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最后的剑圣:当年曾与李连杰齐名,却抱憾离世

subtitle
世界华人周刊 2021-04-18 20: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时间越久,越是怀念他的那片江湖净土。

他生于蓬莱,从小习武,是天生的练武奇才。

21岁,他获得青岛全能武术冠军;24岁,又以一套“醉剑”,将华东区武术总冠军的奖杯收归囊中。

本应是前途无量,可训练中的一次事故,让他摔伤了膝盖,从武术队遗憾退役。

从巅峰跌落谷底,他并未向命运低头。他进入造纸机械厂,成了一名普通工人,白天工作,晚上继续习练武技、钻研武学。

12年后,他创造出了“螳螂剑法”,让失传已久的“双手剑”重归江湖,由此名声大噪。

兼具实战性与艺术美感,他受邀进入影视圈,将真正的中国传统武术,搬进大荧幕。

白发长髯,仙风道骨,他的形象符合一切世外高人、江湖大侠的定义;更精于剑术,倾尽毕生心血,致力于传统武学的研究和推广。

他就是中国武术界泰斗、一代剑圣于承惠

他的一生,波折而精彩……

“这孩子从来不走路,都是在墙头上跑”

1939年,于承惠出生在山东蓬莱。

小时候的他喜欢听评书,《七侠五义》《三侠剑》《岳飞传》之类,他都耳熟能详,讲得头头是道。

“路见不平一声吼”,评书中一个个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大侠深深吸引着他,他对那片江湖充满了向往。

他上墙爬寨,追鸡撵鸭,仿佛自己是个追捕江洋大盗的侠客。用邻居的话来讲,就是“这孩子太调皮了,从来不走路,都是在墙头上跑”。

跑着跑着,武侠梦,便悄悄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扎下根来。

12岁的时候,父亲将于承惠送到青岛业余体校学习武术,在这里,他展现出了卓越的武术天赋,很快在一众师兄弟中崭露头角。

1960年,他报名参加青岛市武术比赛,一举夺得全能武术冠军,选入山东省体育学院武术队。

1963年,他参加华东区武术大赛,以一套“醉剑”技惊四座,毫无悬念地拿下了大赛冠军。

年少有为,意气风发,他的前途似乎一片光明。

然而,命运偏偏又和他开了个玩笑。

获奖后不久,于承惠在训练中再次摔伤了膝盖。

习武之人伤了膝盖,纵然医好,恐怕也很难在赛场上有很好的成绩了。这颗刚刚升起的武术新星,就这样在众人的一片叹息声中,陨落了。

带着诸多的遗憾与不舍,于承惠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离开了自己喜爱的武术队。

跌宕的人生,像极了一部武侠小说

离开武术队后,于承惠进入山东黄台造纸机械厂,成了一名起重工。

比起身体上的伤病,梦想折翼后心灵上的痛苦与落差,更令他难以承受。

但于承惠没有向命运屈服。

他对中国传统武术有着发自内心的热爱,更痴迷于古剑术的研究,每天除了工作,业余时间都用来习练武艺和钻研剑法。

熟悉他的人,都叫他“武痴”。

不需要争名夺利,他因热爱而专注。

孤独,隐忍,自强不息,于承惠埋头于武学,一晃就是12年。

那天晚间,他钻研剑术到深夜,窗外忽而电闪雷鸣、暴雨倾盆。他抬头,电光雷火中,正见一只螳螂立在窗边,挥舞着巨斧劈天斩雨,景象十分震撼。

他望着螳螂的招式,忽而心生灵感,提笔赋诗《悟剑篇》,一气呵成,完成了“螳螂穿林”的双手剑动作构思,继而创造出了螳螂剑法。

这套独特的双手剑法,开创了近代剑术套路里的一个新领域,让失传已久的双手剑重归江湖。

于承惠由此于武术界扬名。

《悟剑篇》


近子夜悟剑义尚未成功,霍然起令笔录已络在胸。
霎时间狂飙作大雨暴倾,电相击雷相争苍天裂缝。
意境中一小虫惊驰林中,挥全力运巨斧与天搏命。
劈雨雾斩障碍欲寻归踪,遇顽敌相争斗何等亡命。
串草丛绕枝空巧运虚灵,伤其先防其后早有腾挪。
反云顶大捕蝉力取当中,套玉环剖肝胆余怒未松。
耐天时奔前程驰破长风,跨雨雾驾雷电天马行空。
当此时,展高峰,
飞笔林中寒光影,谱入螳螂串林中。
人道是剑应当飞龙舞凤,挟雷鸣并闪电俱在其中。
欲成功先脱俗双握长锋,归其意纳其法搏字一统。
风欲静雨已停心亦澄清,感天公谢上苍助我神明。
想将来尊使令穹探妙境,看无限好风光都在险峰!

从山巅到低谷,在绝境中奋发图强,终悟得旷世绝学,成就更高的武学境界——

于承惠的这段经历,简直就是一部精彩跌宕的武侠小说。

踏足影视界,将实战武术搬上荧幕

1979年,宁夏武术队聘请于承惠担任武术教练。

能够重新从事自己喜爱的武术事业,于承惠干劲满满。他尽心尽力,把自己的武技和武道,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员。

同年,电影《少林寺》筹拍。香港导演张鑫炎在国家体协的协助下,从内地各省挑选武术精英。

于承惠高超的剑术,兼具实战性与观赏性,被张鑫炎一眼相中,认为他是片中最大反派王仁则的不二人选。

但是,于承惠拒绝了。

于承惠热爱武术,他认为自己当前从事的教练工作,正好可以将武术事业发扬光大,这比影视中那些刻意博人眼球的“花架子”,更有意义。

直到张鑫炎再次邀约,介绍了《少林寺》的拍摄理念是以真功夫为第一诉求,于承惠终于同意加入。

● 于承惠在电影《少林寺》中饰演大反派王仁则

1980年8月,于承惠、于海、李连杰、计春华等一众武术精英在郑州集训,分析观摩港台武侠片,切磋研究武打动作。

高手之间的交流,以及剧组对拍摄的诚意,让于承惠决定把拍电影当作传播武学文化的事业来做。

1982年,《少林寺》在内地公映,这部集结了全国武林高手的影片,以1毛钱的票价,创下了1.6亿元的票房纪录。

这部武打电影史上最具划时代意义的作品,一反旧式武打片中纯表演的花架子与镜头技巧的卖弄,向观众展示了真实的武打效果和真正的中国功夫。

于承惠也因电影的火爆,成了家喻户晓的武打明星。

“老祖宗传下的东西,看明白了么?”

继《少林寺》之后,张鑫炎再次邀请于承惠,出演武侠电影《少林小子》。

紧接着,于承惠又与李连杰合作,出演了邵氏公司拍摄的电影《南北少林》。两部影片皆是票房火爆。

不用替身,不吊威亚,于承惠的影片,展现的都是真功夫。


1988年,张鑫炎为于承惠量身打造了电影《黄河大侠》,这是于承惠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他在片中饰演的黄河大侠马义,侠肝义胆、为国为民。那头戴斗笠、凭河傲立的武林高手形象,成为了一代荧幕经典。

● 《黄河大侠》剧照

此后的20多年间,于承惠参演的影视剧不下数十部。

《笑傲江湖》中的风清扬,《倚天屠龙记》中的张三丰,《神雕侠侣》中的黄药师,《七剑下天山》中的傅青主,《李小龙传奇》中的叶问……仙风道骨的气质和白发长髯的形象,每每出场,都能带给观众以惊艳。

● 于承惠在《笑傲江湖》中饰演风清扬

他对表演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不仅武戏过硬,文戏也拿捏得十分到位,更时常转为幕后,担任武术指导。

虽非表演系科班出身,但长年的武术修炼,打造出了他沉稳的气场和如电的双目。

气场和眼神到位,加上动起来的时候是在真正运剑而非拆招,这让他演什么像什么——年轻的时候是霸王、是豪侠,上了年纪后白发三千,那就是世外高人和一代宗师。

成名之后的于承惠,并未被外界的花花绿绿所干扰。

他在现实中也像一位置身世外的隐者,不争名利,洁身自好。

他始终致力于传统武术的研究,极力将传统武术的精髓展现在世人的面前,演出之余,都在继续提高修为、精进武功。

他认为,武打是一种抒情的手段,他不希望武侠在观众心中就是打打杀杀,他想在片中呈现一个正义、和平的武侠文化。

除了高超的武技,于承惠还写了不少剑术方面的文章,其中一些被列入国家级武术教材。

在当代剑术领域,他的成就无人能及,是名副其实的剑术宗师,更被人们尊称为“剑圣”。

2012年,于承惠参演徐浩峰导演的影片《箭士柳白猿》,这个时候的他已有73岁高龄,但他仍然身体矫健、步履如风,丝毫不显老态。

片中,他以非常写实的打法,将岳飞传下来的岳武穆十三枪表现得如教科书一般标准。

末了,他一记“回马枪”,让今人第一次见识到了这项绝技真正的模样和威力。

他转身背离而去,只给战败的对手留下一句:“老祖宗传下的东西,看明白了么?”

这句话,是他在拍摄过程中擅自加进去的,虽是片中人物的台词,又何尝不是老人家借片中人物之口,表达自己对传统武术后继无人的哀伤、以及对后辈报以的殷切希望呢?

这部影片,竟也成了老人家的谢幕之作。

2015年7月4日,于承惠因肺癌在山东逝世,享年76岁。

从武术冠军,到机械厂工人,再到武馆教练、武打明星、剑术大师,于承惠的一生波折而精彩。他一生致武,对推动中华武术的传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如今,武侠电影的投资越来越巨大,特效也越来越炫目,却始终难以再攀高峰。

武术界更是冒出了许多跳梁小丑,打着传统武术的幌子,坑蒙拐骗、聚众敛财,玷污了侠义之名。

传承千年,中国独有的武侠文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备受国人质疑。

愤慨之余,我们不禁更加怀念于老先生的那片江湖净土。

然而,一抔黄土葬神功,于老永远地走了,带走了他的技艺,也带走了那一代人渐渐逝去的江湖。文/牧龙闲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