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央视新闻调查:失能失智老人,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

subtitle
米勒健身房 2021-04-15 20:55

近日,央视《新闻调查》栏目组继今年1月9日 《养老专题调查:“养老,我们该如何应对?谁在帮我们养老?》,再次以“失能失智之后”为主题,记录、拍摄了老人失能失智之后,所面临的种种困境,以及应该如何更科学地应对。

在北京市区一家养老机构的家属探视中,几位老人聊着天。王奶奶91岁,是失智老人,也就是由阿尔茨海默病等疾病引发失忆和认知失调等症状的老人。周安南是王奶奶的大女儿,也已经70多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失能失智老人需要什么样的照护?

阿尔茨海默病目前还无法治愈,但是专业的照护可以减轻病情、延缓发展,提高老人的生活质量。而对于绝大多数病患家庭来说,无论是家人还是保姆,几乎都不懂得专业的照护方法,面对老人的异常行为,往往束手无策。

周安南:你比如说我给她换那个尿不湿,她不让你换,她这个意识里头,她还有一种羞耻感,她不让你给她脱裤子。我拽着一个手,我妹拽着一个手,保姆给她在前面给她脱裤子,那她还要吐吐沫吐人家,或者拿脚踢人家。所以你说这怎么办?我们没法弄,弄不动,70多岁弄一个90岁的,你说我怎么弄?没办法,真是没办法。

现实中,像周安南这样苦于无法靠自己和家人照顾失智或失能老人的情况不在少数。按照北京目前的养老服务格局,约90%的老人居家养老,约6%的老人选择社区养老,他们大部分有自理能力;还有约4%的老人在机构养老,他们大多是失能失智老人。

02

照护失能失智老人是一个多学科的专业系统

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 李红兵:进入到失能状态的、失智状态的这些人,他(们)才是我们养老真正面对的挑战。对于北京来讲,失能老年人占整个老年人人口的比例,基本上占到了4.78%。

社会科学院有这样一个基本的数据,就是说我们的老人从进入失能状态那天开始来算,把他放在两个环境下,一个是在家庭里面,一个是在养老机构里面。那么在养老机构里面他们的平均存活时间基本上是44个月,而在家里是27个月。就是说,当真正面临失能困境的时候,专业的、相对集中的服务,能够给老人提供有质量的生活保障。

刚勇,62岁,曾经是留学日本的医学博士。1995年,37岁的刚勇不幸患上脑胶质瘤。虽然手术成功了,但二十多年来身体状况还是每况愈下。由于右侧偏瘫,失语严重,生活无法自理,妻子黄力把丈夫送到了养老院。

黄力是一名医生,在她看来,老年照护虽然不同于临床医学,但同样是一门横跨心理、生理、病理和护理的学科。对于失能失智老人来说,他们更需要情感和心理上的尊重、需要科学的康复理念,而这也正是专业机构才可以做到的。

03

失能失智之后应该选择专业的养老机构

记者:刚见面那会儿,我觉得这个刚老师,反应挺强烈的,哎呦两声,我听到他最大的声音。

黄力:一个是他好久没见,他一看认出来特别高兴。他临走的时候使劲拽着我的手不让我走,就一直送到那个电梯都不让我走。

记者:像比如说你老公这种情况,他很难得有这种交流,有来有往的交流,那我怎么能了解他的心理,他也有这种心理上的这种需求,照顾他心理的需求?

黄力:那当然了,他虽然表达不出来,他心里完全明白,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

每次来探望时,黄力总会带一些刚勇年轻时的照片,来调动他的记忆力。

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 李红兵:有些观念也是要刻骨铭心地在他们的执行当中的。你比如说我们帮助老人是完全替代他吗?我们帮助他一定不是替代的概念,一定是我在旁边呵护你,就像泰戈尔那首诗一样,我是站在黑暗阴影当中的那个人,你在前面走,我随时保证你的安全。一定让他要尽可能去挖掘自身潜有的能力,甚至配备相应的一些器具、辅具,让他借助这些又恢复自立和自理,而这个对老人来讲是最大的价值,也是他最需要的。一味的替代、一味的帮忙,实际上是把老人引向了相反的一个方向了。

老年心理学博士王婷对此也有相似的看法,在她看来,放弃挖掘老人潜能的所谓“废物式”养老,不仅无助于老人的身体康复,更会影响到老人的心理状态。当他们的心理、情感、愿望、自尊被忽视,身体状况也会陷入恶性循环。

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教师 王婷:我们跟老人家打招呼,上来我们会去问说,您今天身体怎么样?血压高不高?血糖怎么样?但是很少人会问到说,您最近开心吗?有没有交到新的朋友?您退休已经六个月了,您是怎么度过这六个月的?

记者:但是很多人的观念当中,觉得照顾老人就是把老人伺候好,一天三顿饭要好,不得病。

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教师 王婷:远远不够,因为这个人如果他心理上不开心,他可能还会引发出来很多躯体的症状,甚至让慢性病加重,我们在心理学上有一种疾病就叫做心生疾病。

记者:还有一点,如果说一个人失智了,看上去似乎无欲无求的,这种心理照护方面是不是也就不需要那么多地去投入?

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教师 王婷:失智老人他似乎因为记忆力不太好,生活功能下降了,他跟外界没有什么沟通了,我们觉得他应该是心理需求没有的。但恰恰很多科学研究、临床实践都证明,他们的心理需求只是换了一个角度,他的情感的记忆保留得非常好。对于认知症的老人,千万不能认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不能说可以当着他的面评论他的隐私。当你受到认知症的老人对你有一些攻击、语言暴力的时候,你要告诉自己这是个病人,这是他的病态性的行为。但是在其它时候,你一定要说,这是一个正常的老人,只不过是在他的世界里面,我要走到他的世界里面去生活。

记者:就是说虽然说起来很多老人他是失智,但其实他们的话里边有真东西、有真金子在?

北京社工 邢雪:有的,其实我们是没有走进他的内心,他特别可爱。我们的工作,实际上我觉得就像寻找宝藏一样,因为每一次聊都有不同的收获,很多东西都是特别新鲜的,然后特别有趣的,甚至是预料不到的惊喜。

记者:当你有这种惊喜,你甚至有这种开心的时候,你觉得这种感觉能传递给对方吗,传递给老人?

北京社工 邢雪:可以,每一次这种情绪是能够相互传递的。其实我觉得有的时候是会互相治愈的,看到爷爷奶奶就是那个状态,包括我自己也特别开心,就是挺有成就感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