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全球反避税行动如火如荼,新加坡却偷偷鼓励永久税收豁免,它在下一盘什么大棋?

subtitle
牛叫兽读财 2021-04-16 23:59

◎本文作者 | 高净值TIMES团队 Phoebe Liu 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高净值TIMES(ID:HNWI-TIMES),为原创作品,其他公众号转载此文时, 需在正文前署作者名、标来源,并同时转载文末二维码,否则视作侵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家住深圳的王女士最近终于松了一口气。

过去30年,这样的时刻不在少数: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她都要在律师和税务师的帮助下,为名下的资产更新保护方案。

但近年来,她越发觉得,方案更新的时间周期在慢慢缩短,“以前一个方案可以用十几二十年,现在一个架构,政策一更新,平均4到5年就要来一次小修小补。”有时隔海相望的银行经理给她发一句话,就能扰乱她原本规律的生活。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2020年,全球疫情肆虐,在多数行业被疫情打得七零八落时,受益于经营产品的独特性,靠做外贸起家的王女士不仅没有成为时代的泡沫,生意还越做越大,前半年就达到了过去一整年的营业目标。

“毕竟也忙,当时订单太多顾不上其他的”,王女士按照以往的操作习惯,把回收的大额资金频繁直接汇入香港地区的银行。

本来日子过得一帆风顺,没想到,就在上个月,王女士在香港私行的账户被关户了,即使里面仍有600多万资金……

私行告诉王女士,这笔钱无法解释资金来源,他们也爱莫能助。关户后,私行经理安慰王女士,并让她在约定时间内提款。

这不是王女士被关的第一个香港账户,早在2019年8月,王女士就有一个私行账户被突然关停,即使她能解释账户内的大额资金,也无法解除限制。

“一开始是突然不能转账了,打了电话才知道被关户,并且还要求我本人到柜台才肯告知我具体原因。”

2年后,王女士又碰上了类似情况。她不高兴道:“做外贸的,谁没有一两个海外账户,打款是决定成败的关键,有时候就卡在转款上,客户容易临时改变主意。”

哪里有好用的私行,人员专业服务又好的?王女士很踌躇,多年来的经验让她知道有钱买到的不一定是专业,还可能买到忽悠,而她又确实需要找到一个专业的私行来为她节省出更多时间。专业人员真的一人难求。

社会学上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一个人的烦恼往往也是Ta身边一群人的烦恼,再往下细聊,果然,王女士告诉我们,她身边的朋友几乎都遇到了相似问题。

实际上,涉及境外业务,尤其是早年靠传统外贸发家的“王女士们”时至今日都面临着一个核心问题:全球反洗钱行动日益严苛的当下,怎么更灵活且安全地让自己的合法资金发挥效益,投入到全球化再生产中,为自己博得更高收益?

资产的合法化、安全性和灵活性,是企业家们穷尽半生都在追寻的不可能三角。

听着王女士的话,我若有所思。

我们常说资产安全、私行服务甚至代际传承,这些萦绕在高财富净值人群中看起来好像很有逼格专属于某个群体的词,其实恰恰揭露了近些年来财富社会的一些趋势:

1、宏观层面上,各国越来越重视反避税行动,对洗钱零容忍;

2、私人银行与家族存在着难以调和的利益冲突进而催生越来越多家族办公室,大家都想在富人身上分一杯羹;

3、微观角度看,个人对幸福的定义随着全球化加深产生了更为丰富的解释,从资本、经济和政治的全球化到抚养、扶养和赡养的全球化。

我们一一解释。

首先,国际社会的反避税行动已经迫使很多富豪做出决策。

2020年,我们曾说过,疫情期间各国政府许多事项都停止了,但以CRS为代表的国际反避税行动仍一直继续着,而且信息以每秒1M的速度在协约国中来回交换。

不要觉得CRS离我们很远,它的亚太地区培训大本营,就在杭州。

另外,各个国家在自己的税务系统和税表上也在增加新的东西:比如我们都知道的数字人民币,还有刚刚推出的金税四期。

如果把视野继续拉宽,大洋彼岸美国国税局早就盯上了比特币。

今年美国税表在主表第一行就要求报税人申报是否持有虚拟货币和交易过虚拟货币,而且是必填项。

同时,他们还连续三次向持有虚拟货币的纳税人发出申报报表的催函。

虚拟货币已经成为政府间着重反避税侦查的项目之一。

此外,以往很多企业家在搭建架构时,选择落地地点是税率为零的离岸岛,一点税都不交。钱赚得很香,但政府完全不能容忍。

在反避税行动越来越严格的今天,我们更建议企业家选择税收洼地,而且是税收良港(合法大国、金融业发达且正经、适当交一点税,税率又不算低得离谱的地区)。

因为这样,可以保证钱是干净的,永生永世不会存在瑕疵。

全球这样的国家不多,新加坡就是一个典型代表,连接东西方,同时还能辐射中国巨大市场,为此,很多富人把企业迁往新加坡,甚至把身份也换成新加坡籍。

这些富豪除了耳熟能详的海底捞张勇、舒萍夫妇,还有金融大鳄罗杰斯、戴森掌门人以及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 他们有个共同特点,都是在2019年前后疯狂组建类似家族办公室功能的基金管理公司,再利用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名下新设置的基金公司,搭配信托做在岸或者离岸架构,从而实现税收豁免和财富传承两种目的。

在新加坡金管局(MAS),这项政策被称为基金免税计划,下分三种类型,分别叫做13CA、13R、13X。

新加坡现有的三种主要基金免税计划,永久豁免基金公司产生的17%企业所得税,但规定投入该基金的资金比例不能做后续变更:

(a)第13CA条:离岸基金免税计划

(b)第13R条:境内基金免税计划

(c)第13X条:加强级基金免税计划

对富豪们来说,这是一个极好的税务筹划机会。

其次,是私人银行越来越不能满足家族财富传承和打理的需求。

好比王女士在未被提前告知的情况下,直接被私人银行关户,放在哪位企业家身上不生气?

虽然很多银行在提供服务时鼓吹高端服务,但在面对每季度财报的盈利时,私行的态度又会发生180度大转变。

有一句话说的就是上面表达的意思,很好揭释了二者之间的矛盾,叫做Banks think quarterly to quarterly,while families think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同时,出于隐私需求,富豪们往往不愿意把资产“重仓”于一家银行,银行一方面保护客户另一方面也面临着监管压力。

美国FATCA执行前期,就逼迫瑞银前银行家Bradley Birkenfeld把瑞银帮助美国富人在海外隐瞒资产的信息吐出来。

虽然瑞银当时想竭力隐藏,但胳膊拧不过大腿,最后还是向美国国税局交了数千份客户材料,同时被罚以7.8亿美金。

所以,富豪们开始萌生了这么一个想法:像洛克菲勒家族那样,自己组建一支智囊团,管理自己的资产,每年固定拿出1-2%收益给智囊团即可了。

而这,即使家族办公室的雏形。在中国,家族办公室起步晚,第一批家办萌发在2015-2017年前后,当时的家办大多只卖保险,因为资管端的产品与管理人员还处于短缺状态。

后来中国境内的家办逐渐消失,保险从业人员兜售完保险产品以后,只发挥资产保本的作用,资产进取的那一端没有合适的人管理,第一波家办潮走下神坛。

所以跑在王女士们前的那一批客人恰好踩中了2019年那个时间点,在夏天把资金撤出香港,到新加坡落地家族办公室管理资产。

最后一个趋势是全球化弱化了我们国与国之间的边界 ,越来越多人发现,工作、生活、养老和教育竟然可以选择不在同一个国家,而这其中,最大的决定要素在于哪个国家的资源最适合你的家庭情况。

可悲的是,时代抛弃你的时候,是不会和你打一声招呼的,机会来到你身边的时候,同样也不会举着明灯赤裸裸暴露在人们眼前,但所幸总有一群特立独行的人能凭借着胆量吃到第一只螃蟹,

我把当下变局的逻辑告诉王女士,王女士深表赞同,并且还告诉我,她其实已经找到了新的出路。

她告诉我,2019年时新加坡财政部发布了基金免税激励计划,旨在吸收离岸资金回港,于是金管局为大企业打开闸门,允许在符合一定条件的情况下,永久免去大企业17%的企业所得税。

而一整套服务,涉及到税收豁免,也涉及到私行开户,并且在政府政策的设计下, 在该项目下的私行账户最高进账额度可以达到500万美金进账也不被关户 (其他一些普通私行50万美金就面临关户风险了),完全满足她的生意需求。

同时,王女士有两个孩子,为了公平起见,做资产传承时,她为两个孩子各设置了一家基金公司,大儿子的是a公司,小儿子的叫b公司。a和b公司同时由一家基金M管理,往后a和b产生的投资收益都不需要缴税。

仿照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用的条款,她选择的是基金豁免计划13R,为此还帮两个孩子申请了新加坡工签,居住满两年以后,可以申请新加坡永居。

我本着好奇去研究了项目,得出了一张对比表格:

在搜索资料的过程中,我看到各个行业的人结合自己能发挥的作用,针对这个项目有不同的名称,比如移民行业把它叫做“新加坡家族办公室”项目。

其实大体思路都是一样,简单来说是一个家族,通过在新加坡设立一家基金公司J和一家基金管理公司G,由基金管理公司G管理基金公司J,在这种情况下,公司所得可以永久免税(投资房地产所得除外,如果非要投房子,可以多设置一层架构,成立房地产基金公司)。

这就好比是一个家族办公室,基金公司未来可以投资的资产多样,且全球产品均可投,唯一的要求是新加坡杜绝炒房,如果是投资房地产,则不享受税收豁免。

由于管理基金公司需要专业人员,因此在这个环节产生了一个工作岗位,那么相应就可以给到家族企业中的继承人,让他来持有工签并赴新加坡管理公司。

这才是该项目会与移民产生联结的背后逻辑。

其实,出于政府颁布法案必定是为自己谋福祉的想法,为了把控这个项目的风险点,我在研究过程中一直在寻找下面两个问题的答案:

1、新加坡这个项目能吸收大额资金入境,但永久税收豁免毕竟是灰色地带,当年马耳他就因为对境外企业免税遭受欧盟处罚,新加坡不怕受到国际社会监管吗?其他国家看到它虹吸如此多资金,就不生气眼红吗?

2、对于以移民新加坡为目的的朋友,这个项目最终从工签转永居的可能性有多大?

针对第一个问题,通过检索,我的答案是,新加坡的确是害怕引起国际社会的反抗的。所以它对这个项目做了时间限制,2024年该项目就会关停。

同时,它对于申请人的数量不做要求,但对申请人的管理能力、资金量把控得比较严格,整个项目开始实施的第一步是开户,开户以后需要企业主递交材料给金管局,只有金管局预审过了,才有可能进入下一步落地实操。

而针对第二个问题,我的答案是,如果想通过这条路拿新加坡永居,存在着不确定性。因为这个项目由金管局主管,与移民局无关,同时项目本质是钱到位,才会产生后面的基金管理人岗位,才能够递交移民局申请工签EP。

从逻辑上来说,续签EP,最好EP持有人每年要在新加坡住半年(在当地居住可以很好表明EP持有人管理了公司,该家企业对新加坡的国家文化也有认同感)。所以如果只是为了钻空子混个身份,才去新加坡注册家族办公室的,那反而拿身份的过程会比较辛苦。

总而言之,这个项目的精髓在于新加坡政府为其保证了税收永久豁免的确定性,而非身份的确定性。所以在这个项目上,身份是锦上添花,它侧重于专注做资产传承,但对身份没有那么刚需的家庭。

毕竟,新加坡给出的礼包是, 永生永世税收豁免。 官宣最为致命~

当然,话说回来,我们不能保证未来新加坡还会不会出这一类政策,今天写这篇文也是想着给有需要的朋友提个醒。

因为放到历史长河中,这样的机会屈指可数,犹如黑夜中那少数几颗灿若明灯的星星,天一亮也就没了。

对新加坡项目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添加我微信了解更多详情,有些话不方便说太多,但欢迎私下交流。

另外,最近咨询英国教育的朋友太多了……本周日,我们专门邀请了为高净值家庭设计低龄留学进英国G5院校方案的专家,为大家开一场线上讲座,讲述前往英国留学前,你需要做哪些准备以及如何申请适合自己的学校。

如果想收听讲座,请扫描二维码,获取讲座链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