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所谓“欠债还钱”,杨白劳欠了黄世仁的钱不还,是不是没道理?

subtitle
锵锵文史局 2021-04-17 16: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食五谷杂粮,漫长而短暂的一生中避不开的除却七情六欲还有旦夕祸福。谁都难免有个流年不利或突遭变故急需用钱的窘境,“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例子屡见不鲜。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不少人选择借钱救急、事后归还,保全一时体面。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好借好还,再借不难”的道理也成了民间约定俗成的不二法则。因“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的歌词而被现代人熟知的我国著名剧情电影《白毛女》所演绎的故事恰与“借钱未还”相关,一切悲剧的源头始于剧中的佃农杨白劳欠了地主黄世仁的债未归还。

大年三十上门逼债的黄世仁致使杨白劳一家阴阳相隔、家破人亡。那么,剧中的“欠债不还”行为与我们深知的“欠债还钱”是否存在现实性冲突呢?让我们从情、事、理三个角度深深剖析《白毛女》故事核心,发掘杨白劳欠黄世仁的钱不还的真相,还事实一个清白。

一、欠债不还非有意,心有余而力不足

凡事都要讲道理、论事实,从理的角度来分析,杨白劳并非故意欠钱不还,他所面对的绝境并非简单的“欠债还钱”,而是“欠债多还”的重担。虽然杨白劳在借债时与黄世仁签订了白纸黑字的契约,但契约的条款由黄世仁单方面制定。

当一件事的命运或主动权集中在某个人手里,当理性的天平完全偏向于一方,作为契约的制定方和掌握更多财富的地主阶级,黄世仁当然不是大发慈悲,真心实意想救杨白劳于水火之中,而是想通过这次放贷获得收益。

于是事件就演变成了表面是富人大发恻隐之心慷慨伸手相救,背地里趁火打劫逼穷人走上绝路。杨白劳在没有任何科技手段辅助、一切只能靠老天决定收成的旧社会,但凡遭遇收成欠佳、洪水蝗灾等不可控的自然因素,就要面临难以维持生存的困境,更不必说还要偿还成倍增长的债务了。

因此,从理的角度来看,杨白劳不还钱的行为虽不符合契约精神,但由于受到契约本身不公平、当年粮食收成不佳等客观因素影响,这种不还钱的行为并非故意而为之的不讲道理,而是无奈、无力之举。

二、欠债还钱是真理,强抢女儿为哪般

在由人组成的社会中,情与法二字相辅相依并行而存。社会并非仅靠法律维系和约束,情也是将社会中的个体有机联系起来的重要纽带,黄世仁催债不成便威胁杨白劳用喜儿抵债的行为于情不和。

欠债还钱是单纯的债务问题,只涉及财产和债权双方,欠下的债务用人来抵,这就不光是财务问题,更涉及到人口买卖问题。虽然在未解放前的旧社会存在穷苦人家的儿女被卖到乡绅地主家当奴隶的行为,但这种人口买卖至少建立在双方达成共识后进行等价交换的基础上,“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而黄世仁从一开始就对喜儿心怀不轨,在明知当年的粮食收成欠佳,杨白劳一家人的生计都成问题的前提下,还在大年三十这个万家团聚喜迎新春的日子,通过高利贷这种不正当手段逼迫杨白劳在喜儿的卖身契上签字,逼得杨白劳饮盐卤自尽,把喜儿逼进山中生活,一头青丝变白发,使杨家父女离别、家破人亡。

正可谓:“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作恶的享福贵又寿延”。这样的“欠债还人”行为带来的恶劣影响和悲剧结局是不公平、不正确,甚至是不正义的。在这种前提条件下,杨白劳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欠钱不还并非他不讲道理,反而是他受到旧社会地主压迫、求生无路求死无门的体现。

三、残酷真相令人心寒,无产阶级受剥削

如若抛开所有个人感情,以局外人的角度对杨白劳欠债不还事件进行分析,不难发现这其实是资产阶级资本家与无产阶级劳动者之间的普遍存在的矛盾关系。两个阶级的矛盾关系就如同无形的漩涡,无人能幸免被卷入其中,但却总有人情愿逆流而入。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社会上大部分生产资料被资本家所掌握,资本家通过支付佣金或提供生产资料的方式使无产阶级劳动者和农民为其提供劳动力,生产劳动产品。

当劳动者通过投入劳动时间生产出具有劳动价值的商品后,资产阶级将会剥夺大部分劳动产品,将其作为商品投入到市场中进行交换,以达到自己获益的目的。这种剥夺对于处于资产金字塔底层的劳动者来说,往往带有剥削压迫色彩。

《资本论》中的观点在《白毛女》中得以体现。杨白劳处于无产阶级农民角色,在地主黄世仁处租赁土地,将收获的部分粮食上交给黄世仁作为租赁土地的费用,其余粮食用来向国家交税和维持自己的生计。

而像黄世仁这样的地主,多半通过低价买进或巧取豪夺的方式获得贫困佃户的土地,从而掌握更多生产资料。长此以往,凡是遇到收成欠佳、税赋沉重的年份,农民的生活资料就会紧张,甚至会出现为了生存向地主借高利贷的情况。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杨白劳明知借高利贷还不上所产成的后果,却依旧在契约上按下手印了。那么,杨白劳的死、喜儿的悲惨人生能否换来“黄世仁”们的反思与一丝后悔呢?答案是并不能。

在资本家的眼里,劳动者不过是一颗棋子、一只蝼蚁,想要折磨他们易如反掌。他们的死并不会促使资本家对生产者的薪资待遇进行调整,反而会让资本家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这种残酷的剥削压迫关系所带来的收益。

所以从经济社会规律的角度来说,杨白劳的“欠债不还”行为也是无数无产阶级劳动者在资本主义逼迫下走投无路、无力回天的缩影。

四、敢叫日月换新天,人民当家作主人

从情、理、法三个角度我们都不难发现,虽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杨白劳欠债不还的行为绝非主观上的不讲道理,也与如今人们口中的恶意欠钱拖债的“老赖”不同,他也只是一个在残酷的旧社会压榨之下走投无路的可怜人。

好在,我们现在处于公平、法治的新社会,都说“旧社会把人磨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我们如今的社会有制度的保护、法律的保障和一系列人性化举措,只要有心创造好生活,美好的生活大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对于普通劳动者来说,只要足够努力,付出相应的劳动,就可以获得应有的报酬,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缴税率合理、劳动保障体系完善,再也不必出现因某一不可控因素导致一家人生计无望的情况了。

最后,画龙还需点睛,在公平的社会主义现代社会中,光靠制度保障还不够,最重要的是个人的努力与勤劳。我们能看到马云的成功,但却不知道马云曾经一天工作20个小时;我们知道马云很有钱,却不知道马云为工作打拼时曾经吃了九个月的泡面。

我们知道成功后的马云有无数座驾,却不知道马云曾经骑单车上班了三年。勤劳致富,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如果你正迫切地渴望着成功,如果你想成为第二个马云,请用勤劳、汗水、梦想为自己的未来铺路。这世上没有白白得来的岁月静好,但依旧有无数人为了自己更美好的未来奋力前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