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张永奉命抓刘瑾,刘瑾:你动我一下试试?张永:试试就试试

subtitle
历史小同学 2021-04-14 11: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明武宗朱厚照正德五年秋八月的一天,北京城菜市口的人群熙熙攘攘。这天是东厂大太监刘瑾的死期,他将在这里被执行死刑,时长为三天整,受三千六百刀的凌迟之刑;人群中满是喝彩之声,这让刘瑾面色发白,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是这般结局,按照设想,他应该早已坐上龙椅,手握大权,但如今却混得一副“人非人,鬼非鬼”的面目,可他不值得被同情,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宦官刘瑾

大明英宗天顺元年,一名六岁的谈姓少年跟随着收养自己的刘姓宦官进入紫禁城,净身过后,他的一辈子便在这深宫中展开了,他随着养父的姓取了个名字,刘瑾,年少时期的他在皇宫中是个接近透明人的角色,每日所做的就是按时工作,等着发放月俸的日子。1487年,明孝宗朱佑樘登基,此时已经36岁的刘瑾已经是个世故圆滑,精通察言观色的老宦官了。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刘瑾如今将至不惑之年,他已经不甘心继续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太监了,他将自己的前辈王振作为偶像,发誓要成为像他一样手握大权的宦官。王振的名号,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他中过秀才,之后进入皇宫成为宦官,受到明宣宗朱瞻基的赏识,从而被派去照顾太子,太子朱祁镇登基之后,一心听从于王振,把他当做自己的老师,甚至是再生父母,由此一届宦官控制了整个朝堂,坐拥荣华富贵。

刘瑾把王振当做自己的偶像,他在宫中做宦官的这几年,除了按时完成工作以外,还开始主动读书,学了不少知识,也受到了来自上级的赏识。和他的偶像一样,刘锦的心中不乏权谋之计,更是有吞噬王朝的野心,他于弘治年间担任司香职务,犯错后被定为死罪,但大概是命不该绝,孝宗对其网开一面,并且把他安排到太子朱厚照身边,照顾其日常起居。

他似乎又走上了和王振一样的人生轨迹,眼前活泼好动的少年朱厚照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孩子,而是一座会走的金山,他深刻地认识到:只要控制住了他,自己将会拥有无尽的财富。他很快发现了朱厚照的喜好,自己虽不能教他知识,但可以随他的性子陪他吃喝玩乐,他甚至带着太子偷溜出皇宫,游玩市井之间,对于从小生活在深宫红墙中的朱厚照来说,刘瑾是他少年时期最好的玩伴。

蛊惑皇帝,势力扩大

弘治18年,朱佑樘病倒了,太子朱厚照顺利地继承皇位。病危时期的父皇将刘健,李东阳,谢迁任命为顾命大臣,请他们辅佐太子登基,帮他处理国家政事,他留下的大臣都是正直清廉之人,国家的政治机构也趋于完善,他知道年少的朱厚照难以担当处理国家政务的大事,所以为他铺好前路,希望他能够在这些大臣的辅佐下变成使国兴旺,使民乐生的君王,但他没想到,君命难违。

大臣即便做到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位置,也只能通过谏言来纠正皇帝的错误,听与不听全凭皇帝心情。朱厚照天性活泼好动,喜欢玩乐,在刘瑾的“辅佐”之下,他更是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不理朝政。朱厚照登基之后,召刘瑾入宫,命其执掌钟鼓司,但区区一司并不能满足刘瑾的欲望,他的目标是权倾朝野,为了离梦想更进一步,他开始费尽心思取悦朱厚照。

皇上喜欢动物,刘瑾就献上老鹰和猎犬;他还喜欢热闹,那就从民间招入歌舞杂技团进宫表演;他厌烦了深宫中的生活,那就带着他去到街巷市井当中;总之就是一句话,他喜欢什么就给他什么,全然不顾好与坏,刘瑾把朱厚照哄的舒舒服服的,让他的脸上天天都带着笑容,由此,不出意外,刘瑾的地位水涨船高,手中权力大增。

他开始怂恿皇帝制定有利于宦官发展的政策,将出宫外任的名额以极高的价格承包给宫中的宦官,同时,他仗着手中的权力大肆剥削民间百姓,侵占财物和土地,他大刀阔斧的行为很快就触动到朝中大臣的利益,受到了第一次弹劾,以刘健,谢迁为首的一众大臣要求处死刘瑾,但朱厚照却舍不得杀掉这位天天讨得自己欢心的玩伴,只是暂时停了他的职务,让他不在自己身边伺候

宦官当权

皇帝建议将刘瑾派遣到南京居住,让他离开京城,但刘建等人决不让步,一定要处死刘瑾。朝中大臣便步步逼迫,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皇帝还不懂事,步步紧逼,只会引发他的逆反情绪,朱厚照从按兵不动转化为主张留下刘瑾。刘瑾知道自己翻盘的机会马上就要到来了,他的野心愈发膨胀,这一次,他不仅要回到之前的位置,而是要攫取更大的权力。刘瑾彻底的抓住了皇帝的弱点,一见到他便放声大哭,引得朱厚照心软。

刘瑾便趁机栽赃诬陷大臣,污蔑他们是想要夺走皇帝手中的权力,才会迫害自己这位“皇帝身边最亲近的人”。在刘瑾的一番蛊惑之下,朱厚照很快就将胜利的天平倒向了刘瑾一边,他立即下令抓捕弹劾刘瑾的大臣,他以为这样就能获得皇位的稳定,却没想到是埋下了更大的隐患

刘瑾大难不死,反而获得了更多的权利,但当时的他并没有能力左右皇帝的一切,朱厚照仍然把持着最终决定权,这让刘瑾心有不甘,他开始耍了些心机,在朱厚照玩乐时,把奏折递上去,引他不快;由此一来,朱厚照便理所当然的把审阅奏折的事情交给刘瑾;皇帝玩乐误事,刘瑾手中掌握着批阅奏折大权,便开始肆意弹劾朝中与自己不在同一战线的大臣,逐渐清洗反对势力,为获取最终的胜利不断铺路。

刘瑾的势力逐渐深入朝中各处,清廉正直之人通通都没有获得好下场,不少大臣都归附到他旗下。刘瑾除了追求政治权利之外,还开始大肆敛财,收受贿赂,剥削百姓,同时,他加大刑罚,推行连坐之法,牵连无辜,屡兴大狱,他就一番作为引得大明朝堂混乱不堪,民不聊生,就连边境也兵变不止,无论是朝堂之中还是市井之间,到处都是哀嚎和反抗的声音,但这一切朱厚照通通不知,他只图自己玩乐。

命丧人手

钱也到手了,权利也坐稳了,此时的刘瑾并不甘心于现状,他开始推行变法,他这一举动无疑是自掘坟墓,他想要独自一人坐拥权利,却没有意识到跟自己同一阵营的“战友们”的利益受到了来自变法的侵犯,所谓杀鸡取卵,如是而已。曾经和他一起胡作非为的党羽也开始反击,其中一位便是张永,两人之间的矛盾蓄积已久,经变法一事,之间更是不可调和。

正德五年,安化王以诛灭刘瑾名义发动叛乱,立出他数条罪状,朱厚照派遣杨一清和张永平定叛乱,安化王失败之后,前去平乱的两人便开始商讨起如何除掉刘瑾。张永定于八月十五日向京城献俘,但刘瑾却令其推迟,张永感到不妙,从小道消息上得知刘瑾可能会提前动手逮捕自己,于是他先发制人提前解押俘虏回到北京。

回京之后,皇帝设宴慰劳张永,并命刘瑾作陪,这场宴会一直持续到深夜,待到刘瑾先行告退,之后张永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奏书和刘瑾之前藏匿的安化王所写檄文,向皇帝陈列出刘瑾条条罪状,朱厚照终于承认,刘瑾早已不再是他当年的玩伴了,而是一个被权利和金钱蒙蔽双眼的权谋之士,张永趁机催促皇帝下令,刘瑾就此被逮捕,

张永在实行抓捕时,刘瑾还狂傲地对他说:你动我一下试试,张永哈哈大笑之后指着刘瑾的头说道:试试就试试。刘瑾入狱之后,张永怂恿朱厚照亲自去抄刘瑾的家,在这里他亲眼看到皇帝印,龙袍以及衣甲武器等违禁品,更令他吃惊的是,刘瑾常用的那把扇子中竟然藏有两把锋利匕首,朱厚照在看到这一幕时,就已经收起了对他的同情之心,自古帝王最无情,谁能容得下想要谋反的人呢?

刘瑾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是落得这样的下场,他原本计划着能够名垂青史,如今却成了人人喊打的奸臣,看着刽子手中的钢刀,他绝望地闭上了双眼。他至死都没能明白,自己步步为营,离梦想越来越近,怎么就不被人所容?刘瑾是个聪明人,但是他忘记了:梦想可贵,但为梦想不择手段,只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