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75岁退休干警犯诽谤等罪获刑12年:发帖恶意攻击当地领导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1-04-18 06:33

因犯寻衅滋事、诽谤、敲诈勒索、诈骗四项罪名,年过七旬的山西阳泉退休干警李银锁一审获刑12年。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发布《李银锁、贾晓丽、高云萍、杜嘉星寻衅滋事、诽谤、诈骗、敲诈勒索一案刑事判决书》(简称一审判决书)。其中提到,2014年以来,被告人李银锁因宣泄不满、发泄私愤,编造大量虚假信息,通过网络频繁发布数千篇恶意攻击当地市委领导、党政机关和政法机关的负面帖文,阅读量达656万余次,严重影响了政府机关的形象。

李银锁早年曾被称为“反腐斗士”。据新华网此前报道,2001年8月,时任阳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队长助理李银锁家门口被人涂满粪便。

当时的报道称,李银锁曾多次向上级党组织及司法机关反映存在于该市公安局系统内深层次的腐败现象和不合理问题,引起上级党组织高度重视,同时也成了一些腐败分子的眼中钉、肉中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银锁发布在个人微博的名片。

昔日“反腐斗士”因涉嫌寻衅滋事等罪被起诉

李银锁,男,1945年9月出生,汉族,中专文化。早年参军,1985年至2004年在阳泉市公安局工作,曾因向上级部门反映腐败问题获媒体关注。

新华网2001年报道称,当年8月,时任阳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队长助理李银锁的家门口被人涂满粪便。

上述报道介绍,李银锁当时是阳泉市公安局一级警督、副县级侦察员、阳泉市交警支队党支部书记。他在部队工作期间多次立功受奖,1985年4月转业到地方后,又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6年被阳泉市委、市政府确定为优秀党员领导干部、阳泉市“两路建设十八勇士”。

新华网报道还提到,李银锁曾多次向上级党组织及司法机关反映存在于该市公安局系统内深层次的腐败现象和不合理问题,如部分干警倒卖消防器材、非法印制罚款单据、与黑社会成员来往等问题,引起上级党组织的高度重视,同时也成了一些腐败分子的眼中钉、肉中刺。

时隔近20年,李银锁再获关注,却是因为登上警方通告。

2019年11月,阳泉市公安局矿区分局发布《关于检举李银锁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称,该局正在侦办一起利用信息网络寻衅滋事案。犯罪嫌疑人李银锁编造关于国家机关、社会机构、公职人员的虚假信息并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

最新发布的一审判决书披露,李银锁于2019年11月因涉嫌虚假诉讼罪被刑拘,次月被执行逮捕。同期被逮捕的,还有阳泉北星图文工作室员工贾晓丽和某二手车交易公司负责人高云萍,两人罪名均为涉嫌寻衅滋事。

北星图文工作室店主杜嘉星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9年12月被阳泉市公安局矿区分局取保候审,2020年又先后被阳泉市矿区人民检察院和矿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阳泉市矿区人民检察院以阳矿检一部刑诉[2020]102号起诉书,向阳泉市矿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检方指控,被告人李银锁涉嫌犯虚假诉讼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诽谤罪、诈骗罪,被告人贾晓丽、高云萍、杜嘉星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诽谤罪。

法院:图文工作室为犯罪活动提供帮助

澎湃新闻梳理一审判决书发现,李银锁涉寻衅滋事、诽谤、敲诈勒索、诈骗四项罪名。检方指控的虚假诉讼罪未能成立。

寻衅滋事罪部分,法院审理查明,自2014年以来,李银锁因宣泄不满、发泄私愤,编造大量虚假信息,通过网络频繁发布数千篇恶意攻击市委领导、党政机关和政法机关的负面帖文,阅读量达656万余次,严重影响了政府机关的形象。

例如李银锁捏造了关于阳泉市公安局政治部、阳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阳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等国家机关的不实举报材料,通过“反腐举报”“对邪恶绝不让步”“使命ABC人生”等11个微博账号发布。

他还长期频繁向相关职能部门寄送纸质材料、发送电子邮件进行不实检举,造成网络秩序及公共秩序严重混乱,损害了政法机关的执法公信力,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杜嘉星、贾晓丽分别出生于1990年和1998年,两人通过北星图文工作室经营的业务,为李银锁的犯罪活动提供帮助。例如为其整理、编辑文档,存储到U盘以便后期发布需要,或将李银锁提供的虚假材料进行拼接、编辑、加工,成稿后微信发给李银锁,供其后期在网络上发布。

高云萍在代办车管所业务时,因不满阳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推出的相关制度,采取断章取义、捏造事实的方式向李银锁微信传递失实信息,供其在网上发布。

诽谤罪部分,法院审理查明,李银锁通过其新浪微博账户在网络上散布不实信息,诽谤他人,引发大量网民浏览。

例如他捏造了大量“支队领导示意民警请法师到车管所办公场所做法保佑、祛邪免灾、求神显灵”等关于阳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及刘某某本人的负面不实信息314余次,累计阅读浏览量达17万余次;

捏造大量“相某某本人带病提拔”“管理队伍不严纪律涣散”“公众场合醉酒举止不雅”等关于阳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及支队政委相某某本人的负面不实信息173余次,累计阅读浏览量达31万余次;

捏造大量“崔某某长期经商办理企业(某驾校)”等关于崔某某本人的负面不实信息72余次,累计阅读浏览量达9万余次;

根据高云萍提供的部分不实信息,李银锁还捏造大量“阳泉市交警支队车管所与蓝马甲代办员地下黑色交易”“车管所违规升国旗”“张某某带父母去李银锁的办公场所大吵大闹”等关于阳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及所长张某某本人的负面不实信息125余次,累计阅读浏览量达10万余次。

一审判决书指出,由于李银锁的不实举报,给相关人员的生活、工作、家庭等造成了严重的影响,给相关部门名誉造成了严重损害。

四项罪名被认定获刑12年

李银锁另外两项罪名是敲诈勒索和诈骗。

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11月7日晚,在阳泉市城区化工厂大门口附近,吴某与李银锁的女儿李某因琐事发生口角,吴某对李某驾驶的马自达轿车进行踢踹,并趴在车前机盖上手掰雨刷器,造成车辆损毁。阳泉市公安局城区分局上站派出所受案后,对车辆损毁情况进行鉴定,车辆损毁价值为3380元。之后,阳泉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将此案立为寻衅滋事案侦查并对吴某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

吴某的父亲吴某某怕因此事使儿子工作受到影响,联系李银锁协商解决。李银锁多次向吴某某提出无理要求,通过律师告知吴某某需赔偿13万元。为得到谅解,迫于无奈的吴某某给李银锁打款13万元,后吴某与李银锁、李某签订赔偿协议书。之后吴某被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

此外,2018年11月以来,李银锁利用已由阳泉市某交易中心地下停车场负责人徐某某支付的阳泉市城市广场地下停车场水电费、伙食费等共计13万余元的收据,以法院判决阳泉市公安局某支队败诉承担连带责任、该部分费用应由阳泉市公安局某支队支付为由,再次让阳泉市公安局某支队为其处理。2019年5月,李银锁指使司机冀某某向交警支队骗领报销费用14212元,据为己有。

对于寻衅滋事和诽谤罪,李银锁在供述中承认没有核实举报材料的真实性,也没有考虑材料若是假的会造成什么后果。他还表示,注册这些微博账号是要履行举报权利和举报责任,在互联网上有更多的传播平台,扩大在社会上的影响,引起高层领导注意。李银锁认为,其举报内容都是真实的,就算不真实,上级也应该对其举报的人和事进行核查。

阳泉市矿区人民法院认为,李银锁纠集贾晓丽、高云萍、杜嘉星编造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李银锁多次实施上述行为,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

同时,李银锁、贾晓丽、高云萍、杜嘉星捏造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诽谤罪。李银锁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李银锁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公共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在寻衅滋事、诽谤犯罪中,李银锁、贾晓丽、高云萍、杜嘉星构成共同犯罪,四人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共同犯罪中,李银锁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贾晓丽、高云萍、杜嘉星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2020年11月30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李银锁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7000元。

被告人贾晓丽、高云萍犯寻衅滋事罪、诽谤罪,分别获刑一年。被告人杜嘉星犯寻衅滋事罪、诽谤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一审判决还责令被告人李银锁退赔被害人吴某126620元、退赔阳泉市公安局某支队14212元;已扣押的犯罪使用工具通讯设备2个、U盘2个、笔记本电脑1个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推荐阅读:

90后法院干警贪腐细节:抽中华喝茅台 连救命钱都拿

成排码放的大牌皮鞋,近万元的皮包皮衣,散乱在餐桌与沙发上的中华烟、茅台酒……这是办案人员在天津市蓟州区人民法院下营法庭原法官助理王万里的住所内见到的场景,同样被关注到的,还有墙边的旧式包箱暖气和客厅桌椅上的明显磨痕。人们很难将眼前的高档消费品与这间陈旧的出租屋联系到一起,购买它们的花销也远远超出王万里经济能力所能承受的范畴。

令人匪夷所思的巨大反差背后,是王万里热衷虚荣攀比的心,对奢靡生活的追求,还有他为支付高额开销而伸向法院执行款的黑手。2019年10月10日,这名年轻的法院干警脱下了神圣而庄严的制服,喝下了自酿的苦酒。

近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公布了这名年轻干部的贪腐细节。

图:视觉中国

内心越是自卑越是极力吹嘘

——嘴里没有几句实话

2013年,23岁的山东小伙王万里本科毕业,考入了蓟州区人民法院,被分配在民事审判庭担任书记员。爽快健谈的他主动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学习成长经历,比如,他是油田子弟,祖辈和父辈都在胜利油田工作,特别是姥爷,曾担任油田下属某公司的党委书记;再比如,自己曾就读于中国石油大学,成绩优异的弟弟正在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读书。有一段时间,名校毕业、家庭条件不错,是周围同事对王万里的大致了解。

不过,随着交流的深入,同事们渐渐发现,王万里在有关自己的事情上经常言过其实,“嘴里没有几句实话”。他就读的大学是中国石油大学胜利学院,其实是个三本学校。父母的境况接近下岗职工,弟弟连北京都没去,只在山东读了一所专科学校。王万里在忏悔书里写道,“小时候家庭经济条件一直不好,特别害怕被人瞧不起”,因此,参加工作后的他选择以夸大甚至编造事实的方式,掩盖那些自认为并不光辉的过往。

如果说为自己包装人设只是王万里追慕虚荣的一个方面,展示社交关系则是他自我吹嘘的另一种方式。有位同事清晰地记得,当年一同参加蓟州区法院面试的时候,站在楼道里候考的王万里,热络地和周围考生聊起自己认识蓟州区的“大领导”,其他年轻人因此一度认为他“有来头、很厉害”。到法院工作后,王万里因工作关系与检察院、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有所接触,他也经常和人谈起自己和某某单位熟人的交情。“实际上,他根本不认识什么‘大领导’,有些所谓熟悉的人,可能只有一面之缘。”一些同事回忆称。

虽然认识“大领导”是假,王万里有意经营自己的社交网络却是真。虚虚实实中,他传递出的个人形象帮助他结交更多的人,而这些利用工作机会拓展的人脉,再进一步成为王万里向朋友和同事吹嘘的资源。“相比于同龄的年轻干部,王万里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他身上带有过多的社会习气。”蓟州区法院相关负责人说,刚刚参加工作就如此会与人“搞关系、联络感情”,让不少比他大七八岁的同事都感到惊诧。

采访中,王万里对记者谈起自己毕业后找工作的想法:“排在第一位的是公务员,其次是金融企业法务部门,最后是律师。”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公务员后,王万里感到“自己非常了不起”。在他心中,公务员全然不是为人民服务的职业,而是社会地位的体现,更直接的想法则是要通过权力获得各类社会资源,将职权变现,为己所用。

很快,王万里就找到了“权为己所用”的机会。2015年1月底,他从民事审判庭调任执行局。工作还不满一个月,就在执行款上大动手脚,从一位被执行人公司账户扣划了26万元,转手将其中的24万元据为己有,并为父母购买了一辆帕萨特,当年春节就开回了山东老家。此后,这辆车还出现在蓟州区人民法院的办公区。面对同事怀疑的眼光,王万里继续编造自己家庭条件不错的假象:“这辆车是我父亲的,他开不好,就暂时给我用了。”

图:视觉中国

消费欲望越强越是手头“缺钱”

——烟酒非高档不要、服饰非大牌不买

与同龄同事在工作后攒钱买房、立业成家的人生规划相比,王万里始终没有安顿下来的明确打算,他既没有结婚,也没有在本地置办房产。相反,在执行局工作的短短两年间,他不遗余力地包装自己,大量购买名牌衣服、鞋子和包,花去的工资和贪污挪用的公款累计将近60万元。

调任执行局后,头脑灵光的王万里很快掌握了执行案件的操办流程。与民事审判庭的工作不同,在执行局,王万里经常要与案件当事人密切接触。有的当事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私下时不时就给他送烟送酒,几乎天天都有饭局等着他。看到一些民营企业老板住别墅、开豪车、用奢侈品、吃高档餐,王万里感到自己的外表比较寒酸,融不到老板的圈子里,而眼前灯红酒绿的生活又让他如痴如醉,羡慕不已。这段时间的“大开眼界”促使王万里的消费观念快速发生转变。他认为,“体面的工作当然应该与富裕的生活挂钩。自己有着公务员的好工作,但生活品质却远远不如来巴结奉承的老板。如果穿着打扮高端些,至少外表上与有钱人的差距就不会那么大。”可是,老板们一件衣服、一双鞋,就抵得上王万里一个月的工资,心有不甘的他,决定将手伸向案件执行款。

“在当时的执行案件办理过程中,当事人双方信息的不对称和执行干警对案款的处置权,使得案件当事人都围着执行干警转。执行款先给谁、后给谁、给多少、怎么给,甚至给不给,很多时候都是执行干警说了算,这就给了王万里作案空间。”办案人员介绍。

那时,王万里给自己明确了一个“高档的定位”,衣服、鞋子、手表、包都要名牌,烟要抽中华,酒要喝茅台。身边的朋友曾经提醒他,年轻人的收入支撑不起一天一包软中华,他满不在乎地表示自己只是“抽着玩儿”。父母来到王万里租住的房子时,惊讶于儿子有这么多看起来价格不菲的衣服和鞋,他都用“朋友送的”搪塞过去,把父母蒙在鼓里。

奢侈品搭建起的高品质生活,对王万里具有毒品一样的诱惑力,让他耽溺于享乐而无法正视自己现实的经济能力。到后来,吃穿用度上追求高档名品已经演化为他的日常消费习惯。在执行局工作期间,他每个月都要买新衣服,花销维持在三四万元。下班之余,同住的人注意到,王万里经常刷鞋,在客厅里摆成一排,边指边说,“真的是一分钱一分货,质量就是好。”

直到被留置,王万里都没有认识到其消费观念的错误,还沉浸在对奢侈品的享受炫耀中。当蓟州区监委工作人员将他带到留置场所,迈过一道门,他特意弯腰在鞋上拍了两下——那是一双始终让他感到“特有面子”的路易威登皮鞋。

图:视觉中国

贪占次数越多越是泯灭天良

——连伤残老人的救命钱也拿

法律专业毕业的王万里,工作第一年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还曾凭借突出表现,获得了天津市法院系统先进个人、天津政法系统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贪污、挪用公款是违法犯罪行为,他不是不知道。用他自己的话说,刑法关于贪污贿赂罪是如何规定的,他“心里像明镜一样”。

但是,王万里对法律却没有一丝敬畏,以为在法院工作就是进了“保险箱”,入职宣誓时“恪守法官职业道德、遵守法官行为规范”的承诺,也早已被他抛之脑后。作案之初,他就计划好先将钱款挪出来,只要自己使用且在一定期限内归还,就不会入刑。由于每一次挪用都没有人发现,王万里再没有想过归还的事。在奢侈消费的诱惑下,他从侥幸逐渐到放纵,理所当然地将一笔笔执行款收入囊中。在他心中,法条不但没有变成个人行为的有效约束,懂得裁判标准的他反而在违法犯罪的边缘一次又一次试探,最终突破底线。

“执行员知法犯法,利用手中职权贪占执行款,是缺乏基本职业道德的表现。”办案人员介绍,“但像王万里这样,不管当事人是朋友,还是瘫痪在床等着用钱的病人,能拿走的钱他都要占,完全无所顾忌,可以说到了道德沦丧的程度。”

2015年,王万里的一位朋友在一起执行案件中成为被执行人。朋友按照法院要求将执行款交给王万里后,希望他尽快出具缴款凭证。王万里找出各种理由拖延搪塞,始终没有给他。离开执行局后,王万里为维持高档消费继续四处找钱,想到这起还没有出具缴款凭证的执行案件,便给朋友打电话通知他继续上缴本不存在的几万元执行款。不知个中缘由的朋友虽然充满疑惑,但是因为害怕迟交产生不良记录,又将钱款陆续转给王万里,王万里随后全部用于个人消费。直到案发后,这位朋友才知道王万里骗了他。

更严重的是对待一位因车祸致残的申请执行人。2015年3月,王万里担任某交通肇事案件的执行干警。当时,被撞的老人已是一级伤残,家庭生活捉襟见肘,正等着肇事一方15万元的赔偿治病救命。王万里曾多次到老人家中,亲眼看到当事人卧床不起的艰难处境。即便如此,他还是将这笔钱用于个人花销,并且坚称被执行人还没有把钱交到法院。谈起这件事情,狱中的王万里一度沉默,拒绝回答记者的提问,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当时自己心里没有什么想法,就像对待普通案件当事人一样。”

2018年3月,一起执行案件的当事双方私下达成和解,被申请执行人来到法院,欲将此前缴纳的执行款要回,王万里挪用公款的事情终于暴露了。此后,无论是法院监察室找他谈话,还是留置初期面对办案人员,只要是没有查实的内容,王万里都予以否认,不配合组织的调查。直到一项一项证据摆在面前,他才承认了违法犯罪行为,开始对自己知法犯法的严重错误有所反思。

最终,因贪污公款54万余元、挪用公款55万余元,王万里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潇湘晨报综合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报道

【来源:潇湘晨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康瑞鑫_NB16727
34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