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OpenAI CEO Sam Altman:AI革命即将到来,我们需要新的系统

subtitle
机器之心Pro 2021-04-14 16:05

选自samaltman.com

作者:Sam Altman

机器之心编译

编辑:魔王

OpenAI 现任 CEO、Y Combinator 前总裁 Sam Altman 在最近的一篇博客里发表了对未来的展望。他认为,AI 将对世界带来巨大变革,而我们应该改变经济系统以适应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Sam Altman 的博客全文如下:

我在 OpenAI 的工作每天都提醒我社会经济变化的重要性,而这些变化要比大多数人所认为的来得更早。会思考和学习的软件将更多地承担人类现在做的事情,甚至更多力量将从劳动力转向资本。如果不据此调整公共策略,则大多数人的生活将比今天糟糕。

我们需要设计一个新系统——拥抱这一技术未来,并对未来占最多价值的资产(企业和土地)征税,从而对即将产生的财富进行公平分配,以缓解未来社会的分裂,使每个人都能获益。

未来五年,会思考的计算机程序将能够读取法律文件,提供医疗建议。未来十年,它们将执行流水线工作,甚至成为必备品。再之后数十年,它们能够做几乎所有事情,包括提出新的科学发现,进而拓展人类对「everything」的定义。

技术革命势不可当。创新的递归循环将加速这场革命,并带来三项关键结果:

技术革命将创造惊人的财富。一旦 AI「加入劳动力市场」,多种劳动力的价格将下跌并趋近于零;

世界飞速变化,因而需要同样的策略调整,以对财富进行分配,确保更多人追求想要的生活;

如果我们得到这些权利,那么我们可以把人类的生活水平提升至以往无法想象的程度。

目前,我们正处于这场技术变革的开端,我们拥有创造未来的宝贵机会。而这不是简单地解决目前的社会和政治问题,它必须为完全不同的社会而设计。未将这一即将到来的转变考虑在内的政策规划将失败,就像农业社会或封建社会的组织原则在今天也会失败一样。

Sam Altman 描述了未来世界,以及如何适应它。

1. AI 革命

把时间尺度缩小来看,技术进展呈指数曲线。想想 15 年前的世界还没有智能手机,150 年前没有内燃机、没有家电,1500 年前没有工业机器,15000 年前甚至没有农业。

即将到来的变革将聚焦人类最独特且突出的能力:思考、创造、理解和推理。在三次伟大的技术革命——农业、工业、计算革命之后,我们将迎来第四次变革:AI 革命。如果社会整体对此进行负责任的管理,它将为每个人带来足够的财富。

未来 100 年,我们的技术进步将比人类第一次控制火、创造车轮之后的漫长时间里都要大得多。我们已经构建出能够学习、做事的 AI 系统,虽然它们还很粗糙,但发展趋势很清晰。

2. 摩尔定律适用于一切事物

享有好的生活通常有两种途径:个人挣更多钱(即个人更加富有),或物价降低(每个人都更加富有)。财富即购买力:我们能获取什么,取决于我们拥有多少资源。

增加社会财富的最好方式是降低物价,不管是食品还是电子游戏。技术将快速推动多个行业的物价下跌,例如半导体和摩尔定律:同样价格所能购买到的芯片能力每两年翻一番。

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的电视机、计算机和娱乐成本都在下降,但其他成本则显著上升,最明显的当属房产、医疗和高等教育。如果这些成本继续飙升,则仅依靠财富的重新分配无法产生好的效果。

AI 将降低产品和服务的成本,因为在供应链中劳动力成本占大头。如果机器人能够在你已有的土地上建房子,并使用太阳能,则建房成本基本上相当于租机器人的价格。如果机器人是被其他机器人制造的呢?租这类机器人将比租人类制造的机器人成本更低。

类似地,我们可以想象 AI 医生比人类医生更擅长诊断疾病,AI 教师能够判断和解释学生不懂的问题。

「Moore’s Law for everything」应该成为无法支付想要之物的一代的呐喊。这听起来有些乌托邦,但技术可以实现它(在某些案例中甚至已经实现)。想象这样一个世界:房子、教育、食品、衣服…… 万事万物的价格每两年就便宜一半。

而人类将发现新的工作,正如我们在每场技术革命后所做的那样。由于物质极大丰富,我们将拥有极大的自由度来创造。

3. 每个个体的资本主义

稳定的经济系统需要两个组件:增长和包容。经济增长的重要性在于大多数人希望自己的生活水平每年都有提升。在零和世界中,如果经济没有增长或增长幅度很小,则民主将产生敌对情绪,因为人人希望从彼此那里得到钱。在敌对之后将是不信任和两极化。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世界中,「狗咬狗」现象要少得多,因为人人多赢局面更加容易。

经济包容性意味着每个人拥有合理的机会获取支持其想要生活的资源。经济包容性的重要性在于公平,这会带来社会稳定,让大多数人分到最大的馅饼份额。并且,它可以带来更多经济增长。

资本是经济增长的强大引擎,因为它奖励那些使资产增值的人,这对于创造和分配技术收益是一套行之有效的激励机制。但是其代价是「不均」。

一定程度的不均是 ok 的,没有一个社会可以为每个人提供完全均等的机会,否则这个社会不会长久。

解决不均问题的传统方式是征税,但效果并不好,未来效果可能还会更差。尽管未来人们还有工作,但许多岗位不会像今天这样带来大量经济价值。随着 AI 生产世界上大多数基础物资和服务,人类将拥有更多时间陪伴自己在意的人、照顾其他人、欣赏艺术和自然,或者为社会公益而工作。

因此,我们应该对资本征税,而不是对劳动力征税,我们应该将这些税收作为向公民直接分配所有权和财富的机会。也就是说,改进资本主义的最好方式是使每个人作为股权持有者直接获益。这个想法并不新颖,但随着 AI 越来越强大并创造出更多财富,这将具备新的可实施性。财富的两个主要来源将是:企业,尤其是利用 AI 的企业;土地(供应量固定)。

实现这两种税收有很多种方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或许大部分其他税收将被取消。

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叫做「American Equity Fund」(美国股票基金会)的组织,每年对企业征收折合市值 2.5% 的税(以股份的方式转给基金会),对所有私人持有土地收取 2.5% 的税(以现金形式支付)。

所有 18 岁以上公民每年都能获得现金和股票形式的分红。人们可以使用这笔钱购买所需或想要的任意商品或服务,如更好的教育、医疗、房产,或者创办公司。政府资助行业中不断上升的成本将带来真实的压力,因为更多人在市场中选择其自己拥有股权企业的服务。

只要国家实施更好的管理,每位公民将每年从基金会获得更多钱。伴随着经济自决权,他们将享有更多自由、力量、自主性和机会。贫民大大减少,更多人尝试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以股票形式支付的税收将在企业、投资者和公民之间进行利益协调,而对利润征税无法实现这一点,这是其关键区别。企业利润可以被伪装、延期或转移,而且通常与股价不相关。但每个拥有亚马逊股票的人都希望股价上涨。由于个人资产的增值与国家资产密切相关,因而每个人都希望看到国家经济增长。

19 世纪末,美国政治经济学家 Henry George 提出土地税,这一概念得到经济学家的广泛支持。土地价值受到关注,是因为社会围绕它运作:企业围绕着一片土地运作并形成网络效应,如到达这里的公共交通、附近的餐馆和咖啡店等。由于土地主不用完成这些工作,因此让完成这些工作的更大型社会共享土地价值是公平的做法。

如果每个人都拥有一定份额的美国价值,那么每个人都希望美国变得更好:创新中的集体产权和国家的成功将刺激我们。新的社会契约将为每个人兜底,而不是设置无人可以拥有的上限,人们的共同信念是技术能够且必须实现社会财富的良性循环。

在人人都能作为所有权人从资本获利的世界里,大家共同关注的焦点将是如何使世界「更好」,而不是「不那么糟」。这些方法比看起来还要不同,当社会聚焦前者时,它就能做得更好。简而言之,「更好」意味着使馅饼尽可能大,「不那么糟」则意味着尽可能公平地分配馅饼。这两种都可以提升人们的生活标准,但持续增长只发生在馅饼增大的时刻。

4. 实现与故障排除

支撑「American Equity Fund」的财富数量将是极大的。按市值估算,光美国的公司价值就有 50 万亿美元。假设这在过去一个世纪是匀速发展的,那么在下一个十年它至少翻一番。

美国还有价值约 30 万亿美元的私有土地。假设这一价值在未来十年也翻倍,那么这将比历史速度更快,但随着世界真正开始理解 AI 将带来的转变,土地作为未来少数真正有限的资产将以更快的速度增值。

当然,如果我们对土地持有加税,则其价值将会降低,这对于社会是好事,因为这使得基础资源更易获取,并鼓励投资而不是炒地。短期内企业的价值也将降低,尽管它们将继续表现良好。

我们有理由假设,这类税收会导致土地价值和企业资产降低 15%(不过这只需几年就可以恢复)。

在上述假设下,十年后美国 2.5 亿成年人每人每年将获得 13500 美元。如果 AI 加速经济增长,则分红还将更高,但即使没有 AI 加速,13500 美元的购买力也远超当下,因为技术将极大地降低商品与服务的成本。有效的购买力每年都会显著上升。

对于企业而言,每年发相当于市值 2.5% 的新股来支付税费是最简单的事情。很显然,企业可以通过离岸经营来逃税,但从美国获取一定比例的收入这一简单测试将解决该担忧。更大的问题在于鼓励企业回报股东,而不是将利益重新投入到企业发展中。

如果我们只对上市企业收税,这会促使企业保持私有状况。对于年收入超过 10 亿美元的私有企业,我们也应使其税费累计特定(有限)年限,直到其上市。如果它们长期保持私有状况,则我们将令其以现金形式缴税。

我们需要设计该系统,以防止人们只愿意自己挣更多钱。美国宪法修正案中对税收可允许范围的制定将成为强大的保障。税收不应阻碍经济增长,例如企业税率必须小于其平均增长率。

我们还需要一个稳健的系统来量化土地的真实价值。一种方式是利用一组强大的联邦估价员,另一种方式是令当地政府完成评估,就像它们现在确定财产税那样。地方政府将使用相同的估值收税。但是,如果某一年辖区内一定比例的销售额远远高于或低于当地政府的估值,则辖区内所有其他财产将被重新评估。

理论上最优的系统是只对土地价值征税,而不对在其之上做出的改建收税。而在实践中,土地价值可能越来越难评估,因此我们可能需要对二者皆征税。

最后,人们不应借出、售卖或抵押其未来分红,否则我们将无法真正解决公平分配财产的问题。政府可以采取措施使此类交易无法执行。

5. 转至新系统

伟大的未来并不复杂:我们需要用技术来创造更多财富,再用政策进行公平分配。必要的事物将价格低廉,每个人都有足够的钱去购买它们。随着这个系统愈发流行,拥抱它的政策制定者将得到奖赏:他们自己也将更受欢迎。

在大萧条时期,美国总统富兰克林 · 罗斯福能够实现巨大的社会安全网,在那之前五年没人能够预想到。我们现在正处于类似的时刻。因此,有益于商业和人民的运动将团结广泛的选民。

建立「American Equity Fund」并缓解过渡性冲击的一种具备政治可行性的方式是,立法逐步过渡至 2.5% 的税率。自该法律通过后,一旦 GDP 上涨 50%,则实行 2.5% 的税率。从小型分布开始将激励和帮助人们适应新的未来。GDP 增长达 50% 听起来需要很长时间,但当 AI 上场,经济增长将非常迅猛。对企业和土地这两种基本资产类型征税后,我们或许将减少大量其他税。

变革不可阻挡。拥抱变化并为此制定规划,我们就可以利用它们创造一个更公平、幸福、繁荣的社会。未来将比想象中更加美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