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欧拙褚巧,皆不如虞世南恰到好处!

subtitle
君来访书画苑 2021-04-14 17: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虞世南行草书法《汝南公主墓志》(传)纸本,纵25.9厘米,横38.4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汝南公主墓志》此帖无款,传为虞世南书,亦有人认为是旧摹本。贞观十年(636)十一月作,墨迹。18行,行12-15字不等。

汝南公主是唐太宗之女,早逝。此墓志书法温润圆秀,用笔近似宋代米芾,故有米临之说。明王世贞评此书:“潇散虚和,姿态风流,有笔外意。”明李东阳也说此帖:“笔势圆活,戈法独存。”所谓戈法,就是虞世南研究“二王”书法所悟到的一种独特笔法。相传唐太宗临右军书法,写到“戬”字时,虚其“戈”令世南补之,然后拿给魏征看。魏征说,圣上之书惟“戈法”逼真。可见虞世南书法造诣之深了。

《汝南公主墓志》的书风是纯粹的二王趣旨。也许因为如此,后人竟把此作混同于专精大王的宋人米芾书法,指此为米南宫所抚,但细细玩味其行气笔势,当非尚意的宋人所能为,归于唐书还是比较稳妥的。署款为“贞观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是年虞世南已是衰然一颓翁,笔力仍如此强健、动作仍如此肯定精到,的确是一代宗师晚年炉火纯青的风范。“天潢疏润,圆折浮夜光之采;若木分晖,秾华照朝阳之色。”、“聪颖外发,闲明内映”,是碑志墓铭中的泛泛捧场语,以之溢美长于深宫、谁也未曾一睹芳颜的汝南公主,不如移来作为此稿书法赞辞;在初唐诸家中,能有一手如此俊秀而洒脱的行书是十分罕见的。欧阳询的墨迹行书《张翰思鲈帖》、《千文》偏狭瘦长,气局远逊于此,而褚遂良的行书墨迹不传,楷书又皆太重装饰趣味,欧拙褚巧,皆不如虞世南的恰到好处。由是,我们又可以将此稿视为初唐书坛上行草书的代表作——是以承继王右军的魏晋风度、又完全迎合“今上”太宗的崇王口味的一种楷范。

内容出自转载,我们致力于精彩内容推送,转载仅作观点分享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