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演了半生配角,娱乐圈却爱惨了她

subtitle
新周刊 2021-04-16 18:1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

谈心社

(ID:txs163)

不久前收官的《我就是演员》第四季,已经是刘天池以表演指导的身份参加的第五档节目。

从2017年《演员的诞生》进入大众视线,与演员节目一起走过的四年里,全勤打卡,全情陪伴,刘天池成了演技竞演类IP的重要角色。

随之而来的争议也不断:

从欧阳娜娜的“蚂蚁竞走10年”到Angelababy的《摩天大楼》演技争议,再到她对爱豆演戏的教学水平遭到质疑……

站在话题中心,刘天池这个名字,逐渐成为引爆互联网的热点。

曾经藏在演员背后凝望鼓掌的人,短短几年受到前所未有的瞩目。

而这些,任凭镜头放大,对于“刘天池到底是谁”这个问题,或许也不过冰山一角。

演员怎样诞生

北京,东五环,高碑店,一座小楼里,传来动感的音乐声。

“让你这台机器全力开动!加速!不要让自己停下来!”表演老师刘天池,正一边大声下达指令,一边带着学生跳动、摇摆手臂。

长达4个小时的表演课,她全程情绪饱满、精神亢奋。

原本僵硬、羞涩的学员们,渐渐被她感染,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大喊、大哭、大声喘气、然后疲惫。

最后,他们终于完全放松。

刘天池把这种教学模式称为“解放有机天性”。

在当下的时代,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套了一层壳,可能是某种人设、也可能是一层用于自我保护的面具——“当身体感到非常疲惫,大脑逐渐放空,才更容易脱掉外壳,返璞归真。”

先剥离、再进入。

她用这种训练方式,刺激出了《金陵十三钗》里的倪妮、《解救吾先生》里的彭昱畅……



后来,在演技的竞技综艺舞台上,她又遇到了几乎没有表演基础的欧阳娜娜、王俊凯、何昶希……

为了表达悲伤情绪,欧阳娜娜在练习台词时,不停地挤眼睛来达到让眼圈泛红的效果。

刘天池看了,心里咯噔一下“错了”,她不留情面地直接打断:停!,你这是假的。”

为了刺激欧阳娜娜,她几乎是吼着命令欧阳娜娜重复同一句台词,还用手推着她、压迫她一点点后退。

欧阳娜娜的声音越来越大、身体开始随着情绪发抖、晃动,最后,带着哭腔说出了那句:爸,我太累了。

刘天池终于有些欣慰:“这才对了。”



在《我就是演员》第四季中,她又指导了同样缺少经验的金子涵、李汶翰。

某种程度上,从舞台效果看,这种方法带给新人的进步飞速,肉眼可见。

微博上,有人质疑她的教学水平,也有爱豆的粉丝向她表示感谢。

站在幕后,刘天池总是一脸严肃。

在她看来,表演是一件需要长期学习和感悟的事情。强烈的外部刺激,或许能带来明显的改变、让人快速进入角色。

但距离成为“演员”,还有很长一条路。

“演员不特殊,它只是项职业。”

“剧本就是演员的枪,你这辈子赖以生存的伙伴就是它。”

“如果我们尊重表演艺术,如果我们都爱这个东西的话,我是要坚持这个标准。”

做演员很难,必须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剖膛破肚。

很多时候,老师不得不帮助学生把自己最痛的那个点挖出来。

刘天池当然心疼,但成为演员这一役,注定千锤百炼。

“我只有这样一次一次地去折腾他们,他们才能真心真意地去面对角色。”



“叫我池妈也可以”

在网络上,刘天池被网友形容为,“带留级班的老师”,因为她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

私下里,刘天池的学生自发喊她“池妈”,她对学生的称呼则是“我的孩子们”。

她最常对学生们说的话是:

“孩子们不怕,老师陪着你们。”

乔欣把刘天池当成“恩人”。

刚出道时,乔欣年纪小、性格慢热、安静话少,刘天池担心她这种性格容易“受欺负”,就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多年好友侯鸿亮,签约正午阳光团队。

刘天池形容乔欣:“像是看不见的一个小朋友,但是永远内心藏着一个非常锐利的眼睛。”

多年后,乔欣凭借几个角色在娱乐圈崭露头角,人也变得更加自信。

刘天池说:“曾经的那个小姑娘,现在长大了,穿上了美丽的花裙子”。

一旁的乔欣,先是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然后流下了眼泪。

刘天池的学生对她是有依赖的,哪怕站在侧幕,她的存在也能带给演员安全感。

她自己形容,“等他们那一谢幕之后,他会找你,他会扑向你。”

很长一段时间里,演员宋轶觉得自己嘴不甜,不会跟大家处理关系,一度感到精神压抑,认为自己不适合娱乐圈。

刘天池告诉她,“只要去拿角色跟观众对话就可以了,不用学会那么多的迎来送往。”

在第一次演出被淘汰时,也是刘天池拉着宋轶的手陪她鞠躬离场的。

于是在总决赛上,获得“突破演员”称号时,宋轶主动提出,想让刘天池和她一起走向金色大门。



一直努力控制情绪的宋轶,在走向老师的那一刻还是没能忍住眼泪。

别人惊讶,一向安静内敛的她,这次怎么这么主动。

她回答:“因为是池妈。”

演员是刘天池职业生涯的起点,现在的她非常确定,教师是自己最重要的职业。

如果这个行业需要,她愿意做那个教一程送一程的人,守望所有热爱表演认真向学的孩子,对着他们说出那句:

“叫我池妈,也可以。”

有一次,在《我就是演员》的影视化考核阶段,临时出现变故,一夜之间原定合作的拍摄团队撤出,道具置景全部作废,拍摄计划无法执行。

不到三天的时间里必须完成两个剧目的影视化拍摄,面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节目组建议终止拍摄。

刘天池的答复是“不”,她要试试。

借场地,写剧本,组建临时团队,第一天开机,第二天杀青,三天三夜没合眼,刘天池把她能做的全部都做了。

在片场好像无坚不摧的她,谈到自己的演员时还是哭了,有委屈,有不甘……

她太清楚机会对演员意味着什么,使命感逼迫她冲到最前面,守护那些稍纵即逝的易碎的梦想。

“我努力一下,起码,可以让他们站在那个舞台上。”

表演路上的一个信徒

回顾刘天池过往的高光时刻,大概没有人能忍住一声惊叹。

第一次拍戏,参演张艺谋的电影《活着》,搭档巩俐、葛优、姜武;

电影《活着》

第一次当班主任,带出星光璀璨中戏02级;

第一次做表演指导,指导的作品是进入奥斯卡提名的《金陵十三钗》;

电影《金陵十三钗》

纪录片《张艺谋和他的金陵十三钗》

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成为行业头部,热度空前,知名度陡增;

第一次创业,获得爱奇艺和红杉的数千万元投资;

……

但故事往往还有另一面。

为舞台梦想刻苦训练四年的刘天池,只差临门一脚,最终无缘北京人艺;

远赴日本,潜心锤炼三年,学成归国,却逢偶像剧市场兴起,受限于形象,试戏屡屡碰壁;

第一次进组做表演指导,面对横空创造的职业,没有任何可借鉴经验,只能自己摸索;

专注教学十余年,撞上流量时代,苦心培养的学生突然被窜红的人顶替角色;

课堂留不住学生,中年创业,带着危机感和愤怒走进市场,与商业规则博弈;

从《演员的诞生》走到台前,质疑与诋毁扑面而来,生活的空间被堆满的行程侵占,一言一行被无限放大;

……

兜兜转转,跌跌撞撞,把自己打碎成泥再重塑,刘天池或被动接受或主动寻找了一个又一个角色变换。

她说自己:“仅仅是表演这条路上的一个信徒,背起行囊随处安家。”

起落浮沉,相较于年轻时的青涩,当下阶段的刘天池,对表演有了更长远的想法。

在她看来,表演不仅关乎普罗大众的艺术修养,还涉及个体的情感表达、情绪管理和自我认知。

很长一段时间里,话题营销和粉丝经济用数据和流量绑架了内容行业的品质,一己之力难以破解。

但大浪淘沙,一些浮躁的东西也在慢慢褪去。

在爱奇艺“天鹅计划”中打造的作品《恋恋小酒窝》里,她大胆启用了三位不在专业表演院校毕业的新人。

虽然专业的知识、技巧重要,但演员的实战能力同样重要。

“说到底,是要用丰富的内心情感去把角色给诠释出来,同时要接地气。”

《皆大欢喜》中,杰奎斯说:

“全世界是一个大舞台,所有的男男女女不过是一些演员;他们都有下场的时候,也有上场的时候。一个人的一生中扮演着好几个角色,他的表演可以分为七个时期。”

刘天池在舞台上长大,再把更多人送上舞台。

她创造了一万零一个角色,就算不再站在舞台中央,也从未下场。

场钟三响,场灯为她点亮,观众为她鼓掌。

因为那些在幕后流淌的,一样是表演艺术,一样滚烫,一样光芒万丈。

本文转自公众号 谈心社(txs163),这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我们为你提供一个聚集地,为你呈现年轻人的有趣生活方式,我们倡导年轻人应该在追求物质基础的同时也要重视精神生活。

下一家茶颜悦色,千万别开在我家门口

美国人想建高铁?难

国产剧放弃男观众,是嫌弃他们穷吗?

线上买二手车,比抽盲盒更不靠谱

悄然消失的LG手机,连时代的眼泪都算不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