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的国债制裁,为什么俄罗斯不在乎?6月份才吓人!

subtitle
鲁晓芙看欧洲 2021-04-19 02:14

欢迎关注“鲁晓芙看欧洲”,第一个全欧洲范围内的财经生活公众号。
鲁晓芙(Xiaofu_Lu),财经作家,旅居欧洲,以荷比卢为基地,从事全欧洲范围内的投资并购业务。
致力于搭建中欧之间的投资、商贸、文化合作桥梁,广交朋友,互通有无。

“美国推出禁止买入俄罗斯国债制裁,这是金融核武器级别的措施,俄罗斯这回吓怕了吗?”

美国总统拜登针对俄罗斯发动了大规模的制裁,理由是介入美国大选、黑客入侵系统、以及近期一连串的“敌意行为”,除了驱逐10名俄罗斯外交官外,美国也禁止金融机构交易俄罗斯发行的卢布国债,这个措施,被视为美国对俄经济制裁的“核武器选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对于俄罗斯,使出来“核武器金融制裁”

拜登政府的外交团队,在过去一星期里火力全开,先后就阿富汗、中国、俄罗斯...等重大战略对象,发出一连串的重大政策表态。象是针对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集结8万大军的紧张情势,白宫先是派出了国防部长奥斯丁与国务卿布林肯,前往北约总部稳定盟军军心;之后,拜登本人也在13日亲自拨通了克林姆林宫的电话,邀请普京“夏季聚一聚”,当面接触谈判美俄关系。

收到拜登邀请后的莫斯科,虽然第一时间不置可否,但仍强调“普京会认真考虑拜登的会面邀请”;不料双方关系回温还不到24小时,4月14日,也就是拜登亲口证实“911阿富汗全面撤军”的同一天,白宫方面又再度提前向国际媒体放出预告,随后在15日宣布新一波的“对俄制裁”。

白宫表示,本回对俄制裁的原因,主要是针对俄罗斯恶意影响美国大选,通过渗透软件系统SolarWinds对美国大型企业、联邦机构发动史上最大规模的国家级黑客行动,以及近期一连串不断的“国际敌意行为”。具体的制裁手段,包括驱除10名俄罗斯外交官、制裁敌意企业与间谍机关,以及禁止美国金融机构交易“俄罗斯政府发行的卢布国债”。

制裁俄罗斯国债,一向被视为是美国经济制裁的“核武器选项”...拜登此时如此出手,也显示了美俄关系已经进入了新一阶段的对抗分水岭。

实际上,自从2014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半岛后,美国对俄的制裁手段就逐年加重。尽管在特朗普任内,双方高层互动特别友善,但两国政府的战略摩擦,并没有得到实质降温。

为什么俄罗斯不担心这个核武器金融制裁?

相关消息一出,俄罗斯股市与汇率一度出现明显跌幅,但不久之后就“止损回升”,俄罗斯也随后急召美国驻俄大使,当面谴责拜登的挑衅政策。

我们发现,美方“终极制裁”对俄罗斯的第一波冲击,并没有原先想象中的强硬与严重。

美国国政府针对俄罗斯的国债制裁,并不是第一次,前一次的特朗普出手(为了谴责俄罗斯特工在英国使用化学武器“诺维乔克”,意图刺杀流亡英国的前KGB叛变军官),只针对俄罗斯几乎没发行的美元国债;而本次拜登制裁的,就是俄罗斯政府筹钱主力的卢布国债,根本上对于俄罗斯预算平衡与经济的冲击,本来应该具有更深远严重的杀伤力。

然而,拜登本次的卢布国债封锁令,只针对“6月14日以后”发行的俄罗斯国债;美国金融界目前已经持有、在6月14日以前发行的卢布国债则“暂时不受限制”。

同时,美国政府也没有禁止国内的金融机构,在现在或未来继续通过次级市场来买卖流通卢布债券。因此在严厉的宣传意义之外,这次制裁实际上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引发俄罗斯的经济恐慌。

与此同时,自从2020年开始,由于全球疫情、以及俄罗斯本身经济萧条的关系,各路外国资本就开始大量出清手中持有的卢布国债,外资持有俄罗斯国债比例也在短短1年之间,从33%下滑到20%。

因此,俄罗斯金融市场才会气定神闲,大不了由国内市场买回外资卖出的国债,不至于有动摇俄罗斯的金融根本。

六月份才可怕!

拜登的国债制裁虽然强硬,但没有真的走到绝路“硬到底”,因为他还留给普京大概1个半月的时间,真正难看而紧张的时候,将是即将在6月初触发的“第二波冲击”。”

“6月初的第二波制裁冲击”,是美国对俄施压的最大变数。为什么是六月份呢?

美国在3月初,针对“俄罗斯异议领袖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遭“诺维乔克”投毒刺杀案”的制裁通牒,根据美国的《1991反生物武器法》规定,美国政府必须对使用生化兵器的境外单位发动制裁,除非对方单位在90天之内作出认错,否则白宫有义务在6种制裁工具中,选择其中3种来惩罚“犯事国家”。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诺维乔克投毒事件,与英国叛变前KGB特工遭刺杀未遂的案情一样,都被查出使用诺维乔克这种“俄制军规神经毒剂”。尽管刺杀行动的对象是俄罗斯人,案发地点是在俄罗斯本土,但是按照美国观点涉及严重的人权与政治问题,违反了国际对于“生化武器”的使用与反扩散标准,因此,美方才“必须”依照国会指示与国内法的要求,针对违反生化武器控制原则的俄罗斯发动惩罚制裁。

美国必须选择启动的六大制裁工具,包括:

1、美国将出手限制国际机构,包括IMF与世界银行对俄罗斯的借贷;

2、包括石油在内,美国可对俄罗斯商品颁布进口禁令;

3、全面禁止私人银行与美国金融机构对俄罗斯的信贷交易;

4、对于俄罗斯实施出口禁令,最重可以全面禁运;

5、与俄罗斯断航;

6、降级俄罗斯驻美的外交级别,最重可断交。

在这六大工具之中,虽然有几项选择,例如断航或禁运,讲得非常严重,但在战略现实中几乎不可能采用。真正有问题的,可能还是在金融与汇率市场上的增压制裁,这才可能成为俄罗斯认真感知到“美方极致敌意和决心”。

由于俄罗斯政府至今仍完全否认、无意调查差点杀死纳瓦尔尼的诺维乔克来源,因此受命于《1991反生物武器法》的白宫,预计“一定”得在6月初发动新一波制裁。

如果双边如愿关系破冰,制裁项目可能止会避重就轻、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但如果对峙形势恶化,拜登政府很可能会进一步封锁卢布国债,甚至把制裁时间回溯到6月14日以前,给予俄罗斯国债实质性的打击。

尽管针对俄罗斯国债的制裁行动,并不容易让俄罗斯经济一夜崩溃,但近10年来俄罗斯政府负债、预算赤字的结构性问题,早就已让普京极为头痛,除了极难进行的各种年金改革与紧缩之外,发行国债也才成为政府财政稳定的重要补充手段。

考虑到俄罗斯即将于今年秋季举行国家杜马大选,国内政坛目前又因纳瓦尔尼带来的社会压力而浮躁不安,因此白宫的6月制裁,可能将对美俄关系带来极为长远而关键性的第二波冲击。

目前制裁,实际上只是金融领域的“极限施压”

然而对白宫而言,接连的加重制裁,也是对莫斯科的“极限试探”。白宫方面表示,目前与美俄之间的最迫切问题,就是乌克兰问题。

拜登宣布加重制裁的同时,白宫方面也作出了两项有意思的“和解措施”:美军方面先是取消了把海军舰队调入黑海的命令;拜登也同步对外表示,亲口发给普京的“会面邀请”依然有效,期待两人能在“今年夏天欧洲某个地方“一对一”会面”。

因此,对于俄罗斯,美国实际上采取的是“大棒配胡萝卜”的两手策略,希望俄罗斯能够在乌克兰问题上退让。拜登政府自己也察觉制裁措施做过了头,所以特别表示不希望事态进一步升高,而且希望今年夏天与普京举行高峰会。

那么,普京打算给拜登如何回应?是退让,还是甚至冒险夺取更积极的战略主动地位?

各种火上加油的当下,也暗示着美俄关系进入了白热化的高度对抗时代。继续操作下去,可能进一步强化俄罗斯和中国的深入合作,包括建立新的国际金融秩序的合作。

如果文章引起大家共鸣,请大家点赞转发,谢谢。

附:一位女性朋友坐在对面,房间里放着轻柔的音乐,对着比利时精酿啤酒和法国玫瑰酒,西班牙小吃和意大利火腿片,我们聊聊欧洲。

网红经济是一种诞生于互联网时代下的经济现象,作为互联网时代下的产物,中国的网红经济在发展中迎来了爆发点,实际上,欧洲各国的大小网红们,也将目光投向了神秘的东方大国。

德国学者说:“中国是全球网红经济的发动机,也是世界第一网红经济国。

在网红经济迅猛发展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强大活力和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