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985相亲局之礼崩乐坏

subtitle
学术那些事儿 2021-04-18 23:3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 | 《东京女子图鉴》

作者 | 八区路牌

来源 | “985废物引进计划” ,转载已获作者授权

在这间双一流的咖啡馆,溢散的气息都令人沉醉和向往。

这张黑色木纹方桌上坐着的,是从四面八方过来相亲的男男女女,他们和别人不一样,他们都来自985,这三个看似平平无奇的阿拉伯数字组合,象征着荣耀、勤奋和与众不同。桌上的人们秉持着一个朴素的观念:两个985的结合,是一种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稳健选择,它可以保持优质的基因在小范围内传递下去,而非被投放到不如985的大众之中。

与很多恐婚的年轻一代不同,杨期十分期待拥有属于自己的、优秀的后代。

“我不仅想要小孩,我还希望我的孩子很优秀。我的妻子也要很优秀,比方说十年后同学聚会,这个家庭会让人觉得是很幸福的。”杨期掸了掸烟灰,隔着缭绕的烟雾,我看到那丝得意的神情被他用力地压制住,然后便又沉浸在对将来的美好想象之中。

“可是,有很多不是985的人也很优秀啊。”我很不好意思地打断了他的遐想。

杨期听到我的问题,优雅地摁灭了烟头,耐心地对我解释:“其实啊,也不完全是优秀不优秀问题,你也知道,在当前这个社会上,学历总是个绕不开的问题,比如以后别人问我是哪个学校的,我说我是985的,我老婆是双非的,这样就显得比较违和,也很没面子。”

“但万一,你老婆恰好是985里不优秀的,那你不还是没面子。”

杨期的嘴角撇了一下,“虽然不能否认这种情况的发生,但从概率上来讲,985里优秀的比例肯定更高一些啊,再说了,优不优秀,一时半会儿很难判断出来,但是不是985,一目了然,在我老婆是985的情况下,我当场丢面子的概率也要低得多。”

一时间大家都看向杨期,杨期的神情有些窘迫,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或者捅破了一层窗户纸。

“内什么,你们先聊,我去趟卫生间。”杨期尿遁了。

当我在笔记本上敲完“老婆和面子”几个字之后,看着杨期已经远离了众人目光,于冰凑到我身边跟我说:“别看他总是瞧不起双非,他自己就是双非考上来的,正常的985女生怎么可能看上他嘛。”

于冰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儿,眉清目秀的,属于看上去就让人喜欢那种类型,只是有些聒噪。

“你是没看杨期朋友圈,他天天转发的都是学校科研项目的重大进展,祝学校各种节日快乐,但跟他自己都没关系,真不知道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刚才那些话的,新考进来的都那样儿。”

“我校研究生招录标准真实太不严格了,是个人就有资格报考,我真是不想再跟杨期这种人坐在一张桌子上了,每次看到他,我都感觉自己的学历在贬值。”

看到桌上其他几位相亲者的表情逐渐凝重,我赶快打断冰美人的发挥。

“那你呢,你可以接受相亲对象不是985吗?”

“不太能吧。”于冰顿了顿,“不过我和杨期不一样,我本科就是这儿的,我之前的整个人生也是一路都往上的。读最好的小学,最好的中学,再到这儿念本硕,我什么都好了,所以不是985这个我觉得有些差劲,我为什么要在择偶上拉低自己呢?你说对吧。”

“是有道理,不过你不想试试别的可能吗?这条路你走得非常好,也许在别的路上也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呢?”

“我的人生不允许宕机。”

“宕机?”

冰美人继续完善自己的理论:“你说的惊喜这个东西,的确有可能会让我开心一下,但是风险太大,万一你那条路走不通呢?那我付出的时间精力不都白费了嘛,我不想要这种宕机,我就应该是一路前行的。”

“前行去哪儿呢?”

“藤校phd, 投行,中央选调,都可以,我喜欢光鲜亮丽的生活,我认为我配得上。”

“不是,你不是来相亲的吗?可这些跟相亲对象没什么关系啊。”

于冰深呼吸一口,婉婉说道:“他的话,在这条路上辅助我就好。”她说完后,好像有些累了,回到了原位开始啜冷萃。

刚才我身边好像坐着的是一台精密的计算器,可以清楚地量化每一件事,在加减乘除之后,做出最优的选择。

“你不用奇怪,考上985的人,第一次品尝这种诱人成果,特别容易沉溺其中,以至于长时间陷在里面不出来。”一直坐在左边的谢轩用胳膊肘怼了怼我跟我说。

谢轩低声跟我解释:“你想,他们之前一路读书,一路奋战,才拿到了985这个标签,要让别人明白自己的伟大,他就要不停地给985注入概念,尤其像杨期这样才考上来的,他要不断向外界表明他和学校息息相关,所以才会不断转发跟他没关系的校园新闻,久而久之,他在外人眼里,他就是985的代言人,由此完成了一部分的价值转移。”

“是这样啊……”

“还没完呢。”谢轩补充道,“这样做的核心理念,是表明985这个资源的稀缺性,所以杨期转发的校园内容看起来都比较高端。你看刚才于冰很生气,是因为她觉得杨期作为本科双非、研究生考上和她一样的学校这件事对她来说是一种屈辱,让她觉得985这个资源没有那种稀缺的感觉了,所以她想给考本校的人多加一点门槛。

谢轩的话让我豁然开朗。

“那能否冒昧地问一下,你属于哪种情况呢?”

“我哪种都不属于。”谢轩潇洒地说。

“我爷爷和我爸爸都是本校的教授,外边人看起来的,所谓的985,其实我们里边的人看起来也就这样儿。学校虽然都考进来了,但是不一样的地方终究是不一样,我爷爷常说,别看77级和78级只差了一年进大学,但我们77级就是不一样啊,没法儿比的。你懂这个意思吧。”

嗯,贵族气质不是一天养成的。

我刚想把谢轩的话整理好,杨期久违地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嘿,你不是写稿嘛,我请你看个电影,路上跟你说你想听的。”

我感觉杨期这个哥们儿不错,给我爆料还请我看电影,就算于冰和谢轩老说他是双非,我也觉得他挺不错。

“啊有刷卡啊?把口罩戴好。985免票,双非两块,四非四块。”

杨期准备上车的时候,师傅突然把他拦下来。

“你得交一块。”

“为啥啊,我是985的哎。”

“是不是你心里不晓得嘛?,赶快der,这又么得人。”

杨期无奈地交了一块。

晃晃悠悠地车厢里,杨期平复好情绪,开始了他的爆料。“刚才那一桌人不都是相亲的嘛,我跟你说,其实有纯找乐子的,谢轩就是一个。”杨期把着扶手悠悠地说,“他那种人最讨厌,特别喜欢欣赏别人的困境,听说他是要把相亲局上的对话收集起来写成剧本交作业的。”

“嗯,好像是有点过分,不过这种性质……好像和我差不多?”我只能生硬地接茬。

“不,你比他高尚,你要坚信这一点。其实谁都知道,要是没他爷爷和爸爸,他哪儿能这么轻松上这么好的学校,他高考那年本教教职工子女都是降分录取,然后进录取分数最低 的专业,开学不久再打通关系转走,真TM的。”

杨期越说越气,“不过也没办法,谁叫人家都已经第三代了呢,至少没说出不让双非考985这样猪狗不如的话,够可以了。”

“啊,你听到了?你不是去卫生间了?”

“去卫生间,只是化解当时那个尴尬处境的一种话术,做人要灵活。”

公交驶入隧道,隧道里的黄色灯束从各个角度照射进着车厢内部,明晃晃的没有一点黑暗,远处一点白色的出口越来越大,杨期脸上没了在咖啡馆时自信和得意的神情。

“你对于冰怎么看?我问杨期。

“我最烦的就是她那一款,天天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其实就是她室友都申到了更牛逼的学校,她虽然保研但觉得我们这些新进但本科学校不如她,这才一天到晚阴阳怪气。反正我在她面前一点都不怵,老子能考到更好的学校,但她不一定。”杨期但怒气值逐渐点满。

“要是她做你老婆呢?”

“那倒不是不可以。”杨期光速变脸,“有她来装点门面,总归不是坏事。”享受未来的美好神情久违地出现在了杨期的脸上。

杨期请我看的是他们学校的一个校庆电影,叫《从西到东》,讲他们学校在战前西迁、战后又迁回来的故事,几个主人公穿梭在这几个时期之间,体现了一所百年名校所历经的风雨和担当。影院门口,排着两条队伍,一条前面写着“985”,一条写着“双非”。

“985免票,双非交两块啊。么得学生证的都回去拿。”又是一阵熟悉的吆喝声。

“秩序井然,我就喜欢这种感觉。”杨期带我随着985的队伍行进,顺便承受着周围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旁边好像有第三条,人比较少,应该是我们刚才没看见,”我给杨期指了指排在vip通道的谢轩。那边只有寥寥几人,进门时保安大哥还会给他们敬礼。

“凭什么啊,都是一个学校的还这样搞?还有没有道理了?就因为他爸爸也是985?就因为他爷爷也是985?”杨期看着咫尺之遥的vip通道,忿忿不平。

“看,你老婆。”我又给杨期指了指要进门的于冰,她也在vip通道。

“我C!”杨期直接离队往vip通道冲去。

“你干嘛?”于冰看到了杨期,伸出手拦住进门的通道。

“谢轩进去我也就忍了,你为什么也在这?你应该排在985的队里。”

“在本校就读七年的学生即获得vip的资格,宣发文案上都写好的。我当然没问题,你就不一定了。”

于冰扭头走去,在闸口外凝视她背影的杨期,此刻显得有些落寞。

“本片主要讲述的是,在那段风云变幻的日子里,我校的学子作为时代先锋,以天下为己任的动人故事,这所百年名校,永远因为这些澎湃的热血而年轻……”影院内的喇叭播送着影片简介,对于学校的认同,充斥在每个同学的心中,“师兄师姐”的相认声,不停地在我耳边响起,大家结成了一个以校名为核心的共同体,接受这一场精神上的醺麻沐浴,这次观影,更像是一次集会。当然,这是不包括非本校的其他人的。

谢轩、于冰、杨期和我都坐在属于985的区域内,虽然域内还有细致的分级,但总体上离得都不远,影片进行到中段,当校歌响起时,杨期双眼晶莹、于冰泪如雨下、谢轩呼呼大睡。

然后噗呲一声,荧幕全黑,烟雾从后面升腾而起,着火了。

人员开始躁动,影院一片混乱。我、杨期、于冰和谢轩都纷纷找好最容易到出口的位置。

此时广播响起:“同学们、观众们,刚才只是设备故障,请大家不要惊慌,有序退场,现在请大家按985、双非的顺序排成两队,985的同学先走。”

“关键时候还是985的学历保命啊。”杨期对我说。

杨期再回头看时,保安已经从队伍里接上了谢轩准备先走。

杨期从队伍里挣脱,一个箭步冲上去打了谢轩一个耳光。

“你家三代在这个学校,学校也算是你家了吧?放你家的电影,你睡觉,现在要走你立马就上,好处都让你一个人占了?”

谢轩挨了打,但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还是淡然地说:“这不是你要考虑的问题,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吧。”

杨期愣着说不出话,缓神的时候看到了谢轩身后的于冰。

“行啊,又在vip通道,广播告诉你了,没有多大危险,安分地排在985的队里辱没你了?”

逐渐暴躁的杨期没能逼人就范。

“因为我这条队里,没有你。”于冰的回答和谢轩一样简洁。

影院的巨幕倒了,碎片四溅,伴随着火星,环境好像不是广播里说的那么安全。

“那老子今天就要进来,就是要进来跟你站到一队!”杨期横冲直撞,和护送谢轩于冰的保安扭打在一起,影院的壁灯逐渐掉落,每一秒都比之前更可怕。

“大家不要惊慌,有序退场,请大家按985、双非的顺序排成两队,985的同学先走。”广播适时地响起。

“去他的985,命都快没了!”黑暗中随着一声怒吼,人群开始骚动,队伍开始骚乱,谢轩于冰杨期都被挤出了原来的好位置。

“哎,不要乱啊,985的同学起来维持下秩序。”被冲倒在地的谢轩头一次使用祈使句,足见情势的危急。

逐渐崩坏的影院里,杨期扶起了被人群冲倒的于冰,用力地配合谢轩在维持秩序,人就是这么奇妙,总有神秘的力量把势不两立的人们连结在一起。只是他们有些回天乏术,混乱的人们在影院里四处乱窜,再也分不清谁是同学,谁是师兄,谁是985,谁是双非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