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扭伤脚,前任是主治医生,看完伤口他抱起我“不想瘸就老实点”

subtitle
谈客 2021-04-18 10:4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温令曦。”

熟悉的声调充斥耳边时,温令曦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才发现眼前突然间叫她的男人是她分手三年的前男友。

准确来说,是她抛弃了他。

温令曦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活的宋祈。

还是在她穿着她妈上次跟一群老太太表演落下的充斥着浓浓东北风情的睡衣、穿着绵拖鞋、头发三天没洗去逛超市的情况下,被宋祈给认了出来。

温令曦想着,要么他是带着孙悟空的火眼金睛,要么他是能透过她村姑的形象看到她妈都不一定能看见的内在美。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字――瞎。

温令曦绝对是不会承认自己瞎的,所以她只能当作不认识宋祈,面无表情其实内心紧张的一批,从他面前强装淡定但此刻内心正尬得能用脚抠出一套三层楼的小别墅。

从宋祈身边经过,温令曦余光见到他轻启薄唇,声音响起,“再走一步,我打断你的腿。”

温令曦惯性使然又走了两步,他又道:“不信试试。”

温令曦脚步一僵,转过身时,脸上挂着堪比五星级酒店标准的笑容,“嗨,好巧呀,你也来买东西。”

宋祈一副“你装,你继续装”的神情斜睨着她,走到温令曦跟前,把手放在她的腿上拍了下,“我最近刚到医院实习,还没开张,正缺一个练手的对象。”

宋祈去骨科实习的事,就算温令曦不想知道,身边也会提那么几句。

闻言,温令曦浑身一抖,尴尬笑了声,“你开玩笑的吧,大学时候我还看到你亲手帮外语系的女神接了骨……”

温令曦意识到说了什么,立马停了话头,抬头就见宋祈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她刚想解释,宋祈已收回目光,淡淡道:“我开玩笑的。”

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宋祈目光下移,嗤笑了声,“温令曦,这么多年了,你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地与众不同。”

温令曦捂住衣服,耳根微红,吼道:“关你啥事。”

突然间响起的铃声把温令曦从尴尬的境地拉了出来,想着是不是该趁着宋祈打电话的间隙溜之大吉,却见他即使在讲跟对方讲话,眼睛依旧没离开过她。

等了一会,宋祈把手机插回口袋,淡声道:“我还有事,先走了,就不送你回去了,再见。”

谁要你送啊。

温令曦心底不屑冷哼,面上一副狗腿地笑了起来,道:“您大忙人,不用您送,您走好。”

宋祈道:“你脑子生锈了?我建议你挂个号去脑科看看。”

温令曦笑容一滞,他又道:“没听出我只是说说而已吗?本来也没打算送你。”

温令曦看着宋祈的背影咬牙切齿。

呵呵,再见,再也不见。

2

上帝显然是在惩罚温令曦前二十五年过得顺风顺水,在即将结束本命年的最后一个月给她使了绊子。

温令曦被同事送到医院时,她额头冒着冷汗,脸色惨白地坐在座椅上痛不欲生。

同事帮她挂了号交了费,把所有事情跟她交代了一遍后,又急冲冲赶回公司。

温令曦即便是痛得皱眉,眼角隐隐有泪水,却还是不忘看了眼挂号单的医生名字,见不是那个人后,才松了口气。

今天她估计出门没看日历,去茶水间倒水,下楼都能扭到腿,挂了号,前面还有十几个人在排队。

真是诸事不顺。

“温令曦。”

又是熟悉的腔调,温令曦不用睁眼都能知道是谁。

宋祈站在她面前,温令曦第一次见到他穿着一身白大褂,好像他又好看了几分。

宋祈脸上有些沉,在她面前蹲下身,手在她脚踝处轻轻按压,温令曦“嘶”了声,眼睛瞬间泛起了花。

“活该!”

宋祈起身,朝身后的小护士说了句什么,又转过身在温令曦不注意时,把她抱起就走。

温令曦挣扎了下,扯到伤口,宋祈呵斥道:“别动,不想瘸了就老老实实呆着。”

这能是她老老实实呆着的地方吗?

宋祈把温令曦放到休息室的床上,

拿出医药箱替她处理伤处。

把纱布打完结,温令曦垂眼看了下那个不像蝴蝶结的结,评论道:“真丑。”

宋祈凉凉道:“再说一句,我帮你把另外一条腿扭了打一对结。”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温令曦哼了声,又问道:“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着急回去赶尸?”

“……”

温令曦脸色一黑,刚才遇到的那个护士在门口敲了两下,“宋医生,孙主任让你过去一趟。”

宋祈回了声,打了个电话,对温令曦道:“在这里呆着,等我下班送你回去。”

温令曦下意识道:“我为什么要等你下班,我自己也可以回去啊。”

宋祈冷睨着她,面无表情道:“我不介意停尸房现在多一具女尸,下班再顺回去。”

现在当医生的,讲话都这么……暴力血腥的吗?

宋祈也不怕她真的跑了,等到他离开之后,温令曦才有时间观摩宋祈的办公室。

“你是宋医生的女朋友吧?”

陡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温令曦一跳,她转头看向门口,算是这次是第三次遇见的那个女护士。

她手里端着一个饭盒,笑眯眯道:“别紧张,我不会说出去的。”

温令曦否认的话被她掐在了喉咙里,片刻才道:“你们当护士的也这么八卦吗?”

“呵呵,业余爱好,业余爱好。”

小护士把饭盒塞进她手里,眼睛朝后面扫了一圈,压着声道:“不过你要小心孙主任的女儿,她正在追我们宋医生呢。”

“啊?”温令曦拆开盖子,不解道,“关我什么事?”

小护士一听,立马恨铁不成钢,“什么叫关你什么事?宋医生是你男朋友,他的事就是你的事。”

临走前,她拍了拍温令曦的肩膀,“加油,看好你哟,哦……对了,你吃完饭,把饭盒放在桌子上,宋医生回来会洗的。”

“哦。”

“啧啧,宋医生的专用饭盒,间接接吻了呢。”

“……”

3

温令曦迷迷糊糊睁开眼,被坐在面前的黑影吓了一跳,她坐起来,不小心碰到伤口,疼得七呀八呀地鬼叫。

宋祈开了灯,皱眉道:“你是小脑萎缩了?都不记得自己的脚还有伤。”

温令曦心里头委屈,控诉道:“谁让你大半夜的坐在我面前吓我,又不出声,我怀疑你是故意的。”

宋祈伸手在她小腿上拍了一下,看她龇牙咧嘴哀嚎,才道:“好吧,现在这才叫故意。”

神经病。

温令曦在心里暗骂了句。

两人没开口,气氛瞬间凝滞,好一会,宋祈出声,却是说了一句温令曦怔住的话。

他说:“温令曦,你后悔了吗?”

温令曦望进他幽深的眼底,疑惑道:“后悔什么?”

宋祈喉结一动,撇开眼。

“算了,你这脑子,指望你还不如指望猪。”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

这句话温令曦当然不敢说出来,只是又在心里所有她知道的词汇把宋祈骂了个遍。

宋祈拍了下她的头,“再在心里骂我一下,我就把你的药都换成泻药。”

温令曦:“……”

温令曦休年假在家老老实实躺了一周,等到拆绷带那天,她在网上预约另外一个医生,偷摸着去医院。

去的时候,她是不太想见到宋祈的,可当真的一个下午都没遇到他,回到家的时候,她却发现心底隐隐有些小失落。

温令曦回到公司,又忙碌起来,堆积了一个星期的工作,连续加了四天班,才勉强完成得差不多。

周五下班前,碰巧她们组的项目前一天刚结束,老大说要请客吃饭,犒劳辛苦奋斗了一个月的他们。

地点定在了烤肉店,一行人吃了饭,又风风火火地赶往下一场。

温令曦不太好意思拒绝,因明天周末放假的缘故,组里的男生们疯狂地点了不少酒,她也跟着喝了几杯。

温令曦属于不太能喝的那种,几杯酒下肚已经是极限,她借口去洗手间,逃离了房间。

鬼哭狼嚎的音乐声被门隔绝,温令曦才终于松了口气。

眼前的视线有些看不清,她晃了晃头,跌跌撞撞地往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却找不着路。

KTV除了是可以令人发泄的地方之外,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每个房间都看起来一模一样。

温令曦没记房间号,走了一圈,站在一个看起来跟她之前进去一样的包间,推门而入。

热闹的包间瞬间静止。

“咦――这不是宋医生的女朋友吗?”

温令曦辨别出了这道声音是之前跟在宋祈身边的小护士,她摇了摇头,好像又更晕了。

小护士起身,热情地挽着温令曦的手,把人塞到宋祈怀里,顺带把孙主任的女儿连拖带拉地带走。

温令曦推了下宋祈,轻声道:“水。”

宋祈看着她泛红的脸和水润润的眼睛,凑到她耳边,问道:“喝酒了?”

“嗯,”温令曦点了点头,“我难受。”

“哦。”

宋祈表示知道了,又继续低头玩着手机,温令曦想起身找水,被他勾着腰又坐了回去。

宋祈从身侧的小桌子上拿了一瓶只剩一半的矿泉水,拧开塞到她手里,“没有水了,只有我喝过的。”

温令曦喉咙发干,顺着他的手仰头喝了水,宋祈的眼睛落在她突兀的锁骨上,幽深了几许。

“我要回去了。”

宋祈见她醉意深,朝身边的人说了声,起身牵着她的手走出去。

温令曦迷迷糊糊跟着宋祈走,突然间被他搂着肩带进了一间空着的KTV房间里。

她被抵在门上,脑袋晕晕乎乎,眼前是一张放大的宋祈的脸。

温令曦软声软气道:“宋……祈?”

“嗯,我在。”

“宋祈,我要回去了。”

他没吭声,却是突然吻住了她。

温令曦酒醒了大半。

“温令曦,你可真狠心。”

宋祈嗓音沙哑,把她狠狠扣在自己怀里。

“这三年里,我心底里希望你能过得好,可我又想起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难过痛苦,而你在离开我之后又跑去相亲,我想拉着你跟我一起伤心,所以我私心里,又不希望你在没有我的时候能过得好。”

温令曦被他一大段话绕得脑子更晕了,好半晌才找到宋祈话里的重点,张了张口,哑声道:“我是陪别人去的。”

“温令曦,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重新在一起,我可以忘了之前的事,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你今天拒绝了我,我不会再打扰你,我们以后都不会再见面。”

他沉声道:“二选一。”

温令曦小心翼翼道:“我要是选了二,你会不会把我给灭口了呀。”

宋祈冷笑了声,“你可以试试。”

4

温令曦跟宋祈重新在一起,太阳也不会从西方升起从东方落下,公司也没有倒闭,总之就是一切如常,正常的就好像她没有宋祈这个男朋友一样。

宋祈忙,她倒是清闲,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接之后,就心安理得地下班回家煲剧吃串。

以至于温令曦时隔半个月后再接到宋祈的电话时,都没反应过来。

“温令曦,我饿了。”

温令曦下意识就想吐出一句,“你饿了关我啥事,”后知后觉发现电话里头是她前不久刚刚复合的男朋友。

她立马把最后一串热狗狼吞虎咽地吃进肚子里,瞬间声音柔得能滴出水,“那男朋友,您需要吃什么呢,您可爱、善良又漂亮的亲亲女朋友帮您捎过去。”

“……”宋祈大抵是无语了一阵,好一会才开口,“温令曦,你脑子烧坏了吧?”

宋祈好像总是喜欢质疑她的智商,但当年她可是跟他上的同一所高中和大学,要是她脑子坏了,那他不也跟她差不离十,真是五十步笑百步。

温令曦不跟他计较,嘴巴里念了几样宋祈爱吃的东西,他却嫌弃道:“难吃,温令曦你能不能有点追求。”

那您老的追求是什么?倒是说啊。

温令曦默了一瞬,从牙齿里挤出话来,“那您想吃什么?无论是城东的烧饼还是城西的煎包,多远我都赶去买。”

“随便。”

“……”真是不能忍了!

最后以温令曦发飙吼了一句,“爱吃不吃,不吃拉倒,”挂了电话结束了这段让她恨不得把宋祈大卸八块的对话。

过了一会,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温令曦点开。

宋祈:我饿了。

温令曦:“……”

她总归是心太软,穿上衣服跑到大学城附近买她跟宋祈在一起时常去吃的扬州炒饭。

急匆匆赶到医院,没见到宋祈人,小护士不知道又从哪窜出来,“宋医生去做手术了。”

“啊?他没跟我说。”

“临时安排的,”小护士笑眯眯道:“这是给宋医生带的晚饭?扬州炒饭?咦……我们医院一楼食堂也有,食堂阿姨做的还挺好吃的。”

温令曦扬起的嘴角微抽,她随手把袋子扔在宋祈办公桌上,转身朝小护士道:“既然他在忙,那我就先走了。”

“别啊,”小护士从宋祈旁边推出一箱子矿泉水,抽出一支递给温令曦,“在这等宋医生吧,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活人陪我解解闷,你要是走了,我又要无聊死了。”

“……”敢情您平时见到的都是死人啊?

温令曦接过她递过来的水,随口道:“宋祈这里怎么存了这么多水?”

“你不知道?因为我们好多人第二天都要上班,所以以水代酒,宋医生负责带水去,这都是上次去KTV剩下的啊。”

温令曦脑海里浮现出宋祈一本正经忽悠她喝他喝过的水,脸色一瞬间火烧一样发烫。

小护士疑惑道:“你脸色怎么这么红?这里有空调也不热啊。”

“呵呵,我营养好,体热。”

温令曦用手作扇子状在脸上扇了几下,“你们现在当护士的都这么的闲吗?”

小护士一脸神秘状,“我忘了跟你说了,我爸是这医院的院长。”

“……”

宋祈下了手术回来,温令曦又在他的办公室睡了一觉,听见声响,她迷迷糊糊睁开眼,“手术完了吗?”

“嗯,”宋祈按住她欲起身的肩膀,低声道:“再睡会,我还有两个小时才下班。”

“睡了一下午了,睡不着。”

她想了想,问道,“吃饭了吗?我带了学校附近的扬州炒饭,没吃的话……”

温令曦这才想起饭已经冷了,可宋祈已经走过去,动作自然而然地拆开盒子。

“唉唉唉,饭已经冷了,我听周琪说你们一楼也有扬州炒饭,要不你下去吃吧。”

周琪就是宋祈身边的那个话痨小护士。

宋祈舀了一勺子饭,吃了一口,“没事,将就着对付就行了。”

闻言,温令曦起身就要去夺他的勺子,“你要是到时候胃疼怎么办?”

宋祈把勺子举高,空着的手捉住她的手,握在手心里,许是常年握手术刀,他的手有一层薄薄的茧,并不刺手,手心的温度干燥温暖。

那是时隔三年,常常出现在温令曦梦里的,久违的属于宋祈的温度。

宋祈嘴角一挑,似乎是想起些什么,连眉眼都温柔了些许,“食堂的扬州炒饭,就算再好吃,都不是你买给我的。”

不知是头顶上的白炽灯过于刺眼,温令曦眼睛酸涩难受,她低头,小声道:“你要是喜欢,我以后每一天都给你买。”

宋祈“嗯”了声,他目光专注地看着她,轻声道:“温令曦,很久之前我就想跟你说,没有你的宋祈,并不快乐,但现在的我,很开心。”

温令曦喉头一哽,“对不起。”

“我原谅你了,”宋祈叹了口气,“但我原谅了你第一次,并不代表我还会再原谅你第二次,之前无论是什么原因,你不愿意跟我说,我不会问你,可之后再发生什么,你要是敢再一次抛弃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温令曦一愣,呐呐道:“我看起来有那么让你不相信吗?”

“没办法,谁让你有前科。”

5

宋祈开车送温令曦回家,温令曦看他也跟着下车,提醒道:“我已经到家了,不用你送啦。”

宋祈神色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我知道啊,温令曦,你作为一个女朋友,连男朋友住在这里也不知道吗?”

“啊?”

“要不然你以为我那天在超市遇到你是专门跑过来的?我吃饱了没事撑着。”

温令曦冷哼了声,把车门关得震天响,“再――见――!!!”

直到进了电梯,看到宋祈还跟在她身后,连电梯楼层都按得跟她一模一样,且还拿钥匙开了她对面的门时,温令曦震惊了。

“你你你,你什么时候搬进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哦,一个半月前,刚好我那个月排到上晚班,晚上回家你都睡得跟猪一样,你当然不知道了。”

温令曦捂着砰砰直跳的心脏,

想起宋祈在她进门前揽着她摁在墙上亲,脸红得像个大苹果一样。

“温令曦,你没救了。”

温令曦洗完澡出来,门口突然响起门铃声,宋祈站在门口,身上穿着浴袍,掩唇轻咳了声,眼神不自在地看向别处,道:“我家热水器坏了,借你的洗手间用用。”

这么巧?

温令曦狐疑地看着他,还是让开身给他进来,顺便关上了门,她走到沙发上坐下,开了电视,“洗手间在右手边。”

洗手间不一会响起水声,温令曦脑中划过一道光,神色一僵,慌乱起身跑到洗手间门口。

温令曦贪小便宜,上次洗手间门坏了,不舍得买贵的,随便挑了个门找人安装,上次她妈来这里,洗澡的时候忘了拿睡衣,让她帮忙拿的时候,她才发现洗手间的门装跟没装几乎没什么效果,一个人的时候本也觉得没所谓。

此时她才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多花点钱,玻璃门被雾气遮挡了大半,却还是映着朦朦胧胧的身影。

温令曦咽了咽口水,心底告诫自己要马上离开,可眼睛却跟不听话一样盯着看。

水声停止,温令曦要跑,门刚好开了,她想开口解释下她为什么会来这里,就听到宋祈带着低沉的声调说:“温令曦,你流鼻血了。”

“……”

害……她这脸,算是彻底丢人丢到家了。

6

温令曦从那天开始自发觉得有点丢脸,已经连续三天以工作忙要加班为由,拒绝了免费蹭宋祈的饭。

但这并不是长久的办法,我不去就山,山就来就我。

第四天加了个班,又磨磨蹭蹭好一会才走的温令曦,就在家门口被宋祈堵住。

宋祈抱胸,似笑非笑道:“你在躲我?”

温令曦扯出笑,“怎么可能呢?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我每天下班想见的心简直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她呵呵笑了几声,“所以是你想多了,我最近是真的在忙。”

宋祈挑了挑眉,“好,我信你的鬼话。”

他蹲下身,拿起温令曦这才发现的一袋子东西,递给她,“去煮饭。”

“啊?我吃过了呀,我现在还不饿。”

宋祈把袋子塞进她怀里,开了他家的门,把她拉了进来,关门,走到沙发边,一屁股坐下,“一下班我就过来你家堵你了,没时间吃饭,所以我饿了。”

又不是她让他过来堵她的,关她什么事。

但这话她还是没敢说。

见她还是没动,宋祈皱眉,“随便煮点什么都可以,我要求不高,能吃就行。”

温令曦想着煮饭应该不难,就把那句“我没煮过饭”给咽了回去。

她趁着宋祈不注意,偷偷搜了一些简单家常菜的做法,按着做,想象很美满,现实很骨感。

当温令曦端出一盘盘黑不溜秋、乌漆麻黑不知名生前物种的东西摆在桌子上时,就连见惯各种血肉模糊骨头的宋医生,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温令曦小心翼翼道:“要不……我给你点外卖吧?”

既然是宋祈提出要温令曦煮饭的,面子上过不去的宋医生当然不会同意让她点外卖的要求,只能硬着头皮拒绝,僵着手夹了一条干煸稍微能看出是四季豆小心翼翼地在温令曦期待的目光中塞进嘴里。

温令曦立马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吃,还是点外卖吧?”

宋祈用力把塞了一把盐的东西咽下去,然后塞了一大口饭,咳嗽了声,摇头道:“不用,还行,只是下次少放点盐。”

温令曦一听,眼睛一亮,“真的吗?”

“嗯,但你……”

还是不要进厨房了。

“太好了,我还以为会很难吃呢,没想到我还有这方面的天赋,那我以后有空经常做给你吃。”

宋医生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叫祸从口出、悔之晚矣。

7

宋祈的母亲会这么快来找温令曦,这是她没料到的。

时隔三年,一样的人,一样的场景。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温令曦恐惧的人,非宋夫人莫属,宋夫人是她三年来每夜梦回都会惊醒的噩梦,是她和宋祈在一起的拦路石,是她心底的不安和恐惧。

宋夫人还是那么的优雅,说话的口气依旧充满了嘲讽,“温小姐好手段,我当初还真是小看你了。”

“您过奖了,”温令曦不卑不亢道:“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呢?”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三年前你答应过我离开宋祈,三年后你又继续缠着他,你就不怕他知道了温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我怕,但是我更怕失去他,”温令曦起身,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放在宋夫人的面前,“如果您想跟宋祈说,就去说吧。”

“但是我今日来是想告诉您,当初我在我母亲和宋祈之间,我选了前者,相信他要是知道了,也会原谅我的,我也非常感谢您当初施以援手,这卡里的钱是我这些年存的,算上利息,加上当年您给我的,都在里面了。”

她朝宋夫人鞠了一躬,“如果您还要我离开您儿子的话,对不起,我只能说,我不能做,也做不到。”

温令曦今天请了半天假,直接去了医院,她没打电话给宋祈,当她站在门口时,宋祈惊讶了片刻,笑着起身走向她。

“怎么来了?今天不用上班。”

温令曦扑进他怀里,瓮声瓮气道:“我休半天假,想你了,然后我就过来找你了。”

看出她情绪不高,宋祈在她额头吻了吻,问道:“怎么了?公司里谁欺负你了?要是不开心,就不做了。”

温令曦曾跟宋祈抱怨了几句公司里的某个人跟她有过节,老是给她穿小鞋,他只当她是因为这个事。

“不上班,你养我呀?”

“好啊,求之不得。”

温令曦闷声道:“宋祈,你这么好,要是你以后抛弃我了,我会很难过很难过的。”

宋祈拍了拍她的脑袋,“温令曦,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他低叹了声,“不知道我一直都很爱你吗?”

“可是你要是知道三年前,我因为什么离开的你,也许你就不会喜欢我了。”

“你是对你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没信心?”宋祈握起她的手,想了想,道:“我知道你三年前为了什么离开我,如果你当年自私地选择了我,或许我就不会那么喜欢你了,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才会原谅你。”

“温令曦,我已经向你走了九十九步了,剩下的一步,我不介意由我来走向你,我只要你待在原地,乖乖等着我就好。”

温令曦眼底起了一层雾气,“你能不能不要对我那么好,也给我一些对你好的机会,要不然你会很亏的。”

“傻瓜,”他勾唇笑了笑,“如果你要弥补我,不如考虑一下,做我的宋太太,如何?”

宋祈不知何时拿出一个丝绒盒子,他单膝跪地,像极了温令曦读高考后偷偷在日记本上写过的一句话。

【我希望和宋祈考上同一所大学,成为他未来人生里的所有。】

她在很久之前已经实现了第一个愿望,温令曦偷偷开心了好久。

在她和宋祈分手后,她以为第二个愿望,是她对上帝的一种奢求,这辈子随着泛黄的日记本封存在过去的岁月里。

这一刻,温令曦如愿以偿,终于在未来的时光长河里,成为了宋祈的所有。

8

宋祈要娶温令曦,宋夫人最先第一个持反对意见。

宋祈闻言,神色如常,轻声道:“妈,您已经让我失去过她一次了,您还想要让我过上三年前那样行尸走肉的日子吗?”

三年前,宋祈刚和温令曦分手,整日酗酒,甚至因酒精中毒严重到进了医院,向来坚强的宋夫人吓得抱着醒来的宋祈第一次哭了出来。

虽然之后的他,恢复如初,可宋夫人知道,她和宋祈的母子感情,再也回不去了。

宋夫人不语,良久,似妥协般叹了口气,“你喜欢就好,改时间把她带回家一起吃个饭。”

宋祈松了口气,“好。”

宋祈在向温令曦求婚成功后,已经到温家拜访过她的父母。

正如应了那句老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温父温母没多大要求,只要能对自己女儿好就可以。

领证那天,定在温令曦生日那天,宋祈特地跟医院请了一天假,然后开车带着她一起去民政局。

因为来得早,他们是第一对办理结婚证,快速从男女朋友晋级为夫妻。

宋祈持证上岗的第一天,让温令曦把房子退了,搬过来和他一起住。

温令曦瞪目结舌道:“我们这样,会不会太快了?”

宋祈拧眉,“温令曦,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谈恋爱到现在,已经七年多了。”

“哪有七年?”温令曦掰着手指算了一遍,“明明是快六年好不好。”

“你怎么算的?”

“高考毕业你才答应跟我在一起的,大学四年,工作两年不到,怎么算都是差不多六年呀。”

“不对,”宋祈低声道:“你少算前面那一年多了。”

“那不是我追你的时候吗?”

“嗯,也算,从你第一次跟我告白的那一天起,我心里已经答应你了。”

温令曦哀怨地看着他:“……”

那他那时候还义正词严地拒绝了?

害得她伤心难过了好一段时间。

宋祈不自在的轻咳了声,“我那时候怕你跟我在一起,耽误了学习,不是?”

“哦。”

“哦是什么意思?”

“就是知道了的意思。”

温令曦转身要走,宋祈连忙抱住她的腰,温声哄道:“媳妇儿~我错了。”

温令曦老脸一红,幸亏宋祈看不到,她用手肘轻撞了下他胸口,“放开。”

“不放,”宋祈下巴抵在她肩膀上,然后轻轻笑了出来,“我想这一天,想了七年,从你对我说‘喜欢你’这三个字,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比参加奥数得了第一名还要开心一千倍、一万倍。”

“从那之后,我的人生规划里,有了‘温令曦’这个人,想和她一起在同一个城市上大学,想和她一起结婚、生小孩,无论做任何一件事,都想和她一起。”

温令曦转头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口,笑道:“我好像跟了说了数不清的喜欢你,但是从没有跟你说过……”

她故意停顿了下,他反问道:“说过什么?”

“宋祈,我爱你呀,很爱很爱的那种。”

“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有。”

“有,在我的梦里,你已经跟我说过很多遍了。”(作品名:心之所至,如愿以偿,作者:八桶ya)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