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十字路口 ,神秘但人人都对它敬畏

subtitle
往事隔山水万重 2021-04-18 12:27

中了魔一样,胖子慢慢举起僵硬的手臂,嚓!嚓!火苗像受惊了一样,从他的手中猛然跃起。如同被生硬减掉某段剧情的电影,头上的方形出口中,突兀地多出了一张脸。一张小女孩的脸,正死死地盯着胖子。突然,她张大了嘴,让整张脸就像被咬掉了一块的苹果。啊!刺耳的嚎叫在她的口中响起,但是,怎么会是一个成年女人的声音!难道……一直说话的人就是她!胖子记不清自己是怎么逃出那栋烂尾楼的,他只是疯狂地叫着平头,疯狂地跑。不知跑了多久,当他停下来,再转头看时,身后的烂尾楼已在雾中影影绰绰,离得很远了。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而平头,真的不见了……八年后,改革开放的红利终于派发到了这座小城市,高速发展的时代来临了。挖掘机不停地在老城的脸上动着大型手术,一切都在发生着改变,包括那栋闹鬼的烂尾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十三年后,老城消失了,被一座新城所取代。但,老城里的记忆呢?冬日无风,但天气冷得像是把云都冻住了。秦天一路上都在寻找卖煎饼果子的,可这平日里到处都是的摊子,现在却一个也见不到。烦躁的他在车里自言自语地骂:创城创城,都他妈是扯犊子糊弄鬼。革安在创建文明城市,正好近几天有省领导下来检查工作,城管们就加班加点把城里的小摊贩们撵了个鸡飞狗跳。今儿是周六,本不该秦天值班。头天晚上上网斗地主玩得太晚,他一口气睡到下午,直到被局里的电话吵醒。然后他就急三在园林路的一个小街口里,他终于发现了一个煎饼摊。这里已离着案发现场不远了,抬眼就能看得见那栋楼。他把他的破吉普在路边停好,下了车。“俩鸡蛋一个肠,多放香菜多加辣。”秦天边掏钱边跟煎饼摊的老板说。

煎饼摊老板瞄了眼秦天身后的警车,手上摊着煎饼,嘴上好事儿地问:“那边咋啦?出啥事儿了?”同时头向西边摆了摆。秦天瘪了瘪嘴,耐着性子说:“你没看我也是刚到吗?快点给我做吧,我这急着呢。”他搓着手,天气太冷了。“不说就不说呗,嘚瑟啥啊……”老板有点不乐意,小声嘟囔。秦天全当没听见,他现在可没工夫去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正赶上省里领导下来检查时出了人命案,虽然还没定性是否为刑事案,可他还是感到压力大山。但更重要的是,他之前听先赶到的同事描述,这案子离奇的很——一个人在自己家里被烧成了灰烬。没错,说是连骨头渣都没剩,完全烧成了灰!秦天也很难相信这是真的。尤其是,事发的房间却并没有失火。

案发现场在一栋10层的老式楼房里,很明显的上世纪90年代的建筑风格。六单元的楼门前停了四辆警车,其中有一辆是旅行车,秦天把他的吉普停在了旅行车的后面。他没急着下去,而从副驾驶的座位上拿起刚才买的煎饼吃了起来。都已经到了,上楼也不急在一时。不过旅行车里倒是出来了一个人,他走到秦天的车旁,用手挡着阳光,眼睛贴着玻璃往里面瞄。秦天见状摇下车窗,喝道:“看啥!”他吐字不清,因为嘴里一口煎饼还没咽下去。“我寻思您来咋不下车呢,就过来瞅瞅呗。”“我吃完再上去。”秦天终于咽下去了,清了清喉咙,问:“你们车里几个人?”“算我,三个。沈果果也在,还有报案人。”“报案人谁啊?”“死者还没确定身份,但案发现场就是报案人的家。她家三口人,儿子在医院,老公联系不上。所以目前推测死的就是她老公。”

“孩子受伤了?”“没,她儿子一直住院来着,身体不好。”“哦。”秦天三口两口快速解决了煎饼,又拿出水瓶喝了口水,然后开门下车。“你和沈果果好好陪着报案人吧,她应该情绪波动很大吧?你们要安抚好。我先去现场看看。几楼?”“六楼,605。”下了车的秦天向四下看了看。天气冷,他在车里就注意到了没有人围观,但现在他发现楼上和对面楼的各个窗户里,倒有不少张脸在观望。他向楼门里走去。虽说是上世纪的老式建筑,可也有电梯,但是已经坏了,电都没通。又向棚顶看了一圈——看来是没有监控可以调了,他想。转弯到后面是楼梯,他拾阶而上。楼道里从四层开始就有人聚集,都是看热闹的邻居,三三两两地在议论着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605的门口拉着隔离带,还有几个警察在门外徘徊,偶尔互相小声说着话。大家见到晴秦天上来都赶紧打招呼。秦天摆手示意不要喧闹,又指了指屋里:“里面什么情况了?”“萧主任带人在里面呢。”警察中的一个回答。秦天点点头,挑起隔离带钻了进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