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丈夫宠她,她却40岁时与人私奔,回来办离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

subtitle
凉城相惜暖玉 2021-04-15 20:04

丈夫宠她,她却40岁时与人私奔,回来办离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嫁给他做媳妇的时候,她16岁,他29岁。他叫刘三,她叫程芳。

她跟着母亲来到这个村子,母亲也没有告诉她具体是什么原因要离开原来的生活来到这个偏远的地方,她只知道自己离不开母亲,便跟着出来了。路过一户姓刘的人家借宿。刘三的母亲瞧母女俩人衣衫褴褛却生得俊俏,想起家中老三快30了还未娶妻,顿时有了主意。

她嫁了他。没有媒人,没有嫁妆,没有仪式。程芳本不愿意,但母亲私下跟她说的时候她便知道,母亲打定了主意要把她扔在这里。她回头看了看他,身材高大挺拔,模样不算丑,听说人还算勤快,就勉强同意了。

程芳的母亲拿着刘家三千彩礼走了,说是去大城市看看。

刘三家中排行老三,29岁未娶。在农村已是大龄。也不是长得不好,只因家中大哥二哥接连娶妻生子。父母年事已高,对于老三的婚事,心里着急得很。但周遭适婚女子,不是外出打工,就是已嫁他人,剩下的不是刘三看不上,就是人家姑娘看不上他,尤其家里的条件。

好不容易东拼西凑娶上了媳妇,他便视她为掌中宝。不仅包揽一切杂活累活,连洗衣做饭都不让程芳做,程芳心里乐呵,即打定主意先跟着刘三,反正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不久家中就陆续添了二女一男。大女儿取名美玲,二女儿美娟,小儿子安康。也不是喜欢生孩子,只是在农村,家里没有男丁,出门是会被人笑话的,就这样生了三个孩子。

这日子虽不富裕,却也让旁人羡慕。女儿乖巧懂事,儿子完全遗传了母亲的俊俏,虽然程芳已是三个孩子的妈却跟村里的农村妇女不一样,不能用细致来形容,但也不粗糙。

旁人都道,刘三算是捡到宝了,说得刘三心里美滋滋的,做起事来更有劲儿了。

一切变故来自打工热潮的掀起。那时候有劳动能力的人都不愿意在农村,不管年满十八还是未满十八的孩子,还是正值中年的男人女人,甚至老年人们都涌向了城市。美玲、美娟学习成绩平平,初中毕业便出了村,进城,各自找了份工作,剩下刘三和程芳守着安康。

因为未成年,姐妹俩都瞒了些年龄。但因为长相甜美,工作也顺风顺水,慢慢在城里租起了房,谈起了恋爱。

这年,美玲22岁,程芳39岁,刘三52岁,美玲出嫁。嫁了个渝城人,有些地位。

女儿出嫁前夕,刘三带着妻儿都来到了城里,为女儿准备婚事。因着家里亲戚大多都在渝城,他和她借住在二哥家里。

“这城里的世界就是不一样,要不然咱也不回去了,咱也学二哥,拉个三轮,打扫个卫生啥的,你看二哥还是要供个学生,他跟嫂子也是二个人挣钱。咱也只有安康还在上学了,明年就该初三了,我们二个人的收入供他一个人可是够了。”他对她说。

这一商量便是定了,刘三把安康安顿在学校住校后,便在渝城过起生活。他每天跑三轮拉客,她每天便做做家务,照顾照顾老人。没事便逛逛街,到女儿那里走走。城里的生活五彩斑斓,她跟着女儿也学着打扮打扮,逛逛商场,学学手机收发信息,上网,真就像是一个城里人了。

他一直宠着她,尽管着好的,贵的给她买。有啥好东西也给她留着,只吝啬了自己。

她走得悄无声息,毫无预兆。那天是七月正时,他还在烈日下招揽客人。烈日肆意炙烤着渝城大地,似乎要把这喧嚣的城市倾刻化为灰烬。他还在想着晚上要带她最喜欢吃的红提子回家。

她为什么还是跟着那个男人走了。刘三一直都未明白。自己起早贪黑,所有的钱都给了她,给她买的吃穿都是好的。是太骄纵她了?他也后悔过,不是后悔对她好。而是后悔没有在她迷茫的时候拉住她。

他想,真是不该让她一个人去开什么车,去赚什么钱,不该让她每天玩手机,可谁又能料到她因为这些就放弃了儿女和这二十多年的感情呢?他想不明白,二十多年的感情为什么就比不上所谓的网络呢。后来他才知道,网络里面有另外一个男人。他想知道,那个男人,真的比自己做得更好吗?

那个男人叫陈东。他也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他们具体如何认识的也是各种听说。自己最后悔的还是听了她的话,给了她离开的机会。他这样想着,起身去旁边的小店买了烟和打火机,开始抽起来,浓烈的烟味呛得眼泪不停地落下来。那是他第一次抽烟。

一次程芳听朋友说,拉黑车比较来钱,心里便寻思着让刘三改开黑车。刘三不愿意,觉着不稳定。程芳索性自己去考了驾照,刘三拗不过她,便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买了个二手的桑塔纳,这样程芳真的就开始了她的工作。

虽说生过三个孩子,程芳的年纪、模样和身材却是与想象的不一样,加上平时的保养,这样的一个女司机,活脱脱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平时程芳跟着女儿学会了聊QQ,也买了手机。时不时上上网打发些闲时。不久便认识了陈东。

陈东是北京人,到渝城出差,坐过程芳的车,二个人初次见面便聊得起劲,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还交换了QQ号。本是萍水相逢,并毫无机会再遇的二个人,在网络世界却越来越亲近。

陈东比程芳小5岁,离异后一直没有再婚,有个儿子,由前妻抚养。自遇见程芳,陈东便上了心,虽隔着年龄和家庭,还有地域障碍,陈东却一直不愿放弃。他坚信程芳的婚姻并不幸福,这些也是从他们平时的网络交流中发现的,而且他觉得她也是喜欢他的。

在阿东猛烈的攻势下,程芳渐渐动摇了。此时的刘三却全然不知。虽然刘三对自己不错,甚至可以算很好了。但她始终觉得少了点什么。自从遇到了陈东,她明白了,他们之前没有爱情。16岁跟了他,她是迫于无奈,走投无路。后来日子好些,又担心儿女,没有好好追求过自己的爱情。现在儿子女儿都不用自己操心了,是该好好为自己打算了。

她去了哪里?他不知道,听说是北京,又听说是上海。一时间,流言四起。刘三觉得有些抬不起头,焦虑、郁闷、颓废。但他始终没有在人前有过任何埋怨和指责。也没有扔掉她没有带走的衣物。有时候他也偷偷掉泪,但在儿女面前绝口不提,更多的是沉默。

美玲、美娟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开始也不接受,但时间久了,也慢慢有些理解,毕竟她们也开始接触社会,步入婚姻。所以程芳突然来电的时候,美玲跟美娟还是很开心。母亲只说去了北方,一切都好,不要挂念,还嘱咐女儿照顾好父亲和弟弟。很多事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母亲便挂断了电话。

渝城的七月终于又开始了,这年的七月似乎比往年更热了。刘三还是那样开着三轮,烈日下穿街走巷讨生活。闲下来便在家里喝酒看电视,只是比以前更沉默。二年了,他还是他,她却已经不是她了。他很沉默,也很淡然,他笃定,她还会回来的。

她真的回来了。美玲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在家里看着电视打瞌睡。美玲说母亲是一个人回来的。开始听到这个消息,刘三心中凌乱,有喜有悲。喜的是一个人,极大可能是回心转意了。悲的是……

果然,他的心情再次沉到了谷底。仿佛一瞬间掉到了地狱。她,是回来办理离婚手续的。程芳消失的二年,跟着陈东去了北京,当起了情侣,无牵无绊,甜里蜜里,像极一对恩爱的夫妻。恋爱谈得顺,陈东也向程芳求婚了,所以程芳火急火燎回来办理手续,换回自由身,好让自己的爱情有个结果。

她了解他的脾性,固执,沉冷。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同意就上法庭。

程芳并没有直接去找刘三,也没有住在女儿家里。而是住进了自己的母亲家。母亲那年拿着钱走了,在渝城找了个老伴,在某小区里面开盲人按摩店,请了二个盲人技师。

程芳和母亲说了想法,母亲表示很支持她,对自己当年的决定表示愧疚。便电话约了刘三谈离婚事宜。刘三接到电话也不意外,爽口应了。约了一周后相见。他打了电话给儿子,叫儿子也从学校过来了。众人见他还是一如往常,平淡,沉默,想他该是真的想通了。却没有人瞧见他眼中的绝望。

他见到程芳那天。温度出奇的高,她站在树荫下,穿着蓝色的棉绸连衣裙,头发挽在脑后,脸色红润。白皙的皮肤、浓黑的眉眼、淡淡的粉灼,这样的一张脸,似乎很难在她脸上找到岁月的痕迹。就连二年之前的鱼尾纹也不知藏匿于何处。

他看着面前这个日思夜想的女人,好想再抱一下,或者……亲一下。她,更漂亮了,更……有韵味了,也是别人的了。每每这样想,心里就莫名的痛。他又抽起了烟,第二次。

他同意了离婚,这让她有点慌乱。以程芳对他的了解,似乎太容易了一些,而且,她知道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也知道她走了之后,他的一切。

他提出了条件。果然还是有条件,程芳心里道。不过也让她松了一口气,总算能够好聚好散,不管他提什么条件,离婚才是重点,陈东还在北京等着。

一家五口出游一次。这是他的条件。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一起旅游。他要以一次完美的旅行结束他们的缘分。

于是,刘三、程芳、刘美玲、刘美娟、刘安康,一起去了杭城旅游。一路留下了许多照片和回忆。他看着那张全家福,心想这是多么美的画面,多幸福的一家人,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可是……如果时光还能倒回,那该是怎样的光景?

事情发生在归程的最后一个晚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