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传统的“告老还乡”上演现代版:这里的退休干部九成多愿参与服务乡村振兴

subtitle
中国扶贫 2021-04-16 18:29

“宁丢千斤粮,不失种茶期!”进入4月,65岁的新建村党支部书记赖文达又忙开了。他与500多位村民一起,每天都进入当地大芹山开荒栽种果树、茶树。

4月是闽南种树、种茶的最佳时节,今春新建村要种5万余株。目标完成后,这个村将进一步巩固水果、茶叶主导产业的地位。

赖文达是一位不领报酬的村支书。2018年6月,他从福建省物价局副局长位置上退休后,带着自己的户口关系,回到了家乡福建省平和县国强乡新建村,被村党员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

按原行政级别,退休前赖文达是“厅官”。当地的人都说他是现代版“告老还乡”。“告老还乡”是中国古代官吏代代传承的一种文化现象,指官吏年老后,以年老多病为由,请求辞去官职,回到老家颐养天年。

如今在福建,更多的退休干部因为思想好、能力强、有情怀、肯奉献,具备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和号召力,成为乡村振兴不可或缺的复合型人才。

新建村距平和县城约40公里,平均海拔820米,曾是福建省扶贫开发重点村。过去因海拔高、山路崎岖、产业结构单一,村民收入少,村里赌博盛行、打架斗殴案件时有发生。由于外出流动党员较多,村里“带头人”难觅,上一届村支书只能由乡干部兼任,是远近闻名的“问题村”。

“回村当村支书时还有顾虑,自己有高血压、糖尿病,家人也不支持。”赖文达对记者说,“最终选择回去,是因为之前每次回乡,看到新建村贫穷依旧,心里总不是滋味,带领全村父老乡亲奔小康的任务需要退休后再完成,这种感觉很强烈!”

回乡后,赖文达邀请福建农林大学农村发展研究所相关专家,完成了新建村第一个村级规划,结合新建村的资源、土壤、气候等条件,谋划林、果、茶、药、菜、蜂一体化发展。

针对党建薄弱环节,赖文达对村党支部进行了全面整顿,抓好支部规范化建设和党员教育培训,将村主任、村党支部副书记送福建农林大学“进修深造”。

不到三年,新建村变化明显:243户、1058人的小村庄人均收入由2018年的1.36万元,上升至2020年2.1万元,高出同期平和县人均收入2000余元,获评国家森林乡村、省级生态村等。

新建村聚集效应显现,外出的年轻人开始返乡创业。去年在广州打拼多年的赖扬宝携妻子女儿返乡,担任了村主任助理,参与村里建设。

赖文达只是福建众多现代版的“告老还乡”中的其中一例。福建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退休干部工作指导中心主任马国标说,赖文达等回乡任职助力乡村振兴,上演现代版的“告老还乡”,体现了乡村振兴的新方法、新思路、新眼界,具有示范意义,值得大力倡导。

福建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原处级干部黄东民2014年退休后,来到40多年前曾经插队过的贫困村尤溪县溪尾乡秀峤村,带领乡亲推进乡村整治、发展特色经济,当地经济社会得到长足发展,如今秀峤村被外界称为乡村旅游特色村。

军队大校林佳山退休后,回到故乡福建三明大田县前坪乡上地村,先后任村级民间河长和村党支部书记,他带领全村干部群众,经过两年努力,把一个偏僻落后的贫困村建设成为环境优美、村民安居乐业的美丽乡村。他的到任也推动了大田县“乡贤回引”工程,迄今已回引35人。

2019年7月,福建省退休干部指导中心在线上开展的《福建省退休干部服务乡村振兴工作问卷调查》显示,愿意参与服务乡村振兴的退休干部占95%。据介绍,近年来,福建每年新增退休干部2万多人。

乡村振兴是农村脱贫后的又一场硬仗。今年全国两会上,来自河南的全国政协委员窦荣兴认为,当前中国每年有数百万城市离退休人员,他们是乡村振兴的宝贵人才资源。建议国家出台政策,鼓励支持退休人员还乡助力乡村振兴。

离退休干部是推动农村脱贫致富、乡村振兴的重要资源,也引起了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

2016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离退休干部工作的意见》;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明确提出,要积极发挥新乡贤作用。

今年,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乡村人才振兴的意见》,鼓励地方整合各领域外部人才成立乡村振兴顾问团,支持引导退休专家和干部服务乡村振兴。

马国标建议,地方政府要更多地以乡情为纽带,制定配套政策、保障措施,完善“告老还乡”工作衔接,激励更多退休干部回乡发挥余热、做出贡献。(梅永存 彭张青)

来源:新华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