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二姑想低价买我家的房子,趁我妈坐月子,逼迫我软弱的爸爸签字

subtitle
村头老崔 2021-04-14 17:46

01

有很长一段人生记忆里,我觉得我和我爸,是在我妈的淫威下熬过来的。

我妈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外公是念过大学的高材生,外婆也在北京读过书。我妈因为生病耽误了学业,没能读大学。

但她从小也是受过教育的人。我不懂,她怎么可以那么凶悍,我做错一点小事,她也能骂上半天。

当然,比我更可怜的就是我爸了。

我爸71年生人,比我妈大一岁。爷爷奶奶都在供销社上班。在我们这样的三十六线小县城,也是好工作了。

我爸初中毕业就入伍了,当了4年兵。按说,他应该是个粗人。可他性格特别温和,对谁都客气。

也许是因为爷爷家里孩子多吧。爸爸上面有两个姐姐,下面一个弟弟,他正处在爹不疼,娘不爱的中间。

所以爸爸也养出了不争不抢,凡事逆来顺受的性格。

他和我妈是相亲认识的,结婚后,一直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那时家里穷,还住的平房。爷爷奶奶都退休了,在街上开了个卖煤火炉子的杂货铺。

90年代,许多厂子都倒了。我妈接了我外公的班,吃上了公饭。可我爸就不行了,单位倒闭,找不到工作,只能去爷爷的店里帮忙。

我妈没少骂他窝囊。

有一次,我爸把新棉鞋洗了,放在院子里晒,结果就丢了。我妈气得叉着腰,站在院子里骂了很久。

那时,我也就三四岁吧,不是能记事的年龄。可我妈凶悍的样子,和我爸委屈的表情,一直深深烙在我的脑海里。以至于我长大了,都没有忘记。

不过就是一双棉鞋,又不是我爸想丢的,至于吗?

就算她不要脸面,难道不为我爸和她的孩子想一想吗?

我真的不能理解她。

02

后来,爷爷奶奶的小店生意好起来,他们就搬到店里去住了。我们家也自然和他们分开了。

爸爸在妈妈严厉的“督促”下,找过各种工作。

打过零工,当过厨师,跑过出租。

每天看我爸疲惫不堪的回家,还要挨我妈训,我就很心疼他。

可毕竟小,也不懂得怎样安慰大人。只能不声不响地和他坐一会儿。陪他看看电视,或是听听歌。

后来,我爸开了家做建材的厂子,搭上了房地产扩张的风潮。

我们家的生活终于有了起色,几年下来存了些积蓄。我妈当即买了房子。是幢临街的三层小楼,一楼可以当作门面房开店。

刚巧我二姑开食堂,房子到期,就想用我们家的新房接着开。我爸的性格肯定是不能拒绝的。我妈想着,租谁也是租,就同意了。

可是租了之后,我妈就后悔了。亲戚难免拖房租,今年1月交,明年4月交,后年就变成8月交了。

等我爸去要账那是不可能的。去了也是白去。非要我妈出马,房租才能要回来。

是我上初中那年,我妈怀了二胎,生完之后,就回娘家坐月子去了。

一个月后,她带着弟弟回来。邻居见面的第一句话,不是问候,而是你们家出什么大事了?这么着急就要把房子卖掉了。

我妈当时就是傻掉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3

房子是我爸卖的,卖给了我二姑。

这事我知道。二姑找我爸的时候,没背着我。二姑猜到我妈肯定反对,所以趁着我妈生我弟坐月子来谈的。

房子市价25万,我二姑要了个亲情价,20万就拿下了。而且还只是先给10万,说是资金周转不开。

我妈了解情况后,当即就火了。和我爸发了一通脾气。

我妈说,这十万还给她。她要是想开食堂,就让她开,想开多久都可以。但房子绝对不能卖!这是咱们这么多年的血汗,怎么能说卖就卖。

可是凭我爸温吞的性格,怎么可能要回来。何况合同已经签了。

我妈刚出月子,却不得不去和我二姑吵得天翻地覆。

后来,我奶奶给二姑支了一招。说这个房子可以不要,但是要以市价卖还给我们。也就是说,前后一个月,她要我们家多付5万。而且,她还欠着一年的房租没给。

那天,我妈当二姑的面,问我爸,你是捡来的吗?都是亲生的,你家人为什么这么坑你?

我爸一言不发,只是憋的脸色通红。

而我二姑却尖酸地说,你这是怎么当老婆的,还想挑拨我们姐弟关系。

04

房子终是没要回来。

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多的法律知识。我妈觉得,我爸在合同上签了字,就不可挽回了。

完全不知道这房子算共同财产,我爸背着她签字,其实是不合法的。

而我奶奶觉得我爸出尔反尔,竟然跑到我爸厂里大闹特闹。她坐在地上大哭,指着我爸的鼻子臭骂。

她说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才生了我爸这个孽种,如果上天睁眼的话,就让我爸出门,立刻被车撞死。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看见一个母亲这样咒骂自己的亲生儿子。

而我妈一直冷眼看着。

因为她吵不动了。她刚做完月子,又失去了房子。

她再没精力吵下去了。

她病了。而且一病就是一个月。从120多斤瘦到了80斤。

那一年,我也十几岁了,多多少少懂得了大人的世界。

爸妈在我心里的地位,忽然就调转了位置。

总记得那一天的傍晚,我放学回家,看见妈妈半倚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

她消瘦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可我却能感到了一种巨大的悲伤,包裹着她。

我走过去,轻声说,妈,我回来了。

可妈妈没看我。她只是喃喃地说,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

没有。我摇头说,小时候有,但现在真的没有。

妈妈伸手抱住我,无声地哭了。

05

成长最残忍的,就是看穿美好的假象。而成长最痛心的,就是读懂现实背后的真相。

或许是因为我长大了吧。

有时,妈妈会把我当成朋友一样聊聊天。放假,我总是在家里看着弟弟,陪着她干活。一家大大小小的衣服,都是要她洗的。

有一次,我感慨说,妈,怎么这么多。

她说,这算什么呀,我怀你的时候,你爷爷奶奶叔叔的衣服也是我洗。而且还没有洗衣机。大冬天的,衣服冻得邦邦硬。我都是拿手一件一件搓出来。

我听着,不止是心疼,还有气愤。我说,凭什么呀?你嫁给我爸,又不是嫁给他们全家。

我妈苦笑了一下说,洗衣服真不算什么。我最气不过的,是你奶奶一碗水端不平。

我是到那一年才知道“丢棉鞋”背后的故事。

原来我爸当年在爷爷店里帮忙时,爷爷奶奶一分钱都不给他。说是吃住在家里,就不用给钱了。而我们家的生活费全靠妈妈的工资。

隆冬十二月,我妈看爸爸天天还穿着当兵时候的旧军大衣,就给他买了件棉袄。结果没半个月,就到了我叔叔身上。

所以我妈才站在院子里破口大骂。那鞋也是我妈出钱买的。因为她心疼我爸天天穿着单鞋去给爷爷奶奶干活。

我妈问我,你以为我真是骂你爸吗?

是啊。

直到那一年,我才懂得了课本里“指桑骂槐”这个成语的真正含义。

而事实上,我妈也没有骂错。没几天,那双新棉鞋就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叔叔的脚上了。

06

我妈说,你爸不做主,我再不厉害点,还不被欺负死啊。

我说,那你当初为什么选我爸啊?

聊到这个问题时,我已经上高中了。对男女感情上的事,也有了自己的体会。

我妈长得漂亮,又是干部家庭出身。听我小姨说,当时相亲有好多高干子弟喜欢我妈,可我妈偏偏看中了我爸。

全家人都反对她。我外公说,你要想好,经商的家庭和从政的家庭不一样。

可我妈根本不听。

我妈说,我看中他人好啊。别人都盛气凌人的,只有他又温和,又老实。

说实话,小时候,我曾幻想过自己的另一半,一定要像我爸这样,从不和老婆孩子发脾气的温和男人,可是现在才明白,找个老实男人的代价,就是要自己做泼妇。

我妈说,哪个女人不想温柔漂亮地活着啊。可是我已经没了选择。

07

其实我想告诉我妈,她是有选择的。

但直到我上了大学以后,才说出这句话。

应该是大二了吧。寒假回家。我妈在网上挑中一个包,可是嫌贵。

我开她玩笑,我爸不给你买,你还没个小金库自己买啊?

我妈说,你和你弟哪个不要钱,我上哪儿攒小金库去。

当时我蛮震惊的。那时,我爸的厂子已经很赚钱了,家里资产加起来也有千万。

我从没想过,我和我弟,以及家里所有的开支,都是我妈一个人负责。只有不够了,我爸才会帮忙。

我爸这人,在他的原生家庭里一直没得到过爱。只有将钱攥在自己手里,才有安全感。

我真的是脱口而出,妈,你嫁给我爸是为了什么呀?要我早离了。

我妈叹了口气说,你是在大城市呆久了,忘了咱们这个小县城什么样了吧。

小县城什么样呢?

就是对女人有天然的不公平。男人三妻四妾,婚外情那是本事,但女人堂堂正正离了婚,却是耻辱。

我妈在这个保守的小城里,已是最独立的女人,可她仍怕离婚之后的指指点点。

其实她不是离不开我爸,而是离不开这座小城。她的工作,家人,朋友都在这里。她怕离了婚,就会淹没在旁人的口水里。

那天晚上,我妈做牛肉汤,端上来的时候,碗里放了香菜。

我爸突然皱起眉说,不是和你说我不吃香菜吗,怎么还放?

我心里本来就带着气,忍不住怼他,以前在奶奶家吃饭的时候,也没见你不吃香菜啊。

我爸啪地一拍桌子,对我吼,有你什么事?

我一下愣住了。

这个突然暴脾气的男人,是那个见谁都唯唯诺诺的爸爸吗?

08

还是我弟告诉我的。

这几年,我在外面上学不知道。其实我爸的脾气早变了,在外面,他还是从前的样子,在家里却变得暴躁起来。

可能,是因为有钱了吧。我妈爱他的,唯一的一点优点,也消失殆尽了。

他曾是我最爱,最敬仰的爸爸啊。可随着自己一天天的长大,我却一点点看清他。

我不想说,他打击了我对男人的信任。

大学毕业,我和谈了七年的男友分手了。我们是高中同学,对我很好。当初为了能和我在一起读大学,他宁肯复读一年。

我们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却没能走下去。

只因为彩礼。

其实真的不多。也不是他家里给不起。只是他按着父母的要求,和我讨价还价。

说真的,我们家都陪嫁了房子,还差那点钱吗?我只是看着他被他父母遥控的样子,想起了我爸。

他对我的好,对我的隐忍,对我的包容,我都怕在将来的某一天,变成困死我的枷锁和刺伤我的利剑。

我曾深刻地爱过他,可现在我怕了。

09

毕业后,我回小城当了老师,依然和父母住在家里。

一切都好,只是不得不面对褪尽光环的爸爸。

疫情泛滥时,他偷跑出去喝酒,半夜才回来,我妈生他气,骂了他。他当时就怒了,恶狠狠的样子,像要把人吃掉。

我拉住了我妈,对我爸说,你干嘛这么凶,我妈说错了吗?

他更生气了,对着我喊,你算个什么东西,还管起你老子了!不想在家给我滚蛋!

说着,上来给我一脚。

我跌坐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我哭着说,你有本事出去横,在家骂老婆打女儿算什么男人。

他终是被戳了痛处,退缩了,气汹汹地回了房间。

那一刻,我忽然知道自己留在家里的意义了。

小时候,我一直想长大了去保护爸爸,可现在我才明白,我要保护的应该是妈妈。

她为这个家,默默付出太多了。

10

有时觉得,慢慢剥开最亲密的亲人,是件特别残酷的事。

我在家里住得越久,就越发现我爸并没有什么好脾气。

他只不过是习惯了把我妈推在前面,让她为自己争利益。他的软弱让我妈不得不像一只刺猬一样拼命保护着这个家。

但凡来借钱的,占便宜的,找投资的……只要我爸不想干,就会把我妈推出去当挡箭牌,全然不顾我妈的处境,也从不想想这样,我妈要承受多少刻薄的嘲讽。

是他,活生生把一个温柔的少女变成了彪悍的女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可能有两种极端的男人。

一种是他对任何人都好。他是一个好同事,好朋友,好兄弟,好邻居.....但唯独不是一个好丈夫。

还有一种男人,在别人眼里,他可能无赖,可能无情,但对老婆却百依百顺,一心一意。

很久以前,我一直以我爸为标准来找对象。觉得他脾气温和,对谁都好,是万一挑一的好男人。

很多年后,等我长大了,我才知道我爸这样的好男人,才是真正伤妻子和孩子于无形。

他在外面温和谦逊,却把所有坏脾气和人际关系里的难,都留给了自己的妻子。

哪个女人不想男人替自己挡风遮雨呢,我妈原本那么温柔,却硬生生被我爸推在前面,变成了外人眼里的泼妇。

我为我妈难过,也为年少时,我对我妈的误会感到愧疚。

我开始在心底认定一个事实:那些外人眼里的好男人,并不一定就是好丈夫。

只要这个人对你不好,那他再好,也不是值得托付的良人。

(图片来源网络)

—感谢阅读,您的打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支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