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王夫人与王熙凤亲姑侄为何关系一点都不亲近? | 红楼专题

subtitle
国家人文历史 2021-04-18 17:5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 文 约 4740 字

阅 读 需 要 13 min

《红楼梦》中,有一对很奇怪的人物关系:王夫人与王熙凤。

两人都出身金陵王家,又先后嫁入贾府,前者是后者的亲姑妈,后者又成为前者的侄媳妇。

王熙凤与王夫人。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按理说,有了这层亲上加亲的关系,两人在荣国府应该并肩战斗一致对外才对。但现实情况却是,王夫人对侄女王熙凤很冷淡,凤姐对这位姑母似乎也不信任,临死时把女儿巧姐托付给仅见过几面的刘姥姥,反而不考虑自己的亲姑母。

王夫人和凤姐之间到底怎么了?

王夫人的管理能力

王夫人的性格,刘姥姥说她“着实响快,会待人,倒不拿大”,曹雪芹写她是个“天真烂漫之人,喜怒出于心臆”,听起来似乎还不坏。不过,刘姥姥当时是去讨银子的,自然拣好听的说,她的赞美词要打折扣。而“天真烂漫”这个词对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来说,则很难说是褒义了。

贾宝玉的母亲王夫人。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可以肯定的是,凤姐入贾府前,王夫人是具体管过家的,管的如何?书中没有明说,但从后面她的表现看,的确能对得上曹公赋予她的“天真烂漫”一词。

有两个例子,颇能说明她的管理能力。

第一个是对手下丫头的管理。金钏是她身边的首席丫头,但是却当着她的面与宝玉眉来眼去打情骂俏。第三十回写道:

宝玉上来便拉着,悄悄的笑道:“我明日和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罢。”金钏儿不答。宝玉又道:“不然,等太太醒了我就讨。”金钏儿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话语难道也不明白?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去罢,我只守着你。”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

宝玉与金钏。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此处宝玉固然不对,但金钏也有责任。除了金钏,王夫人的另一个丫头彩霞偷东西,还与贾环搞暧昧。丫头的教养,很大程度上反映的是其主母平时的管教,横向对比贾母房中的鸳鸯和黛玉手下的紫鹃等丫头的言行,更能显示出王夫人手下丫头的不讲规矩。

第二个是对绣春囊事件的处理。绣春囊是她的竞争对手邢夫人让人送给她的,其意不言自明,就是借此将她的军,说她管理无方。王夫人在这个问题上的应对,充分暴露其短板。

首先,不做任何思考和辨别,武断地认为此物是凤姐所有,立即前往凤姐处兴师问罪。相对邢夫人,凤姐应该算是她的人,但她显然并不信任凤姐。王熙凤尽管被吓得“双膝跪下”,但内心的委屈和不满肯定是有的。

绣春囊事件,凤姐跪在王夫人前面解释。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其次,凤姐在完成自身合理辩解并取得王夫人的认同后,就这件事的处理提出自己的见解:

“且平心静气暗暗访察,才得确实,纵然访不着,外人也不能知道。……不如趁此机会,以后凡年纪大些的,或有些咬牙难缠的,拿个错儿撵出去配了人。一则保得住没有别的事,二则也可省些用度。”

按凤姐的意思,绣春囊毕竟不是个光彩的事,宜低调处理,同时还可借机裁员,节约开支。对于这个建议,王夫人表态同意,并马上明确了责任人。

第三,在见到王善保家的后,她主意又变了。王善保家的是邢夫人的心腹,本是过来看看事件处理情况的。在王善保家的煽风点火下,王夫人也不考虑王善保家的人品及代表哪方利益,马上又改变了主意,把暗访改成明查。实际上,王夫人本人也清楚,此事不宜张扬,但经过自己的一番操作,却弄得路人皆知。她的大儿媳李纨知道了,宁国府的尤氏知道了,没有被抄检的宝钗也知道了。次日,宝钗就找了个借口离开大观园,甚至没有去跟自己的姨母王夫人打招呼。

王善保家的向王夫人进谗言。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纵观前八十回,有不少大事都与王夫人的决定有关,比如金钏自杀、收买袭人、抄检大观园以及逼死晴雯、撵走芳官等等。所以,王夫人的吃斋念佛、不问俗务只是表象而已。尽管贾府的衰败是大势所趋,但毫无疑问,她的插手管理,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这一颓势。

与王夫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的侄女王熙凤能力有些过于突出。

王熙凤的高调与低调

作为长房长孙媳妇,王熙凤本来并不处于荣国府的核心圈子。她之所以能插手荣国府的事务,应是得自王夫人的授权。

一开始,王夫人应该是自认为提携了亲侄女,王熙凤自然是自己这边的人,如此,她既可以退居幕后掌控大局,又在贾府中有了得力助手,何乐不为?

不过,由于王熙凤的管理能力突出,很快吸引了贾府绝对核心贾母的注意,事情变得失去控制,朝着她未曾想到方向发展。至少在三个问题上,王熙凤让王夫人很不爽。

第一是站队问题。由于贾母明确表态,王熙凤很像年轻时的自己,加上贾母在荣国府的地位,王熙凤投桃报李,把贾母放在第一位,穷尽自己所有的聪明才智来争取贾母的宠爱。自然,在站队时,王熙凤就变成了贾母阵营的人。自古以来,婆媳关系最为微妙。王熙凤事事以贾母为先,自然得罪了自己的姑母。

王熙凤逗乐贾母。来源/87版《红楼梦》剧照

比如,王熙凤坚定支持贾母的想法,在不同场合表露出对宝黛“木石姻缘”的认同和撮合态度。第二十五回,她还打趣黛玉,说出“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这样的话。而王夫人则一直把外甥女薛宝钗看作是自己的儿媳妇。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王熙凤与王夫人形成了对立。

第二是抢风头。王熙凤的机智、会说、反应快在书中是出了名的。第三十五回,贾母评价王熙凤与王夫人:

“当日我象凤哥儿这么大年纪,比他还来得呢。他如今虽说不如我们,也就算好了,比你姨娘强远了。你姨娘可怜见的,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在公婆跟前就不大显好。凤儿嘴乖,怎么怨得人疼他。”

这番话是当着两人面说的,在座的还有宝钗、薛姨妈等外人,可想而知,对王夫人心理的刺激有多严重。王熙凤虽是躺枪,但实际上也并不算冤枉。

黛玉初入荣国府那回,当着贾母面,王夫人吩咐王熙凤,别忘了拿点缎料出来给初来乍到的黛玉做身衣裳,凤姐答道:“这倒是我先料着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本来,王夫人是想借此机会在贾母面前示好,表达一下其对黛玉的关心,但被王熙凤这么一说,自己功劳就被抢了,所以她“一笑,点头不语”。

黛玉进贾府。来源/87版《红楼梦》剧照

第五十四回,荣国府元宵节夜宴。袭人因母亲去世,没有出席。贾母批评其“拿大”。王夫人赶忙解释,但贾母却并不买账,认为“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了。王熙凤跟着打圆场道——

“今儿晚上他便没孝,那园子里也须得他看着,灯烛花炮最是耽险的。这里一唱戏,园子里的人谁不偷来瞧瞧。他还细心,各处照看照看。况且这一散后宝兄弟回去睡觉,各色都是齐全的,若他再来了,众人又不经心,散了回去,铺盖也是冷的,茶水也不齐备,各色都不便宜,所以我叫他不用来,只看屋子。”贾母听后道:“你这话很是,比我想的周到。”

此处看似是替王夫人解围,实则王熙凤还是抢了风头,意思说是我考虑再三,才不让她来的。而在旁边人来看,贾母对王夫人的话不认可,对王熙凤的话反而称是,对王夫人的威信自然又是一次打击。

第三是态度问题。王熙凤的“嘴乖”,只在贾母面前表现出来,当她的姑母需要时,她反而经常消失。第三十一回,王夫人在端午节宴请薛姨妈和宝钗。由于之前刚发生金钏投井死亡事件,所以大家都没情绪说话,连一向能挑气氛的王熙凤也沉默不语。这顿饭可称得上整部小说里最尴尬的午餐。通常讲,没有一个饭局组织者,希望自己组的局变成这样。王夫人之前肯定对王熙凤的调节气氛报以了期望,这样的结果肯定让王夫人很不开心。

第四十六回,因为贾赦要讨贾母房里的丫头鸳鸯做妾,贾母很生气,对着王夫人发了一通飙:“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要,剩了这么个毛丫头,见我待他好了,你们自然气不过,弄开了他,好摆弄我!”躺枪的王夫人吓得忙站起来,不敢还一言。这是王夫人为数不多的被贾母当众训斥的时候。此刻的王夫人无疑最需要外界帮助,而贾母眼里的红人王熙凤此时就站在一边,却一言不发。反倒是窗外的探春听了,走进来向贾母赔笑道:“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子如何知道?便知道,也推不知道。”

毫无疑问,此时的王夫人内心对探春是充满感激的,而对自己的侄女的恶感则进一步加深。

探春。来源/87版《红楼梦》截图

以王熙凤所展示出来的情商和智商,很难说,她这么做不是故意的,目的自然也很明显:借助贾母的宠信,打击王夫人的威信,抬高自身地位,巩固在荣国府的权力地位。但对于并没有彻底放权打算的王夫人来说,这么做,无疑不断加剧着姑侄二人的紧张关系。

紧张的姑侄关系

于王熙凤而言,她对王夫人的管理能力是看不上的。第三十六回,王熙凤公然发出了战斗宣言。

事情的起因是王夫人要给袭人升级加工资,便叫王熙凤过来,随口说了句有人反映克扣工资的事。王熙凤听后先是当面给了解释,把王夫人给糊弄过去,转身出门到了廊檐上,就对着几个执事的媳妇子发牢骚:“太太把二百年头里的事都想起来问我,难道我不说罢!”又冷笑道,“我从今以后倒要干几样尅毒事了,抱怨给太太听,我也不怕,糊涂油蒙了心,烂了舌头,不得好死的下作东西,别作了娘的春梦!”话虽然是对着赵姨娘说的,但字里行间也流露出对王夫人的不满。

在王夫人看来,王熙凤的张扬是仗着贾母喜欢,她认为,这样下去王熙凤会“越发没理”,所以就利用机会打压王熙凤的气焰。第七十一回,贾母八旬寿辰上,两个婆子对尤氏无礼,被王熙凤处罚。邢夫人前去求情,王夫人也在旁边说道:“你太太说的是。就是珍哥儿媳妇也不是外人,也不用这些虚礼。老太太的千秋要紧,放了他们为是。”

这件事王熙凤本来处理是没有问题的。但王夫人这样不问是非曲直,直接干预,自然也是对王熙凤管理权威的削弱和打击。前面提到的绣春囊事件,更是充分暴露了王夫人对王熙凤的高度不信任。

续写的后四十回中,二人关系进一步恶化,几乎都没有亲情成分了。贾母的葬礼,手中没有银子的王熙凤办事困难,人员调动不开,王夫人不想着从各方面帮衬下,反而置之不理,站在一旁看笑话。直到王熙凤最后病死,王夫人也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悲伤。

凤姐临死前把女儿巧姐托付给刘姥姥而不是王夫人。来源/87版《红楼梦》剧照

姑侄紧张关系的表象之下,核心是关于荣国府权力的争夺。

权力之争是核心

王夫人嫁给贾政后,为贾家生下两男一女:长子贾珠,不到二十岁就娶了金陵名宦国子监祭酒的女儿;次子宝玉含玉而生;女儿元春选入宫中,在母以子贵的年代,王夫人在贾府地位自然是极其尊崇的。

但另一方面,她和贾政的夫妻关系并不好。书中,他们俩几乎没有过比较深层次的交流。贾政更喜欢往赵姨娘那里跑。贾珠病亡、元春入宫后,王夫人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更加强烈,宝玉成为她最后的精神寄托。

王夫人与宝玉。来源/87版《红楼梦》剧照

宝玉年幼时,她与王熙凤之间矛盾并不明显。相反,她正可以借着王熙凤,对自己的竞争对手邢夫人和赵姨娘进行压制。随着宝玉逐渐长大,一个现实的问题逐渐显现,未来荣国府的权力交接问题。

王夫人对宝玉并没有多喜欢,一来宝玉自小在贾母身边长大;二来宝玉对经济之途并不热衷,不符合她的期望,所以第三十三回宝玉挨打时,王夫人却哭起了大儿子贾珠:“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显然,贾珠才是她的好儿子。但既然贾珠早逝,她只剩下宝玉了,明知道宝玉担不起荣国府的未来,她也没得选,一方面,费尽心机为宝玉选个好媳妇,也就是端庄秀雅、藏愚守拙的宝钗;另一方面,扫除一切将来对宝玉顺利接权可能产生的威胁。王熙凤的高调行事,则进一步加剧了王夫人内心的这种焦虑。

一旦凤姐将来成了气候,在荣国府建立自己的权威,那么宝玉成年后自然无力掣肘,荣国府的势力慢慢就会向长房倾斜。宝玉如果不能在仕途上有所成就,其地位必然被边缘化。同样被边缘化的,当然还有王夫人自己。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王夫人与王熙凤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王夫人对凤姐的处处提防,以及很多看起来不合逻辑的打压也就很好理解了。

参考文献:

曹雪芹、高鹗:《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

陈曦:《王夫人形象新解》,《红楼梦学刊》2018年第6辑。

END

者丨番茄汁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古月

排版 | 孙蔚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