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央视调查:投资数千万水利工程三年不能用,墙里是塑料泡沫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1-04-17 07:19

央视财经客户端4月17日报道,近日,《经济半小时》栏目接到了多地群众的反映,一些地方上的农田水利设施,派不上用场,要么是半拉子工程、要么就是摆设。农民着急等着水浇地,而这些国家投入资金修建的水利设施,却成了农民心头最窝火的事情。

水利工程年年建、年年不能用,国家巨额投入打水漂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视频(16:3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村民告诉记者,2019年,村子里来了工程队,修建了这一批白底红棚的水利设施,说这是智能灌溉系统,建好后只要刷卡,就可以出水,大家伙都非常期待,盼着这个新鲜玩意能早点派上用场。但工程人员忙活了一阵子就撤走了,这个小箱子,始终却没有通上电,成为了田间地头的摆设。

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任集乡田楼村村民

有村民表示,由于自己的地块离家太远,不方便从屋里拉电线,他花了两千多元,购买了发电机和潜水泵,成为村里第一个用柴油发电机打水灌溉的人。他感慨道,村里每隔三五年,就会有灌溉工程的开发建设项目,但十多年来,大家伙的灌溉方式却一直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有的村民连电卡都没见过。

那么这些半拉子的灌溉工程究竟是什么项目呢?鹿邑县人民政府官网上《关于印发鹿邑县2018-2019年度农田水利 基本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显示,项目总投资有5700万元。

由于长久无法使用,配电箱上已经结了一层又一层的蜘蛛网,落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围墙的水泥用手轻轻一抠就脱落下来,围墙里面,并不是砖块,而是这样的白色塑料泡沫。

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任集乡村民

水利设施究竟归谁管?政府部门层层推诿,老百姓被“踢来踢去”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视频(03:37)

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却连具体的负责人都没联系上,这位村民有点灰心。随后,记者又从公开信息上找到了鹿邑县实施全国新增500亿公斤粮食生产能力规划项目建设办公室的联系方式,根据公开资料,这个办公室正是多项灌溉设施建设的开发单位,记者试着拨通了这个电话。

了解到记者想反映任集乡灌溉设施的问题,这位工作人员不容记者多说,给了记者一个电话号码就匆匆挂掉了电话。这个电话接通后,熟悉的“套路”再次出现了,他又给了记者另一个电话号码。

一层层推诿、一次次核实,最终的结果究竟如何,依旧扑朔迷离。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春天,村民们依旧需要自己格外忙碌,才能完成今年的春灌。

半小时观察:要严管水利设施里的官僚主义

一线实地的调查显示,在河南省鹿邑县的一些乡镇里,这几年来动辄几千万工程额度的水利建设项目,大部分都烂在了地里,成了摆设。一个又一个地建设,一个又一个地废弃,国家的钱是一笔又一笔地投入,但最终,农田的灌溉难题,依旧没有解决。更荒唐的是,农民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部门互相推诿,上级推下级,推到乡长那里干脆忘了电话。截至节目播出前,针对当地群众反馈的问题,当地相关部门依然没有回应。

延伸阅读

央视曝光!"木屋别墅"不到15万?真相让人大跌眼镜

“大棚房”是指借建农业设施或农业园区之名,违法违规占用耕地甚至永久基本农田,用于非农业建设的行为。就在今年1月,为了严防“大棚房”问题反弹,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自然资源部公开通报了22宗违法占用耕地建设“大棚房”的问题,目的就是督促各地继续加强监管。眼下正值春耕时节,《经济半小时》栏目却接到了部分群众的举报,一些地方“大棚房”死灰复燃,正在明目张胆进行开发和销售。

违建“大棚房”当地政府部门心知肚明

今年3月,《经济半小时》栏目在接到群众关于“大棚房”的举报线索之后,来到了山西省临汾市,在襄汾县一个叫做沁馨园的园区里,找到了正在销售中的“木屋别墅”。



“木屋别墅”带有一个独立的院子,不到15万的价格极具吸引力。这是不是群众举报的违规“大棚房”呢?



这就是宣传资料里14.8万元一套的“木屋别墅”,这里客厅、卧室、干湿分离的卫生间一应俱全。木屋和外面的院子加起来一共是100平方米。



销售人员告诉记者,除此之外,这里还有150平的小木屋。而根据ABCDE五个不同的分区,木屋的大小、格局和外观各有不同。



如果购房者对现有的户型不满意,还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私人定制。



当记者表示有意购买,询问怎么办理购房手续时,对方却开始打起马虎眼。



销售人‍‍‍‍员给记者的租赁协议显示:出租方是山西鸿坤民宿服务有限公司。而这家企业的经营范围并不包含房屋开发、出售、出租的条目。而开发运营这个项目的公司是另一家襄汾县德瑞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同样不包含房屋开发、出售、出租。



销售人员拿出的土地租赁协议显示,襄汾县新城镇邓曲村村民委员会以租赁形式,将村集体的1020亩土地,租赁给襄汾县德瑞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进行生态农业发展、农副产品加工销售、观光旅游项目开发及康养等。



当记者找到土地的出租方邓曲村村支书赵周仓时,他告诉记者,“木屋别墅”所在的沁馨园是在村里的集体土地上建起来的,当时租赁村里的土地,双方并未约定建设“木屋别墅”。



随着项目一天天开发,相关的农业开发项目进度缓慢,一栋栋“木屋别墅”,却在未和村里沟通的情况下拔地而起,并且开始公开进行租赁。对此,赵周仓也感到无奈和气愤。



事实上,为了打击违法违规非农建设行为、落实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维护农村土地利用管理秩序,规范设施农业发展。2018年9月,农业农村部和自然资源部印发了《关于开展“大棚房”问题专项清理整治行动坚决遏制农地非农化的方案》,其中清理整治范围就明确包括了:在各类农业园区内占用耕地或直接在耕地上违法违规建设非农设施,特别是别墅、休闲度假设施等。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来到了襄汾县国土资源局新城镇管理所,记者一提到想租赁沁馨园的“木屋别墅”时,工作人员就明确告诉记者,沁馨园的“木屋别墅”并没有合法的用地手续,是彻头彻尾的违建“大棚房”。



显然,对于沁馨园违法违规进行“大棚房”开发、租赁的行为,这位基层土地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心知肚明。到记者截稿为止,这个占用耕地的“大棚房”,依旧在网络上、社会上四处兜售。

大棚看护房变成“豪华阳光房”,一纸禁令等同虚设

从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到《政府工作报告》,都一再强调要强化耕地保护、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但在记者的调查中发现,“大棚房”死灰复燃,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也有类似的情况。



在牡丹江市爱民区丰收村的现代农业经济采摘庄园,有一排排连片的小木屋建筑群。这些小木屋全部是两层建筑,每栋小木屋都是独门独院,附带着一片院子,院子里都有一座大棚。



这里的住户告诉记者,他们并不是本村的村民,当时购买这个房屋时,签订的其实是一个长达50年的租赁合同,他的这栋小木屋单层面积32平方米,还附带一个120平方米的大棚。这里共有160多套小木屋,从几年前建成后就开始对外出租。



在现场记者注意到,这里除了已经竣工的木屋院落,还有不少像是停工的木屋、大棚。此外还有数个被拆除、放置于地面的屋顶。



原来,这里很多居民对大棚进行了豪华装修,甚至硬化大棚地面。前两年,这些大棚内的豪华设施被有关部门全部拆除了。大部分被保留下来的木屋是以大棚看护房的名义保留下来的。



挂着农业园区的旗号,做了一些表面的拆除工作,牡丹江市爱民区丰收村的这个“大棚房”项目,就这样在上一轮整治风潮中,瞒天过海保留下来了,随着整治的风口已经过去,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最近,他们将开始新的扩建计划。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整治之风已经过去,用户可以重新对大棚进行装修改造了,不用再担心拆除的问题。



随后,这名工作人员带着记者参观了一个已经装修过的“大棚房”。从外面看起来,这是一个农业大棚,但里面一半的地面已经被硬化,地面上还铺设了木地板、摆上了桌椅,经过主人的装修,这里俨然成为了一间豪华阳光房。



半小时观察:“大棚房”绝不能有禁不止!

“大棚房”重拳集中整治的风潮才刚刚过去不久,同样的问题依旧卷土重来,更让人担心的是,这些违规违法问题,一些基层政府部门心知肚明,他们嘴上喊着整治的口号,眼皮下的违规违法问题,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数百栋“大棚房”就这样在国家一轮又一轮的整治行动中,继续野蛮生长着。而耕地,也就这样一亩接着一亩地流失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70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