将蒋侯庙的神像迎接到宫内供奉,并拜蒋侯为大司马,封钟山王,又拜苏侯神为骠骑将军。

如今之局面,真的只有神才能救他了。

四月二十六,刘骏驻军新亭,刘义恭上表劝进。散骑侍郎徐爰谎称追击刘义恭,也投奔了刘骏。

徐爰,南琅琊开阳人,最初仅是东晋琅邪王大司马府中的中典军,参加刘裕的北征,因思维缜密、能言善道受到刘裕的赏识。

刘义隆即位后,徐爰继续获得重用,历任殿中侍御史、南台侍御史、员外散骑侍郎。刘义隆每次对外用兵,经常派徐爰随军悬授兵略,是刘义隆的心腹之一。

这时,刘骏军府草创,众人都不清楚朝廷的法令规章。徐爰是这方面的专家,刘骏就让他兼任太常丞,拟定安排皇帝即位时的礼仪。

四月二十七,刘骏即皇帝位,大赦天下,文武官员赐爵一等,随从讨伐的升二等,以刘义恭为太尉、录尚书六条事、南徐州刺史。

同一天,刘劭也来到金殿立皇子刘伟之为太子,大赦天下,只有刘骏、刘义恭、刘义宣和刘诞不在赦令之列。

四月二十八,刘骏以刘义宣为中书监、丞相、录尚书六条事、扬州刺史,刘诞为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刺史,臧质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沈庆之为领军将军,萧思话为尚书左仆射。

四月三十,又以王僧达为右仆射,柳元景为侍中、左卫将军,宗悫为右卫将军,张畅为吏部尚书,刘延孙和颜竣同为侍中。

五月初一,臧质率领雍州将士两万人抵达新亭,豫州刺史刘遵考派将领夏侯献之率领步骑五千人驻扎瓜步。

在此之前,刘骏派宁朔将军顾彬之率领军队从东边进入,接受刘诞的管辖和调遣。刘诞派参军刘季之率领军队与顾彬之一同前往建康,他自己率兵驻守西陵,作为后继。

刘劭派殿中将军燕钦等率兵抵抗刘季之,双方在曲阿奔牛塘相遇,燕钦大败。

刘劭沿着秦淮河竖立栅栏,又挖开破岗、方山埭的河堤,以断绝刘季之的军队。此时,青壮年男子已经全都征尽,开始征召妇女。

五月初二,鲁秀等人招募敢死士进攻大航,大获全胜。王罗汉得知声讨大军已渡过秦淮河,放下武器投降。接着,秦淮河北岸所有守军,一个接一个的奔逃离散,刀枪弓箭、战鼓仪仗,充塞整个街道。

这天夜里,刘劭关闭台城六门,又在门内挖掘壕沟、立起栅栏。台城中一片混乱,丹杨尹尹弘等文武将士都争先恐后地跳出城墙,向声讨军投降。随后,刘劭在宫中焚烧了辇车以及加冕时的冠帽衣裳。

眼见大势已去,萧斌命所部全体将士放下武器,脱下戎装,从石头城顶着白旗前来投降。刘骏下诏,在军门外将萧斌斩首。

刘濬劝说刘劭带着金银财宝逃向大海,刘劭认为众叛亲离,连逃跑的想法儿都放弃了。

五月初三,辅国将军朱修之攻克刘劭所据守的东府。

五月初四,各路大军又攻克台城,分别从各门涌进,在殿前会师,抓获王正见斩了,张超之也被士兵所杀,挖了他的心,掏了他的肠子,诸将争着割下他的肉生吞活剥。

生吃弑君者以示忠诚,这种野蛮的效忠方式已成为一种仪式​。

随后,建平王等七王从被囚禁的地方号哭着逃了出来,刘劭挖通西墙,藏到武库的井里,被队副高禽抓住。

刘劭淡定道:“天子在哪里?”高禽道:“就在附近的新亭。”高禽将刘劭押送到金銮殿前,臧质看见刘劭,不禁失声恸哭。

刘劭道:“我之所为天地不容,您有什么好哭的?”又对臧质道:“我能不能请求流放到边疆?”臧质道:“主上在大航,他自有裁决。”

最终,刘骏下令在牙旗下将刘劭和他的四个儿子全部斩首。

从刘劭杀死刘义隆的那一天起,刘氏皇室就开启了自相残杀的潘多拉魔盒,今天的屠杀不过是意料之中,也只是一个前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