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快递界有一位江浙沪大嫂和一位大哥,大哥叫王卫,个人身价1985亿

subtitle
徐公子解密富豪 2021-04-16 23:18

关注徐公子,创业不迷路。

快递界有一位江浙沪大嫂和一位珠三角大哥,大哥叫阿卫,巅峰时个人身价1985亿,当时他碾压杭州马和深圳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阿卫,祖籍美食之都广东顺德,他半生硬核,谁都不服,只是想自己当大哥,江浙沪那位大嫂叫小英,登顶封后之时,他手握百亿,起于美景所在浙江桐庐。夫君中道崩俗,嫡系开枝散,虽落落得唯马首是瞻。却也不算一种遗憾,这大嫂和大哥都是白手起家,从尘埃里捡到了机会。

90年代初,浙江桐庐小印染厂的老板们经常遇到一个烦恼,货物走上海出口,要先经过查验,然后离港前,必须要递交一张报关单,误了时辰等于生意作废,某日接到上海打来的货物查验完毕的电话,一位老板呢,召集工人说,诸位伙计们,谁能跑到上海送这份文书?女工小英一推,丈夫腾飞的后背,腾飞莫名站了出来。老板说,好,就你啦。众人散去,腾飞忍不住对小英埋怨,英子,何必接着苦差事,跑这么一趟,老板才给两顿饭钱,我还不如留下好好染布呢。

小英抿嘴一笑,你真傻,咱们这边儿这么多印染场子,肯定有很多要送单子的,我来问一圈儿,凑几张,你一起送去,岂不是两顿饭变十顿啦,天蒙蒙亮,睡眼惺忪的腾飞,骑着二八大方赶到火车站,怀揣十多张单子,坐六七个小时的绿皮火车赶到上海,准点儿把单子送到。夫妻两人,当时月工资才200,腾飞这一趟三天就能抵一个月。尝到甜头之后啊,夫妻辞职创业,专门干小英负责搜集单子广撒网,腾飞专门做神行太保跑上海,上海称之为申,愿夫君一行通关顺利。

与此同时呢,大批渔村的商人在广东那边投资建厂,生产一些布料,这个样品呢,在广东造出来,着急送给对岸给老板们过目,工厂专门儿派一个工人来回两岸送几块碎布,真是不划算,在渔村干体力活的阿卫,身形高大健硕,打工之余呢,在出租房里用录像机看周润发主演的赌神,这是阿卫最大的乐趣,对着镜子,阿卫模仿发哥,梳个大背头,嘴里放牙签。

王卫心里还想着,我要书写一部属于自己的英雄本色,我要当大哥,他纠集了六个小弟,每人发了一个拉杆儿箱,把这个样品资料收集起来,送到渔村,再从渔村烧点东西返程。干这个活儿的广东那边称之为水客,往返来回祈求顺风顺水。顺德人阿卫,也把这小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小英和阿卫就像两条河流,他们敏锐地发现了一个缝隙中的需求。并用努力把各自的河流不断地突破,早期的开荒者其实也是旧规则的破坏者,因为直到2009年,邮政相关的规则修订,快递这项业务才真正有了名字,在此之前,不管小英,还是阿卫,身影难免有些灰色,心中也有隐忧。

而要击穿旧规则的大坝,河流的能量是不够的,洪流也不够,但江河如海的惊涛骇浪,或许可以试一试。2003年浪声依旧,杭州马,开始电商了,在这之前,1998年,小英的夫君因为车祸离世,随后呢,小叔子腾云出走,新公司韵达应运而生。财务小娟离开单干,圆通创建,某站点负责人学兵自立山头,创建中通,自己当老板,三通一达皆起于桐庐,桐庐由此被称为快递之乡,小英,就是那一朵蒲公英,乡里乡亲知根知底,跑腿的复制难度又不大,通达系又是加盟制,就像吹散蒲公英的风,虽然有一位共同的大嫂,但通达系却没有一个真正的话事大哥,因此通达系开局,快递费是贵的,但是彼此之间,越打越便宜,价格战这是乡亲们最爱用的武器。

2005年,圆通部落酋长小娟,在网上买了件儿衣服,图个新鲜,结果一个礼拜过去了,还没送到手里,这就是网购吗?这件事儿成了小娟去找杭州马总的由头,小娟说,马总啊,我们公司送快件比卖家发邮政要快,马总说,娟总,我不喜欢钱,我从来没有碰过钱,我只想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快递这个东西我告诉你,我量不少,但你这价格得降,但降多少合适,发邮政22块,通达系均价18,小娟答应说杭州马,你的单子,我只收八块,消息传来桐庐的乡亲们咧开嘴笑了。

当时这位马总嘴里的量不少,其实是每天才1000来个包裹,给低价,就是吃烂饭,低着头的小娟脸色有点难看,小英的公司,当时他自己一天的单子就达到30万件,杭州马才是小英的三百分之一,小英心里就琢磨说,小娟啊,你是真没眼力见识啊,你认识一个姓马的,他是个大忽悠吧,他是谁呀。但十年之后,2015年的11月11号,杭州马一天创造的快递单量就达到了4.67亿件,小娟的公司也在这一年,业绩第一次打败了小英,什么杭州马,这是马爸爸啊。生意人,哪有什么服不服气呀,小娟的桐庐老乡们早已纷纷臣服归顺,那边儿,顺德大哥阿卫,他却偏偏不服,为什么不服?因为自己是腿中贵族。

巴菲特名言,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是我贪婪,03年非典导致大家都很慌张,顺丰却在逆势扩张,当时被影响最严重的是航空业,阿卫抄底包下六架飞机,干嘛,送快递,阿卫的好,还展现在不做加盟,只干直营,它在珠三角深深扎根,先用价格战拖的小玩家纷纷归顺,而从包下飞机之后呢,又改走更快更好,当然也是更贵的贵族跑腿,比如2003年,在那个智能手机还没年头,王卫就给手下的小哥儿,每人配发了一把价值7000块的扫码枪,而直干到2008年,通达系才肯给员工配发200块一把的扫码枪,之前填个快递单,用什么,就两块钱一根儿的圆珠笔。

没有科技全靠体力,如果说桐庐系是武林好汉,门派众多,各展其能,自负盈亏,那么王卫的黑衣军,就是锦衣卫,穿飞鱼服,用绣春刀,拿直营开路。到底是直营好还是加盟好?这很难回答,到底我们是忍受快递服务差一点,价格便宜些,还是选择服务更靠谱,同时价格更高呢,这更没有标准答案,因为我们每一次买的商品价格不同。而本身960万平方公里的人群也是分层的。顺丰和通达系证明了这一点,杭州马云和宿迁阿东,以及后来者补贴铮,也在反复论证。

阿卫40岁之后,带上了文气的黑框眼镜,掩盖自己的雄心杀气,但行为不会骗人,2014年,阿卫518家嘿客门店同时上线,2015年更是出资5亿布局丰字开头的铁皮柜,2017年,王卫又撵在三通一达之后,压轴上市,大哥王卫身价,1985亿,盖过深圳腾和杭州马头皮,但顶点之后是否意味着下坡,阿卫选择绝不臣服,因为大哥永远要做大哥,把杭州马的所谓整合理解为对快递业的盘剥,所以杭州马开快递大会,阿卫从不参加,杭州搞电商,阿卫却从却从线下反攻,搞起嘿客本地生活果蔬吃喝。

阿卫搞的,丰子头铁皮柜,申通,中通,韵达初期参与,但是杭州马一声咳嗽,那三家赶紧清退,桐庐系的真正大哥,杭州马他压价真的压价,但也给了单子,赋能也是真的赋能,因为也给了真金白银。2009逍遥子阿勇,策划出了双十一,而杭州马找阿坚,搞了个云,桐庐系之后的几年,尤其是11月份,都体会让你幸福的烦恼,因为快递保障管理不力,咬着牙拼命也只能做到下单,11月11到定的货,到货11月27,但在2013年之后,杭州马牵头建立了菜鸟用数据和算法来管理错峰发货,均衡派件,哪怕是2018年11月那一天,快件数量突破了10亿,三天之内我们送到了全国各地,一周之内我们送到了世界各地,大哥王卫给的,杭州马用一种更特别的方式给了桐庐系,而且给的更多。

2018年中通、韵达、圆通、排名全国业务单量前三。中通业务单量达到21亿,顺丰却只排在第五,所以丰子头铁皮柜的收费,如果你只看到,为这个强势大哥的鞠躬体力,那你还是太年轻了,往不远处瞧瞧,你会发现有一只财大气粗的菜鸟,在那呱呱唧唧,就这归根。结局是两位大哥,可以称之为丰鸟大战,这一战到此,王卫着实有些失去了人心,而人心这东西呢,又恰恰是杭州马最擅长俘获的,但是大哥,绝不是等闲之辈,今天突然看到消息,要领着黑衣军送外卖餐饮,这又是一个主营业务之外的横向探索,这是合纵连横的大哥阿卫的另一种商业探索,我们拭目以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