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小蟊贼破获案中案:被砌在砖墙中的丈夫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4-14 15:00

文/沧海明月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在欲望的催使下,美艳少妇也可能变成杀人恶魔,无耻蟊贼化身正义使者,即便是精明干练的官吏,也能蜕变成草菅人命的刽子手。

今天要说的故事,是一桩发生在元朝的“案中案”。

01

元朝,延祐初年。

大都城外有家木工坊,坊内有百余位木工,由于常年生意稳定,头脑灵活的老板便将木工分成几组,实行流水化加工。

譬如某组负责一张桌子,其组内的木工有负责加工桌面的、有负责定制小件的、有装饰美化的等等,不一而足。

为便于管理,老板在每组选一个技术强有威望的木工任工长,工长管理手下的木工,多拿一份报酬,同时对工件的质量负责,平时大家彼此相处倒也平安无事。

有个刘工头为人仗义,与手下的木工交情也不错,谁家有个急事不能来做活的,他都会帮人顶替,唯独与一个叫孙旺的木匠关系很恶劣。

孙旺长相潦草,媳妇赵氏倒出落的风情万种,那年月,一个粗俗的手艺人摊上这样的老婆,就如同三岁孩童手里攥着块沉甸甸的金元宝,哪有人不惦记?

两人婚后没多久,赵氏就被隔壁开酒肆的吴奎好上了,两人经常趁孙旺外出做活的时候私会。

孙旺不但长得丑,人也很怂,得知自己脑门上顶着这么一大片青青草原,他又不敢找奸夫拼命,整天愁眉苦脸,下工后就在家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几时醒来便几时出门做工。

刘工头顶替他多时,孙旺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依然我行我素,两人这便结下了梁子。

没多久,刘工头了解了孙旺的苦衷,对他心生同情,也就不再与他计较了。

几个工友得知后,撺掇孙旺买了些酒肉带他们一起到刘工头家赔罪。

几人一番胡吃海塞,昔日冤仇尽数化解,酒至半酣处,刘工头对孙旺说:“你那老婆水性杨花不知廉耻,明天你就把她休了!”

众人均附和称是,酒壮怂人胆的孙旺,也嚷嚷着要休了淫妇,甚至还让刘工头帮忙介绍个持家的媳妇,几人哈哈大笑,四周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谁也没想到,一场灭顶之灾悄然而至。

02

月黑风高,浑身酒气的孙旺,踉踉跄跄地敲门不止。

这可把正在兴头上的赵氏和吴奎吓得不轻,虽说这怂货早已知道两人的奸情,但毕竟没有亲眼目睹,若是被他撞见总要有所顾忌。

两人正商量时,孙旺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看到赵氏衣衫不整的样子,孙旺怒从心头起,他正欲举手暴打,突然觉得脑后一热,咚!倒地不起。

躲在房内的吴奎,早就嫌这厮碍手碍脚,便趁此机会用铁锤将其击杀,做得很是干净利索。

事后,两人冷静下来,发现一个棘手的问题:这货尸首如何处理?

时值半夜,前后都是闹市,贸然拉出去很容易被打更巡查的公差发现。

这时他们将目光投向偏房的一处土炕里,赵氏将炕砖搬走,吴奎将孙旺的尸首卸成几块塞入炕洞混入草木灰,用砖将炕砖砌成原样。

赵氏再铺上草席被褥,丝毫不会有人怀疑,这里面竟然会藏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第二天,日上三竿,刘工头才从昏睡中醒来,刚洗漱完毕准备上工,就看到孙旺媳妇赵氏在门前哭闹,声称昨夜丈夫到刘工头家喝酒彻夜未归,请刘工头交出人来。

刘工头也是一脸懵逼,还有几个工友都看见了,孙旺明明已经回家了,你是他媳妇你不知道?怎么能找我要人?

赵氏不依不饶,两人僵持不下,便闹到了警巡院。

大堂之上,赵氏展现得伶牙俐齿,控告刘工头觊觎她的美色不成,在工坊屡屡刁难孙旺,后来约孙旺前往家中喝酒,之后人就不见了,这一定是刘工头将丈夫灌醉后想霸占自己!

说罢,又是一番悲痛欲绝的哭诉,旁观者无不叹息。

03

这妇人说得逻辑清晰严丝合缝,刘工头这笨嘴拙舌之人哪里是她的对手?

警巡院院长经过一番探查,发现除了刘工头觊觎赵氏美色这一条没有证据,其余的控诉都一一对得上。

觊觎人妻怎会告知外人?想来刘工头将孙旺灌醉谋害也不是没有可能,于是院长下令将刘工头收押,一顿严刑拷打下来,刘工头承受不住,只得画押认罪。

案子到了这一步,只需找到孙旺尸首就能结案上报了,可任由警巡院如何拷问,刘工头就是说不出尸首的藏匿之地,一会儿说在池塘,一会儿说在壕沟,将负责寻尸的一个仵作和两个衙役忙得焦头烂额,还是找不到孙旺尸首。

警巡院院长是个精干的官员,向来看重政绩,眼见陷入僵局,他下了死命令:以七天为一个循环,找不到孙旺尸首,三人都要受杖刑一次,如此承受了几次杖刑后,三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天,三人继续寻尸,突然仵作发现对面桥上来个骑毛驴的老头,眼见四下无人,三人一合计,用布袋套住老头再一捂住口鼻,没一会儿就让他变成了一具死尸。

当夜,三人相约带来小河边,将装尸的袋子系上几块石头抛进河中,随后彼此各自回家。

过了半个月,又挨了两次杖刑后,三人来到河边取出了泡得面目全非的尸体,交到警巡院交差。

发现孙旺的尸体,当然是要找孙旺的老婆赵氏前去辨识,赵氏一直担心炕洞里的尸首被人发现,现在听说官差让她去认尸,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装模作样地哭诉了一番,就认领了尸首回家安葬了。

至于那替死鬼到底是谁?她才不管哩!

随后警巡院结案上奏,刘工头被处以斩首。

这桩命案刚了结,又发生了一起纠纷:一年轻人状告路人,声称他杀害了自己父亲。

04

据这年轻人所述,他父亲前段时间骑驴外出未归,家里人到处寻找,刚好看到这人背着一新鲜驴皮。他发现这正是来自父亲骑的毛驴,于是将其扭送到警巡院。

仍是一顿严刑拷打,这人熬受不住只得招认,他图谋老翁财物然后又杀了毛驴剥皮敖胶。警巡院院长问他,老翁尸首何在?路人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仵作衙役三人相视一笑,默不作语。

警巡院院长还准备动用查找孙旺尸首那样的手段,再来寻找老翁尸体,将仵作衙役吓得面如土色。

不过随后大狱中传来消息,那人熬不过大刑,已经死了。

此案就此落下帷幕。

再说刘工头被砍头后,那天几个一起喝酒的木匠一直心有不甘。

他们认为刘工头肯定遭人陷害,于是就凑了一百两银子摆在路口的桌子上,每天轮流有人值班告示:谁若知道孙旺命案的真相,这一百两银子算作酬劳。

元朝皇帝喜欢滥发纸币,以致于物价飞涨,而这一百两银子可是货真价实的银锭子,据估算,价值至少相当于现在的十万元人民币!

果然,几天后有个乞丐前来声称自己知道真相,据他所说:

上个月他与几个乞丐到赵氏门前讨点吃喝,不料被这妇人骂了出来,他心中愤恨,就想着偷她家点东西找补回来。

夜深人静之际,他潜入赵氏房中,突然发现一男子与赵氏行那苟且之事。

事毕两人起了争执,赵氏对那人哭着说:“我当初因为你才将孙旺杀死,藏在这土炕里,整天守着这土炕提心吊胆,如今你却打我?呜呜呜……”

原本他怕惹上麻烦,可现在他想得到这一百两银子,这道出了真相。

众人听罢,操起家伙就往孙旺家跑,将炕上的砖一掀开,果真发现了早已腐烂的孙旺遗骸。

05

至此,孙旺被害案真相大白。

那河中的尸首又是何人?警巡院院长将仵作衙役三人一顿用刑,这才破获了另一起命案,还那屈死的路人一个清白。

经刑部、御史、京尹三衙门共同审理,最终判决:

赵氏与奸夫吴奎败坏人伦杀人藏尸,处以凌迟;

仵作及两衙役草菅人命玩忽职守,处以斩首;

乞丐偷窃属实,念其举报有功,不予追究;

几个木匠深明大义,予以表彰。

至于警巡院院长,虽未贪赃但暴虐成性,造成两起冤案,罢免其职,终身不得再为官,子孙不得考取功名。

这正是:为善最乐,天理昭昭报应无差,为恶难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