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疆的“套娃”游戏

subtitle
虎嗅APP 2021-04-16 10: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周超臣

头图|大疆官方

大疆最近怒刷存在感。

3月2日发布的DJI FPV引起了一阵小骚动,毕竟可以像飞机驾驶员一样以第一人称视角“驾驶”一台无人机穿梭、腾空、翻滚是目前大疆其他无人机产品无法带来的体验,只是FPV注定小众。

前几天经过大疆官方认证的“大疆车载”宣布将亮相上海车展的消息,将“大疆造车”推上了风口浪尖,再次怒刷了一拨存在感。不过根据“大疆车载的自我介绍”来看,至少目前大疆应该是不会造整车的,而是类似华为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大疆车载作为大疆旗下智能驾驶业务品牌,致力于用空间智能科技赋能出行,专注于智能驾驶系统及其核心零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等服务。”

比如激光雷达,4月14日小鹏汽车发布的新车P5搭载了大疆内部孵化的Livox公司推出的首款车规级激光雷达。

接着,4月15日晚,大疆时隔一年发布了DJI Mavic AIR 2的续作DJI AIR 2S,外观上没什么变化,主要的提升在性能和价格上,从产品序列命名上完全向苹果看齐,但在定价上又技高一筹。

先说性能和硬件的提升,DJI AIR 2S最醒目的是采用了1英寸CMOS传感器,支持2000万像素,单像素尺寸达到了2.4μm,终于实现了“底大一级压死人”,其最大感光度也从AIR 2的6400提升到12800;可以拍摄最高支持以150Mbps码流录制5.4K/fps超高清视频,支持8倍变焦。


采用的1英寸影像传感器,DJI AIR 2S拥有更出色的感光能力、动态范围和解析能力,图片:大疆

DJI AIR 2S还增加了大师镜头模式,可以一次拍摄多个运镜镜头;APAS 4.0感知系统实现了上下前后四向环境感知,比之前增加了一个向上避障感知。


大师镜头模式


关于DJI AIR 2S与AIR 2的各项参数的对比,可以看下面这张图:

DJI AIR 2S与AIR 2的性能对比,截图:大疆

再说价格,DJI AIR 2S的单机版6499元、畅飞套装版8399元。作为对比,AIR 2的单机版4999元、畅飞套装版6699元。DJI AIR 2S的价格相比前代至少高了1500元,不过对于这么多升级,这个价格也算“厚道”。

毫无疑问,DJI AIR 2S继续捍卫了大疆在航拍无人机领域拿着高倍望远镜找不到竞争对手的霸主地位。但纵观过去几年大疆发布的无人机新品,感觉更像“俄罗斯套娃”。

现在大疆推出无人机新品看上去更像是年度规定动作,毕竟作为“航拍无人机”的代名词,如果不持续推出新品,就会被人质疑“大疆创新”没有“创新”、只剩“大疆”了。所以大疆每年都得想着法儿发布一两款无人机,主要集中在Mavic系列上,产品或大或小、价格和性能或高或低。同时,它也在不断抛弃此前的一些经典产品,比如精灵Phantom系列永远停在了Phantom 4,而Mavic系列的鼻祖Mavic Pro也停更了。

大疆官网上的产品系列

然而除了靠无人机赚钱的的专业航拍团队外,有多少普通消费者兴冲冲买了一台无人机,一年飞不了两次,大部分时间都在吃灰呢?这就是大疆目前的尴尬之处。全球各地不同的禁飞政策、划设的各种禁飞区严重压缩了无人机的飞行空间——比如在北京要到六环外才能飞,一位虎嗅网友调侃道:“去六环外旅行呗,马上五一就要到了”——增加了用户对购买无人机的决策成本,也必然会对大疆无人机的销量产生负面影响。

据全天候科技独家获得另一份资料,大疆在2018~2019年的收入和净利润相比2017年均出现了下滑,尤其是2018年,营收、净利润都处于这三年的低谷,高增长不再。

对大疆来说,它面临的挑战还不仅仅是各地划分的禁飞区,还有消费者对航拍无人机的新鲜感已过。当年出口转内销带来的狂热已经冷却,叠加全球各地对航拍无人机的限制、飞行场景的减少,让消费者对无人机的热忱遭受了严重打击。我就曾经历过带着大疆无人机去东京、巴黎等地出差却无法飞行,因为有的城市把整座城市划成了禁飞区,只能怎么带过去的怎么带回来,几乎没有离开我的行李箱过。

大疆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过去几年不停探索航拍无人机之外的可能性,从农业植保机到手持灵眸Osmo、运动相机、教育机器人、相机云台等硬件,再到软硬件解决方案,比如车载雷达。总之,大疆在持续捍卫自己在航拍无人机市场绝对霸主地位的同时,也在努力摆脱无人机市场不确定带来的潜在风险。

除了产品和市场之外,大疆正在遭遇内外交困。

3月8日,据路透社报道,大疆位于美国帕洛阿尔托、伯班克和纽约的办公处200多名员工中,去年有约三分之一的人被解雇或辞职,也有核心高管因内斗辞职。今年2月,大疆美国研发部负责人离职,还有帕洛阿尔托研发中心的10名研发人员也被解雇了。外界猜测这跟美国禁令有关——美国是大疆无人机第一大市场——去年12月,美国商务部将大疆列入“实体名单”,指控大疆启用高科技监控,禁止其购买或使用美国的技术或组件。

不过随后,大疆相关人士表示,去年大疆全球营收较2019年上升了30%左右,“北美仍然是大疆的第一大市场。”

其实关于大疆裁员和管理问题的传闻一直不断,去年8月,同样是路透社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称,大疆一直在大幅削减其全球销售和营销团队,“该公司正考虑在大约14,000名员工中‘瘦身’”,裁员始于2020年3月。

去年8月29日,全天候科技的一篇《大疆“失宠”》揭露了大疆在投资者方面遭遇的“麻烦”。因为大疆迟迟不愿意上市,很多曾经挤破脑袋想进来的投资者现在却想退出,“高价投资大疆以来,企业与他们沟通少,上市没有消息,退出遥遥无期。为退出而焦虑,是大疆不少投资者现在的真实写照。”

希望大疆最近推出的新品DJI FPV、DJI AIR 2S以及宣布进军造车领域的消息,能让投资者稍感安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