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湖南神童13岁读大学,17岁遭中科院劝退,母亲:恨不得他早点死

subtitle
桃烟读史 2021-04-17 16:14

既然思想存在于劳动之中,人就要靠劳动而生存。——苏霍姆林斯基

古往今来,有成就的人都是严肃对待自己生命的人。而人活着一天,总是要尽量多劳动、多工作、多学习,不肯虚度自己的年华,不让宝贵的时间白白浪费掉。

生活、工作和学习如果都能够自动自觉,那么很多事情也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这种自动自觉,很多时候都要依靠后天适当的培养才能够实现。

对于13岁读大学的湖南神童魏永康来说,他自小从母亲身上学到的只有学习的自动自觉,而没有关于劳动的自动自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尽可能将所有时间都用在学习上,魏永康从小就脱离于劳动,甚至连生活自理能力都缺失,以至于后来17岁的时候就被中科院劝退,以“高分低能”的形象广受热议,就连他的母亲都曾说出“恨不得他早点死了”这般诛心的话。

神童

1983年,魏永康出生于湖南省华容县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魏炳南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军人,因为打仗负伤致残,一直瘫痪在床,不能作为家庭的主力。

而母亲曾学梅在百货公司上班,薪水也只是足以支撑家庭的基本生活所需。在这样的情况下,魏永康这个新生命就成为了这个家庭未来所有的希望。

被寄予厚望的魏永康从小就被母亲曾学梅教导着必须以学习为重。从刚满两三个月起,还不能说话的魏永康就跟着母亲学习汉字,以及听母亲读唐诗

这样的早期教育在对学习有着极高天赋的魏永康身上得到了很好的成效。不到2岁时,魏永康就掌握了超过1000个汉字,远远走在了同龄人的前头。

而魏永康“神童”的名头,还在于他后来的一个个远超同龄人的成就。4岁时,还没到小学入读年龄的魏永康就基本学完了初中阶段的课程,后来也只是到了学校读了二年级和六年级,就直接以8岁的年纪连跳几级,进入了县重点中学读书。这些都使得他在当地小有名声。

而使魏永康“神童”名号更甚的是后来魏永康创下的新纪录。1995年,13岁的魏永康在高考中取得高分,顺利入读湘潭大学物理系。4年后,魏永康又考入了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成为了硕博连读研究生

魏永康在学习上的天赋,足够的教育资源,以及家中父母寄予的厚望,都使得魏永康在学习上取得了飞快的进步。母亲曾学梅也对此感到非常满意,认为魏永康学成后以一己之力承担起家庭重担的未来近在眼前。

劝退

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在学习上一路顺风顺水的魏永康在入读中科院之后,摔了一大跤。

而使他“摔跤”的原因,不在于学业,而在于生活自理能力,以及人际交往、沟通能力。

原来,母亲曾学梅一心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认为儿子魏永康只有专心学习,将来才有出息。而她让孩子专心学习的方式,就是让魏永康脱离劳动和交际。

曾学梅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都包下了,从来不让魏永康参与到家庭劳动中来。为了不耽误魏永康看书,曾学梅甚至还给魏永康洗脸、洗澡、喂饭、洗衣服,以及到学校去陪读。在曾学梅这样的“娇惯”下,魏永康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

而除了生活上脱离必要劳动之外,魏永康还脱离于日常交际。为了让魏永康认真学习,曾学梅总是在魏永康在家的时候把他关在房间里看书,不允许他到外边去玩耍。

而当有同学来找他或者打电话给他的时候,曾学梅总是以“魏永康不在家”的理由阻止了他与同学间的交往,这使得魏永康被同学疏远,养成了不爱说话的习惯,缺少了交流能力。

一开始不管是曾学梅还是魏永康都没有正视这样的教育方式带来的缺陷,直到魏永康执意不肯曾学梅陪读,孤身一人前往北京中科院求学的时候,才彻底暴露了出来。

长期生活在曾学梅细心照料下的魏永康,在离开她之后感到非常不适应,对生活和学习都没有办法做出合理的安排。在生活上,魏永康连天冷添衣这样的小事都没法做好,而在学习中,魏永康也没法和同学、导师有合理的交流。

所以后来魏永康也被校方以“生活不能自理、并且只是结构不适应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研究模式”为由劝退回家了。

从“神童”到“被劝退”,魏永康的自信心被彻底摧毁。他觉得生活给他开了一个玩笑,在他即将学成的时候给了他一个重创。

从中科院被劝退之后,回到家的魏永康一度变得非常低沉。他整天呆在家里自己的房间看书和玩电脑,很少与其他人打交道。在魏永康看来,“只要我走出去,仿佛大家都在嘲笑我”。

在这样的消极心理中,魏永康还闹出过几次“失踪”,所幸最后还是回到了家中。

而面对魏永康被中科院劝退这件事情,感到绝望的不止魏永康本人,还有一直对魏永康有着非常大期望的曾学梅。

特别是魏永康从退学回来后一直消极处事,甚至放弃了读书,这让曾学梅感到非常气愤,甚至还说出“恨不得他死了”这种怒火下的诛心话语。

魏家似乎一息之间跌落了泥潭。

新生

魏永康因为“高分低能”而被中科院劝退后,家乡华容县的父老乡亲和亲朋好友也很快知道了这件事情。面对这个自小就广受赞誉的“神童”,他们并没有落井下石,而是尽自己的努力让魏永康重新找回努力的信心。

其中,华容县人大副主任就对魏永康伸出了援助之手。为了使魏永康锻炼身体,学习与人沟通交流,他邀请魏永康每天早上8点步行到华容县人大上半天班,而华容县人大则给他一定的补助,帮补他的家庭

在下午的自由支配时间里,魏永康则继续拿起书本,他计划着重新回到学校读书。

而魏永康的母亲曾学梅也开始反思自己对魏永康的教育方式。她不再要求他“两耳不闻窗外事”,而是放手让他也参与到家庭事务中,培养自己的生活自理能力。魏永康也逐渐学会了买菜做饭、打扫卫生,积极主动地承担起照顾家人生活起居的责任。

在魏永康逐渐懂得生活之后,他也开始参与到正式的工作中来。26岁的他在深圳创辉公司从事太阳能方面的研究,在事业方面有了很大的起色,而他的恋爱也在亲朋好友的介绍下逐渐步入正轨。

2008年,魏永康与湖南大学毕业的付碧缔结了婚姻,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孩子。而魏永康也在妻子的支持下,于2009年初成功考取了北京工业大学生物物理专业的研究生,回到北京重新拾回他的梦想。

小结:

魏永康经历过“神童”的辉煌,也遭受过人生的失意,他在学习之路上的起起伏伏,虽然在一段时间里给他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但也在后来成为了他成长的基石。

魏永康是幸运的。在他失败之后,身边有无数人想方设法帮助他分析问题,协助他走出了最大的困境。而魏永康也是勇敢的,在明白了自己的错误之后积极改正,在一切准备就绪后,他又向学业重新发出了挑战,让自己的天赋得到更大的发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