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陈情令》金麟台上,蓝湛对魏婴的守护,有多细致?细节里全是糖

subtitle
月半旅行 2021-04-18 15:16

开篇语:对魏无羡来说,金麟台向来不是什么好地方,总有一种最后的烟火这般的感觉。

好在,十六年后,金麟台还是金麟台,但蓝湛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少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重上金麟台

当年意气风发,正气凛然,

未可知,从这繁华的金麟台飞奔而下,

自此,便与所谓正道背道而驰;

十六年后旧地重游,繁华依旧,

一个已经懂得将锋芒深藏,

一个的臂膀已经足够粗壮,

这一站,注定会收获满仓,

至于如何收场,

不过是圆满中的小沧桑。

魏婴受伤

看似在这里损兵折将,

最后的一点伤,

不过是了结了恩怨过往。

有蓝湛一路呵护周祥,

这一趟金麟台真不冤枉。

要了解蓝湛到底有多宠魏婴,

这一站的细节里,可全都是糖。

蓝湛的守护

01,担心从眼睛里流出来

再踏上金麟台,

他是魏婴,也是莫玄羽,

他总要去探明众人眼神的奇怪处。

蓝湛是不放心的,

但还是默默地嘱咐一句:

别走远,记得你的身份。

魏婴说了句“等我”就悠悠的走出了大厅;

蓝湛却停在原地,久久目送他的背影。

别走远

蓝湛的那一眼,望得有多远,

远到魏婴拾级而下,看不到踪影;

远到恨不得用目光为其扫清一切阻碍;

远到这一眼间,就能迎到他回来的身影。

面容平静不起波澜,

但这个长长的凝望,

悄咪咪,泄露了心底所有的担忧。

目送魏婴

02,温柔的叮咛,温柔的“别闹”

看魏婴进了门,完好无恙,

一颗提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

一口清酒,一张纸人符咒,

小纸人悠哒悠哒,

顺着蓝湛手臂蹦跳着爬到头顶,

笨拙又蠢萌的一下一下掀弄抹额。

淘气的小纸人

回想当年蓝氏听学时,

魏婴那个撩闲的小红纸人,

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不由分说地被蓝二公子揉做一团。

而今,小纸人更为造次,

蓝湛却没有动,任由它玩闹了一阵,

最后也只是淡淡一句:别闹。

这一句,柔得像阳光下的碧波,

似北海岸边的细腻白沙。

别闹

伸手接下小纸人,托在掌心,

认真叮嘱一句:

此去千万要小心。

或许对蓝湛来说,

所谓艰难不是从万剑之下护他周全,

而是看他涉险不能伴随左右。

这一句叮咛,揉进了多少担忧,

又融进了多少无奈与不甘。

蓝湛的叮咛

03,一直细致观察魏婴的状态

小纸人一路忙着探秘,忙着共情,

魏婴便时而眉头深锁,

时而颤若秋叶;

蓝湛的眼睛和注意力,

一时一刻都没有离开过他,

一会把脉,一会弹奏静音,

还有一声急过一声的“魏婴”。

蓝湛紧盯

拿起八倍镜,蓝湛的汗珠细细密密,

也许你会说拍摄是在夏日,

这汗珠不过是温度所致;

但阿令的拍摄有多细致,

每个镜头都拍了好多条,

为何要单用这一条呢?

还不是因为恰到好处:

此情此景,此种冷汗滴滴,

此忧此虑,此种忧心忡忡。

蓝湛的静心音

04,出门迎接小纸人

去时活蹦乱跳,

回来时虚脱无力,

幸而蓝湛迎了出来,

俯下身,把小纸人托在手心里。

朋友问:蓝湛怎么知道小纸人回来了呢?

你有同样的问题吗?

迎接小纸人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轻松时,有发现时,共情时,

历险时,打斗中,逃跑时,

魏婴的眉间是宽了一分,

还是紧张了一丝,

哪能逃得过蓝湛的眼睛。

魏婴共情

阿令的镜头给得特别细致,

每次从回忆中拉回到忘羡处,

魏婴都是不同的状态;

对快要把魏婴盯出窟窿来的蓝湛来说,

就算不问,也大致能猜出魏婴的经历。

小纸人逃出生天后脱力,

魏婴平静中自然呈现了疲惫,

蓝湛怎能看不出?

带回小纸人

05,无条件的信任

一醒过来,魏婴便要出发,

没有问一句为什么,发生了什么,

直接就一句:去哪,

魏婴寥寥交待,蓝湛拔腿就走。

有绝顶的信任在,

千言万语都是多余。

他所知所见,所作所为,必然定有道理。

忘羡出发

06,避尘时刻准备着

怪只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你以为的尚且及时,

人家早已经守株待兔,

密室打开便已经是请君入瓮。

终于还是剑拔弩张,

避尘盈盈绕绕,

就没离开魏婴一步之遥。

避尘的守护

07,拉住手,一起走

“随便”还真就不随便,

还学会了自动封剑。

身份暴露,不得不走,

“夷陵老祖”就是最强的麻药,

没人再愿意去思考,

如此情境,只剩逃跑。

逃跑

记得当年碧灵湖除水祟,

含光君义正词严:

我不与旁人触碰;

而今时过境迁,

抓着魏婴的手,飞过人群。

其实也不能怪含光君秀双标,

如今这句依然没错,

只是魏婴已经不再是旁人罢了。

忘羡

08,这次要大声说出:与你站在一起

金光瑶扬言:就连含光君也着了你的道;

魏婴还想推开蓝湛,

至少保他名誉清白;

没有一瞬犹豫,蓝湛大声回应:

非也,我早知道他是魏婴。

非也

再不会让他重复不夜天的境遇,

再不会,再有十六年的煎熬,

当年没有站在一起,

此时此刻,便是命运的馈礼。

当年的每一句“无聊”,

如今,都换成“我在”补给你。

站在一起

09,众目睽睽下,要带你走,没人拦得住

十六年光阴荏苒,

把少年塑成顶天立地的模样。

当年的遗恨,自是不能再重来,

能带你来,便要能带你离开。

只是没想到前世的债,

要偿还在这金麟台。

魏婴受伤

有些恩怨,蓝湛终究无法插手。

金凌的一剑来得猝不及防,

也终究是不该防,不能防。

安心领受这一剑也未尝不可,

了断前生亏欠。

还债

于林间,魏婴笑得凄苦也温暖:

从前所有人都畏惧奉承我的时候,

你是唯一一个骂我的人;

现在所有人都恨我唾弃我的时候,

你是唯一一个,站在我身边的人。

蓝湛闻言不语,

只是一双眼中“心疼”破蛹而出,

魏婴你可懂了,

他的守护有多坚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