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位被鲁迅嘲笑的晚清“小丑”,竟然是保住中国万里河山的大英雄

subtitle
江山社 2021-04-17 11:54

清末的政局有多昏庸腐败,想必大家都有一定了解。在当时可以这样说,但凡与工业革命接轨的国家,都可以在旧中国分一杯羹。

此时的沙俄根本没有经过清廷的批准,便在东北修了一条用于输送资源的铁道,对富饶的白山黑水之地进行掠夺。这件事传到皇宫中,自然引发满朝哗然,群臣们纷纷请求统治者给个说法,与蛮横无理的沙俄进行交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这种情况,皇帝何尝不愤慨?

所以皇帝不假思索地同意了,准备派大臣与俄国人进行交涉。就在此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就在早朝时满朝文武挑选使臣时,那些昨日还在义愤填膺的大臣纷纷掉了链子,拿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进行搪塞。这种事在晚清发生了不止一次两次,这些表面上“爱国”的大臣往往雷声大雨点小,真到需要他们顶在前面的时候,就往往会怯懦退缩。

没办法,既然没有朝臣敢于主动出使沙俄,那就只能采取举荐的法子抓倒霉蛋了。在文武百官的一致推荐下,一位叫程德全的五品官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在一个板砖拍下去都能砸到尚书侍郎的朝廷,程德全这样的五品官和芝麻官并无区别。但那些一二三四品的大员都无所作为,程德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就这样,程德全以五品官的身份,成为清廷赴俄大使,北上沙俄去处理这桩麻烦的差事。虽然旧社会的中国人向来将俄国人称作“毛子”,但俄国人可不是什么蛮夷番邦。政治和外交这一套,俄国人玩儿的也很精通。此时的清政府乃弱国政府,正所谓“弱国无外交”,面对这样的国度,沙俄自然要采取震慑立威的手段。

更何况,此次被派来的还是一名五品芝麻官,这让沙俄觉得本国受到了轻贱,更坚定了要给清朝人下马威的想法。于是乎,在程德全赶往交涉地点的同时,俄方使者便坐着火车,沿着刚刚修好的东北铁路驶入大清国境内,耀武扬威地向中国地老百姓宣示:“我们偏不和你们政府打招呼,就是要把铁路修到中国去,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俄国人搞出的动静相当大,所以自然传到了朝中。没想到,之前还趾高气昂的朝臣这下都成了瘪茄子,除了惊愕和束手无措之外,拿不出任何针对性的策略。反倒是被派往前方的程德全,认为自己是大清国的使臣,不可折了国家的脸面,绝不能让沙俄在老祖宗的土地上胡作非为。就在这天早上,程德全做出一件让世界为之震惊的行为。

他本是一个清贫的小官,平日里身上总是穿着缝缝补补的旧官服,可他今日却换上了崭新的朝服。程德全昂头挺胸,一人来到俄国人修建的铁路旁边,随后朝着南方朝廷的位置遥拜,随即便躺在那条铁路上。在当时的旧中国,整个国内连铁路都没有几条,这种“卧轨”的举动更是前所未闻的。

程德全的做法,就是为了告诉膨胀的外国人:“你们想要将火车开到我们的国家,就必须从我身上碾过去!”

沙俄的火车司机从几百米外便看到铁轨上躺着一位身穿深蓝色中式官服的怪人,出于安全的考虑他先是鸣笛示警,企图让卧轨之人自行离去。没想到面对轰鸣的火车,程德全纹丝不动,根本没将其看在眼里。

恼怒的火车司机索性加大马力,想要用这种法子吓唬程德全,谁知,程德全依旧不以为意。在众目睽睽之下,程德全翻了个身,将身体朝着火车的方向挪了一段距离,表示自己根本不惧怕外国人的把戏。

程德全的做法,让俄国人都有些惊呆了:“这还是懦弱的清国人吗?在这样腐烂的国家中,竟然还能出现为了国家名誉不顾生死的志士!”没办法,沙俄虽然膨胀,但杀害国家大使毕竟是有违国际公理的。

对此,火车司机不得不放慢了火车的速度,让火车停在距离程德全仅几米的铁轨上。俄国使者从火车上跳下来,激动地拉起程德全,问道:“这样一个国家,这么腐败的政府,值得你去拼命吗?”

在听完了翻译的转述之后,程德全风轻云淡地说道:“朝廷虽然有腐败,但我程德全却不腐败,也不屑与腐败为伍。”听完程德全义正词严的话之后,俄国使者为之震惊,对眼前这个黄种人肃然起敬。

就这样,程德全不顾个人安危,用性命捍卫了国家尊严,也换来了与俄国代表坐下来谈判的机会。

程德全的大义之举,传遍了大江南北。

老百姓听说这件事之后,纷纷竖起大拇指夸程德全是好样的,亦让一些爱国人士的热情被点燃。即便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慈禧太后,在听闻程德全卧轨之后亦对其刮目相看。在老佛爷看来,平日里办事的高官,还不如这五品的程德全有用。于是乎,一纸谕旨送到程德全手中,让他从五品芝麻官瞬间成为正二品副都统,全权负责北满的外交事务。

程德全事件在国际范围内引发了轩然大波,不过这并不能影响晚清的政局。毕竟,国家已积重难返,就像是漏风漏雨的破屋一般,仅凭程德全这样的修补匠,是完全不济事的。毕竟弱国无外交,所以列强国并没有因为程德全的出现高看大清国一眼。在列强国看来,此时的中国就是一块甜美的大蛋糕,人人都想来咬一口。可来吃蛋糕的人多了,就难免会引发纠纷。

中国哪个地区的资源最丰富?

无疑是东三省(当时的东四省)。距离这片土地比较近的,既有沙俄,又有日本。两个列强国都相中了东北丰富的资源,所以便在这片土地上展开角逐,企图独吞清国东北的矿产、粮食和木材。日本人占据齐齐哈尔,俄国人则反复对齐齐哈尔发动军事行动,双方在别人的土地上打得不可开交,浑然不顾“东道主”清国的态度。对于日本和沙俄,清廷从上到下都心知肚明,可就是没有大臣向老佛爷提起这一茬,慈禧也不会在上朝时自讨没趣。

关键时刻,还得看程德全挺身而出。此时的他,已是负责北满外交的重臣,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祖宗的土地生灵涂炭。听说沙俄出动了炮兵部队,准备对齐齐哈尔进行轰炸,程德全立即单枪匹马地来到俄国大营,与俄国的指挥官进行交涉。对于程德全“卧轨”的举动,俄国人早有耳闻,听说这次他来到军营就是为了让沙俄与日本罢兵,俄方指挥官表现得相当不耐烦。指挥官一声令下,俄国士兵将程德全拉到一边。俄军阵地的火炮已完成装填,只要指挥官一声令下,火炮便会对齐齐哈尔的日军驻地进行狂轰滥炸。

倘若火炮一响,日本人自是会死伤惨重,可同样要遭殃的还有齐齐哈尔的老百姓。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程德全挣脱了身边的俄国士兵,纵身一跃来到一门大炮跟前,用身躯挡在了炮孔上。程德全的行为已经非常明显,倘若俄国人要发动袭击,那么便要先杀掉这清国外交大使,此举竟与此前卧轨有异曲同工之妙。

见到程德全再次不顾性命,沙俄指挥官愤怒不已。

他们立即要挟程德全道:“你这中国人!如果再不离开大炮,那么我便会下令开火,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面对俄国人的威胁,程德全毫无惧意,淡然地说道:“比起我一个人死无葬身之地,总好过让齐齐哈尔的老百姓粉身碎骨。你若真的有种,那便下令开火!”沙俄指挥官这才发现自己小瞧了眼前的中国人,同时亦被程德全的举动震慑了。

不过,正所谓军令如山,俄国指挥官虽佩服程德全,亦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收回成命。他再次命人拉开程德全,准备对日军发动炮袭。没想到,这次程德全干脆跳入大江中,表示若俄国人不停止战争,他便要溺死在军营前。程德全毕竟是大国的使者,若他就这样死了,势必会造成恶劣的国际影响。

为了避免招致事端,沙俄指挥官命人救起了程德全,开始重新考虑是否要继续进行轰炸。他反复在阵地前踱步,随即叹息道:“如果清国多几个像你一样的家伙,怎么会沦落到任人欺压的程度呢?”随即,沙俄指挥官下令停止炮击,让整个齐齐哈尔免于轰炸。这件事没过多久又传到朝廷中,慈禧随即又将程德全封为一品将军。

然而,就像俄国指挥官所说一样,整个大清国像程德全一样的志士屈指可数,所以即便程德全能在一次或两次的外交事件中避免中国的损失,亦无法改写清朝衰落的事实,呜呼哀哉。弱国无外交,像程德全一样以捍卫主权为宗旨的国之栋梁,只能说是生错了年代。

鲁迅先生有一篇杂文中提到,晚清的一位江苏巡抚,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三片瓦片,这位清朝的逆臣由此就华丽丽地转身成为民国的开国元勋。鲁迅先生戏谑的笔触让这位巡抚披上了一丝 “小丑”的色彩,在鲁迅看来,他的革命只用竹竿“温柔”地“挑了几片瓦”,不够轰轰烈烈惊天动地。

这位 “小丑”就是程德全。

沙门寺是程德全出生的地方,位于重庆市云阳县活龙村。此地原本是程德全祖父的产业,因年久失修,传给程父时已是一间破旧庙宇。程父在此开设私塾,以授课为生。程德全为官发迹后,出资重新修缮沙门寺,将祖业房舍田产全都布施给寺院,并在寺门外亲题一副对联:

莫嫌淡泊来相处;
如厌清贫去不留。

新中国成立后,沙门寺改建为活龙村学校。

参考资料:

【《程德全纪略》、《程德全:辛亥反正第一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