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姑苏城外寒山寺”还能这么改?女足大胜韩国后,张继的诗火了

subtitle
美诗美文Jane 2021-04-17 19:43

作为一个老诗迷,这几天笔者的朋友圈,被一句古诗“刷屏”了。这句诗就是唐代大诗人张继的:姑苏城外寒山寺。

这句诗出自大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是属于唐诗中绝对的经典。看见这句诗突然在网上火了,当时我还真有点儿懵。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体育圈发生了件大喜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情是这样的:近日,咱们中国女足和韩国女足,为了争夺进入奥运会决赛圈的资格,打了一场“硬仗”。最后,咱们女足争气,以4比3的成绩胜出。因为这场比赛是在咱们苏州奥体中心比的,所以激动的网友们便送了女足这样一句诗:

姑苏城外韩3:4

这句改写的诗,既合了比赛地点,又合了比赛的结局,确实是用得太高明了。很多网友都开玩笑表示:“张继该不会在千年前,就料到了这一切吧!”虽然仅仅是一句玩笑,也可见对这句改写诗大家有多喜欢了。连《中国诗词大会》的主持人龙洋,都发博点赞称这是“今日最佳”。

也因为这句诗,不少网友都表示长见识了:原来唐诗还可以这么改。其实说到底,此次网友们的改写是巧妙地运用了谐音。这种写诗的方法,早在《诗经》里就有了,在唐宋诗词里更是数不胜数。

最经典的有刘禹锡《竹枝词》,诗豪写道:“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其中这个“晴”字,很显然就是谐音“情”。

而温庭筠的“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则更是高明。所谓“深烛”,其实就是谐音“深嘱”,是女子在爱人临行前的叮嘱;而后一句中的“围棋”,谐音的是“违期”,是叫爱人不要误了重聚的时间。

古人已经把谐音玩得这么高级了,今人虽然在写古典诗词上有没先贤那么高明,但在改写上却很有一套。最经典的、最有意思的是那首《卧春》,被谐音改写后,简直绝了! 我们先看原诗:

《卧春》
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
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
岸似绿,岸似透绿,岸似透黛绿。

不少网友说这首诗是南宋大诗人陆游写的,但这工整度怎么看也不像出自陆大诗人之手。而且在《剑南诗稿》中,也确实找不到它。因此,它极有可能是现代人编的。且不论是谁写的,此诗整体上是有一定水平的,可谓要意境有意境,要新意有新意。

但不知为何,它传到某些调皮的网友耳朵里后,则被改写成了这样一首谐音诗:

《我蠢》
俺没有文化,我智商很低。
要问我是谁,一头大蠢驴。
俺是驴,俺是头驴,俺是头大呆驴。

对照一下原诗,就能发现这首诗居然是通篇谐音。咱们只能说,这一届网友确实太有才了。声明一下,这仅仅是一个文字游戏而已,并没有对任何人的鄙夷之意,对驴兄也没有,只是图一乐。

大家平时还知道哪些类似的谐音诗,欢迎举例讨论。最后,祝女足能在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到时候,诗迷们再一起给他们送上一首妙诗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