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0年前,那个喝了福岛核电站净化核废水的日本高官,现今状况如何

subtitle
子夜说史S 2021-04-15 22:17

说一些看似遥远但密切相关的事:欧美两次工业革命之间的节点,在于1866年德国人西门子制成了发电机,1870年左右发电机投入使用,人类由此从“蒸汽时代”走向“电气时代”——电灯的出现使得黑夜如白昼,电车的存在让人们的距离无限制缩短,电钻电焊等等电气产品让人们的生活水平和文明程度大幅度提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这些都还不够,人类前进的步伐需要更多电力支撑,需要更多不受空间时间限制的电力,于是1882年法国人德普勒展示了世界上第一条试验输电线路,它从德国米斯巴赫县到德国首府慕尼黑,全长57km,爱迪生紧随其后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座火力发电站,通过蒸汽机驱动6台直流发电机,让6000个灯泡同时亮起。

此后人类在发电方式上屡有新创造和新发现——水力发电(1882)、地热发电(1904)、潮汐发电(1913)、电化学发电(1940)、太阳能发电(1954)、垃圾发电(1970)、空气发电(1978)、风能发电(1979)、地磁发电(研究)、太空发电(研究)……还有一个众所周知且关注度更高的“核力发电”。

核力发电的研究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其理论支撑和现实依据是1938年德国奥托·哈恩发现核裂变,1942年美国芝加哥大学启动世界上第一座核反应堆,1945年美国将两颗原子弹投在了日本的土地上,随后美国和苏联进入冷战阶段,苏联抢先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座商用核电站——奥布灵斯克核电站。

“在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共同努力下,苏联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座5000千瓦发电量的核电站,该核电站已为苏联农业生产项目提供所需电力。”——这则曾响彻世界的电台播报说明了核电站的巨大优点,它释放的能量比化学能大几百万倍,1000克铀的能量等同2700吨煤的能量,而铀的成本比发电成本还低,投资建设和运行成本比火电少。

最重要的是它污染小,很不可思议,核电站不会往大气里排放有害物质,也不会有放射性物质随着烟尘散落各地,正常运行过程中辐射到周围居民的剂量,每年不过0.01毫米,甚至比不上做一次胸透,同时核能是世界上资源非常丰富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世界能源危机,可控核聚变的研究,也为世界和平带去了一点点希望。

不过两次核电站爆炸造成的巨大后果,让人类心有余悸——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前者有31人当场死亡,200多人严重核辐射伤害,15年内陆陆续续有8万人因残留放射性物质死亡,13.4万人受此折磨,投入救援的52万人,近20万人潜伏期后死亡,但这还只是官方初步公布的数据,实际情况难以想象。

2011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核电站的死亡人数并没有被公布,因为跟着核电站爆炸事件一起发生的是海啸,在海啸中日本的伤亡不计其数,但切尔诺贝利的事件对于新时代的人们来说比较久远,核岛福电站的事故却是大家印象深刻的,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它才是人们心中对于核电站产生恐惧的罪魁祸首。

核电站事故善后是非常艰难的,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因为官方反应迟缓,导致辐射不断扩散,辐射值不断升高到二战时广岛原子弹的400倍,也根本不存在收集整合打包处理的可能,最终只能给4号堆盖一个混凝土“石棺”密封,但只能用10年,最后苏联用了30年,直到2016年才花了110亿建了个钢筋混凝土防护罩。

尽管如此,东欧人民还是觉得自己的头顶有个大炸弹,不过相较之下还是日本人民的心理阴影面积更大,福岛爆炸是因为海啸和地震导致应急冷却系统故障,燃料棒的温度飙高,然后堆芯锆-水反应生成的氢气又泄露出去,跟燃料棒的高温撞上了,于是产生了大爆炸,大爆炸的明火又遇到了氢气,大爆炸接着大爆炸。

如果要防止事态变严重的话,就需要第一时间重启冷却水泵,不过显然不太可行,于是日本转而用消防车洒水降温,但2号反应堆阀门故障,排气口无法打开,冷却用水根本没有办法进去,大量核燃料直接暴露了数小时,造成大范围污染,后来虽然用上了冷却海水,但只是缓解,而且此后日本每天都要注入150万吨冷却用海水。

这些海水和里面的核废料融合,就变成了核废水,核废水如何处理是核电站事故后续产生的又一大问题,也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当然日本起初是觉得可以净化的,就在事故发生后年底的11月份,日本声称他们对于放射性污染物的问题已得到初步解决,净化后的核污水甚至可以喝,日本官员园田康博当场喝下了一杯。

园田康博喝这杯水的心情如何很难说,总之他的手肉眼可见的在抖,看来连他自己都没有多少信心,事实上即便真的经过了高效果的处理,但依然是被污染的水,可以说它已经无害,但绝对达不到饮用的程度,如今10年过去,也幸好那真的是一杯处理过的水,园田康博虽早已经告别政坛,但54岁的他身体依然康健。

不过无法处理还含有氚等物质的核废水已经累积到了130万吨,如何处理这些水又成了世界关心的问题,其实他们早一点和切尔诺贝利一样盖个防护罩,想必会更简单,拖到现在,核废水无法处理,燃料棒还在烧,还得继续产生,这期间花费的人力物力精力未必要比建一个防护罩轻松。

所以还是那句话——科技是一把双刃剑,人类必须认识到,在享受它带来的披荆斩棘勇往直前之快感时,还要保证自己在造剑鞘的时候足够细心勿存侥幸,也要保证剑鞘最终足够坚韧和坚固,使得自己出刀时能坦然自若,收剑时也能干净利落,否则就是伤人又伤己,还伤害自己脚下的土地,头顶的天空,未来的可能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5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