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42至1944,日耳曼人武运的衰落

subtitle
吴燊萌娱乐 2021-04-18 04:37

二战将星传奇之朱可夫(第五话)

蓝色行动于1942年6月底展开,很快德军于7月5日占领沃罗涅日,并在7月24日大获全胜,使1,310,800名苏军在沃罗涅日-沃洛什防御战役中损失了568347人,德军兵锋直指斯大林格勒。

德军蓝色行动

朱可夫于1942年8月以最高副统帅的身份前往斯大林格勒并在9月初尝试发起对德第6集团军的反突击,以期打开缺口,但是行动进展不顺,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被双双召回大本营。两人在充分交流后提出了一个构想:苏军继续以积极防御来疲惫敌人,然后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反攻,在顿河以西实施突击,使德军由于河流障碍而不能迅速机动,用其预备队反击苏军。然后在斯大林格勒围歼德军,从而根本改变南部战略形势。随后这一构想经由叶廖缅科等人补充,形成了最后的天王星行动计划:对卡拉奇进行超大规模的向心突击,包围,分割并彻底围歼德第6集团军、第4装甲集团军与罗马尼亚第3、4集团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8月到11月,苏德双方在斯大林格勒展开血腥的城市巷战。11月19日,苏军的反击开始了。位于北面的西南方面军目标直指卡拉奇;同在北面的顿河方面军负责切断顿河突出部敌军与斯大林格勒地区敌军之间的联系;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的任务则是从南面突击,在卡拉奇与北面的友军会师。由于德军的大量损耗,不得不将两翼的保护任务交给罗马尼亚,匈牙利,意大利等仆从国军队。在这种情况下苏军的进展非常顺利,很快于22日在卡拉奇会师,完成了斯大林格勒的包围任务。

苏军在斯大林格勒的反击

而在此期间,朱可夫除了参与计划斯大林格勒战役,同时也在协调指挥于11月25日至12月20日进行的火星行动战役。由于苏军配合不佳,也由于指挥官朱可夫和科涅夫等人的失误,本次作战苏军的主要作战目标均未达成,与德军损失比接近惊人的6比1,这场战役是朱可夫本人军事生涯中一场惨痛的失败,而其对手,德第9集团军指挥官莫德尔则因此名声大噪,从此跻身德军防御专家之列。不过此次战役却牵引了大批德军增援,使得斯大林格勒方向苏军的围歼行动变得相对轻松。1943年1月18日,即斯大林格勒战役尾声,朱可夫被晋升为苏联元帅,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荣膺这一荣誉的第一位野战指挥官。

1943年的苏德战场形势已经从根本上改变。苏军在经历了众多惨痛的失败和教训后已经度过了低谷,在指挥,通信,兵种协同,单兵战术上渐渐成熟。而德军则陷入两面作战,渐感不支。虽然有曼施坦因的杰作哈尔科夫战役带来的回光返照,但是随后库尔斯克战役的失败则彻底断绝了德军获得胜利的希望。在此次战役中,苏军挫败了德军对库尔斯克突出部南北两侧夹击的企图,并用强大的预备部队及时发起反击,从德军手中彻底夺回了战略主动权。

库尔斯克战役结束不久,由朱可夫协调的两个方面军强渡第聂伯河,解放基辅,横扫乌克兰大片,并在切尔卡瑟一役中围歼德军数万人。德军除了在日托米尔反击战等少数战役有零星亮点外,基本上毫无还手之力。朱可夫随后接受大本营任命,担任乌克兰第一方面军司令员的职位。仅仅用一个月的时间,朱可夫率兵进抵至喀尔巴阡山山麓,把德军的战线截成两段,在游击队员的配合下德军失去了主要交通线。

德军悍将胡贝,顶尖的装甲部队指挥官

美中不足的是,朱可夫在3月的最后几天却对作战处置失准。他没有及时调整兵力,加强担负合围德军任务的部队,除此之外,侦察与防空工作也不尽如人意。正是这些失误,使得德军的胡贝口袋突围作战得以顺利进行,大约15到20万左右的德军逃脱了被围歼的下场。尽管如此,苏军在乌克兰战役仍然获得了绝对胜利,收复了乌克兰大片土地,兵锋直指罗马尼亚,也导致老对手曼施坦因和克莱斯特被撤职,从此南线德军已经开始考虑本土防御的问题了。而更为致命的是,南线的溃败导致了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的侧翼完全暴露。

丢失乌克兰后,曼施坦因被撤职

随后在1944年6月,朱可夫又被调往中央战线并负责协调四个方面军发起对德中央集团军群的致命打击,即巴格拉季昂行动。此次战役号称德军在二战最大的战争灾难之一。苏军避开了对手的侦察,完全混淆了主要进攻的方向,在短短的两个月里,就歼灭了德军45万人,此役过后,昔日强大的中央集团军群被彻底摧毁了。到1944年11月,苏军基本收复全部战前领土,并在积极策划对中欧国家和德国本土的进攻计划。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