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鲁迅作为一代文豪,为何惨遭贬损,李敖:“你们太高估他了”

subtitle
凌瑶读史 2021-04-19 16:40

“小红,小象,小红象。小象,小红,小象红。小象,小红,小红象。小红,小象,小红红。”这是文学大家鲁迅先生写给他儿子海婴的摇篮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昏黄的灯光中,抱着海婴的鲁迅先生一遍又一遍温柔的唱着这首童谣。他的眉毛弯弯,不似平时剑拔弩张,有力的手掌不时地轻抚,丝毫没有平日握着笔杆的固执模样。任谁见到这番景象都会感叹父爱也是会有“如水”的一面!

在人们的眼中,鲁迅先生一直都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冷峻模样。他似乎永远站立在那个时代进步思想的雪山之巅,注视着愚昧的人们、进步的人们、固步自封的人们……

他冷静的批判,激烈的争论,辛辣的讽刺。被他刺猬般的外表所震慑,导致极少人会去了解鲁迅先生不为人知的另一面。那么,鲁迅先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不一样的声音

现代有许多研究鲁迅先生的文人,台湾学者李敖就是一位。在现当代文学中,鲁迅先生那穿透人心的文字,给那个动荡时代的青年指引了奋斗的方向。

但是在李敖的笔下,鲁迅先生却落得个“称不上文学家”的评价,直言你们太高估他了。这一新奇的角度也值得不禁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首先,李敖认为,鲁迅先生常年学习古文,所写的白话文也总带着古文的色彩,所以他的文章算不得真正的白话文,既然不算白话文,又何谈开创白话小说的先河呢?

其次,鉴于鲁迅先生在政治上的特殊身份,他有足够的能力和机会利用他的身份宣传他的作品。所以,在李敖看来,鲁迅先生的“走红”完全是“政治的推波助澜”,鲁迅先生“伟大的文学家”身份名不副实。

另外,作为文学评论家的李敖,在对鲁迅先生的大量文章进行分析之后,还用激烈的言辞批评了鲁迅先生的文章,说他的文章“空洞空疏”。李敖认为,如果我们现在仍推崇鲁迅的话,就证明我们的愚昧与落后。

前后期的思想交锋

事实是否真的如李敖所说的那样呢?鲁迅先生真的是所谓“名不副实”吗?在了解这些之前,我们首先要了解李敖其人。

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台湾人,李敖其实在上世纪60年代才开始接触到鲁迅的小说。在当时台湾“万物皆可谈政治”的时代背景下,其实很多文人是不敢公开谈鲁迅的。但是李敖对鲁迅先生的批判就已初见端倪。

在和友人的通信里,李敖曾经多次提到说鲁迅先生的“水平不够”。上世纪末,李敖更是说出“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这样的“狂言”。

不可否认的是李敖的文字功底的确很出众,他一生写了100多本书,共约3000多万字,是一个极其多产的作家,并且他始终坚持反对“台独”,所作的演讲也为国家的统一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令人尊敬。

包括文学大家胡适也十分欣赏他,两人经常有书信来往,两人甚至可以称之为忘年交。或许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李敖批评鲁迅先生借用的话题也都是胡适的演讲提供的。熟知鲁迅先生和胡适之间的“渊源”的人,也就能理解李敖对于鲁迅的“不以为然”。

说不尽的鲁迅

纵然李敖对大家了解鲁迅先生和他的作品提供了新的“思路”,但看似“有理有据”的批判在今天看来却也还是站不住脚的。

对于李敖所说鲁迅先生的白话文夹杂许多古文不“纯净”的观点,更是缺乏一定研究的。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用现代体式创作的白话短篇小说。

《狂人日记》以“表现得深切和格式的特别”,内容上与形式上的现代化特征,成为中国现代小说的伟大开端,开辟了我国文学发展的一个新时代。

这本小说不仅是因为作为第一本白话小说而著名,更因为其采用了日记体的“横截面”形式来开展故事,描述人物。

并且,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鲁迅先生不仅在文章语法上有严谨的考虑,更是大胆地创造了许多白话新字,例如“砼”字。

鲁迅先生的作品,对于现代白话小说的重要作用,并非是李敖随便列举几句看似“晦涩”并掺杂着古文的作品,就能轻易“污蔑”的。

李敖反复抨击鲁迅先生的第二个观点是“思想深度太浅”。

与之相反,在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的眼中,鲁迅先生是20世纪伟大的思想家和文学家。

清醒却被误认为迷茫的狂人、被生活折磨得鲜血淋漓的木偶人闰土、固步自封不愿清醒的孔乙己以及自欺欺人的行尸走肉阿Q等等。这些鲁迅先生笔下鲜活的人物们,穿过历史的风沙,历经千年,你仍然能够在现代的生活中见到他们。

每日一天到晚活在手机照亮的四方空间里人,是不是像极了行尸走肉般的阿Q;喜欢参与网络暴力的键盘侠是不是像极了吃人血馒头的《药》里的群众。

以前我们学鲁迅的文章,以为是在看别人,长大以后才知道,其实是在看自己。

鲁迅先生的小说,时至今日依然警醒着人们。其思想不可谓不先进,眼界也不可谓不前卫。如果这样的文章也算是“空洞”的话,还有谁能写出有深切思想的文章?

斯人已逝,李敖对于鲁迅先生的“偏见”也永远地留在历史滚轮。文学是主观的,没有绝对的错。

鲁迅先生是一个坚硬如铁的人,但绝不仅仅是个坚硬如铁的人。他弃医从文,用笔触揭示那个时代人们的精神病态,更揭露了造成这种病态精神的病态社会。他知道封建社会“吃人”的本质,不仅是对人肉体的摧残,更是对心灵的咀嚼。

他是先锋,创造独特的视角,用新颖的眼光启发人们。他是时代之光。

人无完人,鲁迅先生的确也有性格上的多疑和极端。他不懂得处事为人的“圆滑姿态”。但他是温柔的,他爱海婴,所以愿意“俯首甘为孺子牛”;他爱人民,更愿“横眉冷对千夫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