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菅义伟用台湾向美表忠心,中日外长通话,奉劝日本手不要伸太长

subtitle
趣史录 2021-04-16 16:43

近日,伴随着台海局势的进一步紧张以及“五眼联盟”国家对中国的恶意制裁事件不断发酵,日本政府终究发声了。

2021年4月4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在日本当地的一档电视节目中表示,日本将与美国联手,一同采取“威慑手段”缓和台海矛盾,保障台湾地区乃至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

次日,我国国务委员及外交部部长王毅就与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通话,并在通话中对日本无礼干涉中国内政进行了警告:“手别伸太长了。”

看着菅义伟用台湾向美表忠心,中日外长的通话中,中国已经将自己的态度表达得无比清楚。奉劝日本手不要伸太长,是中国对于日本的最大尊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菅义伟

“暗藏凶险”——剖析台海问题之下的日美因素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大概是对这位安倍政府的临时过渡政权的首相的最好总结。

菅义伟自20年9月16日担任日本首相,这位被誉为“史上最好的官房长官”的新任首相,在数月之间,奉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实行“防疫+经济振兴”的方针,对于安倍晋三辞职之后留下的烂摊子,他默默清理,并以铁血有力的手段迅速稳住了国内局势。

在对外政策上,菅义伟坚守“中国威胁论”,深信近邻中国对日本有着极大的领土威胁,将台湾安全与日本领土安全直接挂钩。除却直捅中国领土主权底线的这一言论之外,菅义伟政府还就气候与防疫方面发声,表示这将是其访美之后,两国领导人需重点讨论的问题。

此时,日本自然也不忘了“拉踩”中国一波,以向老美一表忠心。菅义伟政府大言不惭地指责中国在气候协定的履责懈怠、未尽到应尽的责任,然后面对中国开展全面防疫,并迅速控制疫情,进入“后疫情时代”的突出成绩时,却闭口不谈。

多半是日本政府向来讷言慎行的“优良传统”吧,毕竟对于20年美国所发生的一系列诸如“弗洛伊德”种族主义事件、疫情无政府无作为事件、荒唐滑稽的美国总统大选,日本的喉舌就像被割了一般。

至于日本方面在环境及气候方面对中国的控诉,也委实不知这个国家的立场何在。4月13日,日本政府通过召开相关阁僚会议,宣布将向海洋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废水。

这一宣告一公布,无疑在日本国内外引起了轩然大波,日本民众纷纷高举“海洋在哭泣”的标语示威游行,世界各地的国家地区及科研机构纷纷发言反对,其中以日本的近邻——亚洲国家的反对呼声最壮。

但日本的“美爹”却对日本这一决策表示首肯。4月13日,美国国务院发言,称日本的将处理过的污水排放至大海,这一排放行为完全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

日本这一行为无疑是反社会、反自然的,一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点中国等国的排污处理,一面狗仗人势地有恃无恐。

在日本首相菅义伟即将访美,并发表一系列意图干涉中国台湾内政的言论之后,美国在全球此起彼伏的谴责声音之下,火速赶来声援日本,这其中的弯弯道道自然不言而喻。

“被抛弃”与“被卷入”——忽远忽近的日美同盟之困境

3月30日,对中国进行的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在日内瓦发布,该报告是对美国为首的反华阵营的一记狠狠的耳光,其中报告表明,新冠病毒通过实验室引入人类社会,是极不可能的。

面对这一公正的调查结果,中国人民得以沉冤昭雪,而欧美国家“污名化”中国的诡计破灭。

美国一时间上蹿下跳,极力反对,甚至联合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韩国、日本等13国发表了发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反对声明,声讨中国,叫嚣着要求中国“公开透明”、“实现信息透明化”。

事实所见,日本在新冠疫情的调查之中,赫然站在美国一列,正如重提台湾问题,向美国摇尾乞怜一般。

2005年2月19日,日美双方发表《联合声明》,首次将“推进台湾海峡问题和平解决”上升为“日美共同战略目标”,这显然是对于当时两国所声明的“一中原则”的粗暴毁诺,同时更是对于当时以陈水扁为首的“台独”势力的鼓励与策动。

而日本当时是否真的腰杆笔直,毫无动摇呢?日本原外务次官柳井俊二公开发言称,“尽管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在根本上是符合日本的历史诉求和根本利益的,但日本并不愿意在当时刺激中国大陆。”

日本近年来一直在谋求政治大国的地位,但它始终不是,而在牵涉有关中国僵持不下的领土争端,往往都是在大国和大国之间对垒,比如英国与香港的恩怨情仇,自然,美日在台湾海峡的兴风作浪,本质上是中美关系的对垒。

在奥巴马时期,美国将日本当作“工具人”,来对华实行“接触+遏制”的政策,日本则将美国当作“血包”,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在美国地庇护之下,成就一种“虚假繁荣”。为何称之为“虚假繁荣”?这是由日本对美军事、政治、经济的高度依赖决定的。

在军事上,19年5月21日,美国退出《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该条约于8月2日全面失效。

美国打得一手好牌,在退出条约之后,火速向亚洲各国表明了自己想要在前沿位置部署中程导弹的野心,在与韩国、日本、朝鲜、菲律宾的交涉之中,朝韩菲三国都对该可怖的协约表示了明确的拒绝,只有日本例外。

日本积极配合美国的部署规划,并声称将为美国在日本部署中导一路开“绿灯”。对于美日的这一行为,引起了我国与俄罗斯的极大反感与警惕。

如若真使得美国在日本部署中导成功,相当于时刻有大炮对着中国家门口轰炸的风险,尽管退一万步而言,中美之间在国际对话机制的不断推进之下,走到兵戎相见的局面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是由两国的国际地位和世界的多极化趋势所决定的。

中美两国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经济体,故此美国有着一定数量的专家学者深陷“修昔底德陷阱”,将中美摩擦与美苏“冷战”相类比,鼓吹“中国威胁论”。但值得明确的是,中国不具备前苏联那般要与美国拼个你死我活的争霸野心。历史已经告诉世界,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也许是苏联的解体和“9·11”事件的突发,导致美国以及世界资本主义势力都陷入了一种兴奋乃至神经质的氛围之中,面对一个高速崛起的新中国,美国采取的是一种分散牵制的迂回战术。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日本政府赞同美国在日部署中导,这一狭隘的地区利益观,从美国不顾科学家“太平洋将在10年之内被污染”的警示,执意要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污水也可见一斑。

在政治决策上,面对美国的特朗普执政时期所进行的一系列“特不靠谱决策”,日本安倍政府虽然颇有微词,但依旧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安全跟随距离。

17年1月23日,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17年7月1日,美国退出《巴黎协定》,18年10月17日,美国退出万国邮政联盟,20年5月29日,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这一连串的“退群记录”惹得国际社会愤愤不平,不知事者惊呼美国“要乱了”,知情卓识者猜测,特朗普是要通过一种极其粗暴的手段建立美国的新型外交体系。但日本作为美日同盟忠实的维护者,必须亦步亦趋,19年6月30日,日本效仿美国,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美日之间的联盟关系,由于二者之间不对等的政治经济实力与外交话语权,已经单方面地侵蚀到了日本的国家安全。日本一方面对于美国的“抛弃”感到心有余悸,一方面害怕这位老大哥在全球掀起更大的风浪,最终日本为其殉葬。

尽管日本的政权面临着极高的风险性,但日本始终未曾放弃在中美之间寻求一片发展空间。但无论是日本的“亲美时期”,还是“对华友好时期”,都是左右逢源的一种手段。

并且对于中国这个近邻来说,即使是中日关系最融洽的时期,也敌不过美日关系,这是一个上限与下限的关系,因为在中日友好集合之上,必然是中美关系的“蜜月期”。1972年,中日正式建交,而在此之前,是1972年《中美联合公报》的发布。

19年,日本对中国出口贸易总额为1346.9亿美元,占日本出口总额的19.1%,中国连续14年为日本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这是日本犹疑的点——经济,这对于疫情过后的日本十分致命,但在日美同盟这根纽带之下,日本仍然被无情地撤回了美帝阵营。

此次,菅义伟尴尬地插手台海问题,难不成当真毫不顾全中国市场的巨大利益吗?无疑也是想舔舔这一块被美国盟友咬烂的肉,来像往常与中国建交、效仿美国退群一样,此次日本对于台湾问题的骤然发声,无疑是受到日美同盟的驱使。

终有一天,倘若日本终将崛起,究竟是像再一次经历像《广场协议》一般的怪圈循环,还是使得这对互相吸血的畸形同盟关系陷入一个死局——日本既无法与中国并存,也无法与美国成为同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