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名下资产1500万,他却在深圳睡大街、吃不起饭、蜗居2㎡的床位

subtitle
一人一城 2021-04-16 18:3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夜深人静,深圳的摩天大楼依旧亮着霓虹灯,仿佛在说:“没有比我再繁华的地方了。”

但离市中心仅仅十公里远的三和,却是另一种景象,光着膀子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躺在广场上睡觉,还有人在垃圾桶里找“宝贝”。

他们没有工作,没有存款,却依然留在三和不走。

更多详情请移步微信公号一人一城(yirenyicheng01)

三和大神

Carpe Diem

“7、8个人一个寝室,身上散发着恶臭,牙齿上有层泥土,你给他一桶泡面,手抓起来就吃。”

“(以前)饿死在街头的,睡在大街上的满街都是,第二天早上起来看一下,踢一脚,这是人是狗啊?”

这是两位资深三和大神对过往的讲述。


三和人才市场因为被日本NHK电视台采访,还专程拍了纪录片而名声在外,那里的“老哥”也被叫做“三和大神”(说是大神,其实是网友们的调侃,大神们经常几天吃不上饭)。

大神们喜欢日结,工作一天,休息三天,不考虑将来,手头有钱或者看领导不爽就“提桶跑路”。(所有家当一个桶就能装,还有的大神连桶都没有。)


日结工作需要抢,天没亮,招工的面包车前就挤满了快饿死的大神

没钱了就去双丰面馆吃4块钱一碗的“挂壁面”,

(因为便宜,拯救了很多快饿死的“大神”而得名。)

喝2块钱2升的清蓝大水,

大神们常说,“清蓝水,挂壁面,三和生活真绚烂。”


双丰面馆的老板被人称作“三和辛德勒”,后来女婿继承了他的面馆

甚至“开宝箱”,

通俗点说就是翻垃圾桶。

困了,住15块钱的旅馆,

或者找个广场躺下就睡。

离繁华的市中心只有十公里的三和,

却俨然像另一个世界。

但就算生活在谷底,

老哥们也不想走。

一无所有的他们扎堆在三和,

感觉比打拼时更快乐。

在三和,大神们没有升职的欲望,也不可能被老板洗脑。

“去年还有一点点斗志,没有像今年挂得那么惨。”

2007年技校毕业的宋春江原本是个正式工,他学校里学的服装设计,一毕业就被送进了对口工厂,“工厂也是黑,每天干十几个小时,还要刷牙洗衣服什么的,都没多少时间睡觉。”

“先熬着吧,总有出头日。”正常人都会先劝自己,但受到三和老哥“教育”的宋春江想的却是:干着不爽,辞掉老板!

这一辞,宋春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反正工作也挣不了多少钱,挣的钱也吃了什么山珍海味,再说山珍海味和几块钱的挂壁面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为填饱肚子。

他的新工作是在富士康组装手机,虽然不那么累了,但又有新问题,“流水线嘛,天天干,没啥意思。”

中介邓大海很难接受年轻人看什么都无所谓的心态

“累”、“枯燥”都是三和大神辞职的理由,宋春江再次“提桶跑路。

离开了电子厂,宋春江彻底没了世俗的欲望,“干日结吧,挣一天算一天。”

有时间,还有点存款,爱玩游戏的宋春江一头钻进网吧玩了个够。他想着边玩边挣钱,于是借了两万块钱网贷,拿出一万多砸进游戏里,本想将来把账号卖个好价格,没想到号被封了。

等到网吧也待不起了,

宋春江开始睡大街,

曾经还被“逮哥队”逮到警局两次。

可是,就算没钱,

也不能委屈自己当“厂狗”。

他干脆卖了身份证,

换来百八十块钱。

(后来宋春江莫名其妙当了法人,

现在名下有三家注资500万的公司。)

宋春江用了十年时间,从一个毕业生变成一个睡大街、没身份证、欠网贷的三和大神。

但你说他为自己的遭遇感到难过吗?

还真没有,只要有点小钱,宋春江就和朋友去点个菜喝个酒,他们不去想明天可能挨饿,可能没地住,今晚喝得开心就行。

在三和,大神们从不过问除自己以外的事情。

“靓女你是不是进错屋子了呀?”张哲穿着白衬衫,格子裙,一头长发把正在刷小视频的新室友吓了一跳。

“是我,睡你上铺的。”张哲一开口,室友才明白过来。

98年的张哲一米七的个头,体重不过百斤,瘦瘦弱弱的他穿起女装,还真能骗过大多数人。

张哲和那些光着膀子,嘴里三句离不开脏话的老哥们不一样,他文文静静,吃饭时和人讲话都会礼貌地遮住嘴。

他喜欢刷B站,看动漫,像一些up主一样穿女装,除了人在三和,他看起来和Z时代的新青年们没有两样。


学生时代,张哲考上了重庆八中,那是重庆最好的高中,“一三八”三所而已。可来到八中后,张哲突然迷恋上了网吧,本来在班里名列前茅的张哲一下子滑到了班级倒数,在外务工的父母给张哲打电话说,“你考这么差,要不就出来打工算了。”

高二,张哲真的退了学,在家玩手机,追动漫忙得不亦乐乎,可老在家待着也不成,怀着对深圳的期待,张哲来到三和。

张哲落魄时,在铁棚底下睡过一天一夜

没什么社会经验的他也进过黑厂,“一天工作12个小时,工钱只有两三千。”

但不管怎么说,张哲能养活自己了。而且来到一个没人关心自己的地方,他能做任何想做的事。

他在拼多多上买了JK制服,花27块钱买了眼影,“我觉得自己女装还挺好看。”

一身JK,在三和自然是一股清流,

在街上走过时,张哲的回头率不是一般的高。

他很喜欢被人注视的感觉,

但也不想太被注视,因为一张嘴就会露馅。


他爱穿着女装去龙华公园拍照,

还意外闯进up主“峰哥亡命天涯”的镜头,

张哲在镜头下起舞,

无忧无虑的样子真像个纯真少女。


可能是对化妆品过敏也可能是居住环境的潮湿,张哲的眼睛过敏了,想请个长假,领导不允许,张哲辞了职。

待业的他住在一家25元一晚的旅馆里,想等眼睛完全康复了再找工作,“不想学习,拖延找工作的时间,也许只是逃避罢了。”

不过,三和大神们没人在意张哲女装下是男是女,更没人会过问“逃避”这么高深的哲学问题,就算不出门,张哲也可以不受指责的躺在床上,直到钱花完的那天。


三和,它不像传销一样把人骗来,又用各种手段把人留下;它既不打广告,又不强留人,甚至恶名在外,但五湖四海的人却像受了感召一样,前来祭献自己有限的生命。

想走,一张车票的事儿,但在三和待得越久,越没法离开,哪怕因为纪录片小火了一把的宋春江,最后还是辗转回到了三和。


宋春江曾想拿着开直播赚的几千块钱去海南发展,钱花完了,又回到三和

当然,也不是来三和一定会选择当“大神”,双丰面馆里的老板,在三和待了十几年依然相信只有劳动才能更幸福,抑或纪录片里的东东,觉得三和不适合自己就离开三和,去投奔亲戚学习美容美发。

每个成年人的选择都不能由别人做出,自己选择完,结果也由自己承担,如果坦然接受结果,别人也没有什么可指责的。

三和的挂壁大神们选择了自己认可的生活方式,虽不被主流社会认可,但他们不偷不抢,从某种意义上,他们并未妨碍社会中的“主流”。

人说起来挺脆弱的,越挫越勇的人只是少数,当屡遭生活的打击,难免陷入崩溃。

其实每个人离三和大神都很近,区别在于,在面对困境的时候,我们是选择妥协屈服,还是永远奋斗。

本文图片主要源自:

峰哥亡命天涯、《中国日结1500日元的年轻人们》、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感谢授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2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