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德军悲惨逃难之役:投降士兵举起的双手被劈掉,上将亲自战死沙场

周翰墨喜欢娱乐 2021-04-17 04:51

只要提及二战德军,相信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干净帅气的制服,高昂的斗志等等。但到了苏德这个惨烈的战场上,这种德军形象往往却被残酷的现实打破。如果要说起德军最落魄的一场突围战役,那么这场“切尔卡瑟战役”绝对会被提及,虽然这并不是一场决定性的大战役,但德军的狼狈和纪律性,无疑都同时体现了出来!

二战德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42年夏天以来,此时的南线战场一直是苏德战场上的焦点,苏德双方最强的主力集团军在这里展开着激烈厮杀。而南线德军前线有一个非常显眼的卡涅夫突出部,从军事上讲,德军应该放弃这个突出部,拉平战线较为有利,但希特勒却不答应那么做!

希特勒认为这个突出部在苏联乌克兰第一方面军和第二方面军间打入的一个楔子,甚至还幻想以此为跳板对苏军全线发起反击,但由于他的固执己见,曼施坦因只能下令德军不得后撤,务必死守切尔卡瑟突出部,但最终极酿成了突出部内德军的悲惨逃难之役。

1944年初,苏联两个方面军对德军的卡涅夫突出部形成夹击之势,为掌握主动权,苏军集结总兵力约15万人,对两登陆场间卡涅夫突出部德军形成合击之势,为了取得向南布格河自由行动的权利,苏军决心拔除这个突出部眼中钉。

1944年1月28日,以苏联近卫第五坦克集团军为首的精锐部队完成了对突出部德军的合围,史称“切尔卡瑟钢铁口袋”,德军一共两个军6万多人被困在里面,其中唯一的装甲师是著名党卫军“维京师”。当时时正值冬春,雨雪不断,战场上道路泥泞不堪,其实不适合大部队作战,可苏联人却偏偏选定这个时候进攻,在他们看来恶劣气候恰恰有攻击突然性。

曼施坦因和同僚

当希特勒突然得知卡涅夫突出部德军被围时,他骄狂的认为这是德军的奇耻大辱,他严令切尔卡瑟的德军固守待援,同时命令曼施坦因组织精锐装甲部队对其解围,并寻找战机歼灭围困切尔卡瑟的苏军。元帅曼施坦因于是集结兵力,希望在解围的同时也能重创苏军,不幸的是他高估了自己手中的实力。

前去解围的德军部队受到苏军的顽强阻击,不久便再不能前进一步。而他们和在包围圈内外的德军仅距离不到10千米,但是这最后10千米的路程,对已精疲力竭的被包围德军来说,是无论如何也到不了的,外围的曼施坦因无奈地电告被围部队:救援部队力量已经耗尽,你部只能自行突围。

落寞的德军士兵

被围德军最高指挥官是施特黙尔曼将军,他接收到曼施坦因的电告心情极为沮丧,他最后决定把突围的时间定于16日晚上,因为那时地面冰冻,比较有利于行军,同时晚上能见度极差,有利于德军隐蔽自己的行动。

当晚真的下起了暴风雪,能见度仅10~20米,真是天赐良机,被困的6万德军马上丢弃了所有火炮、辎重,他们甚至含泪放弃了2000余名重伤员。施特黙尔曼将军布置好突围步骤后,平静地对部属说:“我将与后卫部队一起,兄弟们,包围圈外见”。

施特黙尔曼将军

包围圈内德军以“维京”师为先头,在坦克掩护下企图悄悄突围,而苏军在德军的突围方向上摆了五道阻击线,前两道是步兵,第三道是炮兵,第四、五道分别是坦克和骑兵。德军突破苏军前三道防线时仅遭遇微弱抵抗,当时德国人都以为已经安全脱险,士兵们个个朝天鸣枪,欢呼雀跃。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噩梦才刚刚开始,2月17日清晨大约6点,在突围德军到达一片开阔地时,埋伏多时的苏军坦克和骑兵突然大量出现。T34坦克排成密集的队形冲进德军拥挤的行军纵队,肆意碾压已经散开队形的德军官兵。

苏军坦克都尽量不开火射击,以免误伤身边的坦克。它们将德军卡车撞翻,从拖车和马车上碾压过去,像压碎一个个火柴盒,车上的德军伤员和战马都被坦克碾成了肉饼。而苏军骑兵则跟在坦克后面,追逐着逃散的德军士兵,挥动战刀猛砍猛杀,甚至连投降德军士兵举起的双手也被劈掉。

当幸存德军密密麻麻地涌向苏军阵地前沿时,又被机枪成排扫倒,据说这场战役中一个农庄的苏联女庄员就用轻机枪射杀了上百名德军官兵。战斗打到这个时候已经称不上战斗了,完全变成了苏军单方面的屠杀。

然而,苏军在这次阻击行动中却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他们认为德军突围人数仅有2万人,而实际上却是超过4万德军奔逃而来,对敌人数量判断失误,最后导致苏军阻击兵力其实也严重不足,也给了这些德军最后的一线生机。

苏军对德军展开追杀

而且在这场极尽悲壮惨烈的突围战中,“维京”装甲师也发挥出了北欧海盗精神,他们的坦克手们充分展现了自己的血性,以他们的“豹”式坦克奋不顾身抵挡着苏军T34坦克的冲击洪流,拯救出了许多陷入绝境的德军官兵。特别是“维京”师的后卫营坦克在这场生死对决中全军覆没,最后只有5人成功突围。

但幸运的是,突围中的绝望德军最终冲上了附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239高地,并在经过残酷的白刃、肉搏后,终于逃脱苏军炮火的覆盖和坦克履带的碾压,于2月17日中午时分他们顺利抵达格尼洛伊提基河北岸。

这条格尼洛伊提基河是德军突围路上最后一道障碍,宽达30米的河却没有桥梁,但只要过去了就可以到达安全地带了。这时,苏军的炮弹已开始在河岸上爆炸,德军官兵只有一个选择:丢掉武器全部游过去!尽管气温是零下5度,但德军官兵还是争先恐后地跳入河中,拼命向对岸游去。

从古今中外的战史看,在这种前有大河、后有追兵的情况下,军队是非常容易瓦解的,但德国人特有的纪律性却在此时挽救了他们:许多德国军官自发地站出来维持岸边的秩序, 大声鼓励士兵们“坚持住,过河就到家了”,在他们的指挥下,士兵们有的带着简陋的救生工具,有的互相帮助,会游泳的帮助不会游的,强壮的帮助体弱的,甚至伤员也大多被强壮的士兵抬着游过河去。

但依然有许多人因体力不支而沉入河底,渡河过程中至少有数百人惨被淹死。下午,突围德军又在下游发现了一段河水较浅的地段,于是许多德军官兵得以比较容易地渡过了河,从而最终跳出了苏军的合围圈。

让德军高层感到安慰的是,这场战役没有成为第二个斯大林格勒:被困的6万8千名德军官兵中,最后有4万多人脱险,脱险比例高达66%。然而,没能逃出来的德国人是悲惨的,包括施特默尔曼上将在内的其余官兵却长眠在了雪原之上,而就算侥幸逃命成功的德国士兵,对这段可怕经历将在他们心里印刻上一辈子的阴影。

这次惨烈突围战后,苏军统帅科涅夫大将来到战场,他看到沿着德军突围的路径,德国人尸横遍野,眼前的情景使他十分震惊!他在战后回忆叙述道:“我在战争中见过数不清的血腥场面,但很少见过在如此小的区域里有那么多德国人尸体。”

苏军打扫战场时,在战况最激烈的高地上最终也找到了施特默尔曼上将的尸体,他手里紧紧握着一支步枪,他的身旁躺着维京师的后卫营,这支担任阻击任务的小部队以全数战死的代价换来了大量同胞的生还。看着眼前一幕,同为军人的科涅夫大将禁不住深为感动,他亲自命令以军礼安葬这位倒在后卫阵地上的德国将军,二战纳粹德军虽然是邪恶军团,但这位德国将军却无疑是优秀且尽责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