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狐狸精男

subtitle
人间回味集 2021-04-14 08:1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亮兄

“你的眼睛真好看。”

“那挖下来送你吧。”

“说什么傻话!”

“我是认真的。我不需要眼睛。”

“没有眼睛就看不见。”

“人们就是上了眼睛的当,因为看得见,被看见的外在迷惑欺骗。如果所有人都看不见,就会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谁。”

“如果我看不见,就不会跟你在一起。”

“为什么?”

“我就是上了眼睛的当,看到你的眼睛这么好看,才喜欢你的。”

阿沁说的是心里话。

她第一次见到胡成的时候,就仿佛不会游泳的人失足掉进了游泳池里,她沦陷在他那双狐狸一样带着魅惑气息的眼睛里。

虽然胡成对她很好,但她还是心里有一些迷惑。

她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喜欢胡成这种狐媚风格的男人。

在遇到胡成之前,她一直期待遇见一个她父亲那样的男人。

阿沁的父亲以前当过兵,器宇轩昂,剑眉星眸,有种不怒自威的气质。

可是见到胡成之后,她莫名其妙地违背了自己的标准。

有人告诉阿沁说,胡成是从湘西来的,学过一些据说业已失传的湘西邪术。他可以让任何一个女孩喜欢上他。

不过在湘西,这种邪术一般是姑娘用来对付心上人的。为了让心上人也喜欢自己,湘西姑娘会用一种隐秘的蛊术或者不易发觉的药来迷惑心上人的心智,让心上人莫名其妙毫无保留地喜欢上自己。

有的人把这种姑娘叫做狐狸精。

因为狐狸精会魅惑人,让陌生人无缘无故地喜欢它。

阿沁时常感觉自己是上了当或者被下了药的那个人。

阿沁曾试探地问过胡成:“你是不是狐狸精?”

没想到胡成坦然回答道:“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不过只有你能一眼看穿我。”

阿沁以为他这是在打太极,回避问题。

“我不是开玩笑的。”阿沁认真地说道。

他收起脸上的笑容和眼睛里的光,一本正经地回答说:“我没有开玩笑。在你们的传说里,狐狸精都是以女人的面貌出现的。但我确实是公的。我说把眼睛给你,也是真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胡成手里正拿着一本《聊斋志异》,那还是文言文版的。

阿沁瞥了一眼他手里的书,他正翻到第十一卷的《狐女》那一篇。他的手指按在第三句话旁边:“心知为狐,而爱其美,秘不告人,父母亦不知也……”这句话的意思是,心里知道是狐狸,但是爱上了狐狸的美貌,所以保守秘密,没有告诉别人,父母也不知道这件事。

这句话刚好跟阿沁目前的状况一模一样。

阿沁的爸爸妈妈常常问起她的感情状况,她都不敢告诉爸妈她可能被一只狐狸精迷上了。

胡成见她瞥向他的书,笑道:“你想看吗?”

阿沁揉揉太阳穴,说道:“你能不能买一本白话版的?文言文我从上学的时候开始一看见就头疼。”

胡成耸肩道:“白话文少了许多意境。”

“难道你大学读的是中文系吗?”阿沁问道。

胡成挠挠头,说道:“我是混在私塾里学会识字的。”

“别逗了,读私塾那是我爷爷辈的事情了。”

“你爷爷叫什么名字?或许我认识。”

“我爷爷前年去世了。”

“那不叫去世。”

“那叫什么?”

“那叫归去。”胡成说道。

阿沁看到他的眼睛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他黑色的瞳孔忽然变得黑白并不分明,仿佛一块圆形的黑糖块在融化,给人一种似醉非醉的朦胧感,看起来特别媚。

阿沁心中一惊。这不正是狐狸的眼睛吗?

阿沁认得狐狸的眼睛。

她只有七八岁的时候,有一次跟着爷爷去山上的花生地,爷爷在地里扯花生,她在花生地旁边扯狗尾巴草。

那时候阿沁的父母在外打工,无暇照顾她。而奶奶有许多家务要忙。她大多数时候是爷爷带着的。

爷爷去哪里都带着她,去稻田挖水沟,去菜园摘辣椒,去山上种棉花,去磨坊打米,爷爷都带着她。她就像是爷爷身后的尾巴。

爷爷有时候开玩笑说:“阿沁,自从有了你,爷爷感觉自己是狐狸变的。”

阿沁仰头问:“为什么呀?”

爷爷用被香烟熏黄了的手指刮了刮阿沁的鼻子,说道:“因为爷爷感觉身后多了一条尾巴。”

爷爷去世后,她就像是一条断掉的尾巴,失去了牵引,失去了方向。

曾经一度,她为之感到惶恐,她没有目标,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生活。一条尾巴该如何面对生活?

后来她遇到胡成,这条断掉的尾巴才重振对生活的信心。

因为胡成的眼睛让她想起了那次在花生地里遇到的狐狸。

她第一次看到狐狸眼睛的时候吓了一跳。

那只狐狸躲在一片狗尾巴草里,只露出了两只像是正在融化的黑糖一样的眼睛。

她扒开狗尾巴草,看到了狐狸的头。

她吓得呆住了。

爷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狐狸先生,你吓到我孙女阿沁了。你是饿了来找吃的吧?你忍一忍,晚上到我家里来取肉。”

那狐狸摇了摇头。

爷爷说道:“不是饿了吗?那你跑出来干什么?”

狐狸看着阿沁,眨了眨眼。

爷爷走到阿沁身边,将阿沁抱了起来。

阿沁闻到爷爷身上浓重的烟味,顿时从惊吓中缓和下来。

待她回头再看时,狗尾巴草丛里已经没了狐狸的踪影。

爷爷安抚道:“它走了。你不要害怕。它跟你有缘,就是来看看你。”

“你想什么呢?”胡成抬手在阿沁的眼前晃了晃,打断了阿沁的思绪。

“我在想,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我喜欢你。我以前喜欢的人可不是你这样的。”阿沁说道。

胡成合上书,笑道:“那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我都能变出来。”

“你能变成张艺兴那样吗?”

“当然可以。”

“王一博?”

“也可以。”

“龚俊呢?”

“龚俊是谁?”

“哎呀,《山河令》里面那个呀。我追剧的时候你没注意到吗?”

“我在看书……”

“算了算了。你可以变成李沁吗?”

“那个女明星?”

“诶?你怎么知道的?”

“咳咳,毕竟我是男狐狸精……不过变成女明星做什么?”

“其实……”阿沁抹了一下嘴角流出的口水,“其实因为她的名字跟我一样。”

“你不应该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胡成摇头道。

“没有就算了,还不许想一想啊?”阿沁梗着脖子说道。

从那之后,胡成每隔一段时间就变成一个阿沁幻想的对象的样子,跟阿沁一起吃饭,追剧,打王者,吃鸡,洗澡,睡觉。

一开始,阿沁激动得不得了。

这个男狐狸精的变幻术实在是好,几乎看不出差别来。不仅仅是外表,他连声音都可以变得跟她幻想过的偶像一模一样。

但是有一点不好,胡成只能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变成那样。

毕竟以明星的样子出现在大庭广众,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那样的话,他会暴露狐狸精的身份。

但是过了两个月,阿沁就厌倦了。她换了一个明星的照片和视频给胡成看,要胡成变成另一个模样。

胡成先将脸部变成阿沁喜欢的样子,然后身形变化成视频中人的样子,最后像鹦鹉学声一样变成视频中人发出的声音。

阿沁看着焕然一新的胡成,又激动起来。

这个“新男朋友”又跟阿沁一起吃饭,追剧,打王者,吃鸡,洗澡,睡觉。

可是过了两个月,阿沁又厌倦了。她开始追新的剧,喜欢新的剧中男主角或者男配角,又要胡成变成新的偶像的模样。

胡成叹气道:“以前听说女人是善变的动物,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再次变化成另一个人的模样后,阿沁看到胡成偶尔露出疲态,问道:“你怎么了?”

胡成道:“我们狐狸修炼成人,都要找一个自己觉得满意的人做参考,先变幻出跟那个人一样的眉目,再变幻整张脸,再变幻整个身形,再模仿那个人的声音。这其中要消耗许多元气。狐狸精变成参考的人模样后,再变成其他人模样,只能勉强维持一会儿。而我要一直维持,所以精元损耗较大。”

阿沁惊讶道:“原来是这样!那太辛苦你了!你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吧。”

胡成笑道:“只要你开心,这点辛苦不算什么。”

后来,不用阿沁说,胡成主动变成阿沁喜欢的明星的模样。

阿沁乐在其中。

偶尔,阿沁良心不安地跟胡成说:“我现在觉得你才是那个被下了药的人。你好不容易修炼成人了,却要变成不同的人来取悦我。”

胡成看着阿沁,温柔地说道:“我是心甘情愿的。”

阿沁道:“被下了药的人都以为自己是心甘情愿的。”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

终于有一天,阿沁又厌倦了才喜欢两个月不到的剧中演员。

阿沁捧着胡成的脸,愧疚地说道:“不好意思,这张脸我又不喜欢了。”

胡成不以为意,淡然道:“这次你想让我变成谁的模样?”

阿沁说道:“郝仁。”

胡成想了想,眉头皱起,问道:“郝仁是谁?你追的剧我也看了,没有这个人吧?”

阿沁道:“不是剧里面的啦。是我以前的同学,今年到我们公司来了。他以前当过兵。”

胡成浑身一哆嗦,变成了一只狐狸。

那只狐狸从胡成的衣服里蹿了出来,跳到桌子上。狐狸的脚碰到了胡成喝水的杯子。杯子落地,摔得粉碎。

阿沁惊叫起来。那就是她以前在狗尾巴草里见过的狐狸!

狐狸跳下桌子,冲到了房门前,它跃了起来,咬住把手,将门拉开,然后逃出门去。

阿沁追到门口。狐狸已经不见了踪影。

从那以后,胡成消失了。

阿沁以为胡成会在某个夜晚突然出现,他们可以像以前那样生活。

可是胡成一直没有出现。

阿沁慌了,到处寻找他,可是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后来,阿沁去一个道观里,跟一个道长说起胡成的事情。

道长说:“此前他变成的那些人,都是来自你的幻想,所以他不在意。最后你要他变成的那个人,他猜到是你喜欢的人,一时心慌意乱,所以幻术消失,慌不择路地逃离了。”

话刚说完,一个年纪尚小的道徒端着茶盘走了过来,给道长和阿沁每人倒了一杯茶。

阿沁喝完茶,悲伤道:“如果您听到胡成的消息,麻烦告诉我一声。”

道长抚须点头。

阿沁起身告别。

道长和道徒送她到道观门口。

阿沁离去后,道徒小声问道长:“师父,前不久不是有个名叫胡成的来问过您吗?那胡成问您,为什么他能变化成她期待的所有模样,为什么她还是喜欢上了别人?”

道长点头道:“是啊。我回答说,如果不是以你最初的模样去获取她的喜欢,那么她终究不会喜欢上最初的你。”

道徒问道:“师父,您为什么不告诉她胡成来过呢?”

道长叹道:“狐狸精是多情的,一旦动了心,连眼珠子都可以挖出来送给别人。狐狸精也是脆弱的,一旦受了伤害,就不会再赋予真心。”

道徒又问:“师父,这世上真的有狐狸精吗?传说这么多,但我从来没有见过。”

“哪有什么狐狸精!都是痴男怨女的幻想罢了!”道长说完,转身跨过道观的门槛,身后的尾巴像扫帚一样将门槛上的灰尘扫得干干净净。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