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表弟到我家串门时,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

subtitle
小寇讲故事 2021-04-15 10:06

图:来自网络

前段时间,表弟到我家串门时,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我的叔伯大哥因病去世了,终年68岁。

当听到叔伯大哥逝世噩耗的瞬间,我的心立刻剧痛起来,眼泪盈满了眼眶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整个人也恍惚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为大哥不幸去世而悲痛的同时,内心也在谴责大哥一家人,痛恨他们为什么大哥在病中乃至逝世没有告诉我一声。虽然你们一家有钱了,发迹了,成为土豪了,虽然两家有恩怨参杂其中,但这些都不是阻挡我送大哥一程的理由。

我无论怎么想都不会想到大哥会走的这么突然。

还记得在前年夏天的一天,我在所居住的这座城市的一条名为香港街的商业街里与大哥相遇。大哥立刻停下电动自行车热情的与我握手,并对我嘘寒问暖,一个劲的问我离岗后的情况,并嘱咐我一定要想得开,好好保重身体。大哥一番关心我的话语,让我内心火辣辣的,也让我激动了一段时日。

记得那时,大哥精神矍铄,脸上布满了健康的红润,腿脚移动灵活,浑身散发着健康的气息。也记得,那次与大哥分手之后内心还在感慨:都快七十的人了,身体还这么健康,大哥真是有福之人啊。谁知,世事无常,那次我竟是与大哥永别之日。

爷爷一生养育了我的父亲、叔叔、两个姑姑,而大哥则是爷爷的长孙、叔叔的长子。在我们还没有面世的时候,爷爷便为我们孙子辈们起好了大名。或许受当时政治气候的影响,爷爷便为孙子辈们准备好了“保家卫国”的大号。

当我们兄弟一个个来到这个世上之后,父亲、叔叔便按照爷爷的嘱托为我们按顺序起了大号也是我们的姓名。大哥是长子当然是“保”了,而我则是我们这个家族第四个男孩当然为“国”了,上面的两个哥哥一个为“家”,一个为“卫”,兄弟四人姓名最后一字组合成了保家卫国响亮亮的名号,现在看来老一辈为我们兄弟起的名还算讲究的。

在我有记忆以来,大哥便是我们家族的骄傲,也是我的偶像。他不仅脑子灵活、聪明,而且很有活动能力,十几岁便成为大队干部了。他从民兵连长做起,一直做到了村党支部书记,成了村里的一把手,不间断的当村官长达四十来年。大哥不仅在计划经济年代叱咤风云,即使到了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年代毫不逊色,现在早已成为千万富翁,是我们这一带商海中的一代枭雄。

虽然大哥是我少时的偶像,也曾为他的业绩所折服,但他留给我的却是AB面双重人格,让我对他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读不懂他。有时感觉他比亲哥哥还要亲,有时感觉还不如外人。

几件事情的发生让我不知大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是由于这几件事情的发生也曾一度对他生起了恨意。记得有一年,母亲在别人搬迁后的宅基地上种植了几大片棉花和大豆。就在棉田刚刚结下了桃子,大豆刚刚结下了嫩嫩的豆角,用不了十几天的时间就到了收获季节。

而就在此时,大哥以开发为名也没通知母亲一声,就雇了推土机推平了这些庄稼,而到了雪花飘飘的时候,大哥所说的开发还没有启动。为这,气的母亲几乎疯了一般。且推平母亲所种植的这些庄稼之后,大哥也没和母亲作一番解释,更没有给予经济上的补偿。殊不知母亲为了这几大片棉花和大豆不知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心血。对于这件事情的发生之后,内心曾一度为大哥辩解,或许他有难言之隐。

可另一件事情的发生,大哥让我彻底的失望了,并让我升起了对他的怨恨。母亲去世后,大哥劝我搬迁,并拍着胸脯子说我是一村之长,咱们又是兄弟们关系,只要搬迁了,会给你在村子不错的位置划块地基,然后还领着我的老婆孩子看了现场。当时心想,大哥还能坑亲兄弟吗,赶快搬迁吧。没承想,当我们拆迁了原有的房屋后却没有了下文。为这,我们夫妇不知往他家里跑了多少趟,也曾为他送了不少的礼。但最终不仅没获得拆迁补偿,而且拆迁后也没获得相应的地基。

妻子曾劝我上访,可我碍于在特殊部门工作,考虑到弟兄们的情谊最后放弃了。大哥这一做法真正伤透了我的心,也是从那开始便在内心中升起了对他的怨恨。

其实,大哥早在这之前就伤透了我的心。恢复高考后,我是村里第一个考出来的,当时乡里乡亲们见了我之后一再为我祝贺,而大哥则冷嘲热讽的对人说有什么了不起,毕业后不就是一名教师吗。当别人把大哥说的这番话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时,年少的我顿时伤起了心,内心在抱怨:大哥不给予我鼓励吧,还在外人面前讽刺和挖苦我,还是我的大哥吗?

其实,大哥也有好的一面,也给予过我们家庭有益的帮助。有一年的冬天,我们家里失火,大火无情的把我们家里的粮食与棉被都烧光了,在我们家沉浸在痛苦、无助的时候,是大哥到公社民政部门跑前跑后为我们争取到了救济款,为我们家解了困,让我们家在那个寒冷的冬天不再寒冷。

还记得,有一年家里翻盖房屋地基都起来了,而邻居则跳出来说侵占了他的宅基地,非要让拆掉打起来的地基重新打。为这,两家闹的不可开交,工程一度停了下来。是大哥在我们家庭面临危难之时,跑公社、跑县里,查档案,寻求上级部门前来调解工作,最终让对方停止了纠缠,我们家房子如期盖了起来。

虽然家里与大哥有那么多的恩恩怨怨,我也曾怨恨过他,但在我的心目中他仍然是我的大哥。无论在乡下,无论是在城里,每每遇到大哥,我都会热情与他打招呼,亲切的喊一声大哥,毕竟是一个爷爷,毕竟都是一脉血亲。

大哥走了,走的这么突然,走的令我这么伤感,虽然我们共同的人生路上有过恩怨,但我还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希望大哥一路走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