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接待外国人的正确姿势,除了热情好客,还要讲汉语,始终讲汉语!

subtitle
科罗廖夫 2021-04-15 07:30

David,你这个Q怎么回事啊,现在才几十K生意,commit少,funnel 也看不到,甚至forecast一点也不准,BU最近run那个program我看你也没做,你这样下去不仅bonus拿不到,base pay都困难,这种performance对的起你这么高的package吗?travel cost还这么高,finance已经challenge我们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日常生活中,是不是经常碰到上面这样的对话,让人产生生理上的不适。此外,以前我们还经常能碰到外国人在中国时,总是直接使用英语,仿佛中国人就必须懂英语。
当我们去国外时,都是用英语或者当地的语言,然而在国内面对外国人时,还是要用英语。中国人出国说英语,迁就别人,这个没话可说,入乡随俗嘛!怎么回到国内还说英语去迁就外国人啊?什么时候才能让别人迁就我们呢?

中国人以前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经常毫无原则的主动放弃自己的语言,理由是对方听不懂汉语,或者认为跟外国人说汉语,很没有效率,很耽误事。

这是错误的。正确的做法是不管歪果仁懂不懂汉语,也不管歪果仁是否喜欢汉语,日常中都要跟歪果仁讲汉语,直到他们懂了。

英国人在全世界殖民大获成功的原因,除了武力和经济,还有同样重要一条,英国人曾经总结过,对待殖民地土著,一定要讲英语,英国人绝不说土著语,即使土著听不懂英语,也要对他讲英语,直到这土著听懂英语,并爱上优雅的伦敦口音。19世纪初,几乎爱尔兰岛上的所有人都讲爱尔兰语。爱尔兰语到英语的转变很迅速。到1891年,已有85%以上的人讲英语。

知道俄国人是怎么对付少数民族的么,最有效一招是讲俄语,始终讲俄语。沙皇俄国时期,俄语被规定为“义务国语”,全国强制推行,学校必须讲俄语,禁止民族语言,正式文件都必须用俄语。知道苏联时期是怎么对付各加盟共和国民族语言的么,最有效一招,讲俄语。

在中国,你走进城市商场,满目的洋文,甚至有的商场竟然看不见一个汉字。媒体上也满是洋腔,各种英文,自以为荣。明明是某乡镇工厂作坊生产的产品,包装上却印满了洋文。国人应当树立以讲汉语用汉字为荣,祟洋文为耻的观念。

语言是文化载体,推广语言就是推广文化。如法国推广法语就是国策,推广机构法语联盟130多年历史,在中国很多城市有分支机构,文化产品已经占其出口5%,还别说其它无形利益。语言具有民族凝聚力,一句话夹几个英文单词的傻港灿表现如何大家有目共睹。

讲汉语,学外语,两不误。坚持讲汉语,跟学习外语,并不矛盾。当年英国的东方学也是相当厉害的,但他们还是坚持对外讲英语。

我们现在的汉英对译的基础是一百舵年前的,那时候学了洋文的中国精英们怀着对洋的叹服和崇拜,把英语译文搞得特别强势,例如各国好听的国名,应该改一下了。

说到军事外语,我发现好多网友喜欢满嘴英文武器技术术语,例如APBC(风帽穿甲弹),APCBC(风帽被帽穿甲弹),APHEB(风帽穿甲榴弹),DDG(导弹驱逐舰),ICBM(洲际弹道导弹),AAM(空空导弹)。或者习惯使用不知所谓的英文化的名词,例如高爆弹,这玩意的标准名称是杀伤爆破榴弹。

很显然这些洋文都是从战争游戏里学到的。实际上,国内的正规弹药理论教材和手册里,例如《世界弹药手册》、《火炮概论》,《枪炮内弹道学》,《弹药学》,《轻武器射击教材》等等,完全看不到英文,都是诸如穿甲弹,榴弹,破甲弹,脱壳穿甲弹,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等等的汉语名词。

至于某人认为所谓的英文词语无法准确翻译为汉语,纯属自欺欺人,几千年历史博大精深的汉语,还不足以表达您深邃的思想吗?

我们国内有些论文,编译资料和研究性文章,很多都充斥着不知所谓的“汉语”,也有很多是英语式的汉语。这些学者特喜欢使用大量的从句,尤其是在学术语境下使用,恨不得一整段做一句话。这样难以理解的中文内容,显得十分装逼,而传统的中文则十分简练和明确,讲点正常的汉语很重要。

喜欢在一句汉语里夹几个英文单词,属于一种精神阳痿现象,这是病,要治。这种中洋杂交的文风,钱钟书在《围城》有过精准的嘲讽:“跟洋人来往惯了,说话有个特征——喜欢中国话夹无谓的英文字。他并无中文难达的新意,需借英文来讲;所以他说话里嵌的英文字,还比不得嘴里嵌的金牙,因为金牙不仅妆点,尚可使用,只好比牙缝里嵌的肉屑,表示饭菜吃得好,此外全无用处。”

中国要转变一些习惯,语言就是我们的尊严,讲汉语,始终讲汉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