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重磅官宣!这7个城市迎来大利好!

subtitle
米筐投资 2021-04-14 09:4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月13日,发改委印发《2021年新型城镇化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

关注区域经济的人都明白这份文件的重要性,今年城镇化的重点工作是什么、要怎么做,文件都给出了清晰的答案。

船长仔细看了三遍文件,并与去年的城镇化重点任务文件对比,有三个重大变化,值得细细说一下。

1

农业人口到城市落户,依然是城镇化的首要任务。

早在2014年,国家就提出“到2020年,努力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

因此,在2020年的《新型城镇化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文件中,有了这样的提法:

督促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督促Ⅱ型大城市和中小城市(含设区市和县级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

鼓励有条件的Ⅰ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取消郊区新区落户限制。

“督促”“鼓励”都表明在限期到来前的紧迫性。

事实也表明,结果超乎预期。2020年“十三五”收尾,1亿农业人口在城镇落户的目标早已提前完成。

而今年的文件对人口落户的提法,也有所改变:

有序放开放宽城市落户限制。各类城市要根据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和经济社会发展实际需求,合理确定落户条件,坚持存量优先原则,推动进城就业生活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城的人口等重点人群便捷落户。

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落实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政策,实行积分落户政策的城市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一是,“督促”的字眼已经消失,变为“有序”“合理”,以及“坚持存量优先原则”。

2020年,中国城镇化率超过60%,过去10年中国城镇化率每年提升1个百分点,在全世界范围已然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城镇化大迁徙。

而按照“十四五”期间实现65%的城镇化率计算,未来5年还将有约1亿人落户城市。若按照发达国家80%的城镇化率计算,未来还有约3亿人进城,空间巨大。

但目前的问题是,达到及格线之后,人口流入城市速度明显放缓。增量必然达不到预期,存量就显得至关重要。

那些进城就业多年尚未落户的人们,将成为重点争取对象。

二是,300万人口以下的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从“督促”变为“落实”。

根据人口规模划分的中国城市等级,城区人口300以下的城市,全国约有640个,而这些城市取消落户限制,在今年将全部变为现实。

三是,租房者落户将更加便利。

文件中提及:

城市落户政策要对租购房者同等对待,允许租房常住人口在公共户口落户。城市要整体谋划、周密设计,统筹做好放开放宽落户、人才引进和房地产调控工作。推动具备条件的城市群和都市圈内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累计互认。

大中城市的高房价,成为不少人留在城市的一大障碍。租房,对于进城务工人员、学生族已是第一选择。

而允许租房者落户,让他们能同样享受到城市的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无疑将更有利于城市人口的扩张。

整体看来,今年人口落户的任务表数,已经相对缓和。经过前些年的“抢人大战”,人口增长速度放缓,做好存量人口的落户工作,将成为重点。

2

第二个需要关注的重点,是都市圈和城市群建设,这也是城镇化的核心内容之一。

关于城市群的发展,文件提及:

健全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机制。制定京津冀协同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十四五”实施方案。

扎实实施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

研究编制长江中游、北部湾、关中平原等跨省区城市群实施方案,有序引导省内城市群发展。

去年,成渝双城经济圈成功获批,并逐渐上升为“国家第四极”,地位不可小觑。因此,今年的任务也变成“扎实实施”。

今年最大的变化,当属“研究编制长江中游、北部湾、关中平原等跨省区城市群实施方案”。

尽管三个城市群已成为国家级城市群,发展规划也早已下发,但对应的跨省实施方案一直没能落地。如何开展跨省联动、跨省建设,今年都会等到答案。

这对长江中游、北部湾、关中平原三个城市群,尤其是核心城市武汉、长沙、南昌、南宁、西安来说,无疑是大利好。

而关于都市圈的发展,文件提及:

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支持福州、成都、西安等都市圈编制实施发展规划,支持其他有条件中心城市在省级政府指导下牵头编制都市圈发展规划。

福州、成都、西安都市圈的发展规划编制,将在今年落地!

2020年的城镇化任务中,南京也包含在内。经过一年筹划,今年2月份,《南京都市圈发展规划》正式获批,成为全国第一个正式批复的都市圈规划,也是第一个获批的跨省都市圈。

南京的成功突围,无疑将为福州、成都和西安都市圈规划的落地,吃下一颗定心丸。

船长曾在《未来5年,中国城市格局定了!》一文中提到,中国目前的城市格局已经形成“城市群——双(多)城协同——中心城市都市圈”的体系,层次清晰明了。

而那些重点城市群和都市圈,也已经明确地写在了“十四五”规划中。

收藏好这张图,未来去哪些城市就业、置业,一清二楚。

3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特色小镇。

2020年的城镇化任务文件中提及:

规范发展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强化底线约束,严格节约集约利用土地、严守生态保护红线、严防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严控“房地产化”倾向,进一步深化淘汰整改。

强化政策激励,加强用地和财政建设性资金保障,鼓励省级政府通过下达新增建设用地计划指标、设立省级专项资金等方式择优支持,在有条件区域培育一批示范性的精品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

强化正面引导,制定特色小镇发展导则,挖掘推广第二轮全国特色小镇典型经验。

“规范发展”“培育一批示范性”“强化正面引导”“推广典型经验”,看起来还算是正面的词汇。

而到了今年的文件中,说法变成了:

促进特色小镇规范健康发展。推动《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促进特色小镇规范健康发展意见的通知》全面落实落地。

统一实行清单管理,以各省份为单元全面建立特色小镇清单,开展动态调整、优胜劣汰。

制发特色小镇发展导则,引导树立控制数量、提高质量导向,强化正面引导和分类指导。

统筹典型引路和负面警示,推广新一轮特色小镇建设典型经验,加强监督监管、整改违规行为。

“清单管理”“控制数量”“优胜劣汰”“负面警示”“整改违规行为”,风向骤变。

这背后,是特色小镇的乱象,已经无法容忍。

2014年,时任浙江领导考察“云栖小镇”时,提出了“产业特色小镇”的概念。

随后,2016年“特色小镇”概念便风靡全国。在巅峰期的2017年,河北、四川、福建等18个省市出台了特色小镇发展计划,全国的特色小镇数量超过1000个。

融合文化、旅游、居住、消费产业为一体的特色小镇,也成为各房产公司、互联网巨头的舞台,投资金额动辄百亿、千亿,一片红红火火的景象。

但无数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哄而上、大跃进式的投资行为,最后都只会留下一地鸡毛。

今年初,一份特色小镇“死亡名单”开始流传。

这些特色小镇,开业时热闹非凡、摩肩接踵。比如陕西西安的白鹿原民俗文化村,开业当天接待游客高达12万。

但类似的街道、类似的商铺、类似的景观……同质化严重的特色小镇,并不能迎来游客的二次光顾。游客数量大幅下降,商户撤离,投资无以为继,留给他们的出路,似乎只有关闭一条。

特色小镇所暴露出来的盗用概念、滥竽充数、骗取补贴、过度地产化等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管、不得不治的地步。

2018年3月,国家发改委对已公布的特色小镇进行优胜劣汰测评,同年12月31日,全国共淘汰整改419个“问题小镇”。2020年7月,发改委再次出手,要求各省市全面启动自查自纠。

再到此次文件提及,以省为单位建立特色小镇管理清单,优胜劣汰,推广优秀小镇的建设经验,把有问题的小镇永远踢出局。

不能让劣币永久占据良币的生存空间。

5年时间,从炙手可热到一地鸡毛,特色小镇留给各地的警示,已经够多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