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肚子饿我多吃了几片吐司,不料男友却说:你将我一周早餐吃了

subtitle
一白聊故事 2021-04-16 19:59

肚子饿我多吃了几片吐司,不料男友却说:你将我一周早餐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曾经交往过一个男朋友。

他很普通,我也很普通。两个普通的人在一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这才能衬托出对等的姿态来。

当时我在南京,他在浙江台州,我们相距五百公里,不远也不近,尴尬的异地恋。

他家是汉中的,不过他也并不是那里的原住居民,父母早年因为工作异动才举家搬迁过去。有天他突然打电话对我说:“我刚回了趟家,对了,我爸做了好多卤牛肉,让我寄点给你尝尝。”

我回:“不用了吧?寄过来都坏了。”

他说:“天这么冷,应该没事吧。”

“这样吧,你寄顺丰,加急次日达这种,记得放冰袋。”我叮嘱道。

“顺丰不合算,好几斤呢,我看情况吧。”

四天后我终于收到了快递,辛辛苦苦抱上楼,打开,然后对着一大箱子味道独特的卤牛肉发呆。

我拍照片给他,他居然问:“今天才到?”显然他根本没听我的话。

“是啊,刚拿到。”

“没坏吧。”他说。

我重新打开照片——照片上的牛肉表面已经明显浮了一层白色的绒毛……我想说难道我拍得还不够清楚吗?

但我想起了他爸,一个善良和蔼的老人,这毕竟是他的一番心意。忍了忍我回他道:“应该没有吧。”

“我就说嘛,这种天不可能坏的。可香了,赶紧尝尝。”

可……我怎么能尝得下去?

让我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几天他竟然连着问我“牛肉好不好吃?还剩多少?记得要放冰箱冷藏”“你一个人吃不完,可以送点给同事啊”之类的话。

每次我都觉得特别心虚,只好找个理由赶紧敷衍过去。

那箱卤牛肉,我早扔了。以至于后来有次去他家,我说:“味道真不错,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卤牛肉。”

然后他们都突然看着我……最后他问我:“我不是给你寄过一次吗?”

“对……瞧我这记性。”我觉得我的尴尬癌都快犯了。

他从台州来看我,吐槽说鞋都坏了。我带他去了耐克专卖店,他看中了一双新款。新款不打折,900多,他拉着我就走,说900够他两个月的菜钱了。

然后他一路走一路和我说:“记得小时候穿的回力鞋,才30块钱一双,不也这样穿下来了,感觉质量还很不错……”

“可你鞋子已经破了。”我说。

“鞋底,除了你没人知道。”

我还想说什么,广场上,一个米奇人偶突然跑到我们面前,递给我一张宣传单,告诉我对面的化妆品柜台正在促销,打对折。

那个牌子我之前听朋友推荐过,口碑似乎还不错,所以我犹豫了一下。我以为他看我站在原地起码会有所停留,结果他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不要相信任何商家所谓的‘促销打折’,你要记住,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你若需要,我可以找人帮你代购。”他后来跟我说。

回想起来,同样的话他已经跟我说了至少不下五六次。不过不要说代购,我连一张面膜的影子都没看见。

我一路跟着他,看着他的鞋子默默发呆。那鞋子虽然看着还是很干净、很新,但起码也已经有三四年了。我知道他平时并不怎么穿,就这样,鞋底还是磨出了一个洞。

走着走着,我突然想起一个朋友以前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一个人连对自己都不好,你还能指望他对别人好么?”

我甚至不敢偷偷把那双鞋买下来送他,我不敢轻易送他任何东西——如果超出了预算,他一定会和我翻脸。

还记得上上次,我去台州,我想在外面吃火锅,他非得自己买食材让我跟着他去住处。

那天大雨,等我们到家的时候,两人都已经湿透了。然后我瑟瑟发抖地在屋里看着他研究电磁炉,他说很快就好。结果研究了半天告诉我,那台因为什么电商节搞活动买的低价电磁炉,明明才使用了不到三周,现在它坏了。

“所以我才说,不要相信任何的‘促销’,都是骗子。”他几乎是咬着牙咒骂道。

我已经没有力气和他争论了,我又冷又饿,满脑子想的都是:我干吗要特地从南京跑来见他?前阵子太忙几乎都没有周末,难得双休,我就在家舒舒服服地睡着,然后和同事一起吃个饭,逛逛街,不好吗?

这么想着,他的形象在我眼前开始不断模糊起来,而且仿佛突然间就变得面目可憎。

最后我们一起在他狭小的出租屋里吃光了一袋明天就要过期的吐司。因为不能烧热水,方便面都没法泡。

我实在是太饿了,所以吃得可能有点多,当我吃到最后一片的时候他竟然跟我说:“你可真能吃,这本来是我下一周的早餐。”

也许他是和我开玩笑的,他是想逗逗我,可我一下子就被激怒了,我几乎就要从椅子上跳起来。然而最后我没有,我叹了口气道:“可它明天就过期了。”

“这有什么事?面包过期两三天,这在我们家太正常了。”他边说边看我,那眼神似乎在告诉我,以后我若是嫁了他,名正言顺地成了他们家人,像面包过期两三天这种事情是肯定要学着接受的。

前阵子他说起将来,我竟然还真的幻想过自己有一天大概会嫁给他。而现在,对于我和他可能会有的将来,如果说之前我还憧憬过那么一下,现在就好像我空空的肚子一样,皮球泄了气,再怎么也填补不满。

我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又开始跟我数落,说我每次总爱浪费。说他小时候怎样怎样,他们家怎样怎样,那时候他的日子有多苦,就着一锅白米饭和咸菜都能吃上一整天,鸡蛋煮熟了舍不得吃,结果到最后捂坏了还舍不得扔掉。

我差点就哭了,“那是你小时候的生活,不是我的,我没有义务要为你过去的贫穷买单。我父母养我这么大,不是为了我将来找个人去吃苦。”

他怔怔地看着我,我能看得出他似乎想要继续谴责我。但是他也看出来了,我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你怎么了?”他问我。

“我委屈。”我说,“我以前一个人的时候,该吃吃该喝喝,也没有这样的。现在找了个男朋友,我连化妆品都不敢买。”

“别这样,我没有不让你买啊,别哭了。”

他有些心烦,然后又去摆弄那坏了的电磁炉,弄了好一阵子,他沮丧地回来跟我说道:“算了,我也不打算重买了,公司要在南京开办分公司,有机会我会申请调过去。”

我抿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前是早就说好的,我说我不会去台州,他说没关系他可以来南京。当时我听了还是很感动的,可现在我完全不希望他来,至少不是这么早就过来。

我在犹豫什么?我们交往差不多两年了,我也不知道此刻我是怎么了。

我们因介绍而相识,脾气、情感上都还算合得来,除了他的吝啬——是的,他一直过得比较吝啬,对自己是,对我也是。其实也不能说吝啬,他只是节俭惯了。

这种节俭的习惯,一方面是家庭原因造成的,他小时候家境不好,吃惯了太多的苦;一方面,他说来日方长,以后我们要买房、要结婚、要养孩子,用钱的地方多得是,现阶段苦一点,省一点有必要。从理性的角度分析,他说的话似乎也没错。

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如果他从小节俭是因为贫穷也就算了,可现在他并不是。读研时他就是导师的得意门生,毕业后由导师推荐进了一家不错的企业,现在是事业上升期,同龄人同行业中他的薪水和职位都不算低,比起我他其实要宽裕太多。

我?我事业平平脸蛋平平,甚至连身材也平平,或许也没什么进取心。但我也在很努力地生活,也并不是大手大脚花惯了,虽然相比于他,我的家境相对要好上一些。

上次从台州回来后,我就一直闷闷不乐地在思考我和他的关系。对我,他也不是不好,他有尽到一个男朋友的义务。

我租房子搬家,他帮我联系一切,还特地赶过来帮我布置。我心情不好,他陪我聊天聊到半夜,甚至没有告诉我他第二天凌晨就要去赶飞机。他也给我买喜欢的裙子,对我说过的话都很上心,只是……也许我是不喜欢他管我。

买房被提上日程,他和我说打算考虑南京。

那时候南京的房价起码已经是台州的三倍了,况且他也不一定能顺利申请从台州调过来。如果公司内部异动不成功,他又选择和我一起在南京生活的话,这就意味着他必须要放弃目前的工作。他能这样选择,需要勇气,当然我也很感动。

只是我没想到,接下来他说出的那些话彻底让我寒了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