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八年前她装柔弱抢走我男友,八年后再遇我感谢她大恩

subtitle
有点故事汇 2021-04-17 13:45

故事:八年前她装柔弱抢走我男友,八年后再遇我感谢她大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房门打开的时候,我确实以为自己走错了。

女人很漂亮,带着成熟风韵,见我出现并没有多吃惊,反而笑着把我引进了屋里。

本着互助互爱,不厮打不争吵,拒绝互相伤害的原则,我们俩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充分交换了意见,增进了双方的了解,我对眼前的情势表达了极大的愤慨。

此次的会谈是有益的,我们尊重对方的意见,保留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会谈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我起身离开,她热情地送我下楼,替我叫车。

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我才猛然意识到一件事。

我特么被王也绿了!!

王也是我的第三任男友,我们俩好了小两年,半年前他因为工作业绩突出被调来了帝都的本部工作。

而我,今天风尘仆仆,带着仅有的几件行李,从中国的最北方千里迢迢特意来投奔他。

本来打算给他个意外惊喜,没想到这个“意外”确实“惊喜”到了我。

帝都的出租车师傅非常热情,见我独自一人赶在年前来这儿旅行,给我推荐了好几家特色馆子,还有那些来到帝都必去的旅游景点,见我一直不出声,他问:“您怎么了?”

“那个……麻烦送我去机场。”

坐在飞机上,看着三万英尺高空上的金色云层,我有些恍惚。

如果不是这次的突然到访,以我的迟钝程度,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发现王也出轨的事实。

和女人聊天的时候,我才了解了真相,她说她和王也早在半年前,也就是他还没来帝都之前就确定了关系,王也现在住的房子就是她的。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还没到这里就完美地无缝对接了,真是让我情不自禁地想竖起大拇指替他点个赞。

王也刚来帝都那会儿,我们几乎每天都要打好久的视频电话,每晚他都要等我睡了再挂。

大概一个月后,他的工作进入正轨。

接下来的日子,他每周五晚雷打不动都会回到我所在的城市和我共度周末,然后坐周日的末班飞机返回。

我当时就想,这公司也太特么变态了,可又不好打扰,毕竟他在为我俩的未来努力,我怎么好拖后腿,于是,我每次都十分乖巧地给他切好水果,带上房门,自己坐在客厅里安静地看电视。

要不是那个女人说破,我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那些日子,他每晚都在和她“汇报工作”。

如此温柔,如此贴心,如此小心谨慎,如此处心积虑。

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下了飞机,我看到手机里几百条微信和无数条短信的时候,直接按了关机键。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被劈腿了。

现在的我不想听他解释,该看到的我都看到了,就这样吧。

我还记得那女人和我说,“王也舍不得你,所以迟迟不肯和你分手,可是你该知道,你们那个小破地方,有什么发展前景,你能给他什么呢?”

我有些不理解那个女人,明明她抢了我的男朋友,为何可以如此理直气壮,离开的时候,我问她:“不觉得下贱吗?”

她对我笑了,是那种让我看不懂的笑容,她说:“男未婚女未嫁,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何况良禽择木而栖,谁不想要更好的?”

我点点头,“你不嫌弃就好,拜拜!”

2

零下20几度的冷空气,伴着小刀一样的寒风,我冻得瑟瑟发抖。

离开之前,为了断掉我还想回来的念想,我破釜沉舟,不但辞了工作,还退了房子。

“不好意思,这里有人吗,不介意拼个桌吧?”

我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男人,心里一万个草泥马飘过。

他扶着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看见我的时候也是一愣。

“你们坐吧。”

我站起身来,拖起我的行李箱,走出门口的时候,忽地笑了,这什么狗屎运,差不多8年没见了,我还以为他死了呢。

路过大玻璃窗的时候,我对那个不修边幅,身体浮肿的女人笑了一下,她肯定没想到会以这副丑样遇到我,真是……活该!八年前她装柔弱抢走我男友,八年后再遇我感谢她大恩。

时隔八年,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被她趾高气昂抢走男友的倒霉小蘑菇了。

林冠铭看着我,脸上是礼貌温和的笑容,当年我们俩谈恋爱的时候,他可从来没对我这么笑过。

都说恋爱这种事儿,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林冠铭是我的第一任男朋友,我们在大学的时候整整好了四年,毕业的时候,家里给他在某局下属的建筑院找了份工作。

我那时本以为,一毕业我们就会结婚。

可他前一天还打电话给我,要我帮他写入党申请书,后一天就去参加了单位的相亲会。

然后一系列操作排山倒海而来,分手来得早有预谋。

我时常安慰自己,有些人不过是生命中的过客,在我的心里挖了个坑,建了座坟,连块碑都没有。

如果,他只是简单地和我不了了之,我或许不会对他记忆如此深刻。

只是我清楚地记得,在我们分手后不到一个月,他把那个女人带到了我的面前,笑着和我说:“我新交的女朋友,你要不要看看?”

男人有时候真是残忍得可怕,他明知道,那个时候的我心里还爱着他,还要这样不遗余力地往我身上插刀,一把又一把。

看到那个女人的瞬间,我就懂了,她是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战胜的类型,借用动物世界里的一个词儿,在那天,我遇见了天敌。

我平时看起来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实际内心脆弱得要命,不但爱哭还容易感动,表面上却总喜欢逞强,刀子嘴豆腐心,用大佬钱的话说,我是一个表里不一的刚性怂包。

可是她……嗯……她柔柔弱弱的,眼里却透着一股狠劲儿。

直觉告诉我,林冠铭压不住这个女人,果不出我所料,他们好了三个月之后,林冠铭哭着打电话给我:“她和我分手了,我从没像爱她一样爱过别的女人,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一口黑血差点儿从我嘴里喷了出来,但我还是不争气地问:“那……要不要和我重新来过?”

3

我就是这样怂,面对第一次喜欢的人,怂到了骨子里。

我们当然没有后续,唯一的后续是我当时哭得昏天暗地,生无可恋,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全世界都抛弃了我,耳朵里都是林冠铭分手时的那句话:“这世上没有别的男人了吗?你为什么非要缠着我?”

那是我人生中最为灰暗无助的日子,那时我唯一的失恋解药是《蜡笔小新》。

我也不记得自己看了多少集,也不记得到底演了什么,我只记得自己在笑,我想要自己笑。

我一直以为,一个合格的前任就是做一个死人,老死不相往来,只是我没想到那个女人最后还是嫁给了他。

林冠铭是个幸运的男人,毕竟他娶到了这辈子最爱的人,虽然他是个王八蛋,但此刻我是真心祝福他。

兜来转去,我还是回了我妈家,我爸走得早,我妈自从退休之后,就改变了生活规律,像候鸟一样,每年供暖期一到就会飞去三亚过年,待到来年春暖花开再迁徙回来。

坐在空荡荡的房子中央,我陷入思考,这几天我唯一的任务就是要编一个完美的故事,好让自己脱身,毕竟王也深得我妈的喜欢,我在考虑要不要破坏他在我妈心里的好男人形象。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我洗了个澡,精心化了妆,仔细搭配了服饰,好凸显我的好身材。

时至今日,我已经不容自己有任何一丝闪失,失恋事小,失节事大,我现在这么衰,万一再遇上前男友怎么办?!

还没等出门觅食,我就被王也堵在门口,他用力地敲啊敲,敲啊敲,“小小,我知道你在里面,听我解释,小小。”

唉……解释个毛线,男人最爱做的就是解释,真以为自己是言情剧男主角呢,一次误会终身错过,现实里哪有那么梦幻的剧情。

你那个女人我都见到了,你们的合影,她手上的钻戒我都见到了。

心塞塞,王也和我在一起那么久我都没舍得让他给我买一个,我真恨我自己,干嘛那么温柔体贴,事事都为他着想。

我装死,没开门,他没把我敲出来,倒是把我家邻居敲出来了。

我听到邻居张婆婆在门口说:“小小没回来,你走吧,他们家没人,去三亚过冬了。”

王也不死心地一直在我家门口守着,这个混蛋,看来是想活活把我饿死在家里。

本来我很难过,难过得一度怀疑人生,可是见到我的接盘侠是那么高贵优雅气质不俗的女人,我忽然就没那么难过了,这种感觉很奇怪,我似乎没有过多的震惊、无语、抓狂,而是瞬间冷静下来,觉得这或许是个很好的素材,我要马上把它记录下来,等我下次才思枯竭,冥思苦想没有出路的时候能把它用上。

我如此麻木冷淡,或许和我的工作有关,忘了介绍,我是个编剧,坐班的那种,和普通上班族一样,每天刷刷剧看看书,写写本子。

唯一的区别是,工资不怎么按时发放。

王也没敲开的门,在第二天一早被大佬钱一脚踢开,他揪着我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老大,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臭丫头,翅膀硬了,微信上就敢跟我玩儿辞职,电话不回,视频也不接,怎么回事儿?”

“老大,我失恋了!”

“活该,你这样的活该失恋,你……”大佬钱看着我愣了几秒,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语气柔和了起来,“钱小小,你没骗我?”

“骗你干嘛,反正我失恋了,也不想干了,你爱怎么骂,怎么骂吧,如果骂我能让你痛快,那你就骂,只是……”我指了指房门,“把门关上再骂呗!”

“我呸!老子我骂人还选地方!”

大佬钱和我是一样的人,刀子嘴豆腐心,我们俩姓氏相同,只不过他的名字更加霸气。

钱!富!贵!

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就对他肃然起敬,毕竟我好久都没见过这么接地气儿的名字了。

大佬钱名字虽土人虽粗俗,但是长得一表人才,有点儿像那个“谈恋爱吗,坐牢的那种”里的型男大叔。

从我毕业时起,大佬钱就一直是我老板,他是我这辈子结识的男性中唯一一个对我“不离不弃”,每天都揪着我不放的。

我们公司一共有两个编剧,一个是大佬钱,一个是我,他大我……从外貌上看,大概要20岁吧,虽然他实际上也就比我大8岁。

我们富贵文娱有限责任公司,所有部门加起来一共没十个人。

大佬钱经常眼里闪烁星光,真诚热忱地鼓励我,他说:“小小,用不了几年,我们就会在编剧界里大放异彩,流芳百世,名垂千古。”

流芳百世,名垂千古,这俩词儿太有迷惑性,我只觉得如此发展下去,我俩可能更适合另一个成语:“遗臭万年”。

但我不能驳他的面子,每当这种时候,我只能报以微笑:“您说得都对!这个月工资什么时候能发?”

“江湖儿女何必太拘小节呢,下个月一起!”

4

大佬钱带着我进了一家KTV,点了个豪华包房,我俩分坐沙发两端,我呆呆看着他:“老大,你要干嘛?”

大佬钱白我一眼,“唱啥自己点,我今天给你当观众。”

所以当我唱起:“是我勇敢太久,决定为你一个人而活……”的时候,大佬钱哭了。

他一哭就哭了足足一个小时,把服务员都哭来了,最后还是我买的单。

“老大,别哭了,到底咱俩谁失恋啊,我都没你哭得那么惨烈。”

大佬钱伸手一抹脸,语气还透着哽咽:“小小,你特么以后别唱歌了,怪不得每次聚餐你都躲一边扮蘑菇,实在是太特么难听了。”

我:“……”

要不是我新买的皮靴还没开过光,我一定脱下来凿死他。

我就知道他没这么好心,我失恋的时候,他从来都没安慰过我,每次打着安慰我的旗号,都是我买单。

看他哭得那么难受,我心里竟然好过了一点,平时他没少折磨我,别人家坐班编剧都是早八晚五,我们是早五晚八,经常还要加班,工资也迟迟发不出来,我偶尔想,这么多年,我们公司还没倒闭也算是个奇迹!

和大佬钱离开KTV的时候,我的肚子响了,他看看我:“走,哥哥带你吃饭去!”

“不用了,我想回去睡觉!”

“不行,跟我走!”

我和大佬钱走到一家餐厅门前,我站在门口死活不肯进去,要知道,那是一家人均消费至少小二百的馆子,大佬钱那么能吃,我可不想再买单了。

况且以我对他的了解,平日里公司聚餐人均标准都不超过50,要么他今天疯了,要么他今天必定会逃单。

“戏怎么那么多呢,挡着人家大门口干嘛?不是这家,前面,今天哥哥我请客,随便吃!”

“那刚才唱歌的钱,你先给我结了呗。”

大佬钱又瞪我一眼,“什么你的我的,都认识这么多年了。”

我:“……”

大佬钱带我去了一个面馆。

这里我很熟悉,就在我们公司楼下。

公司离我家很远,为了上班方便,我从家里搬了出来,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

我到公司第二年冬天,有很长一段时间,天天没日没夜地加班,大佬钱还不给我发工资,穷得叮当乱响,连五十米外有人掉了一个硬币我都知道是1角还是5毛的。

本来我妈就反对我在他这儿工作,因为我的坚持,我们俩还大吵一架,我自然不能向她求助。

那段叮叮咚咚的穷困时光,我都是在这里度过的,我记得当时店里有个免费吃面的活动,一个月一百块可以每天免费吃两碗最便宜的牛肉面。

也正是因为那段日子,我和大佬钱建立了革命友谊,因为我发现他也每天来这里吃面,我俩一起在这儿吃了半年面,每天同一张桌子,默默无语,吃完回去继续干活。

那段时间,大佬钱抠得惨绝人寰,我偶尔还要去绿色背景房里客串一下群演甲乙丙丁,扮演个花草鸟兽。

往事惨痛不堪回首,胃里又是一阵翻涌。

大佬钱挑起一筷子面,眼圈一红,看着我:“小小,你介不介意我去个洗手间?”

好吧,咱俩想法惊人的一致。

我们双双从洗手间回来,面条都坨了。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看着对面的大佬钱,他似乎也和我一样,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

大佬钱挑起一筷子面,有点儿惋惜:“小小啊,这……没办法吃了吧。”

“没事儿,老大,我们可以把这个面条带回去用清水投一下,我给你做个葱油拌面,贼好吃。”

见我振振有词,大佬钱怔怔看着我,“小小,我本来是打算拉着你来忆苦思甜,顺便安慰你一下。”

我呆呆看着他,点了点头,一副顿悟的模样,拉长音“哦”了一声。

我挑起一筷子面条,硬生生吞了下去,看着他说:“老大,味道不错。”

大佬钱也拿起筷子吃了一口。

我笑:“够不够?不够我这碗给你?”

说着我把面条夹进他碗里。

“你……竟然敢公然欺负老板。”

大佬钱忽然哭得跟个娘们一样,我一时间懵逼了,一筷子面条而已,至于吗?

“老大,你也失恋了?”

“我呸,少咒我。”

也是,这么多年,就没见他谈过恋爱。

我拍拍他,一副“没事儿,我懂,有什么不开心的和我说说,我替你传播一下”的怜悯神情。

大佬钱瞬间恢复正常狠狠地白了我一眼。

我们俩谁也不说话,较着劲儿吃着碗里的面条,面店老板跟我俩很熟了,还在一旁问,要不要再添一碗?

“不用。”我们异口同声,互相监督把面吃完。

“小小,知道当年我为啥一直和你在这里吃面吗?”

“穷呗。”

大佬钱没否认,继续说:“我当时招聘你来的时候,就觉得你这丫头挺可怜的,后来有段时间我资金周转困难,发不出工资,其他人都离职了就你没走,也不管我要钱,我就在想,这丫头图什么呢?我这里也没啥可图的?莫不是……”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我立马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是,不是,你可别想歪了,我对你一点儿其他的心思都没有。

“如今公司越来越好,不知怎么的,我都会想起那个时候我们俩天天在这里吃面的情景。小小,你是个好姑娘,你值得更好的男人。”

是呗,好傻好穷一姑娘,人又窝囊,辞职报告打了好几次都不敢提交,生怕被你骂回去。

大佬钱见我不吭声接着说:“小小啊……”

“打住,老大,你不会是想要泡我吧,等下,等我缓缓,太突然,我……”

“噗”的一声,大佬钱喷了我一脸水,喘了半天气,看着我恶狠狠地说:“泡你?泡面都不泡你!我身边那么多水灵灵的小姑娘,要哪儿有哪儿,我是多瞎才会想泡你!”

我豁然松了一口气,不泡我就好,不泡我就好,不泡我就好。

大佬钱放下杯子,安静地看着我,那眼神……有点儿让人不寒而栗。

我回视过去:“我真的要辞职,过几天我就去三亚投奔我妈,不回来了。”

“喝口水,辞职什么的以后再说。”大佬钱和我打岔。

“我说真的,我不想干了,工资我也不要了,我妈托人给我安排了个正经工作。”

大佬钱身子一顿,坐正了身子,一脸严肃地看着我:“我不同意。”

“你凭什么不同意,你是我谁啊?”

“我是你老板。”

“我卖给你了?”

大佬钱看着我有些无奈,“知道当年我为啥雇你吗?”

“我傻,要的钱少,任劳任怨。”

大佬钱赞同地点了点头,“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我:“……”

我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份工作就是在大佬钱的公司,算起来我已经在那里干了小八年了,他几乎见证了我所有失败的恋情。

我还记得当年应聘的时候,他问我:“为什么来我们公司?”

我说:“我看你写,五险一金待遇优厚,一年15天带薪休假,顺便帮你实现人生价值与终极财富梦想。”

他对我笑了,“讲个故事给我,我考虑一下。”

接着我就把我的恋爱史说给他听,他笑得更厉害了,当即就拍板,“以后跟着我吧。”

大佬钱看着我目光格外慈爱,如同老父亲一般,“今天开始,给你提前放假,过了正月十五再回来。”

我一呆,愣愣地看着他:“我辞职了,再和您说一下,我辞职了!Understand?”

“中国人别总说英文,一会儿去结账,然后我送你回去。”

???又是我!???

“叮”的一声,我收到一条消息,看着手机,我目瞪口呆,惊得张大了嘴巴,看向大佬钱:“公司终于倒闭了?”

“我呸,说什么呢?”

我对他晃着手机,“怎么这么多钱?不是遣散费?”

大佬钱笑着看向我,“这些都是以前欠你的,公司这几年虽然自己拍的电影不咋样,但是也投资了不少电影,还都挺火的,就那个光头导演的‘x囧’系列,看过吧?”

“你这么有钱,为啥还欠我工资,为啥……”

大佬钱笑着看向我,“我把你当亲妹妹,这钱我不替你攒着再被男人骗了怎么办?现在你失恋了,拿去挥霍吧,你辞职的事儿我就当没看见,以后乖乖跟着我,有福同享,有难……你就先担着吧。”

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最后,还是我结的账。

5

大佬钱送我回家。

一路上,我的手机一直在响,一个陌生号码,犹豫了许久,我按下了接听键:“小小,你在哪儿?见见我好吗?你听我解释!”

是王也的声音,也好,现在我想听了。

“好呀,解释吧,我听。”

电话那头突然安静了,王也似乎没想到我会如此平静。

“小小,我……”

“嗯,我在听……”

我会认真听,把你的故事告诉我,或许我下次写剧本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头大了。

“我是真的想娶你,我是真的规划好了我们的未来,小小,我想见你,你在哪儿?”

分手时他带新女友炫耀,不想几年后他主动找我求复合。

我笑,“我不是在你心里吗?我能在哪儿呢?王也,我看到她了,你眼光不错,放心,我不恨你,一点儿也不。”

我确实不恨他,我恨不起来,毕竟我们在一起的那些甜蜜时光,几百个日日夜夜,他都时刻让我沐浴在爱河之中。

或许我的运气差了一点,水性又太差,所以怎么也学不会游泳,只好上岸,看其他人徜徉其中。

我不知道王也会不会找到我,因为我已经不会再见他了。

挂了电话,大佬钱问我:“王也?”

我点点头。

“你想怎么办?”

“老大,你能不能替我找人揍他一顿,这样他心里或许会好过点儿,还有……下手轻点儿,行吗?”

大佬钱笑了,“没问题。”

我看向他,由衷地说道:“老大,谢谢你。”

钱大佬摆摆手,“客气啥,等你回来,我带你见见你嫂子。”

我机械性地点了点头,然后猛地一抬,什么?他结婚了?妈呀,这怎么可能,谁会嫁给他?眼光也太奇特了吧?

见我半晌不说话,钱大佬得意地点开手机,递到我跟前,“美吧,要说我老婆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怪不得,怪不得那些水灵灵的小姑娘扑他,他都不动心,怪不得他如此洁身自好,一点儿绯闻都没有,害我差点儿以为他性向成谜,原来是英年早婚,金屋藏娇啊。

这个女人看起来有点儿眼熟,我肯定在那儿见过,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了。

算了,自古以来,好白菜都被猪拱了,何况还是大佬钱这种野猪。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回家的路上,还是发生了点儿意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